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心肝宝贝

心肝宝贝

        江曼不急于回家,主要回家放一下自己的行李箱,但是陆存遇说先到他那里帮他缝好衬衫上那颗纽扣,倒是可以。

        分开了差不多两夜三天。

        陆存遇的车没有等来,江曼却先看到了江斯年的车从外面开回来,正开往大厦门前停下,并没有开向地下停车场的方向阙。

        江斯年也看到了江曼,视线隔着距离对视上。

        江曼挪了一下行李箱,往旁边站了站,不再看他,担心陆存遇过来再次看到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孤。

        曾经的江斯年是青春期那个江曼的倚靠,温暖港湾,现在的江斯年对于长大成熟的这个江曼来说,是想逃开的泥沼。

        江斯年没有下车,黝黑的瞳仁望着挪到站在公司侧门口的江曼,身边立着白色的小小行李箱,她穿了一件衬衫,长袖挽起,小衬衫的下摆在中长紧身裙里面。上身随意,下身却极显风情,搭了一双反光面高跟鞋。

        他在车里点了一根烟,手指不觉地微抖,深深地蹙起眉头吸了一口烟,此景让他想起了自己初次见到轻熟/女打扮的江曼。

        那年,上一回他见她还是她没参加工作时,刚毕业不久,她的打扮多以休闲为主,哪穿过什么高跟鞋、裙子。时隔半年,他再回来青城陪养父母和她过端午节,看到如此打扮的她,眼前一亮,他很骄傲,觉得自己的女人就随便那么一穿,好看极了,哪个女人的美也比不了他眼中江曼的美。

        但是,一点一点的错误累计,导致局面变成了今天这般他不满意的模样。

        江斯年一直没有下车,江曼站在侧门的门口即使离得很远也感觉很不好受,抓起行李箱的拉杆,往前走了几步,宁可站在太阳底下等陆存遇,也不要在阴凉的地方被江斯年注视。

        江曼明白他不敢下来,怕人知道他跟她的关系。

        在公司不知情的员工眼中,他可是童刚世交好友去世留下的儿子,娇生惯养长大,被宠坏的公子哥儿,直到父母意外去世才懂事长大。

        他却似乎很享受这个童家给的虚假身份……

        老爸老妈养了他长大,别管贫富,总没饿到他亏待他,待遇始终跟她这个亲生的一样。如果老爸老妈知道他在外名义上是富人的儿子,恐怕要寒心的吃不下睡不好了。

        没过几分钟,陆存遇的车就行驶过来了。

        江曼走过去,他打开车门下车,一手拥着她,一手提起行李箱拿到了车里。江曼对他笑了笑,只想尽快上车。

        “想你了。”陆存遇淡淡地一声,视线不经意扫过创州大厦门口方向,回过身来嘴角弯起,轻轻吻了一下江曼的额头。

        他的手指碰了碰她的腰际:“上车。”

        江曼的脸上一片红晕,江斯年在另一辆车里看着,她终究是亲密着自在不了。

        坐进他的车里,江曼闭上眼睛,调整情绪。

        手机这时响了起来。

        “喂,老妈。”江曼接了起来。

        陆存遇启动了车,也听见江曼接的谁的来电。

        陈如说,要江曼现在回家,马上开车跟去一趟江曼外婆那边,小姨和小姨夫那边有点死后的事情处理,要各种手续。

        陈如怕自己一个人过去弄不好,好些东西都不明白。

        “几点走?”江曼问老妈。抬起手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

        陈如说:“你回来咱们俩就走。你爸我是指望不上,他懂什么,让他为你小姨和小姨夫办点事他特别不乐意。这事也不能没人去办,你小姨夫那边保险有不少钱,他们这俩孩子,留下一个姑娘一个儿子,有点保险钱也是个未来保障。孩子咱们抚养一个,另一个住校,偶尔回来,就用钱的地方亲戚们给缴缴,你姨夫这保险钱必须得妈拿着,别人没养声声有什么资格拿这份钱。你舅如果能答应好好抚养声声,妈就给他!不过你舅不一定乐意,保险钱哪够把声声养到能自食其力那天,唉!”

        江曼跟老妈通完话,就把事情跟陆存遇说了一遍。

        “不好意思。”江曼低头尴尬地说,不能去他公寓给他“缝衬衫纽扣”了。

        陆存遇理解,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调头把她送回家里。

        在车上,他打给了许就,让许就开车也过去六区那边。

        许就在公

        司闲的无聊,接了电话立刻取车。

        陆存遇送江曼到家门口,他把行李箱放进了江曼的卧室房间,临出去时他搂过江曼用力在唇上吻了一下,直逼向墙边。

        陈如在厨房洗水果,很快洗完出来。

        “妈,他什么也不吃。”江曼断过水果搁在一旁,笑着。

        江曼的发丝有点乱,刚才慌的。

        陈如先开口:“让曼曼自己开车就行了,你这给派来一辆车一个司机,活大半辈子了,真不适应这排场。”

        陆存遇了解陈如不喜欢自己,知道他离过婚?还是介意年龄37?

