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送花电影

送花电影

        早上6点江曼就已经醒了,但江曼没有起床。

        6点40分左右,他来到她的房间拿走了放在这里一整夜的手机。

        陆存遇离开,江曼才起床洗漱。

        十五在别墅里大摇大摆地走动,一会儿站着一会儿姿势搞笑地趴着。

        江曼站在沙发旁看着十五,突生羡慕,能投胎成十五这样的宠物也很不错。有一个陆存遇那样的主人,平时住着别墅,生活配套的一切都很齐全,出门不是坐卡宴就是奔驰。主要还是,十五它没有人才有的这些烦恼孤。

        回房间换了一套衣服,江曼等许就开车过来接自己,出门办事。

        在弄自己头发的时候江曼看向十五,怔了片刻,然后在自己的包里找出一根皮筋,走向十五。江曼蹲在了十五的面前,伸手友善地摸了摸十五的脑袋,对十五说:“今早你爸爸的心情应该不好,来,换我给你打扮打扮吧。”

        江曼给十五扎了一个小辫子。

        苏青发来微信的时候江曼正在带十五去照落地镜子,说完公事,江曼说起陆存遇养的十五,苏青好奇,江曼就拍了一张十五的照片传给苏青。

        看完以后,苏青发了一条微信语音感慨说:“我总觉得,会照顾猫猫狗狗的男人一定都是很体贴细心的。当然这是不完全准确的一种感觉,这个男人你慢慢了解,其实,我觉得你应该了解一下他为什么离婚。”

        “我明白。”江曼说完,手指放开发了过去。

        昨晚定好了,许就8点前后开车过来接她,有一堆工程重新开工的事情要办。许就的车还没等来,江曼看到别墅外面停下一辆Z市某花店的车。

        在门口,签收到一朵红色玫瑰。

        送花的姑娘长得比较中性,穿着牛仔马甲,腰上系着一个动漫人物图案的腰包。

        江曼讶异,手中的这朵玫瑰没有经过任何包装,没有经过修剪,一枝很完整的花绿色的叶子还都在,有一点点晶莹的小水珠挂在红色花瓣上。

        “谢谢。”江曼把纸笔给送花的姑娘,顺便问了句:“见到买花的人了吗?”

        送花的姑娘收起圆珠笔,抬头笑着说:“见到了,那位先生可能很赶时间,外面有车一直在等他,他进店就在我们店里新送来的那批玫瑰花中选了这一朵。说了送花时间,地址,给了钱就走了。”

        江曼拿着花仔细看了又看,一朵,包装都没有,倒觉得这是他的风格。

        回到别墅里面,江曼找了一个玻璃瓶,把花插进去,放了些水,笑着摆在了自己房间床头的位置。

        许就来之前,江曼给陆存遇发了一条短消息:“花收到了,很漂亮,谢谢你。”

        刚发完短消息,江曼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4S店通知她车修好了,现在就可以过去取车。

        江曼跟4S店通完话,也收到了陆存遇发来的短消息,他说:“忙完记得打给我,带你在Z市转转。”

        江曼迅速的回复了一个“好”字。

        跟陆存遇的第一次因工作出差,昨天相处下来总的来说并不算愉快。导致两人不愉快的两个因素江曼也早就有着心理准备。

        尝试在一起的那天,江曼就明白他是离婚男人,有一个16岁的女儿,今后的相处中她们是她必须要面对的。适应与不适应,应该只是时间的问题,关键在于自己想不想拿出积极认真的态度去为他而适应。

        至于以后处理关于他女儿和前妻的事情是游刃有余,还是相处中会因为什么而变得水火不容,暂时江曼都没有仔细的想,一切先顺其自然。了解陆存遇的这个过程以后,如果深爱上了,两人都有组建家庭的意思,再谈其他,眼下江曼还是比较珍惜这次出差的机会的,两人忙碌完闲了下来,应该到处转转。

        一个上午,江曼都在工地上呆着。

        要联系创州的人,要跟陆氏投资的人沟通,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出去,又接起来。许就把车停在了工地外面,江曼坐在里面打电/话。

        金科来的时候,江曼下车。

        两个人一起进了工地,商量工地上这些已经安装到线管里面的电线怎么解决,都是隐蔽工程。

        江曼一手拎着手提包还拿着手机,一手攥住了电线的一头,用力扯了一下,拽出来扔在地上对金科说:“安装了一半以上的电线了。星期一回公司我会问问,他让工人用了多少非合同签定的国标电线。”

