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番外:我的119老公——女孩儿

番外:我的119老公——女孩儿

        一路开车过来的司机在苏青家的楼下缓缓停车,夏薇怡跟开车的那个小伙子说了声谢谢。

        冯原早已醒过来给司机指路,这会儿下车。

        接着打发司机走了。

        夏薇怡仔细地看着他,又不好意思一直盯着,极力掩饰,觉得自己突然变得像个害羞的小女生孤。

        冯原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但皮肤却是白了一些,他一手拎着东西,一手轻轻揽过老婆,抱了一下。

        他的嘴唇落在她的脸颊上,轻声开口:“回家?”

        夏薇怡偷偷呼出一口气,点头,闻着他身上的味道用力点头,皱眉抬头看他,似乎都要忘了她的五官,不过一小段日子而已,还好,家里有他的照片可以看。

        回去的路上夏薇怡开车,他睡眠不足,实在不放心让他来开。

        两人还没到家,夏夏妈那边就来了电話,让两人晚上过去那边吃饭。

        夏薇怡应了声,说是让冯原先睡一觉,醒了就跟他过去吃晚饭。

        “你先睡一会儿,到家了我再叫你。”夏薇怡目视前方,话是对副驾驶上的冯原说的。

        冯原没有回应,闭着眼睛。

        大概二十分钟左右,两人抵达家里,这个时间还没到早上班高峰,所以路上并不算堵车。

        冯原先去洗了个澡,洗去满身的疲惫感觉。

        夏薇怡在整理冯原带回来的东西,还有特产,她看了看却没敢动,等他洗完了澡,她才问:“给谁带的特产?”

        他说:“别人给的,东西不贵重所以就收下了,除了拿回家里,你说我能给谁?”

        夏薇怡不免开心,虽说那东西她都不知道制作的方法,也很廉价,但他交给她做决定的东西就是无价的,贵重的,她低头整理东西时说:“晚上给我妈带过去吧。”

        冯原点头,视线盯着她:“一个人辛不辛苦?身体怎么样?”

        “这话你每天都问,电話里。”夏薇怡害羞的低着头。

        夏薇怡还是在整理他的东西,把他的衣服全都拿出来,绕过客厅,走到洗手间之后塞进了洗衣机里几件,其他的先搁着,再慢慢洗。

        冯原跟着她,就站在她的身后。

        夏薇怡感觉到男人的手轻轻搂着她的腰,粗糙的手掌覆盖着她的小腹,那是有安全感的温度,他的唇蹭着她的脖子,亲了又亲:“才多久没见,怎么亲两下就脸红到耳根了?不是你风格。”

        他还记得她下楼到宾馆找他那回,毫不矜持。

        这些日子在外地,晚上梦里时常梦到她,难免想念。

        夏薇怡的确是脸红了,跟他太久不见,他离开时,两人本来也没有结婚多久,其实不只是这次,以前两人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也不太多,跟他生活,比一般异地恋的情侣稳定的一点是:领证结婚了,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

        跟他见了面,夏薇怡心里难免又激动又紧张,各方面都不知道怎么应答他。

        冯原扳过了夏薇怡,让她面对着他,两人四目相对,似乎有感应了一般,直接就闭着眼睛吻在了一块儿,两人嘴唇贴贴分分,一时身体火热的无法再按耐得住。

        “有三个月了?”他问。

        夏薇怡点头,到了,他走那会儿都怀了很久了。

        冯原这回在床/事上对待夏薇怡很是温柔,这孩子他愈发期待,也体会到了陆存遇期待孩子时的那种心情,当爸爸,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

        两人一直亲/热到床上,有夏夏妈在,夏夏的身体一直都很健康。

        冯原动作很小心,夏薇怡却想索要更多,她用手指隔着他的內裤,把他磨硬,他闷哼了一声,取笑她:“这么急?”

        “急死我了。”夏薇怡放得开的咬他。

        他几乎两天未睡,路上怕司机找不准路,偏巧车里又没有安装GPS导航,所以他一直都是眯一会醒一会的状态,这会他用短短的胡茬蹭的她全身酥麻,体力也惊人!

        .........................................................................................

        ..........................

