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一直一直

一直一直

        陆存遇为了让冯安雅不再干自杀这种傻事,继续有尊严的活着,娶了冯安雅。

        冯原坐下来跟陆存遇认真谈过,不想他意气用事,年纪不大,冲动过后难道要离婚收场?性格上彼此了解多少?急于结婚是不是有人背后怂恿?

        冯原知道自己妹妹骨子里什么性格,陆存遇未必真知道阙。

        冯原担心,陆存遇是要跟陆家长辈对着干,你们不让我干什么我就偏干什么,你们见不得我跟谁在一起我就偏娶孤。

        冯原的一切疑问,陆存遇全部进行了否定。

        他想娶冯安雅只是想对这个女生负责,爱她呵护她,一直一直。

        陆存遇下定决心结婚那晚,跟未来大舅子冯原聊了很久,他说,自己一开始追求冯安雅不是没有经过深思熟虑,追好哥们的妹妹,他就做好了负责一生的打算,当然,出现不可抗力的条件除外。

        他过的很凄凉,妈妈也是,又碰上这样一个命运不太好的女生,他觉得就该是一伙人,应该走到一起。

        一个特别叛逆的女生,渐渐变得温顺在他怀里很听话,他说,那段日子他很开心。

        冯安雅彻底变好了,不会再去舞厅跟陌生男人跳舞,不会跟坏女生们挤在黑暗的角落里偷偷抽烟,不会再画着浓妆,不会穿一身奇装异服行走在学校里。

        陆存遇给过她钱,很多的钱,让她自己去买一些好的衣服,好的衣服不一定是露的衣服,天冷,把自己包的严实一点。

        冯原说,陆存遇对冯安雅说的这些话,安雅真的很感动,拿着那些钱回去找哥哥,问哥哥,这些钱我应该用么。

        冯原说,该不该拿你自己心里应该有个数。

        后来,冯安雅用了那些钱。

        身上穿着低调的名牌,全都是按照陆存遇的喜好买的,平底帆布鞋,牛仔裤,牛仔马甲,里面女生穿的衬衫。

        那个年代的女生打扮跟现在的女生太不一样。

        冯安雅对哥哥说,她受不了别人看向自己的眼光,很怕那是知道自己被侮辱的人,疑神疑鬼。但是,冯安雅穿着陆存遇给的钱买的衣服,身上一切都是用的他的钱,她就觉得自己找到了归宿,陆存遇还要她,别的女生再趾高气扬她们也没拥有陆存遇。

        陆显彰侮辱了冯安雅以后冯安雅一直没有报警,报警根本解决不了问题,陆家的人侮辱了人恐怕会反咬一口被侮辱的人。

        陆存遇弄残了陆显彰一双腿,这件事很严重。

        陆显彰受不了这个打击,要求他的爷爷必须把陆存遇送到监狱,要为他这一双腿买单。最是无情,莫过于陆家老爷子那种人了吧。陆显彰腿残了以后明显地位下降,陆老爷子把所有精力都用在了陆存遇和陆行瑞身上。

        陆行瑞在北京读书,来电里说明不会再回青城发展,北京那边有陆家亲戚,陆四叔四婶当年长住在北京。对外那些不熟悉陆家的人,陆行瑞只说四叔四婶是自己的父母。陆行瑞只认自己大哥陆存遇,父亲可有可无,母亲昏迷以后兄弟二人一直是四叔四婶照顾得多。

        爷爷在世,奶奶心急嘴上却什么也不敢说。

        陆存遇要跟冯安雅结婚这件事很快在圈子里传开,女生嫉妒冯安雅,觉得一直破/鞋还有人要,真是稀奇。

        难道陆存遇不知道冯安雅被陆显彰侮辱过?

        男生们沉默不言,早已看陆显彰不顺眼很久了,终于陆显彰倒下了。但他们对陆存遇忌惮几分,虽然不清楚陆显彰到底怎么断的腿,却隐隐觉得这事跟陆存遇脱不了干系。陆家说陆显彰出了车祸,双腿断了,背地里鬼才会信。

        陆存遇说服爷爷和父亲准许他娶冯安雅为妻,废了一番唇舌。

        婚姻大事,没有爷爷和父亲的帮忙他自己根本办不成,他的合法结婚年龄不够,不能登记结婚,这件事只能爷爷和父亲找人帮忙处理。

        他手里有筹码,便是自己,爷爷很希望陆家有个孙子未来能撑起整个陆家,这个撑起陆家的人,爷爷要在死之前亲眼看着他成才。

        陆存遇的要求是,如果结不成婚,他永远不会再回到陆家。

        陆存遇挨了打,老爷子一巴掌打的很清脆,半边脸直接肿了起来,不光老爷子打,老爷子还吩咐了部下的几个人一起打,往背上打,别打残废了就行。直说把这个畜生打

        醒了为止。

        怎么打,没有打散陆存遇要跟冯安雅结婚的心。

        陆存遇没想过这辈子的妻子还能是其他女人,即使没有做好当丈夫的准备,不知道如何做一个合格丈夫,他也要先结婚。不能一切都让冯安雅一个女生承受,他怕她承受不来,怕她等不起,把她牵扯进来招了陆显彰的恨。他要回到军校,难道留下没有名分被人侮辱的冯安雅让人取笑?

