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收留我吧

收留我吧

        江曼小妹工作的事,顾楷点头答应尽快地帮忙安排,一个职位对于顾楷来说就是随便一指便能办到的小事,况且江曼为自己小妹要的职位也并不高,可以从最底层做起,也锻炼锻炼这个刚毕业的孩子。

        离开餐厅的时候,虽是认识很久,但江曼仍旧再三的感谢了顾楷的帮忙阙。

        陆存遇开车送江曼回家。

        “为什么不找我帮忙?我公司里也有很多职位适合你的那位小妹。”他倒车的时候问。

        江曼看着他的侧脸,解释:“我小妹认识你,她会在犯了懒惰病症的时候仗着认识你而不干活,以后她真的成气候了,再去你那里可以,但是现在,我觉得不行,她一定会给你添很多的麻烦。我太了解她了。”

        陆存遇转头看江曼,目光在她的脸颊上徘徊,点了点头孤。

        江曼被他打量完很是尴尬,摸了摸脸:“我的脸上有什么吗?还是你觉得我漂亮的太稳定了,忍不住多欣赏几眼?”

        陆存遇也笑,看到江曼说完这句话手指搁在胸前和额头做了个什么手势。

        “在干什么?”他问。

        “祈祷上帝,一笑而过原谅我的自恋……”

        “你祈祷的姿势,标准?”

        “不知道,我是跟着电视剧学来的。”

        他目视前方,嘴角仿佛牵动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

        江曼仰头自然地靠在他的车里,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心地笑看着他,把手伸向了他的肩膀,搁在上面用手指尖轻轻摸了摸,隔着西装外套,隔着衬衫,修剪整齐干净的短短指甲就好像是在温柔地说——这是我的男人,和我随时都可以依靠的坚实肩膀。

        小区门口,陆存遇对江曼说:“有时间,陪我去看看我妈?”

        江曼眼睫动了两下,对他点头:“好啊。”

        她没有想到他会邀请自己一起过去,一直以来,江曼并没有去看过他的妈妈,也在心里以为,陆存遇只会带他真的很看重的人过去。两个人虽然睡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过了,可哪对恋爱的人不是如此?

        男人的海誓山盟总是冲口而出,对一切他所心仪过的女人。

        江曼还真的不清楚,自己这样的一个女人,不会弹钢琴,不会画有品味的人欣赏的画作,没有那女孩儿说的一切艺术细胞,全身上下只有现实思想,陆存遇,又可以认真的心仪自己多久?时间会很长吗?

        ……

        回到家中,江曼拿出钥匙刚要打开门,就听见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很大声的在央求。

        老爸江征在跟什么人通电/话江曼不知道,一直以来借钱给老爸的是谁江曼也不知道,老爸他们这些炒股的老同事总在固定的一个人家里研究,借钱的也是为了吃利息才会借,最迟十天就必须要还清。江曼脸色难看的听着老爸炒股又赔钱,在跟人推还钱日期的这些话,就气的头疼了起来。

        江征第一个电/话通话结束,马上又打了第二个。

        江曼感到心累的靠在门口,拿着钥匙的手指陡然变得冰凉起来,听见老爸在说:“你几点到家?十分钟就到?好,爸在家等你,你慢点开斯年……现金好,爸要现金,去银行取太麻烦,爸先感谢你了,好儿子!”

        这一次老爸是打给了江斯年,但听上去早已朝江斯年要钱了,这个电/话只是为了确定江斯年带着钱几点到家,给他送来。

        过了两分钟,江曼用钥匙开门。

        江征看到女儿回来了,表现的很紧张。

        “我妈呢?”江曼换鞋,抬头问了一句。

        “你妈……你妈……”江征结巴的说:“你妈出去打麻将了,得晚上做饭才能回来……”

        “知道了。”江曼换完鞋就进了卧室。

        江征拿起手机,要打给江斯年让他先别回来,号码还没按出去,江曼就出来拿过了老爸的手机说:“打个电/话,我的手机没电了。”

        “爸,你先坐着。”江曼对老爸说,然后坐在沙发的另一面打给了负责项目的孙经理,问了孙经理一些事情。

        江征如坐针毡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江曼的电/话打了五六分钟,说完挂断了,把手机搁在了茶几上。

        


        没两分钟,江征的手机响了。

        “我妈打来的……”江曼看着显示的号码说。

        见老爸情绪不对,江曼就直接的接了起来,听着那边哭着在说。

        “……”

        江征咬牙,懊恼的用双手抱着头,一副懊悔的样子。

        ……

        几分钟后,江斯年打开了家门走了进来。

        江曼转头看向江斯年,眼神怨恨。

        “曼曼也在?”江斯年已经根老爸确定过江曼不在家中,但没想到,七八分钟过去江曼居然就出现在了家里。

        他捏紧了手上装着现金的纸袋子。

        .......................................................................................................................

        江曼收拾了行李箱,匆匆地装了自己的衣服和日常用品,在门口换鞋时却被江斯年用力抢了下来,他附身用力捏着她的手腕,低吼:“要干什么?再一次的离家出走?”

        “跟你有关系吗?江斯年,你明不明白你是帮爸还是害爸?你不知道他炒股都干过什么事是不是?妈被爸气走了,你还取了钱给他送过来,你是不是心理有病?!我反对的,你都在支持?”江曼用力的往出抽自己的手腕,他攥的很用力,也许是太紧张眼前的人了,忘了力道,只记得盯着她的眼睛怕她真的走了就再也不回这个家。

        毕竟,她现在外面有可以帮助她的异性。

        江征在卧室里,闷声不吭。

        江斯年红着眼睛对江曼解释,一手拽着她,一手拉着门不让她打开:“爸炒股不是每次都炒输,不是经常跟我要钱,只是几次,我只是给了爸几次钱。”

        “给了几次?你还好意思说给了几次?在我这里一次都不行!怪不得爸每次保证以后都会继续再犯,原来是因为他不觉得自己到了绝路,他还有个好儿子在用钱供着他赌博,供着他炒股!江斯年,你的存在真的害人不浅!”江曼以为全家人都恨死了老爸炒股,但并不是,只有自己和老妈在反对,背后还有这么一个孝子在扮演支持者的角色。

        她不知道是太难过了还是手腕疼的,眼泪吧嗒吧嗒的直往下掉,模糊的双眼很恨地盯着江斯年,对他失望:“在你买不起房子的时候我给爸妈买了房子,我生活压力有多大你知道么?整天燕子衔泥一样的过着日子,我是铁打的人,我不会累?现在你终于有钱了,我就不说你是为什么才有的钱了,可是你有钱以后能不能别第一时间用在支持老爸炒股上?”

        “对不起,对不起……”江斯年抱住江曼发抖的身体。

        江曼用力挣脱开,从小吵架就爱咬他,现在也一口咬在他的手臂上,不知道自己咬的多深,反正,他疼的额头冒汗了,脸色通红地放开了她。

        “你陪老爸一起炒股过这种日子吧!!”江曼提了行李箱,打开门离开,抹掉眼泪。

        ……

        下午3点,江曼一脸憔悴地坐在街心公园。

        老妈早上在她上班以后就跟老爸吵架,回了外婆家。

        夏薇怡的家里有父母,江曼偶尔去一次还可以,苏青的家里现在是不能再去了,还没和好。江曼拿出手机,思来想去选择给陆存遇发了一条短消息,男朋友还在任的情况下能用就用一用吧。

        “陆存遇,我无家可归了,你收留我吧。”在他那里住几天,江曼决定找找房子再搬出来。

        安排老妈出去旅旅游,散散心,这一次必须要给老爸一个教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6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