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我未婚妻

我未婚妻

        苏青没有一起去警局,C座那边一堆事情等着她过去交接。苏青的心里其实很紧张,更不敢这样就去见江曼,担心江曼不会给自己好脸色,以至于越闹越僵。

        江斯年大步离开A座,吩咐夏薇怡留在A座不用跟着,有公事打他手机阙。

        夏薇怡被江斯年一派领导架势吩咐的一刹那,整个人都愣住了,顺不过来这个感觉,特别不适应。

        夏薇怡先认识的江曼,不记得具体哪一年里的三个人聚会,江曼带来了男朋友江斯年,从此夏薇怡就认识了江斯年,并听江曼说了她和江斯年从兄妹发展到恋爱关系的整个过程。江曼说,他比较一根筋,一直都对其他女生冷冷淡淡的,不善言辞。

        当时江斯年给夏薇怡的感觉的确如此,不爱说话,酷酷的孤。

        每当身边有女性同事或者女性朋友遭遇了感情背叛,夏薇怡都在乐观的想,不要惧怕恋爱,曼曼的男朋友江斯年再过几辈子也不会背叛心爱的曼曼,因此,世上绝对还有真正的纯爱存在。

        几个月前的一天夜里,江曼红肿着眼睛躲到了夏薇怡的家里,夏薇怡收留了她,骂走了紧跟着江曼动手用力扯江曼的江斯年。

        夏薇怡还以为这两个人吵架了,普通的小矛盾。

        江曼蜷缩在床上说:“他要结婚了,新娘真的不是我。好像曾经白天瞎想晚上做过的噩梦,现在正在现实中上演。”

        一个酷爱沉默的男人,做出如此伤害女人让女人痛心的事,那他的沉默就永远不属于‘内敛’这个褒义词,即使他到了三十六七岁,也配不上‘内敛’这两个字。他的沉默只是怕话说多了鬼心思外露,以沉默来掩饰他心里酝酿的龌龊计划!

        这种人在夏薇怡看来,挺可怕的。

        江斯年和童沁的婚礼办的场面不是很大。苏青去了,夏薇怡也去了,目睹着新郎明明就是江斯年,但还是不敢相信眼睛看到的这就是事实。

        敬酒到苏青那里的时候,苏青对江斯年笑着祝福:“恭喜,祝你们白头到老。”

        喝了点手中那杯酒,苏青又说:“近墨者黑?你和张跃不愧是好哥们儿。”

        婚礼上童沁还不认识苏青,但就因为苏青这话,童沁便把苏青和夏薇怡列为了敌对她的那一队伍里。

        事到如今,江斯年成为童沁的老公大家已经开始接受,只是,要接受江斯年变成上司,每天面对这个盛气凌人寡言少语的男人,这实在有几分强人所难!

        夏薇怡觉得世事太能戏耍世人,兜了一圈,江曼最想远离的人还是难逃他重新来到身边,并以高高在上的掌权姿态俯视江曼,试问江曼怎么能够承受得住?

        而这一切,跟苏青可能有直接的关系,倘若苏青知道童刚把她升职到C座,就一定也会知道A部替

        代她职位的下一位领导是谁。

        江曼递交了辞呈,不批就会被领导们拖着,批了起码也要个把月才能走得成,不能违约。

        夏薇怡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何去何从,也离职?

        可以考虑,反正到了适嫁的年龄,最大的梦想就是做大男人背后的小女人,有老爸老妈做后盾,她没有任何的经济负担,在家陪陪父母,一边接受老爸安排的相亲,一边陪着老妈去旅行,一边等着嫁人,想想这生活也实在不错。

        在办公室中思来想去,夏薇怡头疼,抓起手机便直接打给了金科。

        “你们陆总还没回来?”

        “据说十点左右,不过也有可能航班会延误,怎么了夏小姐?”金科问。

        夏薇怡叹气:“江曼在警局,前男友赶过去英雄救美了,十点回来那准没戏!好了,我忙,拜拜……”

        ............................................................

        警局,江曼只是被随便的关在了一个小办公室里。

        江斯年来了,跟警察一起进了那间小办公室,然后警察出去,关上了门。

        “为什么动手?”江斯年问她。

        江曼低头,没有再看江斯年一眼。

        江斯年走向了她,上身款式多年不变的一件条纹衬衫,下身一条休闲西裤,他的身材比例不错,有一种年轻富有朝气的帅气感

        觉,毕竟才27岁。他站在她的面前,俯下了身,皮肤略白的一双大手按在了江曼的肩上,微微挑眉地问:“气苏青?还是我让你生气了?别闷着,跟我说句话吧?”

