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你有事吗

你有事吗

        许就低头朝苏青的红唇吻了下去。

        他睁着眼睛,手稳稳地握住苏青的细腰,四片唇瓣贴上的一刹那,许就的身体仿佛过电了一般,认真看着苏青的眼睫毛,苏青的鼻尖,嘴唇便更热烈地朝苏青的嘴唇吻着。

        “许就,你听我说,”苏青推他,还有一点点的理智在告诉她,你太脏了,而他却干净的你抱一下都不敢。

        许就贪婪的呼吸着苏青身上的味道,双手撑在苏青的身体两侧,把苏青圈在了怀里,身体随即也贴上去,他是男的,遇到喜欢的女人会有反应,嘲笑自己:“我玩得好的朋友经常损我,多大了还是处?我一想也是,我就跟他们去玩,这个姿势我压过的女孩子不少,但都吻不下去,要么妆太浓了,要么味道太香了,要么长得叫我下不了嘴,而你在我眼中却一切都刚刚好。我不管你的过去,我只要现在。孤”

        苏青闭着眼睛,胃里难受眼睛难受心里难受阙。

        似乎喝醉酒的人多数都比较情绪化,哭不知道为什么哭,笑也不知道为什么笑。

        许就一只手揽住她的腰部,闭上眼更用力的吻她,跟她肤色程度差不多白的手指钻入她的灰蓝色衬衫內,想要更多的肌肤之亲。

        苏青摇头,感觉大脑里天旋地转,“别这样……”

        她怎么努力,都挣脱不开许就。

        许就渴望着她,很久了,既然吻了可不可以更亲密一些,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明天更美好,不是天亮就各奔东西毫无牵扯。

        “要我怎么样才信我?”

        苏青摇头:“怎么都不相信,也配不上你……”

        许就沮丧地低下头,脸贴着脸,呼吸很热,“为什么不相信?吃过一次亏就认为男人说的话都不可信?我很冤枉,心动的时候难道你不想跟对方一直走下去甜蜜幸福?心里想什么表达出来了是虚伪,不表达出来你又不回应,为什么我怎么做都是错的?我不如张跃?你还爱他?别说你配不上我,我怎么了,我去找个女人做两回,回过头来再找你,你只配得上那样的我对吗?真要我那样去做?”

        苏青的眼泪还在流着,许就捧起她的脸吻掉眼泪,朝她嘴去,强迫地打开她紧咬的牙关舌头长驱直/入。

        许就吻得投入且青涩,在苏青的挣扎捶打中把她打横抱起,不管她怎么踢打挠人。

        苏青被扔在床上,想走,许就却很快用身体压制住了她。

        他的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游走,伸进她衬衫里的一双手却如何都解不开她文胸的扣子,四目相对,许就的眼底充满初次的渴望,苏青的眼底却充满悲伤。

        “慢慢你就腻了。”苏青苦笑着淡淡地说。

        许就在她身体上方,一只手还摸着她的背上皮肤,摇头:“不会。”

        苏青又笑,眼泪从眼角滑落,喝的头昏脑涨全身发飘,“三个月,不吵架的情况下能维持三个月,你就腻了。许就,你还太年轻,你会遇到很多好的女孩子,你不知道你对我只是一时冲动,得到了以后这冲动自然就殒灭了。”

        许就吻她,他的双眼看她就是很美。

        终于解开文胸扣子,他拧眉看她:“你不是我,你凭什么定义我?”

        苏青闭着眼睛:“许就,我很想这么做,你要,我就给,因为我知道你得到了也就罢休了。但我肯定不能这么做!”

