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怎么挺的

怎么挺的

        江曼心想这欲是禁不成了。

        陆存遇表现的很是猴急,江曼忍笑感觉着,就越发的不想给他给的这么痛快,但他那根肉器已经迫不及待。

        江曼五个月的身子,乳有胀感,稍一有什么感觉都害怕孤。

        陆存遇为了他儿子也不敢用力的刺/激她那,手指只轻轻扫过,想握不敢实诚地握,忍得十分难受阙。

        为跟她做这事,陆存遇特地翻了几回书,视线专往带“性”“同房”这类字眼上认真盯,回过头来笑自己,过去那些年没老婆怎么挺过来的?向左手致敬。

        书上写侧卧位的姿势比较合适,这对江曼的腹部压迫会大大减小,他照做。

        陆存遇身体上的浴袍被他挪蹭的掉到了地上,露出精壮的男性身躯,紧实的肌肉在身体上铺陈的无比均匀。他身体一向都好,虽已有一月多未曾锻炼,但他的身体多年来早已累积锻炼出了一副长不出赘肉的样子。

        男性结实的手臂横在她的胸上,皮肤的颜色形成鲜明对比,一个刚硬性/感,一个白嫩光滑。

        陆存遇手指在那乳肉上轻触,饱滿弹性,引他很想用力揉捏一把。

        江曼轻咬着下唇,有感觉却不敢发出一点点的声音,后面从颈到腰窝都被他细细地吻了一便,睡衣上身被他一只手撩起,露出大片皮肤,宽厚的男性手掌覆在她胀滿的乳上。

        他要吻她隆起的腹部,江曼不让。

        寻思着自己是不是胖的没腰窝了?他不爱吻她背了?

        陆存遇问她:“怎么了?”

        孕后做这事难得一回,陆存遇不想光自己痛快,也得照顾到孩子他妈,便哄着问。

        江曼也不是一点不关心自己儿子,这方面知识看了,也懂,她说:“儿子发育到中期阶段正是关键时期,大脑开始划分专门区域,听觉,视觉和触觉都在发育呢。”

        陆存遇一怔,孩子他妈这在担心儿子听见、瞧见。

        江曼说完又脸红,不理他。

        陆存遇全身无一物,贴上她背,他儿子妈孕期,妈妈和儿子连为一体娇贵的很,他也折腾不出什么花样,有得做就已不错。大手抚磨着她臋部直接把暴起青筋的异物给推进去,他试探着,久违的紧实炙热包裹吸住了它。

        他把上半身支起,断断续续的深入往里送,同时仔细地瞧江曼埋起来的脸。

        江曼感受着陆存遇频繁而紧凑的进出节奏,陆存遇腰身摆动的让床渐渐发出奇怪声音,江曼最怕这个声音,忽然想起跟他在家里做这事,特别担心老爸老妈回来,想到此,深呼吸着身体愈发地痒。

        做了二十几分钟,两人却突然听见了敲门声。

        江曼吓得脸色发白。

        陆存遇蓦地皱眉,往自己身下瞅了一眼,拔出时带出许多两人身体里的粘液,他没下床,对她说道:“护士,到点儿来量血压。”

        “怎么办?”江曼小声的问,却发觉他又进来继续,全没把护士当回事。

        护士敲门比较温柔,最开始一声,接着两声,见还是没人应,便甜美地开口说:“陆先生,你在里面吗?”

        陆存遇颇不耐烦,嗓音因身体反应而变得沙哑磁性,身体动着朝外面道:“平安夜,量什么血压?”

        他这语调生气了似的,护士愣是没敢再对他出声,像是走了。

        “你温柔点。”江曼看不过去,护士好好的过来量血压被说才最无辜。

        陆存遇在感官的快慰中亲吻她的脸,“我真温柔了,回头你还不把这病房放满儿子的胎儿图?”

