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前妻打来

前妻打来

        陆存遇执意要帮忙,一番言辞听上去也句句都在理,好像如果江曼拒绝了他的帮忙,那江曼就是没有诚意跟他相处似的。

        江曼无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陈如看到一辆出租车过来,招手就要截下阙。

        “先等等小曼,急的什么?!”江征伸手压下老婆陈如的胳膊和手,也不乐意在长途客车上来回的折腾,愿意坐出租车。

        江曼听见爸妈说话的声音,对陆存遇说“等一下”然后用手捂住了手机,转过头对老妈说:“妈,等我讲完电话再叫车。孤”

        江征把东西往路旁放了放,拉回老婆站在一旁等女儿安排。

        江曼重新又把手机搁在耳边,对陆存遇说:“陆总,我的那个相亲对象你记得吗,他叫钟晨。这个对象是我妈妈特别中意的,我还没有跟他彻底的说分手,说过一回,但是没有起到效果,这件事要等到我此次出差回来才有时间解决,现在如果你来了,我爸妈看到这成了什么?我很难做。”

        这些话江曼说的无比干脆,等说完了,方才觉得自己的语气又程式化了。

        一声“陆总。”

        一句“我很难做。”

        让他听着想必反感,觉得有疏离陌生之意。

        陆存遇听完竟是一个字没再说,江曼拿着手机就开始觉得一阵头皮发麻,他很火大?自己要不要张口先道个歉,说这是无意之举。凭心讲,江曼真的是还没有从高贵客户VS低气的设计师的这个关系中顺过架来。

        知道对他该把这幅生硬谈话的架势收一收了,可是,更明白做到完全收住并不容易,职业病特别严重,得需要顺其自然的改掉。

        答应跟他尝试在一起之前,江曼完全没有想象过会和他变得亲密起来,甚至昨夜,躺在床上她都还接受不了自己竟然和他接吻接的那么缠/绵,且那么久。

        情况似乎没有江曼想象的那么糟糕。

        陆存遇的声音颇为平静的传来,充满包容:“这没关系,我先不过去。我打个电/话安排许就开公司的车过去一趟。伯父伯母在途中你也能更放心,我公司的车一定比出租车方便,比如伯父伯母中途想买什么,许就随时可以停车。”

        “但是,我爸妈去的地方有点点偏,许就能找得到吗?”江曼只能搬出这个借口。

        “这个更不成问题,我公司的车上都有GPS导航。”陆存遇堵死了江曼所有不情不愿的借口,他略有跟她杠上的意思。

        江曼的脑筋被他说打结了,对啊,还有导航。

        ……

        等了二十分钟左右,江曼看到一辆黑色奔驰缓缓地朝自己行驶过来。

        果真是陆存遇安排的。

        许就停车,打开车门下车,四处张望完对江曼说:“曼姐,叔叔阿姨呢?”

        江曼愣了愣,笑了:“你冷不丁的叫我曼姐,我还真有点不习惯,一直都是我们公司固定那几个这么叫我。”

        “因为陆总……”许就不好意思的摸了摸清爽的黑色短发:“陆总跟我说,开车直接过去就行,你曼姐应该在门口等呢,所以我就……叫曼姐。”

        江曼点头:“没事,我随便一说,你叫我什么都行,就这样叫吧,亲切一点,直接喊我江曼也可以。”

        “直接喊名字那不行,叫曼姐吧。”许就脸皮薄地说。

        江曼点点头,然后给在楼上歇着等的老爸老妈打电/话下来。

        打完电话,江曼和许就一起把老爸老妈给亲戚们带的东西放在车后备箱里,江曼说:“怎么开了辆奔驰,普通的车就好,这太……”

        总之,江曼觉得太高调了。

        有些担心老爸老妈多想,以为有什么大老板打她主意才如此安排。

        许就关上车后备箱门,对江曼说:“曼姐,实在抱歉,公司现在闲着的就这一辆,其他车都开出去了,再有别的,恐怕就得去老爷子住的地方取。”

        江曼摇了摇头,怕许就误会,解释说:“我没什么意见,奔驰就奔驰,很感激了,回头我得谢谢你们陆总。”

        等老爸老妈下来的时间里,江曼和许就在小区门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门口保安时不时地望过来。

        看到老爸老妈走出来的身影,江曼又对许就拜托了一

        遍路上的事。

        看见小区门口停着的是辆黑色奔驰,陈如和江征都怔在当场。

        “爸,妈。”江曼叫道。

        陈如看了一眼丈夫,一脸惊讶的往女儿的跟前走,拽了拽江曼,瞧了一眼许就然后问江曼:“小曼,你这客户是真有钱哪,随随便便派辆车就是奔驰,你妈见过奔驰,但还是头一回坐。别唬你妈,什么关系人家给你派辆奔驰过来,专门送一趟你这老爹老妈!”

