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闻了难受

闻了难受

        小杉一进舅舅家的门,迎面就挨了自己妈妈打过来的一巴掌。

        陈如和江征眼睛眨都不眨的没拦着,这孩子该打!

        小杉捂着脸,抬起头:“为什么打我?”

        “我辛辛苦苦供你上大学,你毕业了,你姐这头又立刻给你安排好工作,现在好好的工作你不干,你不学好!说,晚上你跟谁鬼混去了!”小衫妈气的还想伸手打女儿,被陈如上前拉住,拽小杉妈到沙发前坐下:“坐下再说,打也不解决问题。孤”

        小衫妈说着就要哭出来,看着自己丈夫,指着女儿:“怎么就生了这个不让人省心的丫头!”

        江征坐在沙发前一步一步骤地泡好了茶,给自己妹妹倒了一杯,给自己妹夫续上了茶,又叫小杉:“你到舅舅这来坐,这几天到底怎么回事,跟你爸妈说。”

        小杉看向了江曼。

        江曼耐心地瞧着小杉:“姑姑和姑父把你交给了我,我肯定就要对你负责。我知道你已经成年了,23岁了,但是你在外面经历的少你还不成熟,看人不准,”

        小杉冷冷打断:“行了,你说的这些我都懂。”

        几个长辈亲眼瞧着亲耳听着小杉对江曼的态度,心凉半截。

        小杉坐下,被打过皮肤还觉得很疼,心里生气,一脸倔样子的对自己爸妈说:“我在做什么我自己知道。我上大学是为了什么,为了能找到更好的工作,我工作是为了什么,为了赚钱!目标有了,那么事情就很简单了,姐给我安排了工作我很感激,真的感激,但是感激归感激,这不代表我一辈子都要在姐给介绍的公司里干。我现在找到了更好的工作,发展会比在这家公司还好,傻子才不放弃这里选择那里,我说得哪里错了吗。”

        江曼强调:“那个老板他不是好人,小杉,重点在这里。”

        小杉只是笑了笑,望着另一边沙发上的江曼:“他怎么不是好人了,“有钱”这两个字就是坏人的标签吗?姐你不要把所有人都想成跟你遇到的人一样,姐你这是心理阴暗,不愿意看到别人往高处走。”

        “而且,姐你的男朋友也是一个有钱人吧。”小杉看向舅舅和舅妈说。

        陈如和江征看小杉这孩子,心说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江曼生了一肚子气,再不想管她,接了个电話就借口离开了家。姑姑和姑父现在都在这边,怎么管教女儿当爸妈的会有分寸。

        到了公司,江曼接到童沁的来电,童沁是用董事长室座机拨打的,江曼还以为童刚回来了:“找我有什么事?”

        童沁听着江曼不冷不热的声音,态度不错的道:“你在哪里?可以见一面谈谈吗?我求你了,我有话要问你。”

        “天黑之前我要见一个客户,路上堵车,已经没有时间了。”江曼拒绝。

        童沁又道:“那我在手机里说,没几句话,你先听完。”

        江曼没说什么,听着,究竟什么事情让童沁变成了这个语气?

        童沁的声音里有着几分惊慌无措,同时又很怕江曼挂断,她轻声说:“他要跟我离婚,这次他不是开玩笑的,他今天早上已经找了律师,律师联系了我。他为什么要跟我离婚?”

        江曼打断:“你不是不知道我跟他的关系,如果不差在一起生活了17年的这份兄妹感情上,他是谁?以背叛方式分手我会当这个人死了。在我爸妈面前你是我嫂子,但是我们不熟,我跟他没关系了你看得到。你说他要跟你离婚,这让我很惊讶,不过我希望你明白这跟我无关,他未必有多喜欢我,他只喜欢他自己。”

        “难道是王若可?”童沁突然语气激动。

        江曼手指搁在了挂断按键上:“我不清楚,他们的私人事情我没有关注过。我到办公室了,再见。”按下了按键,收起手机。

        回到办公室,江曼坐下仔细想了想,江斯年为什么突然要跟童沁离婚?

