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我怎么接

我怎么接

        陆存遇自身再也压抑不住这股沉睡在体内汹涌的火。甚至他已经忍不到回去住的房间再好好抚爱她。

        燃烧的身体和心都是如此的迫不及待。

        江曼脸颊上的红潮变得更浓,她很胆怯孤。

        陆存遇反锁了休息房间的门,回来以后,双手捧起她的bai皙脸颊,眼神渴切,更加用力朝她的嘴唇吻了下去阙。

        江曼仰起的脖颈痒痒的,涛岛很热,却仿佛这一刻也热不过他和她的身体。他的爆发让她微微疼痛,他在克制,但他激动的身体打败了他的理智。

        “……我在堵。”她说,朝着可能是他的位置。

        江曼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三字概括,希望他能懂得,懂得以后怎么对待,是他的事。

        陆存遇所散发的男性气息无比灼热,且带有一定的诱huo性,全部透过遮眼的绸带熨烫在江曼的脸颊上。

        他的声音浑厚动听:“……尽我所能,保你这一赌稳赢。”

        下一刻江曼被陆存遇抱到了床上。

        江曼的视线什么都看不到,但江曼也能感觉到朝自己压下来的一片黑影,以及男人的重量和粗浊气息。

        被骂跟男人“上/床”得来单子已经无数次,过了今天,好像谁再这样骂她也算说对了一半,因为跟他真的“上/床”了,只是并没有为了单子。

        他很有技巧,但又不是特别的熟练。

        江曼不了解男女这方面的实践动作,如靠想象,她感觉他可能真的很久没有做过了。

        她体会到了万蚁啃食身体的感觉。

        ……

        外面夜晚的海滩上不停止的吵闹喧嚣,海边站了许多人,同伴们时而嬉戏在一起。

        付迁坐在一把椅子上,身后远远的地方是潜水累了休息的房子,于朗要进去拿东西,被他拦下。

        理由是“二哥在看着江曼睡觉,不准人进。我刚一进去还没看到人就被滚字伺候。”

        于朗摇头,竟然护成这样!

        他的妻子摊手:“江曼觉轻,身边有动静就醒了,存遇倒很会疼人。”

        付迁“啊!”了一声,说:“睡了好久啊,二哥不会是要当爸爸了吧?咱们瞎操什么心?没准要当叔叔了!”

        ……

        江曼穿好衣服,他在洗澡。

        她整理了床单,这临时休息看电视的木屋房间里没有被子。五个床位,横七竖八,有隔断,有盆景的树,扔掉白色脏了的床单,换上新的一次性白色床单,江曼看了一遍没有异样,才放心。

        木屋里充斥着一股男性荷尔/蒙的味道,江曼吸了几口,转身悄悄拉起了帘子。

        夜里十一点,江曼换了衣服跟陆存遇一起去找于朗他们吃东西。

        宵夜吃的很少,在海滩边上,两人散步到将近零点,走走停停,困了的江曼严重想回去睡觉。

        两个人已经走出了很远,陆存遇问她:“自己真的走得动吗?”

        “走得动。”江曼点头,但她低着头没有抬起。

        但江曼下一刻还是被他抱起来了,在他结实的怀里感受着他手臂的力量,听见他说:“你应该给我说,走不动。”

        “散步十几分钟我不累啊。”江曼看他,适应了一个小时。

        她说不清楚这是什么感觉,第一次做,她害怕的不要睁开眼睛看他,所以,记得的只有他带给她的感觉,并没有看到他的动作和模样。此刻看他,脸会比在小木屋时还要热,不敢想象他的身体。