        许就拿出一盒烟,和打火机,主动去给江征点了上。

        江征点点头,抽了这根烟。

        江曼心里一瞬发紧,很心虚,但还是看着自己的老妈硬着头皮解释:“妈,你想复杂了。我是干工装这行的,接触的客户都属于这种级别的大老板,虽然我是女的,但酒桌上喝尽兴了就都像朋友一样,陆老板现在派过来这辆奔驰,我拒绝不了,但回头我也得在工作上给人家卖力,没良心的商人付出都讲求回报。”

        陈如听女儿说的头头是道,只得信了。

        不过也眼睛转着劝女儿:“这工作不靠谱,一帮有钱蛮横的大老爷们,你一个姑娘家的总饭局酒局的跟着他们来回跑,累先不说,这也危险哪,被人惦记了你还不知道。”

        江曼笑着对老妈保证:“妈,放心吧,什么事都没有,苏青和夏薇怡都对你说过,我也一直说,有些地方乱归乱,可陪客人的小/姐是小/姐,我们是我们。我这样的想勾/搭个大老板当阔太太,哪够资格?”

        说服老妈,江曼费了一番唇舌。

        最后看着老爸老妈上车,老妈坐在车后排座,老爸在副驾驶上,江曼车窗前叮嘱许就:“路上小心点,回来之后曼姐这顿饭你必须得吃。”

        摆了摆手,江曼看着黑色奔驰开走。

        江曼用手把风吹起的碎发掖向耳后,一转头间,却看到黑色卡宴朝自己行驶过来。

        车停在了她的面前。

        陆存遇降下车窗,湛黑深邃的目光中尽是诚意,浅显地笑:“一起吃早餐,或是单纯的陪我吃。”

        “没问题。”江曼有些意外他会如此快的出现在这附近。

        或者早就在了,时间上他要不要掐的这么一分不差。

        ……

        江曼陪陆存遇在吃早餐,期间他主动的跟她提起了出差的事。江曼知道,关于电线质量不合格的问题由他发现和经手,再有一点,他现在的身份是她的男朋友,所以,他打算一起出差可能是为她安全考虑。

        那边工地上的施工人员都是男人。

        “说实话,我怕耽误你的时间,我两天后就回来,我也忙碌,但我这种忙碌和你的忙碌不一样,价值和意义上都无法相比。”江曼不忍心事事牵绊他,分割他的时间。

        已经见过了他的奶奶,他的奶奶身体的确太差了。如果一起出差,他的奶奶将会起码两天见不到他这个孙子,重点在于奶奶一定每天都想见他这个孙子。

        两个人在本市约会见面,才什么也不耽误。

        陆存遇的手机此时响了,他蹙眉看向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对江曼说:“sorry,我接一下。”

        江曼点头。

        他拿起手机,一边走到远处一边接了起来。

        陆存遇有跟对方说话,但是声音不大,他的神态看上去并不轻松,习惯性的动作拿出了一支烟点上,江曼分析不出这是谁的来电,他背着她去接,而且,一般男人以那种动作抽烟多数属于心烦的表现。

        其实,江曼并不觉得自己对陆存遇偶尔表现的生分这很过分。

        两人了解对方多少?并不太多。

        爱情中的义无反顾是一件很美的事,烟花般美,但是江曼觉得这种义无反顾总该用对时候,现在,火候未到。

        她不知道这是自立惯了的症状,还是如今自我保护心理太强,总之,欣赏他的同时也忌惮他。

        如果是两个大学年纪的男女恋爱,就简单得多,陆存遇37岁了,身上迷人的魅力有多浓厚,过去的故事就有多沉重,他的身上必定还有她未发现的魅力存在,就如同他身上必定还有她不知道的诸多过去。

        他接了三分钟了,还没说完。

        高大身型背对着她,低头抽着烟。

        江曼明白,刚开始的磨合中,难免自己有些举

        动和话语让他吃味,难免他也有些不经意的举动让她吃味。

        可是,心思在这方面一旦敏感,就不容易平复。

        过去了五分钟,他回来。

        他把手机放下,扯出迷人的笑容,看着对面的她:“sorry江曼,是我前妻打来的。我很不想跟你提起她,能避免的时候我都会百分百尽量避免。这次却不想瞒着你,离开接听,是不想让你听见我和她通话的方式和语气,这么些年,就她这么一个人,让我恨了又恨,恨到不愿意再看一眼。事过境迁,爱恨都被时间消磨没了,江曼,希望你能理解并知道,我会专一,如果值得,我愿意把男女感情当成一种信仰,未来,我期盼有那么一个人,让我爱了又爱。”

        “……”

        江曼低下头。

        想象过一次两次,或是三次,他对她提起自己前妻会是什么场景。

        那两三次当中,江曼又一闪而逝的想过,会不会有一天,他当面介绍现任和前妻认识?

