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番外:我的119老公——到不了那个最需要他的人身边

番外:我的119老公——到不了那个最需要他的人身边

        冯原一个人站在客厅里,他没有去追,他不知道当自己面对夏薇怡时究竟还能说些什么。

        他拿了家里的门钥匙和手机,很快也下楼。

        夏薇怡一个人站在马路边上,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之后出租车扬长而去,这是一条笔直的大街,冯原也拦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师傅争取能跟上了夏薇怡乘坐的那辆出租车阙。

        他此刻心理很矛盾孤。

        他承认自己心里是惦记她并喜欢她的,可一旦面对,却又是另外一种难堪局面。

        夏薇怡去了苏青公寓,没有再去吴露露的住处。

        冯原瞧见她上楼,停留了一会儿才离开。

        ——————————————————————————

        “大半夜的,你是怎么回事?”苏青开门之后急忙的把夏夏拽到了屋子里。

        苏青看了一眼时间,这哪里是大半夜的,再过两个小时天都要亮了。

        夏薇怡疲惫的倒在沙发里,准备呼呼大睡了,奈何苏青执着的追问,夏薇怡就把事情跟苏青抱怨了一遍。

        接着就哭,哭的被子都湿了一小片。

        别人不问还好,能忍住,一问她就完了,情绪全面崩溃。

        “你说我怎么办?”她哭着问。

        苏青抽出纸巾给她说:“你们两个这也不算大事,好好解决,”

        夏薇怡打断苏青的话,抬起头说:“这还不算大事?我今天要是不出来,继续跟他掰扯,我俩非得闹成离婚收场不可!”

        “不至于吧!”苏青靠在沙发上,扭头看趴着的夏夏:“你们两个现在处于婚姻初期,磨合阶段,磨合阶段这种争吵一定避免不了。其实这跟一些情侣的相处也很相像,但是你们比情侣好些,情侣吵架莫名其妙就分手了的不是没有,但是你们总不能因为这事争吵就真离婚吧?分手的情侣拍拍屁股就走人,离婚哪有那么容易?况且119身份在那摆着呢。”

        “你别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他不信任我。”

        “我没忽略,但事实上你没有出/轨,他更不会出/轨,所以说你们之间这不算问题。信任是要慢慢建立的。”

        听了苏青这话,夏薇怡安慰自己的说:“日久见人心吗?’

        “对,就是这个意思,”苏青点头,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的心理在劝她:“这一年多,他只认识了你喜欢他的心,还没有认识到你只喜欢他一个人的心。如果我没记错,你不是也怀疑过他,那个他故意找来扮女朋友的,把你气的半死,这也是不信任的表现。”

        夏薇怡吐出一口气,心里承认自己那回是没有第一时间信任他,但是毕竟情况不一样嘛。

        苏青窝进沙发里跟夏薇怡近距离的说:“说句实话,我觉得你们之间,只要你没有二心,婚姻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我当然不会有二心!”夏薇怡坚定的说。

        苏青点头:“最好是这样,两个人里忙的那个一般都没有时间出/轨,但前提是在忙着正事!而不是忙着跟其他异性相吸!打个比方,比如我和许就,我以前说过什么?我说他只是贪一时新鲜,以后难说,然后现实不就真的是如此,都在朝着我说的方向发展,我和他之间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走着走着就不在一条直线上了。”

        “你伤心了吗?”夏薇怡问苏青。

        突然之间,夏薇怡才注意到苏青的问题。

        苏青摇头:“不伤心,在一起之前就有过心理准备。他一旦爱上其他人,我就会自动的消失。现在我也从不会主动联系他,也许这样慢慢失去联系是最合适的。我配不上他,爱情不能从财力和能力上衡量,只是感觉吧,他更会对年轻和性格活泼的女生动真情,他本就年龄不大,目光和心一年会比一年对新鲜的人和事蠢蠢欲动。”

        夏薇怡微微皱眉:“你太消极了,该往好的方向想。”

        “不是消极,这是事实,他不工作时爱玩游戏,而我看了会很生气,他爱出去跟年龄差不多大的男性朋友们聚会喝酒,我不会去,对那一切都不感兴趣。”苏青想了想:“我记得我跟张跃在一起的时候喜欢这些,还有那么点共同的爱好,现在我发现我已经过了那个阶段了,许就的人品是比张跃好的,但是其他方面越来越像了。”

        
        ————————————————————————————

        第二天冯原没有去中队,第一次撒谎。

        他没有坐过几次地铁,这次一个人又去坐,看着眼前一个又一个陌生的人,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冯原后半夜基本没睡,他想了很久“缺乏信任”的这个问题。

        缺乏信任,是,他不知道自己如何才能完全信任自己的另一半,没有过多的了解便结合,过去的一年,他只知道夏薇怡是一个特别勇敢阳光的异性,那种对他追求的热/情,看上去像是烟花一般灿烂,正因为如此,他又很怕这烟花眨眼一瞬变为灰烬,任你再有能力也无法让它重新绽放,死灰就是死灰。

        他更不知道一个女人是否真的能受得了丈夫多天不能陪伴在身边?会不会在最无助的时候,一个别人的关怀就能轻易让她感动?他听过“婚后恋爱”这四个字,但是婚后家中只有她一个人,如何恋爱?

        …………

        中午的时候,赵雷在公司里碰上苏青。

        “夏薇怡没来上班?”他问。

        苏青反问:“你找她有事?”

        赵雷听了这话一怔,尴尬的笑道:“公事,说来夏薇怡和你都是我的领导,每天都要因为大事小事沟通几回,今天怎么会这样问?”

        苏青松了口气,心知自己是想多了,被那两口子的事闹得。

        苏青叹气,低了会儿头才抬头话有深意的说:“夏薇怡和她家那位吵架了,好像是什么误会,你和夏薇怡去火灾现场附近了?”

        赵雷挑眉琢磨了一番。

        苏青这就说:“她老公瞧见误会了。”

        赵雷想了一下那天的事,瞧见哪一幕误会了?他给她吹出眼睛里的东西?

        苏青手机震动,然后接起电話就走远了,赵雷点点头,心里却想,苏青这话有提醒他的意思,但是同事上下属关系如何疏远,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是离婚人士,所以多少知道些婚姻里的脆弱。

        他打给夏薇怡:“还没睡醒?”

        夏薇怡在苏青家,昨晚睡得晚,这会儿还没起:“醒了,你有什么事吗?”

        赵雷道歉:“你没事吧,听说我给你们夫妻之间带来了矛盾,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去跟你先生说清楚。”

        “不用,越说会越乱。”夏薇怡听了又头疼了。

        赵雷在公司的办公室里皱眉,单手插在裤袋里:“那先这样,有需要就给我打个电話。”

        夏薇怡“嗯”了一声,按下挂断键。

        两人一个在闺蜜这里,一个在朋友那边。

        冯原也想听听别人的意见,约了闲人付迁,付迁又找了于朗,几个人一聚,就又想着叫全其他人,陆存遇很忙,但几个人都能聚在一起不容易,便推了工作,来赴约。

        几个人打完球出了一身汗,冲了澡,换了衣服坐下喝东西。

        冯原喝了一大口冰啤,喉结滑动了下,他第一次厌恶自己的职业,出警的时候哪里有需要就到哪里,但却到不了那个最需要他的人身边,明天春天提干,但这几个月着实难熬。于朗瞟了冯原一眼,发现冯原眼睛里的红血丝愈发严重,便吩咐俱乐部的服务员出去买点好的眼药,抽出三张一百的递了过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9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