        许就讨厌别人不懂自己定义自己,包括苏青。

        他攥住了她的一双手腕,在她身上近乎用尽了所有力气,她挣扎,到挣扎不成泄气,两人争吵,隔壁听见砸墙,许就骂了回去,那边邻居消停。苏青哭得更凶,没有反应,不给他任何反应,口腔里充满了腥咸的味道,许就被张跃打得嘴角流血,那血随着吻流入口腔,一片腥咸。

        许就急于占有,拉锯了几个月他受够了。他是第一次,欲/望高涨时他根本绷不住,强硬与柔软摩/擦,很快洒在体外。他是没经验的,他是莽撞的,二次进攻,终于陷入温热里,疯狂冲撞,血液灼烧着两人一寸寸皮肤,许就感觉自己快死了,飘飘欲/仙。

        ————————

        苏青不知眼泪是在清醒下流的还是醉酒下流的,他做完以后抱住她说:“我爱你。认识很久了,你说我二十出头不算男人,还是男孩子,现在呢,我是你眼里的男人了吗?我们没差几岁,让我用你眼中并不老道的方式爱你吧,就当回到了从前,让我帮你洗去张跃给过你的一切。以后为了我,学会自爱。你

        怕我不够爱你,这跟我怕自己爱错人是一样的心情。”

        她不答话,身体在他怀里微微发抖。

        半夜,苏青头疼地起床,动作很轻,许就第一回难免折腾的精疲力竭,累到睡得很实,苏青一个人离开。

        第二天清晨,许就睁眼醒来看到床上空空。

        阳光照射在昨夜的痕迹上,许就不禁心情大好。

        点了根烟,换了衣服出去晨跑。

        ——————————

        早上八点二十,江曼醒了的时候发现陆存遇早已经起床。

        伸手一摸旁边床上,是凉的。

        江曼起床走出卧室,听声音陆存遇是在书房。

        江曼站在门口,打量着他。

        陆存遇正在书房里讲电話,身上穿了一件浅灰色衬衫,西装外套被他随意搭在椅背上,他一只手撑着桌子,面朝落地窗态度极差:“我有什么义务帮他?二叔,不必再提这件事,那內衣公司完了也就完了,陆家也不缺他吃的那一口饭。”

        江曼听他是在说这事,没继续站着,转身下楼看一看。

        几分钟后,陆存遇下楼,江曼问他:“在家吃了早餐再走吧,身体第一。”

        陆存遇附身亲了亲她脸颊,“没时间,我会在路上吃。”他复又蹲下对着江曼隆起的腹部说:“儿子,早安爸爸起床时跟你说过了,午安晚安各欠你一次,今天跟妈妈在家乖一点,爸爸明早回来跟你说早安。”

        江曼看他,他的样子好像真的能跟孩子对话似的,好像真的听到他儿子回答了似的,满足地起身。

        很快许就开车来接陆存遇,两人出差,今天早上开车走,要明天早上才能回。

        江曼送陆存遇出去,不忘叮嘱许就,路上一定要慢点开,有时间要记得跟他去把早餐吃了。

        许就点头,陆存遇已经弯身上车。

        江曼朝他们摆手,然后跟郑婶一起回到楼上。

        郑婶早上一般七点钟左右过来,动静很小的在楼下收拾收拾,接着就做早餐。今天早餐做的比较晚,但也做完了。郑婶笑着跟吃早餐的江曼说:“早餐我早就想做,存遇说不想吃,我这才没做。往天,早做他又怕我做早餐的动静吵醒你睡觉。”

        江曼十分不好意思,朝郑婶笑:“婶儿,我没有那么娇气,睡得很死。”

        郑婶每天都在陆家吃完早餐再过来,这边吃的早餐不对郑婶的口味。郑叔郑婶多年前跟着陆家的老老爷子吃一样的早餐,多年从不换样的。

        “十五怎么样了?他回去看了一眼,回来只说健康没事。”江曼无奈,陆存遇喜欢养这种犬,但是现在却不能养了。

        郑婶想了想那十五,说道:“不如以前条件好,瘦了点,但还是活蹦乱跳的,不过十五那多吃两顿肉就能肥起来了。”

        江曼笑了笑。

        吃完东西江曼想起什么,上楼到更衣室拿出一个袋子,里面装的是给郑婶买的衣服。给自己老妈买外套,觉得郑婶穿也合适,就买了两件。

        郑婶不好意思接,但买都买了,最终也只能笑脸接着。瞧着现在的江曼不禁想起了以前的冯安雅,那人是把不姓陆的都当下人看待,恨不得吃一把瓜子都要人蹲下伸手给她接着瓜子壳,两人没法比,但人已去,只希望她来生能人好命好。

        ————————

        江曼在家无聊,看书,或是看电视,但也不敢多看。

        到了下午,实在太闷就拿手机打给苏青和夏薇怡,让她俩来家里陪她,今天星期六,反正大家大概都无事可做。

        苏青没接电話,关机,江曼就打给了夏薇怡。

        夏薇怡很是痛快:“半小时就到。刚跟我妈逛街路过一家男式衬衫店,差点买了,我妈在后面直说我爸穿不了这么好的东西,颜色也不合适,太年轻了,吓得我立刻放下了,挑入神把后面的我妈完全忘了。”

        江曼听了直笑,一听就是要给冯原买!

