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不相上下

不相上下

        冯原说,陆存遇逃出军校人就无影无踪了,担心陆存遇的人猜测,他可能想办法直接悄悄回了青城。

        冯原得知后很担忧,问了一圈,却又谁都联系不上陆存遇这个人。

        陆存遇心里对陆家本就有很多的恨,恨自己同父异母的大哥,恨父亲,更恨爷爷,现在出了冯安雅这件事,算是彻底激怒了他阙。

        他在乎冯安雅,特别在乎。

        军校里的生活第一年他并不适应,第二年稍好,第三年才算彻底爱上这里。他倔强的并不愿意对其他人承认,其实,他来了军校半年便适应了军校生活,特别有纪律性,但真的苦。冯原算一个陆存遇能说真心话的人孤。

        当年陆存遇的爷爷说一句话,这边万事照办,因此陆存遇的待遇比别人残酷许多倍。

        各个军校在管理上都稍有不同,陆存遇在军校的期间不比如今的军校生。加上他爷爷特殊交代,一切通讯工具百分百禁止他用,给他安排单独住一间宿舍。其他宿舍的人根本不敢接触他,知道他身份不同,讨好不敢,怕会给自己惹上什么麻烦。

        一旦发现有人跟陆存遇之间发生任何违反纪律的事情,处理是非常严格的。

        冯原说:陆存遇每天训练,上课。文化课,军政课程学习,过的充实却痛苦。训练很苦,每天早晨6点起床,陆存遇经过一个学期的训练,体能发生很大变化,同时也瘦了16斤,看着可怜。

        别人一个月回一次家,他却不能。

        别人偶尔可以跟家里通话,他也不能。

        他爷爷心情好了,会主动联系他,而他却拒绝接听父亲爷爷的来电。

        军校里基本上都是同龄的男人,时常也开玩笑的聊起各自感情问题。陆存遇会听到别人说起他们的女朋友,谁跟女朋友分手了,心情糟糕,训练很没精神,他都知道。他对冯原说:“我想你妹妹了。我不在身边,又学坏了没有,被人欺负了没有,想我了没有。”

        训练后有人劝失恋的室友:“看开吧兄弟,你在这一个月一个月的了无音信,女人跑了不是他妈很正常的事?”

        陆存遇也听见过正能量,有人跟自己的小青梅始终甜甜蜜蜜。

        陆存遇对未来大舅子说,他信任冯安雅,还能有人比他更对她好了吗?

        冯原对江曼说:“当时我们的年纪二十岁不到,存遇说话,我一般不太深想,现在仔细琢磨,也许存遇并不信任我妹妹。信任他就不会总重复的说起,经常挂在嘴边上,那是他自己提醒自己,记得要信任女朋友。”

        陆显彰生日晚宴在校外举行,关系要好的同学齐聚,冯安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同学叫了过去,到了才知道,那是其他女生为陆显彰包场的奢华生日晚宴。准备要走,却被陆显彰强行制止,她是女生,力气抵不过陆显彰,没人敢阻止便发生了后来的事情。

        陆显彰不知真醉假醉,玩心大起,提上裤子完事儿以后打开门让同学们观看。

        冯安雅裹着被子缩在床上,哭着看向陆显彰离开的背影。

        陆显彰的这些同学,平日里说话做事都要顺着陆显彰来,他不乐意听的,一定没人敢说一个字。冯安雅跟陆显彰陆存遇这对兄弟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私下里说的多难听的都有。

        “冯安雅真有能耐,一女伺候了两个姓陆的男人,还是兄弟。”

        “大哥上了未来弟妹,弟弟怎么想?”

        ——这些话后来冯原亲耳听到。

        事发当晚在场的都是陆显彰同学。冯安雅受不了这种侮辱,回家哭诉,誓要闹大让陆家颜面扫地。

        冯韵去找了陆家,说什么都要讨回一个说法,怎奈陆家没有给出任何说法。

        陆显彰的爷爷偏袒爱护孙子,对冯韵说,你这个女儿本就不是什么好女孩,勾搭存遇,现在说不定又勾搭显彰!

