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522.第522章 青婴,出事了!

522.第522章 青婴,出事了!

        已经,没剩下多少天了。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的看向人群中和裴元珍有一搭没一搭聊天的南宫离珠,正好她也看向我这边,那双眼睛里透出了森森的阴狠,两道目光对上的一刻,空中似乎都击出了火花。

        我被她看得心里一悸,转头对着申柔道:“民女知道了。”

        申柔冷笑了一声,便转身走了,我站在门口一直看着那些人全都离开,阳光正盛,照在周围红艳艳的宫墙上好像四周都燃起了火一般,要将我吞噬,可站在火焰中央的我却很冷,连扶着宫门的指尖都是凉的。

        南宫离珠刚刚的那个眼神……

        虽然接受了常晴的托付,也一心留下来照顾念深,但我很清楚这个后宫是个什么地方,这里是一片野兽生存的搏击场,所能依仗的就是他们的獠牙利齿——也就是身份地位才能生存下去,而这些东西我都没有,如果他们真的要对我动手,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我在这里不是捕猎者,我只是食物。

        这时,一只温热的手抚上了我的手背,我回头一看,却是吴嬷嬷站在我的身后,说道:“姑娘,别在风口上站着,回去吧。”

        我点点头,便跟她一起回了屋,推门进去的时候,水秀正笑嘻嘻的拆膝盖上的绷带,一看见我回来了,立刻说道:“姑娘,你看见刚才玉雯那张脸了吗,哈哈,真解气啊!”

        吴嬷嬷也忍不住笑了,说道:“你看你,身上还有伤,还这么高兴。”

        “那当然,看见她被贵妃骂的样子我都要乐死了,好险我当时差点笑出来呢。”

        吴嬷嬷笑着走过去帮她一起拆绷带,我自己走到桌边坐下,默默的出神,他们俩也注意到我的沉默,吴嬷嬷轻轻道:“姑娘,怎么了?看你怎么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想了想,说道:“水秀,嬷嬷,接下来的日子,大家做事都小心一些。”

        “怎么了?”

        “我,有些担心……”南宫离珠和玉雯,还有申柔,都不是会吃哑巴亏的人,今天他们来景仁宫都多多少少吃了亏,只是有的吃在明面上,有的是哑巴亏,但这些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如果他们要报复的话——尤其是南宫离珠离开时的眼神,让我心悸。

        我知道她恨我,为了裴元修,为了她这些年来的屈辱委屈,现在更是牵涉到了她在后宫的荣宠和她跟申柔之间的争夺,她对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总之你们这几天最好都不要出景仁宫了,有什么事都告诉我,我托杏儿去办。”

        水秀大大咧咧的笑道:“怕什么,还有几天皇后娘娘就要回来了,况且,贵妃跟丽妃都是大肚子,玉雯又被贵妃下令在埼玉堂闭门思过,没什么嘛!”

        吴嬷嬷看着我忧心忡忡的样子,急忙对她说道:“水秀!姑娘跟你说什么,你照做就是了,姑娘有她的道理!”

        “啊……?”

        “你要听话!”

        “哦。”水秀嘟着嘴点点头,吴嬷嬷看着她也不由的叹口气,起身拿着废弃的绷带和药出去了,剩下我和水秀在屋子里,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对我说道:“对了姑娘,有件事我跟你说一下。”

        “什么?”

        “刚刚长公主来这里的时候,正好小福子也来送东西,他跟我说,长公主好像不是自己要过来的。”

        “哦?”我一蹙眉:“怎么?”

        “小福子说,他看到长公主来之前,是有一个人偷偷的去找了长公主,所以她才会来景仁宫的。”

        “什么人?”

        “看样子,像是这一次新入宫的一个采女,叫——对,叫叶云霜!”

        叶云霜?我皱了皱眉头,我对这个名字有些印象,似乎是之前常晴带到临水佛塔给太后磕头的新进宫的采女中的一个。我记得这个采女很美,即使站在那么多花容月貌的采女当中也像是群芳之冠一般,有几分申柔的影子;听说裴元灏也格外的注意她,只是历代选妃册封的时候都有这样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这样容貌出众的女子反倒不会第一轮就被宠幸,所以她反倒还没有被册封。

        难道,是这个叶云霜跟长公主说了什么,裴元珍才会赶到景仁宫?