        夏薇怡来的路上,江曼接到小杉的来电,小杉说:“姐,我姐夫在家吗?”

        “在不在家怎么了?”江曼没说陆存遇出差这事,陆存遇和许就是去周闻和金科那边,不好张扬,那地是陆显彰內衣工厂所在地,內衣公司现在又跟垮了无异。小杉这江曼不方便多说,小杉那边有话就立刻跟她来说,这边有话指不定

        也跟陆显彰说去了。

        小杉在陆家,看了一眼身旁听着的陆显彰,说道:“没事,我只是想去你家看你,问问姐夫不在不在,姐夫在那我就不去了。我怕姐夫。”

        江曼也不清楚小杉的用意,只说:“不巧我不在家,改天再来吧。”

        小杉见陆显彰点头,才道:“好吧,那就改天。”

        按了挂断键以后,小杉看向陆显彰:“都听见了,我问了,但我姐第一反应不是回答在不在家,她就这样的人。”

        陆显彰手上那根烟的烟灰已是半截,他捏着眉心,毫无头绪,是陆存遇暗中作怪还是坚持了今年的公司命数已到?

        小杉望着这样的陆显彰,有些莫名的心疼,上前一步,拥抱了他一下:“别想了,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管结果如何你为公司努力了。经营公司也很累,那就不经营了,这样不是也很好吗?”

        陆显彰伸手挥开小杉,脸色难看,怒道:“会说话就说两句,不会说话你就闭嘴!”

        小杉尴尬的站在原地没敢动,被他吓得心砰砰跳。

        “我也是为你好。”小杉不死心地说着,全然不知先前那话犯了男人心中的忌讳,这会儿他一个不吉利的字都不能听,谁说了,就是在咒他。

        陆显彰已是极其不耐,指着门口:“出去!”

        小杉觉得委屈,说的话做的事都是为了他好,若不是已经发生了关系她才不会理他,小杉以为自己看上的是他的钱,但是现在,发生了肉/体的关系就觉得他是依靠,想嫁给他,想跟在他身边生活一辈子。破产了能怎么样,没了公司起码还有陆家,陆家家底雄厚,够她一辈子衣食无忧。

        出去陆显彰的房间,小杉下楼,看到了十五。

        以前十五被锁在铁笼子里,活动空间不大,陆存遇来过一回之后就让人把十五圈进了一个比先前的笼子大许多倍的笼子里,十五现在有活动的空间了。小杉望着十五感叹,陆家养的狗吃得都那么好,生病有专门的医生,待遇真好。

        由此可见,陆家养的人也一样矜贵,尤其陆显彰,据说从小就是少爷身子,没吃过苦,跟他妈妈生活的那些年也没吃过苦,爷爷很宠。

        如今他的讲究方面,从平时他的生活细节上就看得出来。比普通豪门家庭讲究得多。

        小杉无事在身,去拿牛肉。

        生牛肉拿了不少,小杉喂给十五,直接扔进去给十五吃,十五也吃得很高兴。

        小杉觉得十五既可爱又可怕,所以只敢用这样的方式喂它。

        小杉对十五说:“公司我不去了,即使公司没有危机我也不打算再去,现在我已经是陆显彰的人了。十五,我认准了他会负责,你说我做的对不对?嫁给你主人的大哥不错对吗?你叫一声回答我,我再给一块牛肉。”

        十五吃着生牛肉,不抬头,完全不理不认识的人。

        小杉叹气,想象的总是很美好,但能真的成功吗?

        第二天早上,小杉睡醒就打给陆显彰:“你在哪?”

        那端回道:“在公司,你什么事?”