        明天早上要离开这里,虽然不用早起,但其他人已经睡了。

        一路被他抱回住的地方,于朗来之前就把陆存遇的房间安排在了江曼房间的最近处。他一直把她抱到床上。

        “我要休息了。”江曼在漆黑的房间里才敢坦然的对他笑。

        黑夜里他也看得清,床很矮,他只有双膝跪在床上的姿势才能吻到她的嘴,本想道一声“晚安”,但他的双手滑向了她的背。

        江曼感觉到了他的邀请,还没要够。

        黑漆漆的房间里江曼被他抱着,在他的怀里,一

        丝bu挂。

        一点多,江曼躺在他的臂弯里真的准备睡了。

        他没有走,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该睡在这里留下。

        “想说什么?”黑夜里他看到她的眼睛没有闭上,很安静,手臂的肌肤被她脸颊枕着很有成就感。

        江曼闭上眼睛,想说的话其实很多又不知道可以不可以说。工作以来没有太脆弱过,也没有软弱过,失去分寸的时候几乎很少,但如今是很多包裹了自己多年的坚硬外壳被他伸手一一剥脱。

        腿根记得他,他进去的那么费力,试了几次,在他温柔的彻底撑入那一霎,江曼并没有想好以后怎么面对他。她已经过完了生活毫无重心和支撑点的软妹子时期,依赖接受男人参与生活,江曼觉得自己要慢慢的学。

        一个人惯了,一段恋爱开始到结束江斯年总不在身边,曾经十年。

        “我想和你好好的。”她窝在他的臂弯里说。

        陆存遇吻了吻她的发丝,点头。

        “别把我变成这部电影里的女主角一样。”她抱住了他的腰身。“别让我深爱上你以后再承受你给的伤害,变成一个偏执的疯子。”

        陆存遇点头,虽然不知道这电影。他的视线在黑夜里注视着她的脸颊,他的一只大手搁在她的两/腿之间,轻轻揉着。

        直至她沉沉睡着在他的臂弯里。

        ……

        次日清晨,江曼睁开眼睛没有看到他,四处看看,差点就以为昨夜是梦一场,但低头却看到枕边的手机,他的手机。

        在床上不想起来,又累又乏,好像每次出差以后回来的那么累。

        不知不觉江曼闭上眼睛又睡了一觉,很困,却被他手机的声音吵醒。

        陆存遇还没有回来,不,他正在走回来的路上,通过拉起的帘子江曼看到了往回走的他。拿起他的手机,江曼看到显示的是他前妻打来的。

        “手机刚响。”江曼递给进来的他。

        陆存遇手上拿着给她准备的营养早餐,对他说:“我的手空不出来,帮我接听。”

        “你前妻的来电,我怎么接?”江曼犹豫的说。

        “没关系,接吧。借用你的话,我想和你好好的。”他说完转身走向了桌子,把早餐放下。

        江曼按了接听按键。

        “你好。”江曼接起来在耳边说。

        纵使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很自然,但还是会有不同之处,毕竟那边的人是陆存遇的前妻,她还从未谋面过的一个女人。也许比自己漂亮,也许比自己温柔,也许比自己会哄陆存遇开心,对于女人来说这么重要的三样东西,江曼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优势。其实,在感觉到陆存遇对自己有意思的时候,江曼好大压力,同时也觉得这很见鬼。

        可是,比他的前妻年轻这算不算一种优势?好吧,江曼承认,自己真的就是一个大俗人,不愿意真的自我贬低的太狠。

        江曼在对他前妻打招呼的同时,抬起头看了一眼陆存遇,他在布置早餐,做了个No的示意。

        江曼明白,他是不想接。

        他没有存前妻的名字,存了“陆菲妈妈”四个字。江曼不敢想象,当一个男人遭到背叛又彻底脱离不了,把一个心底深爱的女人的名字改成生硬的“陆菲妈妈”四个字,当时拿着手机他该是什么样的糟糕心情?

        感情世界最干净的年少时期他和前妻相爱,后来分开,他很疼吧。

        虽然觉得很尴尬,但江曼还是直接的讲了:“sorry,他现在不在手机的旁边,我会转告给他。”

        他的前妻在那边一直没有说话,也许在听见接电/话的是个女人之后很惊讶。在这么早的早晨陆存遇的手机被一个女人接起,他的前妻可能会疑惑,接起的人是他的女朋友?情ren?或是比情ren身份还不如的床半?