        “我们早就没话可说了。”江曼紧抿着唇,不看他。

        他温柔地笑了笑,叹气:“我知道你的心里苦,曼曼,我的心里也苦,我从来没有想过在行为上欺负你,不管现在我们过的怎么样,我都希望你给我机会。解释的话你要听吗?可是,从17岁到27岁这一路走来的事情我说不出口。我们说过要在一起,要生小孩,别轻易否定我们以前的感情好吗?”

        江曼站了起来,不让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肩上,她站在墙边认真地说:“江斯年,如果你是来警局里跟我表白的,就请你走吧,你老婆来了又要闹,她就像一只苍蝇!不停嗡嗡嗡的恶心着我!”

        江斯年也直起了身,双手插在裤袋里望着江曼,神色微黯:“我会跟她离婚,就在不久的将来!我不爱她,我们从头至现在只发生过一次关系!17岁的我根本就什么也不懂,到现在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做那种事的感觉。我到了读书的城市,她也一起,她不知道我早就认识她的妈妈,她妈妈是我干妈,她以为我是认识她以后才认识的她妈妈。是,我当时想过借她妈妈的能力早点读完书,最好她妈妈能提携提携我,让我毕业以后不必一步一步的走起,如果一步一步的走起,我要走到何时才能过上安稳的日子?我想要走捷径,但我的行为不偷不抢,我工作认真,我靠人提携从中间阶段工作一路往上攀爬,我这是错误的?曼曼,谁规定了所有的人面对工作都要从底层做起?你没有受到苏青的提携?苏青没有走她的捷径吗?”

        “别提别人,只说你和我的问题。有的人能原谅一方出轨,有的人原谅不了,有的人直接气愤杀了对方。我不伟大,永远原谅不了你的背叛,我也不会对不起我的父母和我自己的命。老天每天被人骂无数次‘这死天气’但它还是每天黑白交替的正常工作。天没塌下来,我就要该笑笑该哭哭的过日子。你对我来说也许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可能这十年我们太平淡没有经历刻骨铭心,也可能是我们一开始就把爱情想象的太重要了,失去爱情以后发现心其实不是纸糊的,也不是玻璃做的,什么形状的伤口都能愈合。”江曼现在能做到心平气和,所有的火气都早已发xie在了童沁的脸上。

        江曼缺一个这样的机会,跟江斯年好好沟通的机会,此时最适合。

        “就算做不成夫妻,我们还可以是兄妹这样的关系。我记得你表白后我说过,既然外面的男生可能很坏,那我就嫁给你这个不坏的,相处不累,也不怀疑,当时你说好。”江曼眼睛有点红红的:“现在我看着你很累,也有怀疑。我最不懂的是你走了捷径跟其他女人鬼混,还有理了?你为什么把钱看得那么重?”

        “男人没钱,漂亮老婆养得住吗?你在我眼中非常漂亮,我讨厌男生看向你的眼光!我怕你早恋,但我又迫不及待的想和你恋!我努力各项都拿第一,学习成绩,运动项目,都很厉害,似乎只有这样你的眼里才会没有别人!只崇拜我!”

        江斯年嘴角微勾地苦笑:“很多男生嫉妒我,找我麻烦。我们班级挺奇怪的,穷人家的女生喜欢有钱人家的男生,有钱人家的女生喜欢我这种穷男生,当然这个现象只普遍了70%,还有30%让人欣慰的男女生存在。我想有钱,你才17岁,你能长大以后也守着这样的一个哥哥?我输不起,我想有钱给你优越的生活。”

        “你怎么不去抢/银行?抢/银行我真的不会离开你,只会骂你傻瓜!”

        “我和童沁只发生了一次关系,17岁那年的错误。我们结婚,并不是因为我们建立着长久的身体关系,一半的原因是她对我有感情,得不到的偏想得到,另一半的原因是她妈妈逼迫她嫁给我。”江斯年皱眉看着江曼解释:“认识王若可,是在深圳的一个派对上,她是童沁妈妈男性朋友家的女儿,派对上出现,后来我把她错认成了你。你们见过吧,她是不是长得特别像你?这些年每一次回到青城,我从来都不敢在你面前喝醉,我认为要等到百分百能拥有你的时候再拥有。我在深圳那几天却喝醉了,但我没想到会有王若可这个和你这张脸相似度如此接近的女生出现。”