        这个叶云霜,似乎身份也不简单……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感到一阵窒息。

        这个后宫里,到底还有多少阴影中的眼睛?

        。

        经过了这一天之后,我做事更加的谨慎小心,轻易不踏出景仁宫一步,因为我不知道,那属于丽妃、贵妃,或者玉雯的毒牙会在什么时候咬住我,给我致命的一击。

        意外的是,接下来的时间,却过得很平静。

        第二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甚至连各个宫的宫女都没有来景仁宫探视,只隐约听说丁婕妤虽然被贵妃娘娘罚在埼玉堂闭门思过,但并不平静;听说她晚上一直做噩梦,有一次叫得周围几个宫的人都醒了,脾气也越来越坏,跟着她的几个侍女每天身上都伤痕累累的。

        又过了一天,周围还是很平静。

        倒是念深,他的身体好多了。

        这天早上喂他喝了粥,又喝了药,发现他的烧已经退了,眼睛也清灵了许多,等我将一小块蜜饯放进他的嘴里给他解苦的时候,这孩子转了转眼珠,说:“阿婆——”

        “嗯?”

        他看着我,突然又说道:“不,我不该叫你阿婆了,原来你不是老婆婆的!”

        我笑了笑,用丝绢擦了擦他嘴角的药汁。

        “原来,你这么年轻,又这么好看……”

        “殿下别胡说。”

        “我没胡说。阿婆……不,我不想叫你阿婆了,可是——我该叫你什么呢?”

        “我的名字叫岳青婴,殿下就叫我青婴吧。”

        “青婴?我不想这样叫你,就像随便叫一个宫女一样,”念深撅着嘴,说道:“我叫你青姨吧。”

        我一听,急忙说道:“殿下不可。我并不是殿下的姨,这可不能乱叫,让皇上听到,是要砍头的。”

        “哦……”念深想了想,小声道:“那,别人在的时候,我叫你青婴,没有别人在的时候,我叫你青姨,好不好?”

        看着他眼巴巴的样子,我也不忍再说什么,笑着点了点头。

        我答应了他之后,这孩子越发的高兴起来,不一会儿就闹着要下床,虽然他现在连多说几句话都会喘气,但到底在床上躺了好几天了,也的确该让他动一动,幸好今天外面天气好,我原本打算抱着他到窗口晒晒太阳,看看风景便罢,偏偏这孩子得陇望蜀,一定要去外面玩。

        我苦口婆心的劝了半天:“殿下,真的不能出去,你现在不能吹风,万一病重了,还要再躺几天呢。”

        他有些委屈,但也知道我说的没错,想了想,突然说道:“那,咱们不出去,去母后的画室看看,好不好?”

        常晴的画室?

        我有些犹豫,但经不起念深再三苦苦哀求,只能答应了,幸好常晴的画室就在景仁宫内,出了这个门拐个弯就到了,推门进去,就闻到一股幽香。

        这间屋子布置得倒是简单而典雅,并没有什么装饰,桃木架子上堆着不少画卷,墙上还挂了一幅仇十洲的桃村草堂图,一旁靠窗的地方摆了一方桌子,上面笔墨纸砚齐备,还有一幅没画完的雪景,笔架上数十支狼毫垂着,被风吹得一摆一摆。

        桌上还有一个香炉,轻烟袅袅升起,一股熟悉的幽香弥漫在空中。

        我依稀记得,是当初芳草堂内的味道,许幼菱最喜欢的香,后来她与我决裂搬来了景仁宫,也还带着这种香,没想到常晴倒留下了,还在画室内使用。

        我低头看着一脸高兴的念深,这孩子这么喜欢这里,他是否又知道,这个地方有着他母亲的味道呢?

