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第866章 世上最致命的温柔

第866章 世上最致命的温柔

        就在这时,一道金光射了过来,当的一声打在了那把钢刀的刀身上,将刀落下的势头都打偏了一下。【小说阅..】

        我的呼吸一下子窒住了。

        这是——

        可是,根本容不得我去细想,那钢刀的攻势却没有并止住,只是偏向了刘轻寒的肩膀,刷的一声砍了下去!

        我惊恐的发出一声低呼,只感到满目的血红弥漫开来。

        “唔——!”

        这一刻,刘轻寒的眼睛都挣红了,额头上青筋暴起。

        而站在另一边的一个武士,也挥舞着刀砍了下来,这一次,却是直指着他的脖子!

        就在这时,洛什突然大声道:“住手!”

        那把刀,硬生生的停在了离刘轻寒的脖子不到半尺的地方。

        一阵风,嗖的一声,从那刀锋和身体的间隙中吹过。

        我蓦地睁大了眼睛。

        一切,都发生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却像是经历漫长的时间,我只觉得心跳都有些负荷不了,眼睁睁的看着刘轻寒的后肩上,一抹殷红慢慢的洇开。

        刘轻寒一只手伸过去捂住肩膀,鲜血立刻从他的指缝中涌出,这个时候才像是脱力了一般,一下子跌坐了下去,离儿吓坏了,还抱着他不放手,带着哭声道:“三叔!”

        洛什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而是转身走向另一边,捡起了刚刚飞射而过,打偏了一把钢刀后,落在地上的那个东西。

        是黄天霸的金镖!

        我只觉得心都揪紧了,呼吸局促的看着他指尖熟练的拨弄了一下那支金镖,半晌,头也不回,冷冷道:“你的命大。”

        刘轻寒痛得额头上满是冷汗,咬着牙道:“多谢王子手下留情了。”

        “留情?哼!”洛什冷笑道:“下一次,你再来试试,看我会不会留情!”

        这一回,刘轻寒没有接话,是痛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一只手撑在地上,手背上青筋暴起,好像花了最大的力气来控制住自己。

        洛什道:“把他带下去!”

        他的话音刚落,就有几个侍从走了过来,我皱了一下眉头,说道:“你们要带他去哪里?!”

        洛什冷笑了一声:“我说了不杀他,就不会再动手。”

        “……”

        “我不像你们这些中原人。”

        我的牙咬得咯咯作响,从一见面心里就憋着的一股火越燃越烈,在见到那支金镖之后,更是几乎要将我整个人都吞没了。

        不管他的话再冠冕堂皇,不管他的行事再磊落大方,也无法掩盖他对黄天霸做过的那些事。

        我可以相信他,但不愿意信他!

        就在这时,一只手轻轻的抚上了我的手背。

        抬头一看,却是元修,他朝着我轻轻的摇了摇头,虽然没有说话,但我也读懂了他眼中的意思。

        心里的那团火,在他掌心微凉的温度下,终于慢慢平息了下来。

        的确,我再是对洛什不满,也不应该在此时此地跟他闹翻;况且,刚刚那支金镖是黄天霸的无疑,那就表明黄爷的态度,所以洛什才会叫人住手。既然他说了不杀刘轻寒,也就绝对不会当着黄天霸出尔反尔。

        想到这里,我绷着的那口气慢慢的缓了下来。

        再低头看时,离儿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紧紧的抱着刘轻寒的她,脸颊上也沾上了一些血迹,倒是刘轻寒,被她这么用力的抱着反而挤压到了伤口,但他也只是咬着牙缓过一口气来,柔声对她说道:“离儿别哭,三叔没事的。”

        “你流血了,呜呜呜……”

        “不疼的。”

        “怎么可能不疼……”

        这孩子气的话反倒让刘轻寒忍不住差点笑了出来,可一笑,又扯着他肩膀上的伤,痛得他嘴角都抽搐了一下,半晌,硬着头皮还要哄我的女儿:“真的不痛。离儿,嘶——你,你扶着三叔这个地方,对,这样就不痛了。”

        我看着离儿真的像个小大人一样护着刘轻寒,心里一阵欣慰,却不知为什么又有些沉甸甸的,而一抬头,就看到对面走过来了几个侍女。

        洛什的身边跟着的都是男侍从,他几乎不用侍女的。

        我只看了一眼,脑子里飞快的转了一下,便蹲下身去对离儿道:“离儿,你能好好照顾三叔吗?”

        离儿大眼睛里含着泪,却很郑重的用力点头:“能!”

        “那,娘要离开去办点事,你好好照料三叔的伤,好不好?”

        “好……”

        这时,刘轻寒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

        这一眼,他看得格外的深,好像刀锋刮在人的骨头上一样。我当然知道刚刚洛什说的那些话一定在他心里产生了很大的疑惑,我感觉得到,他有很多的话要说,有很多的疑惑要问,但最终都被他无声的咽了下去。

        半晌,他喘息着道:“多谢。”

        我后退了一步,看着离儿慌手慌脚的搀扶着他慢慢站起来,而那几个侍女已经走到了我们面前,朝着洛什毕恭毕敬的行礼:“王子。”

        洛什冷冷的看着她们。

        “黄爷请青婴夫人去叙旧。”

        我的心都跳了起来,有些紧张的看着他们,洛什脸色冷冷的,问道:“他还说了什么?”