        当年的他,一心想要保护那个他喜欢的女生。

        他心里很苦,能咽下苦楚接受被侮辱的冯安雅,但他也希望这件事压根就没有发生过,他的女生完整的还是他的女生,任何人不准碰一根头发。他轻狂了一回,不知这举动是堆积了多年的怨恨爆发,还是只为冯安雅。愤怒的打断了同父异母哥哥的双腿,爷爷很快封锁消息压下了整件事,只为留下一个完整的能行走的陆家子孙。

        他坚信自己可以守住初恋的美好,一生的爱。活得很累,从大哥来到陆家的那一天开始活的就累,他只愿意为了两个女人不知疲惫的奔波在这世上,奋斗给她们最好的一切,一个妈妈,一个冯安雅。

        陆家老爷子最后妥协,拗不过孙子陆存遇。

        冯原有跟养母和妹妹一起过去陆家吃饭,饭桌上,陆老爷子就表达了对冯安雅的不满。趁陆存遇上楼接电话的空隙,对冯安雅:“我的孙子你配不上。结婚我们陆家不会张扬,你同意就同意,不同意也好,不可以再教唆我的孙子回来为你说话。哪怕有一分对你喜欢得起,我也同意,风风光光的让存遇娶你为妻。”

        “我哪里做的不好呢?”冯安雅问过陆家老爷子。

        老爷子回的直接:“长得一脸风尘样。”

        冯安雅听完黑了脸,但看到楼上接完电/话下来的陆存遇,忍住了。

        冯原跟江曼聊起这些,提起陆老爷子这个人,直说那个老爷子很没有素质,说话直接。江曼听了听,大概懂了,冯原言辞上说的很隐晦,意思就是说陆老爷子自己年轻时风流成性,怀里搂过的风尘女人无数,准能装满一个古代的“怡红院”了。

        接着儿子随了老子,陆存遇的父亲又是这个德行,风流债无数。陆存遇的父亲在二十几岁那个年纪的时候,娶了老婆,陆存遇的亲生妈妈,据说在娶陆存遇妈妈之前,外面就有两个女人,养着,但不会娶。

        婚后外面女人也不断,那个年代,圈子里有权有势的人都养着不少女人,十个里找不出一个干净的,都有没名没分的大老婆二老婆小老婆。

        陆显彰的妈妈,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主儿。

        冯原跟陆存遇的弟弟陆行瑞也熟悉,关系不错,三个人在一起喝酒,会聊起怎么都不交女朋友,就存遇谈了冯安雅这一个。

        陆存遇瞥他一眼:“谈着谈着,发现是我们兄弟同父异母的妹妹怎么处理。逮住扔到老头子跟前,气死我风流爹么。”

        冯原:“……”

        陆老爷子吩咐儿子,叫人快速处理了孙子陆存遇登记结婚的事情。

        冯安雅变成了陆家的儿媳妇,变得做事说话开始有底气。不想新婚之后陆存遇就离开了陆家,回了军校,冯安雅伤心了很久。

        陆存遇安慰她,马上毕业了,必须回去,男子汉做事不能半途而废。

        他青涩的,其实很想吻一吻她的脸颊或是额头,却不好意思。

        男人的话题,只有男人们能交流。

        陆存遇回到军校以后弄了手机偷偷用,这一次却因祸得福,但他也不敢明目张胆的用,要顾及其他用不上手机不能跟女朋友随时聊天的男同志们。

        重新回到军校的陆存遇,可以偶尔回青城看望冯安雅,她在读书,已经读大二了。

        冯安雅不经常住在陆家,心知陆家人都不喜欢她,尤其奶奶,认为她就是折磨自己宝贝孙子的一个祸水。

        合法夫妻,见了面陆存遇却没有碰她就再次离开。

        相处的时间里他只跟她聊天,聊一聊军校里的事情,听她说一些学校里的事情。婚后两个人没有发生关系,亲密大大不如婚前,冯安雅伤心欲绝,又开始不好好读书。联系那些以前的姐妹,以此隐晦地威胁陆存遇回来青城,不要继续留在军校里。

        陆存遇很愧疚,他只能跟冯原说,他只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结婚结的太突然,还不适应自己已经有个妻子的事实。心里装着的事情太多,无心男

        女的那种事,并不是介意他的妹妹陆显彰碰过太脏。

        他发誓真的不是。

        那个年纪的陆存遇,认为“性”是一件神圣甜蜜的事,不该匆匆,等他毕业安排稳定了,再做不迟。

        新婚后第三个月,他在军校里觉得冯安雅情绪不对,聊天中听得出来。

        毕业分配开始忙碌,他回不了青城,去了一个外省配合领导。辗辗转转四个月才回到大陆回到青城,他晒黑了很多,但精神气十足。

        陆家客厅里看到大着肚子的冯安雅,他整个人不会动了。

        陆存遇一度以为这是玩笑,婚后没有发生关系,他没有活在梦境中,见面次数有限,自己碰没碰过难道自己心里会没数。

        七个月的孩子,是谁的。

        陆存遇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指着冯安雅,太阳穴处的青筋暴起,修长手指微微一直在发抖,眼神凶狠地指着冯安雅,最终却一字问不出。

        江曼听到冯原讲述这里的时候,想到的孩子是“陆菲”。

        按月份也能分析出孩子是陆显彰的,留到七个月还在肚子里,是冯安雅想生,还是陆家长辈逼着冯安雅生。

        但是,孩子在冯安雅的肚子里,她不想生,随时都可以去做掉。

        陆显彰残疾了,这辈子废了,他唯一的要求就是求陆家长辈和冯安雅,一定生下他的孩子。所有人包括时隔十多年听见此事的江曼,都猜出七七八八,陆显彰这大概是在报复陆存遇。你娶了我玩过的女人,但你并没有笑到最后。

        陆显彰不缺给他生孩子的女人,至今也是。

        冯原接下来话不出江曼所料,冯安雅执意要生下陆显彰的孩子,七个月了,不会引产不会不要。

        陆存遇和冯安雅在陆家楼上房间里谈了很久,任何人没有干预。

        走下楼的陆存遇只丢下果断的两个字:“离婚!”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7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