        他一定是不爱童沁的,从开始到现在都不曾爱,但是他的确借助童沁的身份来到了创州,这一切都在他长远的计划之内。去“南林”读书江曼完全是听了江斯年的建议,他把她往这一行上引导,其实当时他就已经跟童沁在一起了吧,并打算日后娶童沁,由此进入创州,顺理成章她也在创州。

        同在创州,同在青城,后来再有钟晨这个计划,他的计划也许很完美,但是他忘了把她不可能配合的性格和脾气一起计划进去。


        想不通的是,他突然既要辞职又要离婚,为的什么?

        江曼在公司一直呆到下班时间,整理了一下最近的工作安排,统计了一下手上的项目,以及各个项目的工程进度。

        ............................

        六点了,她离开公司回了家。

        这个时间家里的气氛应该已经缓和了过来,该说的话,姑姑和姑父对小杉大概也已经说完了。

        陈如做了一大桌子的菜,所有人都在家,包括江斯年。

        小杉妈坐在餐桌前跟自己哥说:“爸生的这几个兄弟姐妹就属你们家现在过得好,女儿出息,儿子也出息。现在又要干起自己的买卖了。”

        江征大笑,随后对自己妹妹说:“现在我和你嫂子也不能回去老家溜达,当年因为生了斯年这个儿子,争房子这件事我和他们有了疙瘩,解不开了。加上不怎么来往,都没感情。”

        小杉爸说:“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二哥和嫂子有时间就回去看看,不看别人,我们不是还在那边住着。”

        陈如往桌子上端菜,应付地对自己丈夫这妹妹和妹夫说:“等忙完了就得过去溜达溜达,亲兄弟哪有记一辈子仇的。”

        江斯年买了好酒,给小杉爸倒上,又给江征自己爸倒上,还有他自己。

        小衫在一旁始终沉默,鼓捣手机。

        江曼看着家里这个和谐气氛,不禁就想起了陆存遇登门来的那回,每个人表现出的态度都让人心冷。

        江曼没在家里吃晚饭,无论是对着江斯年还是对着小杉,恐怕这顿饭都吃不好了。

        她决定去找陆存遇。

        陆存遇最近几天公事医院两头顾很累,需要关心。

        江曼聊了一会儿就离开,陈如在小杉爸妈面前没好问她去干什么。

        小杉却跟了出去,撑着电梯门对江曼说:“姐,我如果说那个帮我的人是陆显彰,陆存遇同父异母的哥哥,舅舅和舅妈一定会对陆存遇的印象更差。但我不说,我不会影响陆存遇姐夫和你的关系,只希望你也别干预我的事,我有我自己的想法和理想,陆显彰不是一个坏人,你只是喜欢姐夫,才会对陆显彰这个哥哥有成见,他其实心里很喜欢你,我看得出来。”

        小杉说完就松开了手,电梯门迅速合上。

        江曼无奈,这都什么跟什么,他陆显展喜欢谁?!喜欢鬼吧!

        陆存遇带江曼在医院附近吃饭,江曼看着他微微凹下去的眼廓和眼睛里的血丝,十分心疼,这几天夜里他睡得很少。

        江曼没什么胃口,吃的不多,心想一定是被小杉气的。

        吃完了晚餐,两个人一起回到医院打算再陪奶奶一会儿。

        陆存遇攥着江曼的手走在医院走廊里,江曼闻着医院里的味道,忽然感到一阵恶心,捂着胃部,弯了下腰平复这种感觉。

        “怎么了?没事吧?”

        陆存遇担心地扶着江曼,附身拿开她的手查看她的脸色状态。

        江曼恶心出了眼泪,摇头,皱眉难受地说:“没事,可能刚吃完饭的关系,闻了医院的这股味道胃里很难受。”

        “如果你见到了陆显彰,记得跟他说一声不要再騷扰小杉。我爸妈现在还不知道你跟他是兄弟。”江曼盼着陆显彰不要继续跟一个小女生过不去,陆显彰那边放手,小杉就蹦跶不起来了。

        陆存遇用手指抚摸着她的脸颊肌肤,视线盯着她这张略显苍白的小脸点头:“我会找他,先进去休息一会。”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7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