        半晌,那边他的前妻说了这样一句,“麻烦你了。”

        接着挂了。没有给江曼说一句“不客气”的机会。

        不过江曼觉得这样也好。

        不了解他的前妻为人,也没听他怎么说起过,上次Z市夜里他接的前妻来电,加上这个短短的一分多钟的通话,让江曼觉得他的前妻这个人

        很冷,听说话的语气和声音就不像是会把人放在眼里的女人,所谓的有些人生的富贵活的也高傲。

        他前妻对他的背叛和说话的语气,都让江曼没有半分的好感,他的前妻如果不找自己的麻烦,那么江曼也不会主动去接触他的前妻。

        放下他的手机,江曼下床,身上穿着自己从家里带来的舒适睡衣。

        接起电话之前江曼有想过,他的前妻会不会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张口就没有素质的问候自己一句?把接触她前夫陆存遇的一切女人都当成狐狸精?不过想一想,陆存遇这种男人应该不会喜欢无理取闹疯子类型的女人。但是,谁也说不准,毕竟他和前妻认识于校园时期,“后来”那么长,十六年夫妻关系这个概念让江曼深想便会觉得头皮发麻。

        江曼眼中的陆存遇,很优雅有礼,并不是真的整个人很孤僻,他真正开心了也会笑的很温和。不笑,很少笑,可能是他身上的开心事少之又少吧。其实除了离婚有女儿这点,他的其他都很好,几乎符合她眼中的完美型男模样。

        江曼正在洗漱,却见身高腿长的陆存遇就站在了门口,双手插袋。

        “洗漱完就先把早餐吃了。”他叮嘱说。

        “嗯,马上。”江曼点了点头,收回看他这副健硕身躯的视线,把牙刷在水龙头下面冲了一下,接着用水漱口。

        整理好自己带来用的洗漱的东西。江曼出去,却被还没离开的陆存遇挡在了门口,左右无处可走。江曼的视线轻轻地扫过他的一双长腿,气氛正处在微妙间,江曼抬起头干笑着问他:“干什么,你说让我去吃早餐。”

        陆存遇跟江曼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猎捕小猎物一样的锐利视线肆意地盯着江曼眼睛:“你把我睡都睡了,还怕我看?”

        他的语气那么委屈——江曼无语,陆存遇这话似乎她也没有办法反驳,难不成要辩解是你睡的我?

        “可以看,又看不坏的。”江曼给自己解围的推开他。

        然后走向了房间里的雅致小型餐桌。坐下后,江曼感觉到他也走了过来,没有抬起头对视他的眼睛。他并没有坐的距离江曼很近。

        江曼撩起碍事的头发掖到耳后,很不自在。

        陆存遇坐在另一侧沙发上,什么不看,视线只看着她。江曼低头吃早餐的时候在想,昨天的他会是怎么样的,她没敢看,没有勇气看着他接受他的身体。想象竟也无法想象得到,此刻的他长腿交叠而坐,浑身上下随性中透着一丝严肃,和昨夜狂ye的他差别甚大。

        江曼喝了一小口汤,这汤酸甜,没了往天吃的辣味。

        不知是汤热,还是体内热,脸颊热烘烘的开始难受。

        看着面前色香味无可挑剔的早餐,江曼叹气,也是在抬头对他说真心的话:“你可能不知道,我不太会做饭,做出来的东西只算勉强能吃。”

        四目相对,江曼柔和的小脸上满是自卑感。亲手做过很多餐,但她觉得自己的厨艺满足不了陆存遇。

        他点点头,说真的似的:“没有关系,我会。”

        “你说过你不会做饭的,我还记得。”江曼盯着他看,听他这话不禁笑了。也试图从他的眼中了解到他是否很喜欢厨艺一流的女人来照顾他。

        江曼也明白这怎么会看得出来?算了,厨艺一般就慢慢学习,还是做的次数少,平时快餐和酒店吃得太多了。

        他噙着笑,目光温和的望着她,有几分成熟男人所散发的雅痞味道:“唔,跟我在一起你不用担心自己会有饿的时候,随时随地帮你解决,管你吃饱。”

        “……”

        江曼低头,抿唇拨了一下头发,盯着盘子里的三只咖喱虾消化着他的这话,为什么听上去感觉那么不对劲。

        江曼小口地喝汤在心里打起问号,究竟他太无耻,还是自己思想太过xie恶?

