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脸红一下

脸红一下

        陆存遇在电话那端问她,现在出了公司正准备去哪儿?

        江曼犹豫再三,谎说:“去趟家里,我爸早上出发去我外婆家了,趁此我回家拿一些衣服放在你的公寓那边。”

        一边说着,江曼就一边打开车门上了车。

        陆存遇大抵是相信了她的话,没再多加追问孤。

        江曼满心都是送文胸的这个变态,还镶嵌了一颗钻石,羞辱人吗?

        江曼拨通了陆显彰的手机号码,等待接听,她脸上的表情有一点严肃,但是总归女人,严肃起来也没有多冰冷可怕。

        陆显彰接了,声音不轻不重的好像挺高兴。

        “江曼?”

        “是我——陆先生方便见一面吗?”江曼厌恶陆显彰,无比厌恶,打这个号码就是已经豁了出去。

        那端不紧不慢地应了一声:“方便,我的荣幸!”

        江曼觉得他真是个十足的变/态,究竟是怎么样的生活环境造就出了这样的一个变/态?经历了什么事情让他长大后心理变化成如此?或是变/态也有天生的?

        到了陆显彰公司大厦的门口,江曼抬眼才注意到,原来他的公司就是卖文胸这些女人东西的,怪不得了!

        想起夏薇怡平时购买的就是这个品牌的文胸,江曼恶寒,下车一边走进陆显彰的公司一边在自己脑子里记下,回去一定要记得让夏薇怡全扔了,重新买其他品牌,永远不要穿和购买陆显彰公司的东西!

        江曼说要见陆显彰,那位漂亮小姐礼貌地问:“你好,请问有预约吗?’

        “没有。”江曼摇头。

        “那不好意思,小姐,我们陆总……”

        站在江曼面前的漂亮小姐话未说完,远处走过来另一位漂亮小姐,看套装胸前一小条窄窄的工牌,便知职位比江曼眼前的这位小姐职位要高。

        “江曼小姐?请跟我走这边。”

        江曼点点头,由那位小姐带路去见残疾的陆显彰。

        一个人来陆显彰的公司江曼并不会感到恐惧,每一次见客户……在公司里,在豪车里,在酒店里,在工地里。江曼都习惯了,去的地方她都先假设成龙潭虎穴,心理准备做足了,也就不会畏惧什么,其实,见客户比见陆显障可怕多了。

        带路的这位小姐只看了江曼一眼,再没有看,兴许也是被江曼这股来“决一死战”的气场给震住了。带路小姐的表情上连带还有些友善的莞尔,江曼恍惚,觉得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终于来到了陆显彰的办公室外,带路的那位小姐转头对江曼说:“江曼小姐,陆总就在里面等您。”

        “谢谢。”江曼说完,攥紧了自己拎着的手提包推门进去。

        陆显障整个人背对着办公室门口,坐在椅子上,江曼一进去就愣住了,陆显障的双腿上跨坐着一个美丽女人,胸部露着,白白的圆挺上有几块嫣红颜色,好像男人恶意吸的一样,那女人见到江曼进来,立刻娇羞地抱住了双胸以手微掩。

        “你先出去。”男人淡淡的声音响起。

        美人从他的身上下去,整理了一下衣服,一脸地意犹未尽,走到门口美眸用力瞪了江曼一眼,江曼知道,自己成了这个美女的假想敌了!?

        陆显彰背对着江曼点了根烟,抽了一口,特别定制的残疾人专用椅即刻转了过来。

        “你来了?”陆显障笑着问。

        江曼点点头“嗯”了一声,朝他走过去,细高跟鞋踩在这深褐色地板上发出一种好听的声音,陆显彰蹙眉,目光不着痕迹地落在她的身上。

        “文胸,钻石,陆先生出手真是阔绰!但是否寄错地方了?”江曼从手提包里拿出来,把盒子打开,随手扔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江曼已经站在了他面前,陆显彰看着桌上散落的钻石包装盒,再回忆着几十秒钟前她扔下盒子那一脸对钻石的不屑,就笑了笑:“江曼,你知道这颗钻石多大?它究竟值多少钱吗?也对,存遇应该能送你更大的一颗,十颗?”

        他似乎总会在她的面前提起陆存遇,目的何在?