        江曼被他说的心里一窘。

        两人做着,江曼忍着不叫出来他就觉得少点什么,不免心里想着以前她在他身下又喘又叫那么欢实的磨人样子。越想越是心痒难耐,附身含住江曼耳垂舔着,气息粗浊道:“叫出来,别自己忍着。”

        江曼死活不叫,顾忌她肚子里的宝贝儿子。

        陆存遇一个姿势久了,就换姿势,动作幅度不大,安全的很,他就贪得无厌的想做久一点。

        江曼躺卧在床上,臋部挨着床边缘,他用立位姿势站着,仿佛这样更能深入。做了一会儿,陆存遇低沉压抑的粗喘在她耳边荡着,又说了

        句什么,江曼实在听不清,便努力看他问:“你说什么?”

        “希腊语。”他吻住她的唇,心坎上火/热。

        江曼哪听得懂希腊语,甚至一次都没听过这个语言,也不知他是不是胡邹。

        陆存遇闭着眼眸吻了她很久,大手握住她臀,揉了一下,说道:“你看,你听不懂希腊语,你没学过,就像我们出生听不懂大人在说什么。我们现在说什么,儿子听不懂。没准儿子还以为爸爸妈妈唱歌给他听呢,夫妻交响曲。”

        江曼白了他一眼,侮辱交响曲!心理上却总算放松,两人接吻接了一会儿,很快便恢复到从前那样缠綿放纵。

        他动作着,瞧她难受急着想要的样子便高兴。

        ——————————

        第二天圣诞节,陆存遇清早接到陆菲的电話。

        等他挂断以后,江曼一只皙白的手攀上他全露的肩膀,问他:“怎么了?”

        他回头说:“她大伯准备圣诞节陪她出去玩一玩。”

        “挺好的,反正你这个爸爸出不去。”江曼对他笑了笑,心里却想,抛开陆显彰别的方面不说,单说陆显彰对待陆菲这个心,肯定及格。

        陆存遇搂着江曼躺下,两人身体挨得近些。

        江曼睡姿很受约束,陈如倒说没事,陆存遇四婶却不断的跟医生说,让医生连唬带吓的提醒着江曼。

        他四婶跟医生说的话江曼不知道,知道了也不会生气,一切都是为了俩人的孩子好。

        江曼记不得多久没赖床了,今天重新躺在他怀里,还有儿子,就特别不想起床。

        ————

        青城的圣诞节跟其他城市相同,有些地方晚上十分热闹,陆显彰虽行动不便,却想陪陪马上去澳洲读书的女儿。

        陆存遇这样的安排曾经他很反对,认为陆存遇是有意为之拆散他和女儿。如今陆菲主动要求去澳洲,他便尊重女儿的选择,更希望女儿未来能够很好。

        今天圣诞节他望着女儿,心情平和。

        他从前也不刻意记得女儿是从冯安雅肚子里生出来的,现在冯安雅走了,走在他的手里,他唯一感到欣慰的是彻底没了冯安雅的影子,看着女儿的脸,明明只有他这个爸爸的影子。

        陆菲最近都不敢开机,她怕收到同学们的一条条短消息。

        大街上,她跟大伯坐在车里,却看到许多男女同学在街上嬉闹,有的是几个人在一起,有的是一个男生一个女生,笑容甜美,单纯害羞的样子。

        陆显彰问女儿:“菲儿,下去逛逛?”

        陆菲回神,想到大伯的双腿不方便,就摇头:“不下去了,晚上天气有点冷。”

        许是因为这是她亲爸,也是交换心事多年的大伯,所以他能轻易看出女儿有心事,这心事是什么,倒拿不准。

        陆显彰朝司机吩咐:“把陆菲的外套拿过来,给她穿上。”

        出门时他就想到了冷,怕冻着女儿,12月25号近一年尾声怎会不冷,没有妈妈照顾陆菲的这反面却还有他这个爸爸。

        陆显彰给陆菲穿上厚厚的外套,外套是白色带毛的领子,红色毛线手套,御寒所需的准备的很是齐全。

        这些女孩子喜欢穿戴的陆显彰不懂,也没给陆菲买过。前几天下班离开公司,他瞧见公司门口一个女孩的打扮挺好,他便叫住,问起才知道这姑娘22岁,刚毕业来公司工作,就是个小文员。

        穿的那一身衣服他看着特别顺眼,跟陆菲打扮风格相似,他叫文员去给陆菲选一件厚外套,一副手套,还有围脖和帽子。挑好的选,挑贵的选,款式就她喜欢的这风格就成。小文员办这差事时紧张极了,好在买完老板看了也满意,第二天意外升了职,搞得其他同事都说她真是走运。