        “好,等你消息。”金科说。

        江曼尴尬地笑着看金科,踢了一下地上的电线,跟金科边下楼边说:“金总,你有什么意见一定要跟我说。我干这行虽然有几年了,但也是

        干一天跟人学习一天,可能有想的不周全的地方。你们这边如果不信任先前那位工长的话,也可以要求我们把电线全部换掉重新安装。”

        金科忍不住笑,单手插在裤袋里看着走在身旁的江曼说:“江曼,跟你说句实话,现在我还真不好对你提要求。虽然咱们合作的是工程吧,但我要求多了一定是让你劳累,陆总那我不好交代,你懂的。”

        “他怎么了,你不用顾忌他。”江曼心虚地对金科说。

        金科咳了咳,玩笑地说:“我现在很难做,陆总平日里应该不怎么跟你谈工作吧?是,他把一切都交给我处理了,你说陆总这不是为难我吗?第一,我不敢在你这要求的多,累着了你陆总肯定不高兴,。第二,工程上又不能出任何问题,出了问题陆总还是不高兴,唉,每天思考如何做陆总才能高兴呢。”

        江曼听出了金科这是在调侃,也就没再接什么话。如金科所说,自从在一起之后,陆存遇提起工作的时候少了很多。

        工地上并不干净,风吹起来多少会有尘土飞扬,走到外面有点热,进了车里开着空调又突然很凉,这闷热的天气容易叫人头疼。

        金科打开一瓶矿泉水,递给江曼。

        “谢谢。”江曼接过。

        这个星期日苏青也没闲着,江曼把这边的情况告诉苏青,只有苏青能处理,江曼根本就没有权利。

        苏青跟创州C座的领导商量研究怎么解决。

        金科和江曼一直在一块,中午,还有许就,一起去找地方吃了饭,吃完饭江曼也得到了苏青给的消息。

        下午三点,金科打给了在饭局上的陆存遇。

        江曼在一旁等着金科听来的指示。

        这种工作氛围很奇怪,但江曼很喜欢。她并不愿意私下里跟陆存遇总是说起工作,哪会有时时刻刻在走后门的不好感觉。

        接近小半天的沟通,电/话打了无数个,终于敲定了一队施工队替换原有的这队施工队。

        听苏青说,主要是创州C座领导和B部的沟通废了很多时间,被调来的施工队是江开下一个项目要用的施工队,却被董事长童刚转到了Z市影剧院这里。此次江开心里有怨气也无法明说,江曼无奈,恐怕自己和江开这莫名的仇又深了一度。

        四点多,江曼回到别墅。

        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换衣服洗澡,在工地上呆了一天浑身都不舒服。

        陆存遇打来,说暂时还抽不开身,恐怕要晚一些回来。

        江曼说没关系,刚好头疼,睡一觉等你。

        今天白天他和她都不在,所以十五有专人来喂,江曼准备睡一觉的时候,十五很不老实,精神抖擞的在房间里床边撒欢。

        十五的身体上很干净,也没有不好闻的味道,中午以后它就在别墅里面玩,没去外面活动,爪子很干净。

        江曼没理它,又困又累。

        晚上七点,许就开车去接了有应酬的陆存遇,再回到别墅接江曼。

        陆存遇喝了酒,不能开车。

        许就把两人送到市中心餐厅,然后江曼让许就开车回去休息,明天早上回程许就要开车,精神不足怎么行。

        陆存遇的胃不舒服,江曼点了暖胃的东西给他。

        静静地陪他吃完了这一顿,然后离开。

        已经将近九点,走在Z市的夜色美丽大街上,江曼看他:“如果你觉得身体不舒服,我们回去?”

        他强撑着胃疼的感觉,看她:“没事。”

        “真的没事?”江曼问。

        陆存遇伸出手,直接攥住了江曼的一只手,牵着手走在夜晚的大街上。

        经过商场一楼还没关门的药店,江曼去买了胃药,还有一瓶水,看着他把药吃了。

        他说:“有人关心,真不错。”

        江曼看他,两人走路的步子并不快,她的手指被他轻轻攥在手心里。

        “你身边应该不缺关心你的人。”

        “不,只有奶奶。”他否认,从西裤口袋里拿出烟盒,用拇指打开,低头叼出一根烟在嘴上,放回烟盒,又拿出打火机点上,深深地皱眉吸了一口。

        江曼低头,边走边看着路,感受着他手心里的温度。

        “我们去干什么?”江曼不知道这难得的约会应该怎么进行,只好问他。

        在谈恋爱约会这方面,江曼觉得也许自己的经验还没有他足,好奇,又很不愿意知道,他到底曾经有多丰富

        的经验?