        丰盛的早餐全部都是江曼来此地以后吃过觉得很好吃的。陆存遇始终安静的坐在一旁注视着她,一言不发。

        也不觉得无聊?

        江曼不管他无不无聊,反正她要先换衣服收拾箱子为离开做准备。

        从她住的房间窗子就可以看到其他人住的木屋,拉上窗帘,这木屋只有一个外面进来人的门,陆存遇在小厅那边坐着,视线恐怕看得到她换衣服。江曼觉得经过昨夜已经没有

        什么需要遮掩的,但是,尴尬还挂在脸上。

        江曼找出一套回国穿的衣服,躲到隐蔽的墙边去换,他的角度看不到。

        脱下上身穿的睡衣,还有下身穿的睡衣,动作匆忙,弯下身她拿起要换的一套衣服。穿好下身的牛仔裤,拿起文胸,穿上,弄了一下胸型,然后手伸到后面去扣好,突然她被一双手臂圈住抱紧。

        陆存遇的气息喷在她bai皙的脖颈上,江曼tuo衣穿衣过于快速,身体有点热,潮热的感觉烧在脸颊上,江曼yao着唇轻声安抚:“要出发了。”

        陆存遇压抑的喘息声音进入她的耳膜,像是昨夜。

        他睁开眼睛,视线再次看到了她姓gan的女性美丽腰窝儿,纤细的腰,入了怀中就让他想要用双手去碰触。

        洗澡时江曼看向双腿的腿根部位,两腿zhi间也有他昨天抚柔过的痕迹。现在陆存遇站在她的身后,以她的身高不穿高跟鞋光着脚跟他比较,差了许多,江曼转过身踮脚用力吻上他的嘴唇,看着他说:“我再不收拾东西时间就来不及了。”

        ……

        陆存遇提着江曼收拾的箱子出去,短暂住了三晚的一行人离开此地。

        在飞机上,江曼靠着他的肩膀一直睡到国内机场,清醒时并不会觉得很累,但一睡着,再睁开眼就觉得会腰酸腿酸。

        机场外面,江曼跟于冬这些人告别。

        许就开车来接陆存遇和江曼,把箱子装上了车。

        在他车上已经是一点多,他问她回去哪里,下午餐想吃些什么。江曼说回家,飞机餐吃的也还不错,不怎么饿,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觉。

        许就在专心开车,江曼跟陆存遇的交谈中会有不好意思,虽是说的都是平常话,但他的关心真的略显亲昵。许就这个小年轻人,恐怕什么都看的明白听的明白。

        送她回家的路上,陆存遇接了一个来电,医院打来的。

        他按了挂断键以后,江曼问他:“你的奶奶身体怎么样了?”

        陆存遇手里拿着手机,眉头紧皱,每次接了医生的来电他就情绪如此,伸手揉了揉眉心:“年纪大了。”

        简单的四个字,都是无奈。

        ……

        回到家里脱掉衣服洗了个温水澡爬到床上倒头就睡,反锁了门。

        从下午两点,一直睡到老妈老爸回来。

        陈如看到了门口的旅行箱,去推门,却推不开,直接掏出备用钥匙给打了开。“闺女,回来了你怎么闷声不吭的?”

        江曼翻了个身转醒。

        江征从不会进女儿的房间,家里的两位男士都很知道注意。江曼翻身时身上一凉,反应过来立刻不着痕迹的用被子捂住自己,担心老妈看到身上的痕迹挨一顿骂,对老妈说:“你和我爸去哪儿了?”

