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结局篇20

结局篇20

        保姆一共倒了三杯水,冯韵一杯,陆显彰一杯,陆菲一杯。

        陆菲没喝,直接去了她妈生前住过的房间。

        冯安雅有自己的公寓,但是陆菲没从陆家出来跟冯安雅住在一起的时候,冯安雅就跟冯韵住在这边阙。

        冯安雅人死以后,公寓冯韵就给卖了。

        去世的人住的地方留着什么用孤?

        冯韵没问陆菲这孩子要不要这钱,冯韵心想,陆家孩子肯定也不缺这点钱,就算陆菲要拿,陆存遇那边也不会同意,准会嫌这钱脏。

        冯韵也就不自讨那个没趣了。

        陆显彰打开了电视机,这房子里总算有了点别的声音。

        陆菲在房间里翻看她妈生前的东西,冯韵叹气,一副怀念养女的慈母样子。

        冯韵到客厅里坐着,陆显彰就坐在冯韵对面,他端起水杯又喝了一口,压低声音问道:“房间里没什么不该陆菲看见的东西吧?”

        “肯定没有,该扔的早都扔了。”冯韵说。

        陆显彰信任冯韵这话。

        他喝水,冯韵也就端起杯子喝了点水。

        冯韵是陆显彰的姨,跟他母亲冯遥遥毕竟是表姐妹,两人干坐着,碍于陆菲这个孩子在屋子里,不好聊什么。喝着水,打发时间。

        陆菲找完了照片,装好出来。

        “菲儿,现在走?”陆显彰问。

        陆菲点头。

        陆菲转头跟冯韵说:“外婆,我下次回来再看你。”

        “好,在那边好好照顾自己。”冯韵觉得头晕,这几天一定是心事太重把自己累的,这才几点钟就已是困了,以前可是半宿半宿的失眠,要靠安眠药才睡得着。

        冯韵把人送了出去。

        ——————————

        到了外头,陆显彰接了一个电話。

        他说:“现在过去?明天早上再说不行?”

        陆棉看着大伯,听得明白,大伯应该是有事要去办。

        陆显彰按了挂断键,跟陆菲说:“大伯要去公司一趟,距离很近,要不你跟大伯一起过去?半小时左右大伯就能处理完事情。”

        陆菲:“大伯你自己去吧,我可以打出租车回家。”

        “不安全。”陆显彰不同意:“大伯处理完工作带你去吃宵夜,大伯要跟你再聊聊,明天你就走了,下次回来得暑假?”

        陆菲失落:“是啊,再回来要暑假了。”

        一同去了陆显彰的公司,到了公司,陆显彰叫人安排陆菲到休息室,那里也能上网,可以玩会,他说办公室里有别人,商议公事。

        陆菲去了休息室,开了电脑,无聊的开始上网,上了QQ,在好友列表里面找着某个头像,但是黑的,并没有亮着,盯了很久,都没有亮着。

        陆菲看着对方的QQ签名,还是她离开去澳洲那两天他写的签名:一路顺风。

        陆菲在休息室一待就是四十分钟,前二十分钟,一边浏览网页一边用鼠标点QQ,查看那个人上线没有。

        回来以后,一个电話她都没有打给他。

        半年多没有联系,往后大概也都没有了联系的必要。

        陆菲见了两个女同学,因此别人也会知道她回来了,但是,没有别人的消息,她不禁想起了圣诞节那天吴仰说的话。

        想着想着,陆菲趴在电脑前想事情,脑袋枕着手臂。

        看到女同学上线,陆菲聊了起来,总是希望能从别人口中得知一些关于吴仰的事情,近况,但失望的是,谁都没有说关于吴仰的事,那么默契的都不说。

        陆菲几次打字问:吴仰现在成绩怎么样?

        想要借此问一问别的事情,但是,打完字她最终还是删除处理,问这些干什么?同学的回复也许会是:吴仰啊,泡妞专业户当然是在忙着谈恋爱了。

        陆菲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快十一点了,大伯还没工作完么?这都已经一个小时了。

        陆菲起身的时候,刚好司机伍子过来:“菲儿,你大伯叫你。”

        <

        陆菲出来,问伍子:“我大伯忙完了?”

