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681.第681章 夜宴·婚配

681.第681章 夜宴·婚配

        裴元灏和南宫离珠抱着二皇子还在喃喃细语着,常晴微笑着说道:“让臣妾也看看这孩子吧。”

        裴元灏回头看了她一眼。

        常晴微笑着道:“二皇子去玉华殿也有些日子了,臣妾一直没有看到,倒也有些想念。”

        裴元灏笑着点了点头,便要将孩子抱过来,南宫离珠似乎有些犹豫,但看到皇帝已经答应了,也不能再说什么,只低头看了二皇子一眼,便慢吞吞的将孩子递了过来。常晴小心翼翼的接过那沉甸甸的襁褓,正好我站在她的身后,也过去小心的拨开一看,裴念匀果然在里面睡得很安稳,脸颊微微的发红,小嘴翘起一点,露出粉红的小舌头,一脸安然无忧的样子。

        常晴抬头看了我一眼,我低头微笑着道:“二皇子真可爱。”

        “……”

        她没说话,只是看着我的目光闪烁了一下,我抬起头来,柔声道:“微臣可以抱抱二皇子吗?”

        常晴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说,倒是愣了一下,连南宫离珠也怔住了,裴元灏回头看着我,点点头:“嗯。”

        我低头谢恩,便将那襁褓从常晴的手中接了过来。

        这孩子果然长胖了,比之前我去明珠那里看他的时候胖了好些,肉呼呼的脸颊泛着水光和红晕,小下巴都是两层的,我原本力气就不大,抱着他更加费劲了,只低头微笑着。

        裴元灏一直在看着我。

        我感觉到了他的视线,没说话,只低头轻轻的晃动着襁褓,让孩子睡得更舒服一些。

        一时间,常晴、南宫离珠,所有那些嫔妃的视线都跟着皇帝一起看过来,却没有一个人说话。

        等他看够了转过身去,大家也都调开目光,只是南宫离珠将目光从我身上移走的时候,好像把钉子从木板上拔掉一样。

        大殿上,仍旧是一派歌舞升平。

        因为二皇子的特殊身份,所以他的出现也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那些大臣们的阿谀奉承的话也不可能在他身上说出来,所以大家都你敬我,我敬你,明明是两个阵营中的,却相谈甚欢,看起来也真是肉麻得有趣。

        我就看到,南宫锦宏和傅八岱喝了一杯,连一旁的刘轻寒也陪了一杯。

        隔得太远了,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当然,左不过一些场面话,南宫锦宏还跟刘轻寒也说了几句,他的脸色一直不太好,这个时候连笑容也带着几分谨慎,低头言谢,被旁边的人拍了拍肩膀。

        等南宫锦宏走了之后,又有另外几位大人纷纷与傅八岱敬酒,都与他也喝了一杯。

        他的仕途,的确走得很顺利。

        以蜀地第一大儒的入室弟子的身份入京,从集贤殿直学士、轻车都尉,到尚书仆射、礼部侍郎,并上轻车都尉,这样一步一步的晋升,完全可以用平步青云来形容,他现在,也的确有了去做“图澄和尚”的资本。

        这个时候,让他离开,让他放弃这一切,的确是不理智的,也太不应该。

        而他的身边,也不应该是一个拖累他,让皇帝猜疑他,甚至想要除掉他的女人,而是一个对他有帮助,可以让他走得更远,登得更高的女人,不是吗?

        想到这里,我轻轻的低下了头,将几乎要盈出眼眶的滚烫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正在这时,又是一曲终了。

        那些大臣们虽然都在喝酒谈笑,这个时候也都敷衍着点头赞美。

        倒是裴元灏,喝了一口酒之后,慢慢的说道:“这琵琶曲倒是有些特别,刚刚的舞虽然不同之前,但气势浑腾,婉转婀娜,倒有些别致之处。”

        南宫离珠一听,脸上原本的沉闷也变得明丽起来,笑道:“这可是臣妾寻了许久的古本才排出的舞呢,皇上可知是什么舞?”

        裴元灏想了想,却没有想出来,正待要问,就听见裴元珍道:“是绿腰调吧?”

        大家都转过头去看着她。

        不仅裴元灏,在场的文武官员似乎也没想到,从来都不太热络的长公主,今天已经是第二次开口了,但她自己却似乎并不在意,只淡淡的将酒杯放到桌上。

        裴元灏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御妹倒是博学。”

        裴元珍淡淡笑道:“若不是皇兄前阵子让臣妹多看看书,臣妹也看不到这些。”

        “嗯……”裴元灏挑了挑眉毛:“这些书是谁给你的?”

        “是刘大学士。”

        “哦?刘卿家?”

