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陆显彰的危机

陆显彰的危机

        十一假期后上班的第一天,陆存遇晚上就有应酬。

        江曼不愿意让他去,怕他应酬中间无节制地抽烟喝酒。陆存遇在楼下哄着她说:“这个应酬重要,有些事情需要面谈,听话,吃了晚饭等我回来。我保证不喝酒,更不抽烟。”

        他抽烟喝酒这方面的保证,江曼觉得根本就不能听,但也只好听他的让他去。

        她相信他会有分寸,自己身体如何自己比谁都清楚孤。

        陆存遇把老婆安全送回家,就吩咐许就开车送他前往订好的酒店,并让许就在电話中确认,他邀请的人是否也已经在去往酒店的路上。

        江曼跟郑婶一起吃晚饭,吃完晚饭很无聊,下楼走了一圈,当做散步,七点回到楼上,躺在沙发上看书。

        陆存遇去做什么,江曼并不会每回都详细过问。

        到了八点,江曼被手机铃声吵醒,她睁开眼睛稍微缓了一下。拿起手机,看到是苏青打来的电話,接起道:“喂?苏青?”

        江曼这边很安静,电話听苏青却是像在外边。

        苏青说:“在外面吃饭碰见你老公了。”

        “他应该是有一个重要应酬。”江曼含糊地对苏青说。

        苏青“嗯”了一声。

        她觉得自己可能见过的坏男人太多了,开始对所有的男人都存疑心,更怕自己好姐妹的男人不专一,在老婆怀孕期间假借应酬之名趁机乱搞男女关系。

        应该是多疑了。

        苏青站在酒店外,恰好瞧见许就开的那辆熟悉的车,顿了片刻苏青对江曼讲:“我去洗手间经过瞟了一眼,好了,我这边有事先挂了。”

        随即苏青收了线。

        许就坐在车里,不用走近也能清晰看到许就在抽烟,车门没关,他似乎是在等人。

        苏青并没有想过去,准备绕开。

        酒店门口来回进出的人三三两两,并不多,甲乙经过必然会进入丙丁的视线,这毕竟不是菜市场,不会发生人群拥挤现象,所以许就看到了苏青。

        许就鸣笛,叫她!

        苏青没有理会,也不回头。

        许就捻灭了手上的烟,下车,走向苏青,在她要上车的时候攥住了她的手腕,用力把她扯的回了头。

        “没听见?”

        “我并不知道鸣笛的人是你。”

        “现在你知道了。”许就攥住苏青的手腕没有放开。

        苏青四处看了看,确定没有人熟人经过。

        许就视线不知该看向哪里,问她:“我送你回家?”

        苏青摇头:“你们陆总在酒店里应酬,你还是候着吧。”

        许就不把苏青的话当一回事,苏青会恶意说他太嫩了,是个司机,用一种看不起他的语气侮辱人。但许就愿意认为苏青是故意如此,并非出自真心说出这样侮辱人的话,许就更没有为此感到丢人。

        他望着低头的苏青:“我一直在努力,我22,我不相信到了32我还是今天这样。”

        苏青抬起头,掩下所有真实情绪,朝他微笑:“许就,不如我们来聊点别的,在酒店里,我无意中听到你们陆总宴请的是省人力资源厅的两位领导,陆存遇跟他们吃饭,所为何事?”

        四目相对,许就保持着沉默。

        苏青忽然笑的更温柔了,双手一摊:“你说你爱我,但事实却并不是。许就,我们成不了朋友,你下意识里对我很防范,往后一个不经意我们只会撕破脸变得很难看。你虽然没有钱,可是你过的特别洒脱单纯,我们不是一路人,拜托你以后不要再纠缠了!纠缠我只会让你很累很累!”

        “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谈感情时需要一起谈公事?陆总的事情我不会对任何人透露,不该讲的我一句也不会讲,这是原则,所以这个成不了你回绝我的理由。”

        “没什么可说的。”苏青不看他,决定上车。

        许就从后搂住了她的腰,请求:“苏青姐,你给我一个机会。”

        他怕她走,只好说:“不合适我会先放手。”

        ……

        许就给陆存遇打了个电話,请一会儿假。

        陆存遇直接放了许就一晚上的假,不用在外等他,开车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晚餐完毕还有节目,赵阳开车来了也不晚。

        许就万分感谢。

        他坚持送苏青回去,苏青一想也好,若是真实相处了,许就会发现她并不是他期望中的那类好女人。

        苏青把车扔在了酒店停车场,上他的车。

        一路上两个人没有交流,苏青接了两个电話,似乎有什么是不方便说的,她只是“嗯”,点头,或是皱眉一句:“不行,研究了再定。”