        “医院,你哥那得有人照看吧,那童沁富家小姐一个哪懂伺候人,哎,要说这娶个娇娇女也不是什么好事。”陈如叹气的在屋子里给江曼收拾脱下来的衣服:“有钱是能雇人,可雇人照看你哥能习惯?你哥从小就挑剔的很,厌恶生人。”

        江曼不想说什么,但心里却想,他真的厌恶生人么,好像不是。大学时两人在南京见面,他去接放暑假的她,看着大学里那么多漂亮的女生,她问过他:“以后遇到比我漂亮的,比我爱你的,对你追求猛烈甚至献身的,你动摇吗。”

        他笑的云淡风轻:“不会。”

        江曼原以为那简单的两个字承载的是一生承诺的重量,但是现在想想,他当时已经有人了,并且已经跟童沁发生过关系,至少两次。

        十几岁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最令江曼没有安全感的事情是怕爸爸跟前妻复婚,不要家庭和自己的孩子。

        江征嫌前妻太能乱花钱只知道顾自己爱打扮而受不了离婚,娶了后来的陈如。过了十几年的日子,又发现前妻比现在的妻子漂亮,会打扮,前妻没生过孩子所以皮肤那么好吧,总之江征觉得前妻浑身透着新鲜的感觉,就开始婚内出/轨频频找前妻。

        年幼的江曼不懂大人的事,但是她知道这是自己的爸爸,妈妈和爸爸才是一家人!

        27岁了,发生在前几个月,江曼人生中第二个没有安全的事情并不是江斯年的背叛,但是却跟这有关

        ,她也会赌气,要面子,受不了B部的人压住A部的人。没有安全感的事就变成了怕丢单子。

        今天,第三个最没有安全感的事情是关于感情,来自于陆存遇。

        遭遇过背叛以后,江曼因为陆存遇的温柔体贴还愿意坚定的相信这一站爱情,更希望这就是终点站。但是,万一车再开了呢,被背叛以后再开始恋爱会害怕,这是江曼最没有安全感的时刻,有点‘一朝被渣害,十年怕恋爱’的意思。

        在老妈的眼中江斯年是女儿的亲哥哥,这个让老妈老爸骄傲了27年的儿子,江曼一句话就可以销毁,但她不能。

        销毁家里这个非亲生的哥哥,爸妈受到的伤害也小不了。

        陈如说:“不是妈说你,你看你像什么样子!好歹是你哥,以前你们俩感情最好,怎么到一个公司了就越来越不亲了,去看看,帮妈安慰安慰你哥。”

        “他怎么了?”江曼不知道。

        陈如把女儿能机洗的衣服放进了洗衣机,加了洗衣液,在外面大声的说:“黑着个脸,也不知道谁惹他不高兴了。有什么不如意的事没处fa泄?你去问问,妈和你/爸问了他也不说——”

        江曼起床,她决定去医院一趟。

        也许是该借着这个机会跟江斯年说清楚,今后桥归桥路归路,公私都不要再干涉她的事情,开车跟车的事情也不要做。陆存遇那个稳重人唯独在感情方面极度没有安全感,江曼看得出来,否则他不会喜怒无常哪儿对待后面的车。

        陆存遇也是遭到女人背叛的男人。

        ……

        医院走廊里,许就把车钥匙交给了在陪奶奶的陆存遇。

        私下无人许就叫陆存遇哥,显得亲切,陆存遇37,快四十的男人了,许就20出头,就是她眼中的弟弟。

        “哥,那个姓江的也在这家医院里,已经派人去查他跟江小姐什么关系了。”

        陆存遇收起车钥匙的手一顿,他点了点头,拍拍许就的肩膀说:“恩,做得不错。”

        许就也点点头,转身离开。

        陆存遇走离奶奶病房的走廊,他的视线无比平静地看着走廊的尽头。他记得那辆白色宝马X5,包括车牌照号码数字,弟弟陆行瑞结婚的那天他见过,婚宴中江曼在场,X5车主全宴下来视线盯着江曼的时间不短,且江曼也认识他。当时他并未在意理会,跟江曼的关系还不深。

        如今不同,江曼已经完完全全归他所有!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6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