        伍子笑,点头:“忙完了,刚刚忙完,这都十一点了。”

        陆菲点头,是啊,这都十一点了。

        ——————————

        陆菲跟大伯吃过宵夜就回了陆家,做了个梦,醒来却没有记住。

        她起床,算着时间,爸爸和江曼阿姨中午过来,要一起送她去机场。

        陆菲下楼:“我爷爷和大伯呢?”

        保姆说:“菲儿小姐,你爷爷昨天凌晨突发心脏病住院了,你大伯也在医院。”

        “突发心脏病?几点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呢?”陆菲拿了手机,就要想办法去医院。

        保姆叹气:“三点多的事,你都睡了,你大伯特地叮嘱了,不要打扰你休息。”

        陆菲打给许就,希望许就哥哥来接她一趟,一边等着那边接电話陆菲一边问保姆:“哪家医院?”

        保姆说了,那边也通了。

        陆菲说:“许就哥哥,你开车过来一趟好吗?我爷爷住院了,我得去一趟,这里没有出租车。”

        说完,陆菲挂断了电話。

        许就接完陆菲的电話,立刻打给了陆存遇。

        江曼在楼下接的他电話,她原本跟郑婶在厨房做早餐,听说之后,江曼告诉许就:“你先去接陆菲,有事随时再打过来。”

        按了挂断键,江曼皱眉上楼。

        主卧,窗帘遮挡着,江曼看着父子两个还都在睡,不忍打扰,却也去打扰了。

        她碰了碰陆存遇:“老公,醒一醒。”

        陆存遇睁开眼,窗帘没有拉开,并不会觉得刺眼,他看江曼,又看了一眼还在睡着的儿子。

        江曼:“你爸心脏病发住院了,陆显彰凌晨跟着一起去了医院,但是怎么没通知咱们这边?”

        陆存遇赶紧起床,老头子住院了?

        江曼让他吃了早餐再走,陆存遇洗漱,只喝了半杯江曼递过来的热豆浆,站在门口穿上西装外套,拿了车钥匙,让她跟孩子在家,人就离开了。

        肩膀还疼,开车基本只靠一只手。

        江曼跟郑婶说起这事,郑婶说:“婶子和你叔在陆家多年,说真的,陆家一直就没太平过,不是这个有事,就是那个有事,人太多了就是这样,咱们见哪个三四五口之家这样的了?少有。”

        江曼抱着孩子,喂奶:“尤其这兄弟同父异母的,陆家关系真是乱。“

        郑婶点头:“可不,就跟那电视剧里演的一样,不是兄弟争宠就是兄弟的妈争宠。有钱人的日子可不好过。”

        江曼等到十点多,才接到陆存遇的电話。

        “死了?还有谁?”江曼对听到的这事不敢相信,孩子满月酒那天她还见到了冯韵这人的。

        江曼听完,平静地按了挂断键。

        她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抱着孩子,有些晃神的跟郑婶说:“存遇他说,冯韵昨晚上死了,一起死的还有冯韵的儿子。发生车祸,冯韵儿子开的车,冯韵就坐在副驾驶上,几车相撞,大货车把冯韵车的前面都撞凹进去了。这个冯韵什么时候有个儿子了?”

        郑婶摇头:“在陆家这么多年,婶还真没听说过这事。”

        陆存遇那边有事在忙,江曼也不好再打过去问,只得等他回家以后再问问怎么回事。

        老爷子住院,是因为得知冯韵车祸去世的消息?

        手机又响,在手心里震动,吓了江曼身上出了一层冷汗。

        “小杉?”江曼接起。

        小杉说:“姐,冯韵死了你知不知道?就是抢了陆显彰母亲男人的那个老贱/人!我跟你说,陆显彰跟姓冯的表面上关系好,其实恨死姓冯的了,我敢确定,这人一定是陆显彰杀的,跟害我爸妈一个办法。都是车祸?这不是很巧合?”

        江曼:“……”

        江曼不清楚小杉是不是有些偏激了,但得等消息,车有问题,就逃脱不了是人为的,陆显彰若是做过一回这事,怎么还会再做一回?不是傻么?上个案

        子他和车主还都在被查之内,他不像是那么傻的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8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