        这些想法,全部都是产生在昨天夜里。

        被他吻过以后,闭上眼睛无法不小鹿乱撞胡思乱想。

        前些天江曼真的没有想过那些未来的事,因为从没想过自己会答应他,跟他尝试在一起。

        暧/昧也有过,但是以往暧/昧的意义都和昨夜的暧/昧不一样,昨夜那种的暧/昧过后,萦绕在心头的感觉久久褪不去。

        他叫了一声:“江曼。”

        江曼抬头,脸色明明已经很白,却还在他精明的一双眼眸中装作若无其事。

        “不用说对不起,我能理解。”江曼的眼睛始终不再看他,而是看旁处,闪烁其词:“其实,不是只有你身上有不好之处,我也有,我们每个人可能都有。你说过来日方长,我信这句,如果我哪里不好你也别忍我,要说出来,即使分手收场,我觉得以我的这个性格,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一堆什么。

        听他说起前妻,心里酸不酸?酸了,很明显的。

        哪怕他把言辞处理的再怎么严谨,但是“我前妻”这三个字,还是足以让人心情低落,醋海翻波。

        恨到不愿意再看一眼,那是什么样的感情最终沦落至此。

        江曼低下头平静着自己的心情,其实,好像不是对他的话吃味,而是对那个没见过的他的前妻。

        让他爱过,人一定很漂亮很能干吧。

        江曼很清楚,自己对陆存遇只是欣赏和喜欢,迷恋他的绅士风度,皮相外表,权贵气质,以及做事的态度和老练手法。

        人格魅力和外表魅力先征服了她。

        至于这个男人的内心,江曼还正在了解当中。

        大抵都如此,被对方吸引了,明明还没有爱成无法自拔的地步,但心里就是因为某事某人而感到吃味。

        占/有欲突然就冒了出来,毫无预兆。

        ……

        早餐桌上的气氛因为这个来电,压抑下来。

        离开之前,陆存遇叫来服务员买单,然后带她离开这里。

        用餐的地方比较高,进入电梯,江曼双手环抱着微凉的手臂站在他的身后,低着头,心里很乱。

        他说完话,自己到底说了一些什么,不记得了,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是否有说过什么让他无法接住的话?

        电梯缓缓向下。

        江曼抬头,看着他结实的背影,能嫁给他,被他爱上的女人,一定各方面都很出众,更会是门当户对。

        想到此,江曼不禁悄悄地打了一个冷颤。

        如果哪天遇到他的前妻,自己会不会甘拜下风,然后开始以节节败退之势跟他无疾而终。

        站在电梯的角落,此刻江曼有一种非常难过的感觉,是他追的她,并不是她追求的他,现在,却好像反了过来,她比较在乎他前妻,胡乱嫉妒。

        电梯打开,到了一楼。

        陆存遇回头,深邃目光直视着她,温柔地伸手轻轻揽住她的腰际。

        江曼明白他在示好,点了点头,马上又摇头,朝他笑着:“我真的没事。”

        陆存遇别有深意地盯着她的双眼,点点头。

        一前一后的走出去,陆存遇步子比较大,江曼比较慢,两个人在非富即贵的人群出入的地方,间

        隔着距离出去。

        陆存遇担心她会被人打扰,以此保护,很有必要的保护。

        在两个人没有一定的情况下,他不想打乱她的生活节奏,如果她的生活一旦没了平静,便会处处是压力。

        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陆存遇直接开车送江曼去创州上班,在创州公司的对面路上停车,江曼四处看了看,打开车门准备下车。

        “再见。”她看他,说。

        他攥着她的一只手,低头沉思了良久,抬起她手,搁在嘴边轻轻吻了吻,点头:“再见。”

        如此陌生的说再见方式,让两个人同时窘迫,相视一笑。

        “回去的路上慢点开。”江曼对他说,慢慢地从他手中抽出自己的手。

        然后打开车门,下车。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65/112125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