        念深高高兴兴的拿一些画给我看,有的是名家之作,有的是常晴自己画的,我发现常晴作画似乎并没有得到什么名家的点拨,是自成一体,少了许多束缚,倒多有自己的风骨,这样兰心蕙质的女子,真的是世间难得。

        有她为后,其实真的是福气,只是不知道裴元灏是否明白。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我转头去看,就看见杏儿一脸紧张的走过来说道:“青姑娘,太后来了!”

        太后?她怎么会来这里?

        我正疑惑着,就看见桂嬷嬷扶着太后走了进来,她身上仍旧穿着青灰色的袍子,脸上带着一丝淡漠的微笑,才走到门口,念深已经看见了她,急忙挣扎着从我的怀里站起来,要过去行礼:“皇奶奶,念深拜见……”

        “行了,起来吧。”

        太后俯下身看着他,说道:“怎么病没好就出来乱跑?”

        “回皇奶奶,念深不想躺着了,想出来走走。”

        “胡闹,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我急忙说道:“是民女的错。”

        太后抬头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念深,说道:“哀家知道你心疼这孩子,可不该由着他的性子来,你啊,太没轻重了!”

        我轻轻的低下了头。

        念深一见我挨骂了,急忙拉着太后的袖子,说道:“皇奶奶不要骂青——青婴,是念深自己任性,是念深不好。”

        太后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他,忍不住轻轻的叹了口气,笑道:“好了,哀家不骂她了。”

        念深立刻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太后牵着他坐到了一旁的榻上,说道:“哀家看着你,别玩得太久,过一会儿就回去。”

        “嗯,念深知道了!”

        得到了太后的允许,念深就更高兴了,太后坐在榻上只是看着他,那惯于冷漠的眸子里这一刻也有着暖暖的温情,甚至连眼角细细的皱纹里,也带着融融的暖意,我似乎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太后,不知为什么,看到这样的她却让我有一种想要落泪的冲动。

        我轻轻的走到她身边,说道:“太后怎么今天过来景仁宫?”

        “哀家来看看,听说昨天,丽妃她们都来了?”

        我点点头:“嗯。”

        “出什么事了吗?”

        “让您记挂了,并没有什么事。”

        虽然说并没有什么事,但太后反倒皱了下眉头,显然,她是和我想到了一起去,如果说丽妃来景仁宫什么事都没发生,那就证明她没有得逞,如果她没有得逞,那只证明一件事——我会面对更险恶的未来。

        太后沉默了好一会儿,还是看着念深,轻轻道:“丫头,你——要小心些。”

        “是。”

        我们还在说着,就看见念深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卷画走了过来,我看着他小脸儿又有些发白,显然是累着了,走了两步还停下来靠着架子歇歇,我便过去说道:“殿下,还是别玩了,回去躺下休息吧。”

        他也有些喘息不匀,但还是对我说道:“我们看了这幅画……就回去。”

        “殿下……”

        “好嘛,青婴,这幅画……可好看了,里面有一个很……很漂亮的仙子呢!”

        “……”

        “真的哦,我……经常看见母后,母后她——看着这幅画发呆呢。”

        眼看着他说话断断续续的,我想要把他带回去,可这孩子却一心要给我们看这幅他喜欢的画卷,我也不忍拂他的意,便说道:“好,就答应你,但是看完了这幅画,殿下就要回去休息了哦。”

        “嗯,好!”

        他笑眯眯的冲我点点头,拿着画走到太后的面前:“皇奶奶也来看嘛。”

        太后笑道:“什么画啊?”

        “是个很漂亮的仙人哦!”

        太后笑着被他拉着走到了桌边,念深正要展开画卷,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一转头,就看见杏儿急匆匆的跑过来,脸色都发白了:“青——奴婢拜见太后,拜见殿下。”

        太后看着她的样子,微微蹙眉:“什么事?”

        杏儿说道:“奴婢想找青婴,有些事。”

        看着她吞吞吐吐的样子,我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太后没说什么,我便告了个罪跟着杏儿走了出来,一出门便问道:“杏儿,出什么事了?”

        杏儿急忙道:“青婴,你赶紧出去看看,水秀出事了!”

        “什么?!”

        !!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464/113462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