        到了苏青的公寓,苏青下车。

        许就一同下车。

        
        “万一童刚来了,你怎么办。”他在意的很。

        苏青不知如何回答。

        “你不让我进去,我就等在这。”许就认真的看着她。

        苏青不屑,一个人上楼,没有理会他随便的一句话。

        许就攥紧了拳头,目光坚定,望着苏青那抹身影消失的地方。年轻的心,无比冲动,仿佛爱一个人为她所做出的一切行为都是伟大的,不考虑合不合适,不看现实,只面对自己的心和感觉,至于以后,不会去预料。

        ……

        城市的夜晚黑色中夹杂着璀璨光彩,深夜喧嚣仍不减,到了凌晨三四点,周围才显得安静。

        早晨五点,许就睁开眼望着灰色的街道。

        点了一根烟,落下车窗,许就皱眉望着苏青公寓楼上的窗子,什么也瞧不见,都数不出她住的哪一层,就如她,也根本就瞧不见楼下。

        苏青六点多出门,买早餐。

        瞧见街道边上停着的那辆车,她站住了,视线和许就的视线相望。

        ……

        一起去买早餐的路上,她问:“为什么在车里睡。”

        许就头一回见苏青穿休闲衣服,往日见面,她不是在家中穿的睡衣,就是在外面穿的职业套装,今天不一样。

        他说:“我怕童刚会来。”

        苏青想说的话很多,但是她知道说一千句一万句都没用,千言万语化成一声轻叹,两人拐入胡同,去买了两份早餐。

        出胡同时,苏青低头喝着豆浆,漫不经心的问许就:“许就,你说喜欢一个人必须要得到吗?”

        “不然呢!”许就看她侧脸,想说你要经常这样穿衣服,套装把你显成熟太多了,这样看上去好小好弱。

        苏青笑了笑,十七八岁时她可能会为这答案感到幸福极了,单纯无知的年纪可以做什么都义无反顾,不计未来。现在她的想法不一样了,一步错,步步都错。任何人都可以有勇气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她也可以,和许就忘情亲吻,谁管得着?下一刻会死吗?和许就彻底在一起,把身体给他,谁管得着?下一刻会死吗?

        眼下,答案是都不会。

        但是以后的以后,放纵下苏青所预见的结局却是惨不忍睹的,所以不能接受,不能在一起,不能坑害了他,不能触碰开启那些本不该有的惨不忍睹的画面的开关。

        ……

        早上七点,江曼醒了。

        起床去另一间卧室看陆存遇,昨夜他回来的不算晚,好像喝了点酒,她没有闻到酒味,但感觉他就是喝了。

        陆存遇一个人躺在床上,看到江曼进来,张开双臂叫她:“陪我躺十分钟。”

        江曼点头,陪他躺一会是他如今唯一的福利。

        躺进他的怀里被他的手臂搂着,江曼闭着眼,他的大手自然地伸进了她的睡衣里,就沿着江曼的脊背往上摸去。

        没有內衣束缚的胸部被他握在手中,轻轻揉捏起来。

        江曼忍着身体上的感觉,没有办法,孩子要放在第一位。

        陆存遇的唇在她背上呵着热气,喉结上下滑动,眉心微蹙,下身坚硬紧紧抵着她的臀部,似是忍耐的非常痛苦。

        江曼缓缓转过身,房门关着,为了他的睡眠着想昨夜窗帘也紧闭,房内即使早上了也显得很昏暗。

        她侧过身来躺着,跟他面对面,用力拿开他放在她臀部上揉的那只大手。

        陆存遇吐出一口气,喉头滚动,叹息一声:“孩子长大以后,要孝顺你和我,这个爸爸妈妈当得太辛苦了。”

        江曼把脸埋在被子里,说道:“万一很淘气,只知道气你和我呢。”

        “多半随你,”陆存遇翻身,重新把江曼搂在了怀里又说“气我。”蹭了蹭,不再乱动了。

        ……

        九点半,各自都早已经在工作岗位上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江曼去过了苏青的办公室,苏青在发呆,江曼关心了两句苏青的肚子,没问别的。

        现在苏青的每一个表情,江曼都会自动带入许就,好奇苏青的心情跟许就有没有关系?许就在苏青的心目中是一个什么角色?