        江曼心里突突地跳,好像血压很低早上猛地起床那种难受的感觉,低下了头:“不要说了。”

        “你跟陆存遇……是气我,还是对他动了感情?他37了,还有一个孩子和前妻,”

        江斯年的话被江曼打断。

        她抬起头说:“所谓的一见钟情不过是看脸和气质结合的整体感觉,我对他是。后来相处中就感觉这个人很舒服,气场很合

        ,因此就有了发展下去的念头。有孩子有前妻怎么了?童沁嫁给了你,你没有前妻没有孩子够清白,可是童沁她幸福吗。”

        江斯年和江曼的交谈中,去警局指定医院验伤的童沁回来了,就在楼下办理手续。

        “你下去吧。”江曼对江斯年说。

        江斯年坚定:“我是来带你走的。”

        “我不走,大不了拘留24小时,我不想欠你的人情。童沁的伤能验出来什么?这就是个警察根本就不爱处理的小破事。”江曼轻松地笑了笑:“和解不成童沁她去告我啊,恐怕她没有这个本事。”

        “脾气怎么这么犟?!”江斯年语气变低,眉心紧锁。

        江曼冷笑,偏过去头去说:“不是你惯的,也就跟你没有什么关系。你自己站在这里愿意忍受,我没逼你。”

        “……”

        江斯年惆怅地看了她一眼。

        等他开门离开,江曼泪眼婆娑地望着地面,忘记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但是她在努力的忘。一开始认识陆存遇的时候,因江斯年而有的伤心感觉还剩80%,日益接触中,伤心感觉慢慢只剩下60%,后来,被追求呵护的感觉包围着她,伤心感觉只剩下了40%。在开始意识到自己吃他前妻的醋了时,伤心感觉剩下了30%,把自己完全给了他以后,伤心感觉就剩下了20%。

        这个过程好像自己被江斯年打断了手筋脚筋,碰见陆存遇,他让她有伤很疼的地方在一点一点的连接起来,走向痊愈。

        一个小时以后夏薇怡来了警局,江曼不走。

        “让我静静,出去了回到公司还得面对江斯年,相比之下暂时还是这里好。”江曼不停滴捂着脸郁闷的叹气。

        其实她的心里更惧怕回去面对苏青,今天好乱,许多烦恼缠绕。

        “你不接受和解也不给童沁医药费,更不低头道歉,你不怕真的关你24小时啊……”夏薇怡劝说。

        江曼摇头。

        这点小事就好比邻里吵架打了110,警察谁爱管你这个小事?意思意思也就放了结了,你们自己出去有事再说事。

        夏薇怡跟警察说了下,买了一堆吃的喝的给江曼留下。

        ............................................................................................

        晚上七点,江斯年再一次来到警局。

        不巧的是,他刚抵达警局门口,迎面就看到另一辆黑色豪车也停在警局门口。

        许就下车,打开了车门,车内的男人弯身下车,他在迈步走向警局门口时侧头看向路旁停靠的那辆白色X5。

        江斯年换了一辆车,那辆修了,撞过一回不吉利修完直接卖了,现在这辆车的车牌照号码并不是原来的,重新拍的。

        警局外面,身型挺拔一身严肃西装的男人蹙起眉头,收回深邃视线,迈开长腿走向警局门口。

        江曼被陆存遇顺利快速地带了出来。

        “你先上车。”陆存遇的西装外套披在了江曼身上,安排江曼钻进车内以后,他简直地走向了后面十米远处的白色宝马X5。

        江曼在车内,忐忑的朝后面望了过去,初看到白色宝马X5江曼一惊,但车牌照号码又不对。

        江斯年好久没上班了,今天第一天,她也不知道江斯年现在开什么车。

        “许就,后面的车里是谁知道吗?”江曼回头问驾驶座的人。

        许就摇头:“曼姐,我不清楚,不过陆总可能认识吧……”

        陆存遇一脸暗色地站在了宝马X5驾驶窗的外面,抬起手臂,伸手用骨节分明地修长男性手指敲了敲车窗。

        江斯年身体靠在车内,降下车窗。

        “陆总,您有事吗?”江斯年态度极差地问。

        陆存遇眉目清朗地直视着江斯年的眼睛,一脸平静地对江斯年开腔道:“你的老婆把我的未婚妻送到了警局,这件事情,请你帮我转告给你还不知情的岳父。”

        江斯年望着陆存遇离开的伟岸背影,一时怔住。
        他的未婚妻?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6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