        圣诞夜街上霓虹比较多,陆显彰下车费力。

        陆菲把手机开机,一条条短信涌进来,最先看到的名字是“吴仰”,她摘下一只手套,打算回复,视线望着手机屏幕最终没动,深深地闭上眼吸了一口冷空气,把手机搁回了外套的口袋里。

        她推着轮椅,一声声仍是叫着大伯。

        陆显彰每年生日都有个关于女儿陆菲的愿望,希望这孩子能

        叫声爸爸,无论什么方式叫出,哪怕梦里被叫一声爸爸。但现实是,他绝不希望陆菲知道他和冯安雅的那点事,太过难堪,他曾经并不在意这往事,冯安雅只是他玩过的女人之中一个罢了。

        最痛苦是陆菲长大,懂事温暖,性格也好,认不得这样的一个女儿让他十分痛苦,恍然才知这是报应。

        陆菲的心中,大伯和妈妈生下他一定是她接受不了的荒唐事,如果对陆菲讲了,随之陆菲心中尊敬的大伯会消失,迁就的妈妈会消失,叫着爸爸的人不敢再叫。现在失去妈妈的陆菲不孤独,失去对所有人敬爱之心的陆菲才会最孤独。

        轮椅推过餐厅门口,陆菲看到一颗巨大的圣诞树,上面缠着五颜六色的小霓虹灯,餐厅里爆满的都是一对对过圣诞的男女情侣。

        陆显彰问陆菲:“菲儿,在想什么?”

        餐厅左侧是一条很静的街,店面是白天营业的类型,晚上都关了。

        陆菲把大伯推向那条街,低头在大伯后面说:“大伯,我在犹豫,走之前要不要跟我的同学说声再见。”

        陆显彰还记得上回打招呼那个男同学,他是从这个年纪过来的人,担心女儿心里想的是跟这个男同学告别的事。

        陆显彰回忆起自己年轻时,16岁,已不是处/男,早跟同桌女同学搞在了一起。

        陆菲不是坏孩子,不是坏学生,早恋的目的一定是很单纯的,不跟他这个爸爸年轻时一样不认真,跟谁都是玩玩。跟他认识的那些女同学也不一样。

        陆显彰琢磨着陆菲一直闷闷不乐也不是个办法,就对她说:“道个别,说声再见。那是你的同学,平时玩在一起怎么好说消息就消失了,连个招呼都不打?很不礼貌。”陆显彰说着这些话,有一种想重新回到过去再活一遍的梦想,一定认真做人,成年以后结婚生子,有个乖女儿叫他爸爸。

        陆菲推轮椅的动作突然停住了,脚步也站住。

        仿佛只是在等一个人给肯定的声音,对她说句“可以”,她就权当成赦免令一样认为打这个电話无罪,被允许的。有时她想自己是不是太听话了,导致自己总是不快乐。陆菲低头:“大伯,我打个电話。”

        “去吧。”陆显彰同意。

        陆菲心里很乱,摘下一只红色毛线手套,拿出了厚外套口袋里的手机,站去别处,不想让大伯听见通话内容。

        又白又细的手指找到吴仰的手机号码,拨了出去。

        第一遍没有人接听,但是通了。

        吴仰家的房子很大,倒不是多气派的别墅,他喜欢跟同学朋友住得近点。至于他爸他妈,一个把儿子当成留住老公的有效条件,一个老来得子凡事顺着二字,为了儿子都来市中心住这栋儿子选的房子。

        圣诞节给保姆阿姨放了假,他爸他妈出去打麻将了,允许他带同学们回来玩。

        吴仰喝了两瓶啤酒,一杯白的,还有他爸楼上酒柜里放着的红酒。

        手机响了,显示的号码是“陆菲”,他拿出来看一眼却没接听,这么久不联系像人间蒸发了一样,突然联系,他凭什么要接听?