        这一回,所有的目光都转到了轻寒的身上。

        他似乎也有些猝不及防,没想到裴元珍会突然提起他,茫然的抬起头来,睁大眼睛看了看周围,立刻起身:“下官在。”

        裴元灏一只手抚弄着桌上的杯子,一边看着他,似笑非笑的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皇上言重了,下官愧不敢当。”

        他的话一落,旁边几位大臣倒也是有眼色的,立刻笑道:“说起来,这一回弭平叛乱,擒拿反贼,刘大人当居头功啊!”

        “是啊,若非刘大人智取兵符,如何能在千里之外调度兵士?”

        “刘大人真是智勇双全啊。”

        ……

        一时间,那些阿谀奉承的话都冲着他去了,他越发有些无措起来,一旁的傅八岱倒像是不仅眼瞎,耳朵也聋了一样,什么都听不到,还自顾自的摸索着桌上的酒杯端起来喝了一口。

        就在这时,南宫锦宏从席间站了起来,微笑着道:“本宫只听说侍郎大人在拒马河谷深入虎穴,为皇上擒拿反贼,没想到刘侍郎的学问还如此高深,倒是让我们这些老朽之臣汗颜。”

        周围那些大臣们纷纷附和着自惭起来。

        我微微蹙了下眉头。

        如果我刚刚没有看错,在我们进入大殿的时候,南宫锦宏那冰冷的目光是对着轻寒的,怎么这个时候,他又先抑后扬起来?

        我心中隐隐感到一丝不安,那种不安似乎传到了我怀里的孩子身上,他下意识的在襁褓里扭动了一下。

        我轻轻的拍了拍襁褓,倒也没有哄他,只抬起头,继续看着大殿上。

        这时,南宫锦宏已经微笑着说道:“不知刘侍郎青春几何,可有婚配?”

        轻寒的脸色一下变了。

        我的脸色也变了。

        南宫锦宏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转头看向了南宫离珠,她似乎也被大殿上突如其来的变化震住了,春柳般的眉间微微一蹙,带着一丝怒意的看向了自己的父亲。

        南宫锦宏的脸上还带着一点淡淡的微笑,这时,坐在他上手处的太师常言柏慢吞吞的开了口:“尚书大人真是劳心劳力,还担心起侍郎大人的婚配了?”

        南宫锦宏笑道:“同殿为臣,岂不相谊?本官看刘侍郎已非年少,却还孑然一身,倒也应该有些考虑了。”

        说着,转过头去:“侍郎大人,本官说的可有道理?”

        这时,轻寒原本因为喝了酒而绯红的脸色慢慢的变白了,他站在那里,人有些微微的颤抖,连笑容都仿佛难以保持,只能低着头道:“多谢尚书大人关爱。只是婚配之事,下官还未曾考虑。”

        “刘侍郎,岂不闻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轻寒的脸更白了几分,下意识的看向了傅八岱。

        这老学究却还在喝酒,翻了翻无神的眼睛,仿佛还轻叹了一声,什么一醉解千愁,醉死算封侯,我牙都咬紧了,却没有办法开口说话。

        这时,轻寒抬手朝着裴元灏道:“下官本是布衣,自西川入京,不过是想以绵薄之力辅助皇上创不世基业,至于婚配之事,尚无暇自顾。况,天下未平,四海未定,何以家为?”

        他这一番话,已经是用天下大势在堵南宫锦宏的嘴了。

        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捏紧了襁褓的一角,掌心冷汗涔涔。

        南宫锦宏听了,脸上不由的也有些讪讪的,敷衍着笑道:“刘侍郎真是少年英雄啊。”

        眼看着这一波就要过去,我正要松一口气,突然听见前面的裴元灏开口,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道:“刘卿家不愧为朕的肱骨之臣,不过,尚书大人的话,倒也有些道理。”

        轻寒一愣,抬起头来望着他。

        我只觉得后背一阵发麻,那个背对着我坐在龙椅上的男人一直对着大殿,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盯得我全身僵冷,可他开口说话却是笑意融融,道:“对于刘卿家的婚配,朕倒是早有打算。”

        “……”

        大殿上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刘轻寒,然后又立刻转向了他的对面。

        裴元珍这个时候也警醒了一般,微微睁大眼睛看着皇帝,脸上迫不及待的透出了一丝喜色。

        我只觉得脑子里嗡了一声,一咬牙。

        顿时,大殿上突然响起了一阵婴孩的哭声。

        所有的人原本都望着裴元灏,这个时候倒是被吓了一跳,纷纷看向了哭声的来处,我抱着孩子站在常晴的身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我的身上。

        而在我的怀里,二皇子裴念匀正挣扎着哇哇大哭。

        !!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464/113464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