        “伯母,就是辆车,还有上回送您的小司机,别放在心上。曼曼刚从天津回来,好像挺累,她这个状态开两三个小时的车很不安全。”陆存遇听出陈如并不愿意接受他的安排,但是他考虑到江曼的状态,无论如何不能放心江曼自己开车过去。

        至于他,以陈如现在的这个态度,一起过去只会让陈如更加反感。

        许就开了公司的车过来,公司那些辆很普通的车每天都不闲着,早上就被开走,晚上才回来。只有老板车闲着两辆,最差的开出来一台也是奔驰级别。

        陈如上了车,江曼送陆存遇回他的车上,在窗边很抱歉地对他说:“对不起啊,我妈她可能需要接受一段时间。相信我,不会动摇。”

        陆存遇不觉得委屈,相反,看着她的脸颊觉得很对不起她,可以理解,一般父母都不愿儿女另一半找了个满身风雨突然出现的,不了解,谁会放心把女儿交出去。他说一定会把江曼当成自己的“心肝宝贝”,陈如也不会轻信,只能等时间来证明。

        陆存遇笑,伸手拍了拍她纤柔的肩:“去吧,尽量早回来。有什么事直接吩咐许就给你办。这小子虽没见过多大世面,但挺机灵。”

        江曼低头,不舍呀……顿了好一会儿才转身离开。

        这头乱七八糟的事江曼知道一天两天办不完,但没想到,办了四五天还没办完……小姨这边的人跟陈如研究以后得来的保险钱,陈如对自己这帮姐妹兄弟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吵了一架,孩子没人养,一听说保险钱都惦记分到手点!

        江曼也生了不少气,怕她们气坏了老妈。

        不光要应付这些姨和舅舅,还要应付姨夫那边如狼似虎的亲戚。没有一个愿意经管这对姐弟,却都要经管钱,安的什么心!

        许就没有白来,帮上了不少的忙,这边一些涉及法律的事情,许就直接联系的陆存遇公司法务部律师。那边律师又帮联系的擅长处理这种案子的律师。

        江曼特别感激,心想来这一回就把事情处理干净算了,省去以后挂心惦记。

        一个星期多,八天,江曼在这边停留了整整八天,许就也是。

        陈如在车上念叨:“我儿子出息了,当上了自己妹妹的上司。家里有事请假随便,当妈的心里再多堵心的事也变得舒服了。”

        江曼没有说什么,许就也是。

        回青城的这天已经很晚,江曼只好跟老妈一起回家休息,本也很累。对许就说谢谢太客气,没用,江曼想着要在事儿上好好答谢一下这个小孩。

        第二天一早,江曼上班。

        从C座传来消息,夏薇怡到她办公室门口说:“晚上聚餐,一月后又到一季末,董事长说为了鼓舞人心加上给大家制造机会放松沟通,还为了以后大家在合作上更亲密无间。陈弯负责组织安排,地儿上星期就订好了。”

        江曼没兴趣,但也不能搞特殊不去,趁此机会也想提前接触接触B部的人。董事长从国外回来她就一定会调职了。

        以前江曼对这些聚餐很感兴趣,白吃白喝白玩,现在却……

        陆存遇约了她今晚吃饭,江曼头疼,怎么告诉他自己又要爽约了,天津出差那回一别,再有几天就快半个月没接触了。

        拿起手机,江曼准备打给陆存遇,按了号码,就是没敢按下拨通按键。

        最终决定发一条短消息:“我在开会,跟你说晚上不能一起吃饭了,我们公司要聚餐,不能不参加的一个聚餐。明天,或者聚餐之后,我一定去给你缝衬衫纽扣,抱歉!”

        发了出去,江曼盯着手机等待回复。

        说了“在开会”

        ,他就应该懂得她不方便接电话,而他又不是特别习惯回复短信的人,那么……

        短信来了!!

        他问:“聚餐,你们在哪里聚餐?”

        江曼说了地址,这个江曼不怕他知道,聚餐之后他来接这种安排她不介意。

        “嗯,记得别喝酒,见了面我要检查。”他回复了这么一句。

        江曼拿着手机呼出一口气,发短信沟通比说话好多了,起码不会很紧张,也不会面对他的话变得无言以对。见了面……意思是会来接她吧……

        不一会儿,忙完正事的夏薇怡跑了过来。

        “穿什么衣服,我们总不能就穿这套吧?苏青孕妇,穿什么她就随便了。我们穿的随便肯定要被B部的那几个烦人精比下去。争一口气,下班先回家换衣服!”

        江曼点头:“嗯,工作了一天,肯定要先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夏薇怡担忧,在江曼的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不会起什么冲突吧,最近我们A部和B部没打交道,没抢单子。”

        “你觉得B部缺找茬的人么。”江曼对这些倒真的不屑,找茬随便,从来也没怕过她们。

        ……

        晚上六点,创州的一行人不管男女,够资格去聚会的基本都在开车回家换衣服打扮的路上。

        办公室里少不了暗恋和明追吃豆腐这些暧昧戏码。

        借此机会,不怀好意的男人们,春心早动的女孩子们,都想借机沟通明白自己的感情问题,起码要有一个突破。

        城市的另一边,陆存遇打给了于朗:“出来玩有时间吗。”

        于朗诧异,陆存遇也会主动找人出来玩么,这倒是稀了大奇了。

        于朗家里干娱乐场所这行的,联系了陆存遇说的那地儿的老板,让他别走,晚上一起摆弄摆弄好久没切磋的麻将。

        还差个人,于朗找了个夜生活从不丰富的男人。拨了号码,通了说:“冯原,我知道今天双日子你不在119值班。三缺一,给个面子过来趟?”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7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