        “黄爷说,他和青婴夫人叙旧,王子不要打扰。”

        “……”

        洛什没有说话,但我一眼就看到他手里的那支金镖,被他硬生生的捏弯了。

        洛什的性子,可没有这么软。

        但这一次,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感觉到他的暴怒,却始终没有发出来,直到将手里的那支金镖捏成了软泥,他才终于平复了呼吸,看了我一眼:“还不去?”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裴元修,后者温和的在我耳边道:“你应该是一直想见他的吧。去吧。”

        “……”

        “我有些事,要和王子谈。”

        我微微的蹙了下眉头。

        两个人站得这么近,我能感觉到他平和的呼吸吹拂在脸上,比起刚刚那一瞬间的刀光剑影,甚至有人死在顷刻,他却始终能保持这样的平静从容……

        我顿了一下,轻轻道:“元修。”

        “嗯?”

        “答应过我的事,你千万不要忘了。”

        他原本平和的呼吸仿佛窒了一下,微微怔忪的看着我,我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眼睛,轻轻的说道:“你知道,我求的不多。”

        “……”

        他看了我一会儿,脸上慢慢的浮起了微笑,伸出手来,食指在我的眉心一点。

        “你担心得太多了。”

        “……”

        “去吧。”

        我这才算是心里放下了一块石头,应诺的点了下头,又看了洛什一眼,没说什么,便走到了那群侍女的面前。她们一直都客客气气的,对我倒也礼仪周到,从中间分开一条路,伸手道:“青婴夫人,请这边走。”

        我跟着她们走了。

        在离开的前一刻,我回过头去看了一眼。

        刚刚,那个挥舞着钢刀,差一点砍下刘轻寒的头的武士,此刻也是眉头紧皱,朝周围四下看着,却什么都没看到,最后,他也只是摇了摇头,便作罢了。

        拐过一道弯,就看到前面一片楼宇林立,不太像边塞这边建筑的风格,反倒有些意外的秀致。

        这里,还是分了内院和外院的。

        进入内院大门的时候,前面站着两个衣着有些华丽的侍女,似乎是一直候在那里,一见到我,立刻上前来微笑着行礼:“夫人!”

        我看着她们俩有些眼熟,辨认了一下,立刻道:“是你们!”

        这两个侍女,就是当年我陷落胜京的时候,在皇宫里服侍的那两个人,时隔多年居然又在这里见到她们,真是意外。记得当初她们俩还是年纪轻轻,如花朵一般的少艾,现在似乎也成熟多了。

        其实,我早就忘了她们了,连名字都不记得了,只是没想到,她们对我倒还很熟稔的样子。

        “夫人,这些年来都没有您的消息,别来无恙。”

        “能再见到夫人,真是太好了。”

        “你们这是——”

        “夫人离开胜京之后,我们就被安排到了黄爷身边,这些年来,一直是我们服侍黄爷的。”

        “是么,你们一直跟着他?”

        “是的。”

        我的心又跳了一下,有些按捺不住的兴奋,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他——他好吗?”

        那两个侍女原本笑吟吟的对着我,却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僵了一下。

        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半晌,再开口的时候,声音有些不自觉的沙哑:“他——不好吗?”

        她们两对望了一眼,没有说话,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夫人请跟我们来吧。”

        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但我,似乎已经能感觉到什么了。

        跟着她们走进内院,之前迎我的那群侍女就留在了外面。看来这里的等级还是十分森严,又或者,在洛什的眼中,他根本不希望那个人被更多的人知晓罢了。

        院中的景致,却是意想不到的美。

        这里的楼宇比起别处的建筑,都更为精致,此地虽然地处边塞,常年降雨稀少,但武威城东却有一条河流,被人称为谷水,那两个侍女告诉我,为了让这里的气候宜人,洛什甚至让人引了一道水进入此地,所以这里的空气比外面更加清新润泽,院中种满了各种花草树木,晃眼一看,竟是满眼青葱,几乎让人感觉不到,这里是地处荒凉之地的边塞。

        我想起当年,去拒马的路上,遇到过的那个老人,他告诉我,胜京的王子为了一个人,在草原上创造了一个“江南”,木兰双桨,翠禽啼春,我没有见过,但也能感觉到,那个几乎奇迹一般的存在。

        我,也真的为他的毅力而咂舌。.  !

        这么多年了,洛什,还是这样的……

        他的手段,他的强横,到了那个人的面前,仿佛百炼精钢都化成了绕指柔,一切只为了他,让他看一眼,让他笑一笑。

        这,大概是这世上最致命的温柔了。

        可是,走在这样的园林中,却只让我觉得心里发沉,连呼吸都觉得很沉重。

        而头顶的天,仿佛也能感觉到我的心境,之前还只是灰蒙蒙,这个时候也变成了阴沉,重重乌云罩顶,将阳光遮蔽,不一会儿,已经感觉到空气中一丝丝的凉意落下。

        那两个侍女带着我走进了长廊,眼看着细雨洒落,她们两像是为了让我好受一些似得,微笑着说道:“武威这里可是常年都不下雨的,夫人一来居然就下雨了,看来是老天都知道了。”

        “也许,黄爷也会高兴的。”

        ...

        !!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464/113466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