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先安抚她

先安抚她

        江曼心里很紧张,老爷子电/话里没说身旁还有其他人,陆存遇也认为来此接了父亲再开车送回家就一切OK。

        造成这个局面算是意外,老爷子也没想到江曼凑巧这会儿就在自己儿子的身边。

        江曼望着这一家人,每个人与每个人之间都有所牵连,唯独只有自己像个外人一般突然随他闯入阙。

        冯安雅向江曼投来目光,不友善但也不是厌恶,不高兴,失望写在了脸上。随即冯安雅的目光只盯着陆存遇,紧盯着他孤。

        江曼真不喜欢这个感觉,跟陆存遇一起面对她前妻的目光。

        相比此时,江曼觉得自己单独面对冯安雅的时候都比这好受太多。

        陆存遇攥紧了江曼的手,江曼瞧了眼他,他接着又紧了紧她的手给她力量,感受着他指腹的温度,她变得不再那么紧张。

        江曼被他攥着手往里走,他问了他父亲一声:“现在走,还在再下两局?”

        老爷子没什么表情:“先坐下,没急事就聊一会再走。”

        茶馆的两个漂亮女服务员进来,无声恭敬服务,陆存遇和江曼一起坐于红木长沙发上。

        江曼跟陆存遇的父亲打了个招呼,却见老爷子立刻望向了坐在对面的冯韵,冯韵转过脸打量了一眼江曼,没说什么。

        陆存遇并没有为江曼介绍冯韵,冯安雅,也没有为冯韵冯安雅介绍江曼。相互早就认识,冯韵心里装的小九九是怎么一回事他太清楚,在这上虚假客套大可不必了。

        陆菲站在妈妈冯安雅跟前,下身穿了条牛仔裤,上身一件白色小圆领T恤,脸蛋好看,身高像爸爸像妈妈都能长这么高。到底才16岁,稚嫩,也没外人,就一条腿站在地上,一条腿弯起,把膝盖搁在了冯安雅那张椅子边缘上。

        陆存遇抬眼瞧向陆菲,嗓音低缓:“站没站相!”

        陆菲低头,立刻把膝盖拿了下来好好站着。

        其他人都没说什么,习以为常了般。

        江曼是第一回听陆存遇以教育的口吻对待陆菲.江曼想起了冯原的话,他说,陆存遇有意认下陆菲那天,和如今他的心态毫不相同,认下那年他没多想,只认为陆显彰的女儿变成了他的女儿,那个爱女儿的人要做一辈子大伯。

        现今,陆存遇和这个非亲生女儿有很深感情,这孩子身上流着陆家血液,叔侄之间也是亲的。

        亲生妈妈从小不爱陆菲,家中其他人不左右不管,长辈重视男孩教育不重视女孩教育,陆家几代向来如此。而陆存遇一直是悉心培养陆菲,不说让她以后长大出息到哪儿去,怎么也要是个有涵养的圈内名媛。

        正因为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才更用心,难免步骤化,怕亏了良心。

        江曼听到陆存遇这一声的呵责,才算真见识到陆存遇对陆菲的严格。如果陆菲是被冯安雅或是陆显彰抚养长大的,会依旧这样规规矩矩,还是会有别的什么性格?江曼觉得,陆菲跟在陆存遇身边长大性格还好。

        严厉是严厉了些,但是陆菲能明白这严厉是对她好。

        老爷子开口问孙女:“菲儿,你爸你妈今天都在这儿坐着,你跟爷爷说,未来高中里两年,你想跟妈妈生活在一起,还是继续跟爸爸这边。爷爷在这,你不用害怕你爸,心里想了什么就说什么!”