        陆存遇看着前方:“你想干什么?”

        “让我想想。”江曼看着前面,大街上有一对对的情侣,但那些情侣看上去都很自然。

        为什么自己和他如此不自然,难道是因为认识的时间太短?约会的次数太少?

        前方有电影院,江曼对他说:“看电影?”

        问完江曼就盯着他的侧脸,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陆存遇用夹着香烟的手指碰了一下她的鼻尖,笑着点头:“好,就看电影。”

        江曼跟他往有电影院的大厦那边走。

        买票排队,已经排了很长。

        陆存遇直接排队,但周围排队的女孩子们目光都盯着他看,男人太帅就跟女人太漂亮一样自然招摇。

        他问江曼:“我应该排在哪一队?”

        被他一问,原本盯着他的女孩子们目光都打量起了江曼,江曼吐出一口气,这种感觉究竟应该自豪还是尴尬。

        费了一番唇舌,江曼把他带到休息等候区,让他坐在沙发上等,她来排队,否则就不看这场电影了。

        陆存遇笑意盎然,双腿交叠地坐在那里等江曼,目光盯着排队的江曼的背影。

        排队的时候,江曼拿出手机试试可不可以订到这里的电影票,但手机的网速实在不给力。

        排了十几分钟,江曼听售票的对前面那对情侣说:“九点四十的只剩下一张。”

        江曼一听,没管别的排队的人什么情绪,抬头看了一眼下一场什么时候,要等两个小时后。其他片子,不太感兴趣,恐怖片,3D动画片。

        走回休息区,江曼站在他面前说:“只剩下一张票,可能这个片子太火爆了,其他片子都不适合看。改天吧。”

        陆存遇蹙眉,注视着江曼的表情,江曼虽然在笑,但失望肯定是有几分的。

        他起身:“一张不可以两个人进去看吗?给两张票的钱。”

        “一张票没有两个座位。”江曼觉得他可能真的没看过电影,或是看电影都不是这样买票进去的。

        陆存遇按着她的肩,让她坐下,俯身对她说:“我去问问。”

        江曼拽住他的手,笑着摇头:“不用问了,改天再看也一样,下次我早一点订票就好了。”

        “第一次陪你看电影,不想失望而归,没座位也行,他们让我陪你进去我一定万分感谢,哄女朋友开心做为男人应该都理解。”他的眼神认真。

        但江曼真的纠结,很无奈,陆存遇这种人可能自负惯了,回头电影院的人不给面子怎么办?他会不会生气?

        陆存遇去找电影院的人沟通。

        江曼觉得挺搞笑的。

        其他人买下一场的,还有继续逛街不看了的。

        一个人看电影的实在少,很久才有一个,反正这一张的票暂时还没有卖出去。

        大概十分钟,陆存遇回来了,手上拿着一张电影票。

        “买了?”江曼站起来问他。

        他点头:“买了,这家电影院管理的可能并不严格,我给了那个,检票的会让我跟你一起进去。”

        江曼看了看他的手势,便明白了他怎么做到的。

        拿着电影票,江曼纠结这个电影怎么办,只有一个座位。

        事实跟想象的半点偏差没有,江曼坐在13排边上被别人选剩下的位置,陆存遇双手插在裤袋站在一旁,像个优雅精致的男模。

        电影120分钟,江曼想想就觉得自己这是在虐待他。

        电影院里的人时不时地看向他,好在灯光暗了,看不清他的样子。

        江曼觉得这是因为他喝醉了,否则不会这样做,但是,喝醉之后的陆存遇真的让她觉得好笑又温暖,37岁了还有尽力哄女人高兴的想法。

        看了十几分钟,江曼心思就不在电影上了,努力说服自己,就让他那么站着吧,又帅又迷人的男人为你站120分钟,是值得开心的事,让这次来弥补一些心中遗憾,毕竟你没机会经历他二十几岁的时候。但江曼终究是不忍,过去18分钟的时候,以这电影真的太难看为借口,非要出去。

        陆存遇并不会觉得站在过道上看电影尴尬,就如江曼所想,他从小就非常骄傲,骨子里的性情导致他站在任何地方以任何不好的姿态,都一样会觉得自己仍旧高高在上。

        离开电影院,陆存遇露出罕见的温柔轻笑,看着夜色对身边的江曼说:“你曾说你没看过电影,还记得吗。”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6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