        江曼觉得,童刚去见苏青的时候不是很多,在公司里在外面都是。

        这不能说是童刚对苏青失去了兴趣,童刚对苏青的兴趣很大,苏青对童刚的厌恶是真实的,但这样导致童刚征服欲更强也是真实的

        。

        他只是在等苏青生完孩子,那时他想怎么样根本不用顾忌他的儿子。

        十点多,江曼的手机响了。

        视线正盯着手提屏幕看设计图,转头拿过手机,是小杉打来的电話。

        江曼一边工作,一边接了。

        小杉问江曼:“姐,你了解陆显彰的公司吗?”

        江曼随意答了一句:“了解什么?不就是一家內衣公司?”

        “我是说他公司的资金问题!”

        “资金问题?”

        江曼想了想,陆显彰的公司早在三年前有过一次资金危机,公司內衣产品一直主要销往海外,但在那两年这行普遍不行,成本在增长,销量在下降,青城当地当时能顶得住难关的內衣公司没两家。

        陆显彰算是一名成功的创业者,他在创业之初公司做的并不大,后有人投资,才逐渐壮大了品牌。

        內衣公司销量下降那一劫难,投资人撤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创与投两者在利益下最终反目,也是常事。

        陆显彰虽有陆家支撑,但陆家的权钱方面也极为复杂,那年陆存遇三十四岁,帮陆显彰的人就等于是在跟他作对。陆家内部矛盾使得没人敢插手这件事,不过,最终还是有人决定对內衣公司投资,起死回生,逃过一劫。

        这个投资的人是谁,江曼不知道。

        江曼是听陆存遇讲的,但他说的也含糊,并不具体。

        江曼没跟小杉讲,以前跟小杉生气归生气,但还是不想小杉搀和太多陆显彰的事,江曼问小杉:“怎么突然问这个?”

        “不是啊,姐,我刚才上楼去了,陆显彰的秘书从来不管我出入,但我也没给她惹麻烦。我没进办公室,却听见陆显彰正好在发火,好像是公司资金方面有什么问题,说什么不出两个月资金会周转不灵。听完吓得我不敢进去了。”

        “资金危机?”江曼对小杉说:“我不是很懂,回头我问问人,再跟你说。”

        小杉点头:“好,你问问姐夫,姐夫一定懂这方面的事情。”

        “好的。”江曼应下。

        江曼把手机放下,思忖了片刻,完全想不出因何才会资金危机。

        突然的说,不出两个月资金就会周转不灵,这难道不是开玩笑?一个公司再怎么弱不禁风,也不会弱成这样。

        江曼打给陆存遇,问他知不知道怎么回事。

        陆存遇却问,真有此事?

        ……

        小杉在陆显彰的公司里并没有离开。

        休息室里清净,她手捧一杯咖啡坐在休息室里思考,认识陆显彰一回,不能就这么撤退了一毛得不到。

        这种大老板,有的是钱!

        小杉不清楚陆显彰对自己有没有意思,但她却觉得无论如何都要从这个男人身上捞一笔,不管用什么方法。她承认自己不是什么贞洁烈女,但上学时也没有跟男同学乱搞鬼混,想过把自己给出去,但要给的有一定价值!

        听到陆显彰刚才勃然大怒的在喊,她心里慌,等了这么久,他的公司不会即将要破产了吧?

        小杉觉得不可能,一个公司肯定不会说垮就垮,又不是在过家家!

        一杯咖啡凉了,小杉脸上重新有了笑容,怕什么,陆显彰是姓陆的,姓陆的有钱有势,即使没了公司,这个男人也不会落魄,家族老本也够他吃一辈子了!

        而小杉觉得自己不需要吃他的太多,能在青城买一套房子就够了,那时再撤离。

        ……

        陆显彰进入电梯准备离开公司的时候,小杉追进去。

        他回陆家,小杉说她也是。

        两个人坐在车上,小杉想着怎么开口突破一下,陆显彰的视线望着车窗外的街道,情绪纷乱。

        小杉问:“心情不好吗?”

        陆显彰回神,随即脸上绽放笑容:“没有,小杉你没跟她们一起出差?”

        公司几个模特去了外地拍摄,他以为小杉去了。

        小杉脸红起来,摇头,低下头说:“我没去,我……我身体不方便……”

        陆显彰皱眉望了望小杉的脸颊,懂了,点了点头,视线继续看着车窗外。

        小杉偷偷地吸了一口气,想问他的公司遇到了什么资金危机,却又不敢,担心陆显彰知道她无意听到会发火,很多男人恐怕都忌讳这个,以为偷听。

        <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7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