        陆菲低头,情绪顿时就有点不太对了。

        江曼的手机响了,震动,声音不大,江曼打开手提包拿出来看了看,是苏青打来的。江曼对陆存遇说了一下,“公司有事,我得先走了。”他点点头,眼神温柔地望着她,江曼所有的压抑都烟消云散了。又起身对老爷子打了招呼,声称公司有事。视线淡淡扫了一眼冯韵和冯安雅,江曼拿着手机先离开了茶馆。

        陆存遇没有拦江曼。

        江曼站在茶馆外面透了透气,外面虽是炎热,却也比里面给人的感觉要好很多。

        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去餐厅停车处取车。

        茶馆里面,陆菲看了看爸爸和妈妈,心跳加速,低头鼓起勇气才说出口自己的想法:“我想在爸爸妈妈两边自由走动,放学想去哪边就去哪边。我16了,一定会注意分寸不给爸爸妈妈惹祸,我算大半个大人,希望爸爸能够同意。我本想等18岁了才说,但是爸爸的意思让我18岁出国读书,我想珍惜这两年在爸爸妈妈身边的时间

        。”

        说着说着,难过的变了音调成哭腔。

        老爷子点了点头,没有转身看自己儿子的脸色,只对孙女说:“别哭,哭什么。”

        冯韵笑了,伸手拍了拍陆菲的肩膀:“这孩子怎么还哭了,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不过也的确委屈,哪家的孩子愿意跟爸爸妈妈分开。安雅从小没和菲儿在一起生活,但是母女之间的感情可是谁也取代不了的,咱们菲儿重感情,不是个忘恩负义的孩子,知道自己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陆存遇把手里的打火机轻轻抛在了茶几上。

        冯韵立即收住了口,没再继续。

        冯安雅穿了一条白色连衣裙,在保养上比三餐都重视,出去跟陆菲站在一起说是姐妹恐怕也有人信,但是近了细看,跟二十几岁的女孩子一定没法比。低头点了根烟,眼睛盯着不显喜怒的这个男人:“你同不同意。”

        陆菲猜想爸爸听完不高兴了,但是,她期待自由。

        陆菲并没有等来一个明确的结果,陆存遇的手机响了,接完他就打算走,只交代让陆菲晚饭时间回家见他再说,

        陆菲挺害怕的。

        陆存遇拿着手机离开茶馆,想父亲也不需要再用他开车送回家。每日这手机响的频繁,尤其白天,今天却等了半只响这么一个。

        江曼跟陆存遇另外约了时间一起去医院,心情不佳去了医院肯定不好,他的坏情绪,不能带给他昏迷着的母亲。

        下午三点,江曼收到短消息,打开查看,是陆菲。

        一条读完了又来一条,接着一共7条,每一条都很长,江曼耐心的看,陆菲把她和爸爸说的事情跟江曼说了一遍,瞒着妈妈。很担心晚上回家挨爸爸说,也希望爸爸答应她的要求。不知求谁,陆菲觉得恋爱中的爸爸会听女朋友的。

        陆菲也相信江曼会帮她跟爸爸说一些话。

        江曼看着手机短信十分为难,让陆存遇晚上吃饭在家别对陆菲说重话,这倒可以。

        但是说服陆存遇同意陆菲跟妈妈那边每天随意走动,放学自己随意走动,江曼觉得自己说这些不合适,为了陆菲各方面的安全着想,陆家上下学可以派车派人盯着陆菲,可是,凡事都有万一,万一陆菲因此怎么了,这个责任谁来承担,怎么承担。

        陆存遇对陆菲格外严厉,是怕他照顾不好自己强认下的这个非亲生女儿,江曼对比他,她的身份其实更敏感,更不好处理。

        陆菲如果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旁人会指着她的鼻子说她教唆陆存遇,不善待陆存遇跟他前妻的女儿。

        江曼回复了陆菲,先安抚她。

        收到短信看完删掉,陆菲离开茶馆跟妈妈一起走,上了妈妈的跑车。

        系上安全带,陆菲笑着对妈妈说:“外婆和我爷爷的关系看上去还好,不像我前小婶婶说的那么吓人。”

        “你爷爷和外婆年轻时是好朋友,因为妈妈的事情才疏远了。”冯安雅随口对陆菲说了一句。

        陆菲的手机响了。

        陆菲接起:“大伯?我见过我爸爸了。”

        “爷爷下棋的茶馆,我和妈妈刚离开茶馆。”

        “好的。”

        冯安雅开车,微微拧眉看着自己的女儿,说了两句陆菲就按了挂断键,说:“妈妈,这里距离我大伯的公司很近,我大伯让我们过去。”

        “去干什么?”冯安雅握紧了方向盘。

        陆菲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这个态度,小心解释:“大伯说有事要跟你说,我只好说好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7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