        “没事,你吃早餐了没有?”小杉殷勤地问。

        陆显彰许是烦了,直接挂断电话。

        小杉听着无声,心里怒火便瞬间腾起,男人都是这个德行,解开皮带时笑容满面,事后就翻脸不认人!

        小杉妈做了早餐,小杉还是带了去公司给他送。

        去公司的路上小杉在想,只要能嫁给他有一天变成陆太太,那么到了那天他如何冷落都可以!

        到了公司顶层,秘书不在。

        若是别人就不敢直接去陆显彰的办公室,但是她敢,拎着保温饭盒走向办公室。

        小杉穿的不是高跟鞋,普通冬靴,所以没有声音。

        办公室内女模的声音有些大,门没关严,里面的人不觉得会有人随意靠近,一向谁上来都要先问问他方便不方便。

        “老板,您怎么想的?小杉跟我说她不会再来公司上班,而且她账户上有三十多万现金,她截图发了朋友圈,我偷看过她手机,设置的同事和同学可以看到。她这是什么意思?我昨天又问她这钱哪里来的,她没明说,但那意思就是老板您给的。”

        女模心中觉得不公平,一直以来她听吩咐跟小杉做起朋友,事事教唆小杉,而自己才得了多少,小杉却得到那么多。

        见陆显彰不表态,女模又说:“我怀疑小杉的房子也是您给买的,她哪里好,我的第一次给了老板,小杉呢,即使真睡了她也不是第一次。补个膜还是我听老板您的跟她去说的,结果她也没被那个王老板怎么样,不是说了让小杉被强/暴威胁王老板告强/奸罪的?”

        陆显彰在公司內众多女人当中,只有这么一个心腹,凡是公司女人间发生的事,几乎都是她在从中刻意挑唆,或是传出什么消息,为他解决了不少疑难问题,女人了解女人。人还不错,守口如瓶做事滴水不

        露,小杉来的这几个月,丝毫没有察觉出自己被人算计过多次。

        “你想买什么?让伍子开车带你去。”陆显彰继续翻阅文件。

        女模顿时开心:“好啊,我打给伍子开车来接我。”

        女模拿出手机打给伍子,心里想着逛街都要买什么,还能跟每次一样买一些回头能卖掉的东西套现吗?

        小杉拎着饭盒躲到一旁,望着电梯前跟她关系不错的女同事恨得直牙痒痒,心里骂了一声:贱人!

        等女模离开,小杉平复了一下心情,下楼也离开。

        站在冷风直吹的大街上,小杉心凉,一开始真的是抱着让她被王老板强/暴的目的吗?但强/暴需要处/女膜吗?什么强/暴过程还要处/女膜?

        如果陆显彰没有安排过强/暴这回事,那个贱人何必教唆她补处/女膜?岂不是多此一举?

        小杉闭上眼睛,突然觉得人心真的险恶,那个贱人已经亲口说了,而他没有否认半句,除了是事实还能是什么?

        ————

        小杉上了出租车,跟着伍子的车。

        到了市中心,小杉望着伍子和那个贱人,亲眼看着那个贱人的待遇比自己好得多,小杉觉得,也许在陆显彰的眼中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地位都不如那个正在购物的贱人。

        小杉手机响了,她接起:“喂,妈怎么了?”

        她妈叫她一起到陈如家里吃中午饭。

        “我也去?我舅舅和我舅妈愿意让我去?”小杉知道自己不受欢迎,但是现在很失落,便挂断电話上出租车,去了江曼家里吃午饭。

        江征不在,倒是江斯年在家,小杉跟他不熟,打了个招呼就坐下了。

        小杉妈问起,“跟你姐最近联系了?”

        “昨天打电话了,但她不见我。”小杉说。

        江斯年望向小杉,伸手:“把你手机借我用一用。”

        小杉没多想,掏出手机递给了江斯年。

        江斯年接过手机,回到自己房间拨通了江曼的号码,当听见江曼的声音时他只敢轻轻呼吸却不敢发出声音,怕她挂断,怕回头小杉这个号码再也拨不通她的号码。如今想见她一面是那么难,用尽了办法,却都无用。

        “小杉,你有事吗?”江曼在那边问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8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