        一番缠/绵过后,两人都得到了精神与肉/体上的满足。

        夏薇怡陪着冯原在床上一起睡觉,反正也不用担心晚饭的事情,去她爸妈那边吃就好了,那二老,特别欢迎女儿女婿一起回家吃饭,就算天天回去吃饭,都欢迎。

        她侧卧的姿势睡着,他把大手轻轻覆在她的肚子上。

        她问:“年后能调回来了么?”

        多想每一天都跟他过这样安稳的日子,睁眼闭眼都有他的气息陪伴。

        冯原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困意:“十有八/九是年后一个月。”

        “那,那个邓姐呢。”夏薇怡小心的问。

        姓邓的女人工作在青城,冯原工作在外地,姓邓的不可能无事总去外地见冯原,所以这段时间夏薇怡特别放心。

        姓邓的女人对冯原很是上心,要么是趁着冯原回来办事热情凑上去,要么是隔得很远送东西关心他,不过还好,冯原为人感情方面木头一个,不会轻易被女人所誘惑,也机智的应对了过去。

        但是,冯原年后回了青城,会不会跟那个姓邓的挨得更近了,一个单位?一个办公大楼?没准还是同一个楼层呢。

        冯原习惯把一些事搁在心里,夏薇怡不问,他从不说。

        有些事如今没个一定,就算他心里已有九成的把握,在他眼中差那一成也属于是在没个一定的范围内。

        他很少承诺什么,对她也一样,只怕承诺了最后让她失望。

        他说:“邓姐人在青城稳定工作了多年,丈夫残了之后便回老家静养,邓姐丈夫家人的意思是希望邓姐也能调回老家城市。听说那边家人是防着邓姐在外头有人,不打算让邓姐再找下一个男人。几年前那边婆家人找关系安排过,说是要把邓姐调回老家,但邓姐本人不同意,或许是不甘心,又适逢帮忙办事安排的人犯事被捕,无权干涉,这事一拖再拖,直到今日。”

        夏薇怡听后拧眉:“那现在呢?”

        冯原的大手在她的肚子上移动,“现在有谱了,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赵局么?上回穿了邓姐送的那件羽绒服那个。”

        “记得。”

        “赵局说了年后会把我调回青城,这是一定,但我希望赵局能把邓姐调回老家那边,当然,这其中我还得做点什么。”冯原没细说,担心夏薇怡觉得他心思复杂,行事稍显自私。

        他这么仔细的讲给她听,虽说还没定下,但是夏薇怡的心里有数了。

        ...................................................................................................................

        冯原下午醒了,开车带夏薇怡去老丈人家那边吃晚饭。

        到那边,一家人聊了他工作的事,聊了孩子的事,夏夏妈笑着跟女婿告状,夏夏听了之后十分恼火,但也难免被冯原狠狠批斗一顿。

        不过夏薇怡知道,目前全家人都是在宠着自己这一个。

        但她又觉得,等孩子生出来了,自己多少会在孩子爸爸这里稍微失宠一点。

        任性的赖着老公两天,折磨老公两天,却还是要跟老公说再见。

        冯原在家没待两天,星期一就去了外地继续上班。

        他再一个星期回来已是新年假期,全家都在跟老天爷祈祷,祈祷过个快乐的消停年,别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再把冯原临时叫走,大过年的,得让一家子好好团圆团圆。

        除夕夜,一家人坐下来看春晚。

        夏薇怡花痴自己老公花痴到了看不上父母削的苹果的这个程度,每年夏夏妈都削两个苹果,切了一家三口吃,今年换成夏夏爸削苹果,但夏薇怡说:“我爸削苹果削的真丑。”

        夏夏爸无奈:“年年吃,怎么今年就丑了?谁削苹果好看你吃谁削的!”

        夏薇怡把苹果递给冯原,冯原给她削了一个,她吃了。

        夏夏妈瞪眼,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唉,夏夏妈接过夏夏爸削的那个苹果,吃了。

        <

        夏夏爸妈喜欢看春晚,夏薇怡不喜欢看,朝冯原要手机,冯原知道她一下午没碰过手机,一直在他这保管着,便给了她,但也只能玩一会儿,不能手机不离手的样子。

        夏薇怡刷朋友圈,看到朋友发的烟花图片,很美。

        一般能满足她的,冯原都尽量的在满足,但是烟花爆竹不适合她一个孕妇燃放,最重要的是,政府规定了不准燃放烟花爆竹。

        夏薇怡穿的很厚,末了出门时母上大人还把自己的围脖给女儿绕在了脖子上。

        两人下楼,他开车,照顾着她坐了进去,夏薇怡等他上车之后说:“你跟政府亲还是跟我亲,别总是分不清远近!”