        江曼偏偏不称他的意,提醒一声:“陆先生,我们没有熟到可以直接叫对方名字的程度,请向我称呼你陆先生一样的称呼我为江小姐。”

        陆显彰再次笑了笑,忍不住地看着江曼就想笑。

        “对不起,我不该总对你笑,如果笑的你心里发毛了很抱歉,我也不是很清楚,嗯……怎么就想笑,其实,”他顿了顿,坐姿闲散,身体微微前倾,抬起浓重深刻的眉眼盯着她的双颊:“我送你文胸,你至少,至少也脸红一下?”

        “你是在我对进行sao扰,第二次了。”

        “你不喜欢?”他扬眉。

        江曼丝毫不掩饰自己对陆显障的厌恶,直截了当:“喜欢变/态sao扰的人多半也是变/态,我不是。

        ”

        偌大的办公室里很安静,也许他是残疾人的原因,办公室内清一色的平整地板,连个台阶都没有。江曼的手机在包里响起,她觉得该走了,拿出手机,按了两下重新放回包里。但转身前想了想又说了一句:“陆先生,我发现你公司大厦的对面就是青城消防……”

        “怎么?”倒是他诧异了,十分不解。

        江曼不毛不躁地也不说破:“好自为之!”

        江曼离开并没有人阻拦,到了楼下,江曼坐进自己的车里,拿出手机。

        大厦楼上办公室的陆显彰在思考着江曼的话,大厦对面是消防,这怎么了?

        他的手机响了,江曼发来的一段录音。

        他打开,认真听了听。

        从她一进门一直录音到——“喜欢变/态***扰的的人多半也是变/态,我不是。”

        江曼开车,离开陆显彰公司的大门口,拿出手机放在嘴边说:“陆先生,我一个无权无势的女人害怕被sao扰,再收到类似的礼物我恐怕只能直接报警,陆存遇我不舍得让他为我伤神,但警察必须要为人民服务。我了解报警起不到什么作用,因为现在你姓陆,我姓江。不过你也别忘了,我可以随时跟他姓半个陆。”

        陆显障坐在办公室里,一遍遍地循环播放着江曼发过来的录音,耐心翻阅摊开的一堆文件,心情莫名地好。

        江曼开车直接回他的公寓,虽然已经百毒不侵,但跟陆显彰说上几句话还是会感到精神疲惫。应付变/态的人,不吵不闹,大概他就不会有继续变/态的快/感了?江曼并不知道。总之,学不会求饶。

        惴惴不安地回到陆存遇的公寓,一般他不在。

        接到老妈的电话,江曼蜷在沙发里声音懒散地接了:“嗯,商量好了,我们14号晚上就过去,”

        ……

        江曼在沙发里睡着,不小心一直睡到晚上六点多才醒,晕眩的下不去沙发,便又躺了一会儿,让脑袋清醒清醒。

        陆存遇还没有回来,江曼打给他,关机……她想跟他聊聊关于陆显障这个大哥的事,但是,江曼不敢在电/话里说,只好等他忙完回来。

        晚上的陆家。

        陆老爷子让儿子们都回来吃饭,商量一下老洋房的装修。

        老洋房那边已经开工,但随着开工施工后的视觉效果,江曼那边还可以稍作改善。陆存遇派司机带老父亲过去老洋房看了一眼,回来陆存遇就对父亲说,今晚叫大哥回来也研究研究,一家人在一起吃个饭,况且,陆菲马上出国旅行,一段时间回不来,临走前也见见她大伯。

        老爷子感动的就差一把眼泪撒下来。

        陆显彰接到家里保姆的来电,立刻就放下了手上的事情回来吃这个饭。

        一家人在这栋陆存遇安排的别墅里等待晚饭,老爷子说这后现代风格的别墅住不惯,哪哪看着都奇怪。陆菲取笑爷爷老了,不懂欣赏,后现代的风格挺好呀。陆菲比较愿意跟爸爸陆存遇沟通,父女两人聊起来没完没了,其他人插不上话,陆菲觉得,自己正是需要学习的年纪,除了老师教的东西还要掌握其他知识,跟爸爸聊天能丰富自己的见闻。

        完全被晾在一旁的陆显彰黑着脸上楼,保姆推着,不到两分钟保姆害怕地下来叫陆存遇上楼看看。

        陆菲好奇,怎么了?

        陆存遇笑笑,告诉保姆在楼下看着陆菲不要跟上来。

        老爷子也是眉头一皱,叹了口气安慰陆菲:“生意的事,你大伯要跟你爸爸商量。”

        “哦。”陆菲转头看向楼上。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7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