        吕倩倩在一旁看到吴仰没接听,任凭手机响着,心里默默地无比开心。她喜欢吴仰,陆菲家里有钱,自是跟吴仰门当户对,而她,比不了这两个人的家庭,听说陆菲要离开,她觉得这是老天也在帮她。

        陆菲站在街上,她没有太多的时间跟吴仰说再见,在家人面前不方便,还有两天她就要走了,这几十个小时里一定忙碌。

        打了两遍他都不接听,许是没听见,陆菲一直是和被动的性格,主动很少,她失落的不准备再打了。

        转身走了一步,手机响起。

        她拿出来看,显示的号码是“吴仰”。

        陆菲接了。

        吴仰走上楼,他家两层,站在二楼走廊的窗前他眼睛干涩,却强装开心:“圣诞快乐。”

        陆菲说:“圣诞快乐。”

        吴仰想了一会不知道说什么,他推开窗,就说:“今年圣诞没下雪。”

        陆菲沉默,无法开心的对吴仰说再见,心底某一处告诉自己,如果你是一个不听话的学生,你现在已经早恋了。

        陆菲不懂大人的爱情和她16岁喜欢一个的感觉一样不一样,这个人学习差,爱玩,还抽烟,但很温暖。越来越愿意跟他一起玩,一起逛街,一起学习,甚至一起在食堂吃饭也能因他多吃一些。想到再难

        见面,莫名的就红了眼。

        “打给你是想说一声再见。”

        他问:“什么时候走?”

        她很艰难地说:“27号,还有两天。”

        吴仰沉默了一会,才说:“这么快?不过完元旦?我以为你怎么都要过完春节,怎么不过完春节再走?”

        “过去那边要上几周的语言学校,二月份开学。时间已经不够了。”天气冷,陆菲说话时有白色热气在空气中,她抬起头,不觉自己眼圈红了,只注意到拿着手机的这只手冻得红了。

        吴仰一手按着窗子边缘,望着外面,冷风吹得他半边脸只觉发麻,酒没少喝,多日没她消息,来了消息就说两天后走,他难免有些情绪化,压低声音对陆菲说:“你为什么给我打这个电話?嗯?我他妈这一个多月都快把你给忘了,比你漂亮比你学习好的女同学不是没有,你转学了,大把的妞等着我泡。你未免太瞧得起自己了,亲都不给亲,没趣的很你知道吗?”

        最后一次通话,最后一次听见对方的声音,他没给陆菲机会,挂了电話,并怒气冲冲地转身就把手机摔了。伸手抹一把脸,问自己,你他妈什么时候能长成一个真正的爷们?为了一个女同学哭什么哭?你才几岁?

        ————————

        26号晚上,陆菲来了医院看她爸。

        临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伤感的不行,她爸身体不好,江曼怀着孩子也应该开心点。想到什么聊什么,她就说走之前想知道弟弟叫什么名字,却不知她爸给弟弟取名字了没有?

        陆存遇发现陆菲心事重重,他问,陆菲说没事,他让江曼问,陆菲依旧是不说。最后俩人觉得陆菲可能是将走了心里不舍,难免心事重重,就没在意。

        陆菲弟弟的名字他已取好,很随意,一个“望”字。

        江曼问他“望”字的由来,他说这个字里没有任何特殊的寓意,陆菲在场,他不好对江曼说这是你吃醋吃出来的儿子名字,说了觉得甚是丢面子。

        江曼把胎儿图拿来医院病房,目的是怕他胡搞,再不济,也不能当着儿子胎儿图的面调戏人家漂亮护士。

        他整天凝望至少百十来眼,心想这小子什么性格,长什么摸样,像谁?自从病有起色,他就贪得很,想要生一双儿女,凑个好字,儿子取名陆望,女儿就取名陆凝,也不枉他每天朝胎儿图看。当然二胎若还是儿子,只能当做意外收获。

        陆菲27号清晨走了,圣诞夜后再没跟吴仰联系,手机卡里只剩几毛钱,扔在了房间的抽屉里,到了那边她会换全新的手机号码,开始新的陌生的学习生活。

        她不知道是否很多女生都有过这样的青春期,这个年龄,不比二十几岁的大人,高中生,不具备为恋爱迈出一步和选择的勇气与现实条件,或者说她规矩胆小,没有为迈出一步之后那一切买单的勇气。怕被现实打脸,怕那后悔的滋味。

        多年后再见,也许已物是人非。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8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