        “找个没人的地方偷偷燃放,我怕碰见熟人。”冯原第一回因为老婆决定不要这张老脸了。

        夏薇怡切了一声:“少骗我,大街上哪有执法的人?这是除夕夜!”

        冯原笑:“真有。”

        两人开车出去买烟花,特别不好买,买了一个小时也没买到,冯原心里其实高兴,表面却装作很不开心,最终把人给哄了回去,答应给她讲一个他过去的秘密。

        夏薇怡时不时就提一个这种要求,冯原心里根本就没故事,不知道该讲什么,她期待的一定是刺激的,但他只能瞎编。

        开车回去的一路上,他一边专心致志地开车,一边在专心的基础上分心想故事情节,要达到她的好奇期待值,又不能把她刺激大发了,否则他免不了睡前被她“咬”,在老丈人这边睡觉得注意行为,被她“咬”完之后难免要自己动手解决。

        .....................................................................................

        夏薇怡变得愈发依赖他,不管是在爸妈面前还是外人面前,都会不自觉地跟他撒娇。

        而他也逐渐适应了。

        吴露露跟两人吃过一回饭,那是在确定了夏薇怡怀的是女孩儿之后。

        好朋友之间不生疏,夏薇怡就一会儿老公这个,一会儿老公那个,冯原被她使唤惯了,老婆指哪他就去哪。

        吴露露背着冯原朝夏薇怡撇嘴:“以后别约我了,不约了!瞧瞧你们那副腻歪样儿,气的我都吃不下了,太刺激单身女子了吧!”

        “生气你也找啊。”夏薇怡享受的很。

        江曼跟夏薇怡说了,男人不能惯,再好的男人也不能太惯,惯男人就是在给自己挖坑,一天挖一点,日子长着呢,早晚自己栽在里头,直到摔疼了那天才抬头发现坑究竟有多深。

        江曼还偷偷的教夏薇怡,隔一段时间就要总结一下婚姻状态,找找问题,像工作一样,总有好坏时期,不可能总好,也不可能总坏。而恰当的做法就是,时不时的对老公打一巴掌给个大甜枣,当然也不能作得太过分,否则会把婚姻作死了,巴掌不能使劲往男人脸上扇,得轻轻的,跟调/情一样。

        当这种形式的“作”成了夫妻间一种习惯,生活就处处是情调了。

        夏薇怡起初还掌握不火候,作的过了,两人没少吵架,后来作的不痛不痒,冯原压根就是对她的话左耳听右耳冒,磨合了一段时间,从过年他休假开始,到现在还差一星期他就调职回来,她已经把他完全变了个样子。

        夏薇怡见过很多男人给女人拧矿泉水盖,现在他也是,在外面自动的买完了水就一并拧开递给她,有时她根本没说要喝,他就自动的买完拧开递给她,拿着瓶盖等她喝完再拧上拿着。

        这是曾经她非常羡慕的一幕,但今时今日终于实现了。

        有一回,夏夏在大街山问他,也想搞懂男人的心理:“我没说喝水,你买完拧开盖子递到我眼前干什么?”

        冯原被夏夏问得一怔,而后反应过来,却是低头笑,这些生活中细微的习惯他从不曾察觉,若不是她说出来。

        两人接着再相视而笑,不知不觉,一些生活习惯就这样养成,目前婚姻中她觉得他也会变得很体贴,不是百分百的木头,朽木也可雕,只在技巧。

        两个人组成的人生就是一个故事,随时可以自由转变风格,事在人为,夏夏在学习经营婚姻的同时通过自身的努力,总算顺利的让婚姻变成了温馨而甜蜜的,她面对着吴露露说:“还不能掉以轻心,一边

        享受一边我在经营,真是门学问,有一段时间都觉得没法跟他过下去了。”

        ............................................................................

        PS:就这样结束吧,挺圆满的了,生孩子啥的棉棉番外里说一下的。哈哈。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9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