        冯韵辩不过陆家老爷子一味袒护孙子的心。

        冯韵告诉女儿冯安雅,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同学好几个都亲眼目睹,很快圈子里会传开,倒是不会传的多远,但这声音留在圈子里供人消遣也实在够受的。不过,也不能报警真的跟陆家撕破脸,吃亏的准还是冯家这边。

        冯韵派人通知了身在军校的陆存遇,既然陆家不给说法,他陆存遇身为冯安雅的男朋友,总该给个说法。

        冯韵

        事后对冯原说,当初只想让陆家不痛快,毕竟陆存遇才是陆家名正言顺的孙子,比那个私生子高贵不知几分,怎么都亏待不了安雅,一定会给安雅争回一点面子。否则让安雅以后在这个圈子里怎么见人。

        陆老爷子当家,陆存遇的爸爸那些年根本说不上话。

        冯韵觉得,凭借自己跟陆存遇爸爸的交情,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陆存遇逃出军校就自此消失了,消失了十一天。本是留在陆家附近等他回来的人也撤了,不再防备。

        陆老爷子担心孙子伤人,把他送到军校就是因为他跟陆显彰起了争执,下手很重!

        十一天不见人踪影,陆老爷子也着急,毕竟是陆家孙子,派人暗中去找,挂心可能在外头出了什么事。

        逃出来的,往青城回哪有那么容易。

        穿了便衣还好,如果没穿便衣,被警察发现或有人举报,认出是军校逃走生但不知身份逮住伤了怎么办。

        陆存遇想回青城好比通缉犯要跨省逃亡一般艰难。唯一比通缉犯好的一点,他不至于被通缉,陆老爷子只托人吩咐下去暗中找他。

        陆存遇消失的第十二天,陆显彰要出门,他并不惧怕陆存遇,只是爷爷害怕两个孙子闹开,长辈收拾不得烂摊子。

        兄弟相残,这戏码长辈哪一个能不忌讳?

        就偏偏在陆显障出门这天,陆老爷子认为陆存遇没回青城这天,陆显障碰上了真的回了青城的陆存遇。

        陆显彰只对陆存遇笑,两人一句对话没有。

        陆显彰的那双眼睛江曼见过,更见过他笑起来的样子,带着骨子邪气,毫不正派。

        陆显彰自己也没料到那天会被废了一双好腿。小时候陆存遇打不过他,毕竟陆显彰大他两岁。长大以后,动起手来基本就不相上下。

        陆存遇军校里没白训练,陆显障变得不再是陆存遇的对手。

        陆老爷子不放心陆显彰自己出去,后派车和人跟着,等到车和人到了,下车,陆显彰躺在地上就剩下半条命。

        地上全都是血,一点点的渗透进了路面里。

        陆显彰被救回了一条命,双腿长达一个月的时间在治疗观察当中,医生只敢说痊愈的机会渺茫,医生不敢跟陆老爷子说实情,因为老爷子怒意正盛。

        陆显彰腿断了以后冯韵特地到医院看望,至于谈话谈了什么内容,冯原并不清楚,事后也是这里听一句,那里听一句,拼凑来的。

        陆家的事外人不好参与,只能等一个结果。

        冯安雅日日等待陆存遇来冯家,不久他真的来了,那是回青城后他第一次去见冯安雅。推开冯安雅的房门,没见到人,床边地板上有红色血滴,他掀开被子便看到脸色和唇色都苍白的冯安雅,她自杀了。

        冯安雅无法面对陆存遇,她觉得自己很脏。

        冯韵在楼上得知后哭着送了女儿去医院,陆存遇一直陪伴,抢救中冯韵说了他没回来这些天安雅的精神状态,恍恍惚惚,受了惊吓睡不着觉,连续多天不怎么吃东西。又拿出了冯安雅被侮辱后到医院检查的一些单子,下体受伤,身体上也有伤痕。

        在医院里,冯韵当着陆存遇的面狠骂了一顿陆显障,这侮辱的过程可想而知有多暴力,身上多处淤青还未消退。

        陆存遇看到了冯安雅身上的淤青,第二天进病房冯韵当即扯开女儿的衣服给他看。冯安雅因此又哭了一通,不愿意再活着,冯安雅觉得自己无法面对生活圈子里的这些人,根本就抬不起头。知道这件事的人那么多。

        冯原说:“那个时候,陆存遇不要我妹妹,我妹妹肯定死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7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