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1138.第1138章 到底来的,是哪一位客人?

1138.第1138章 到底来的,是哪一位客人?

        我几乎立刻就明白,他认出她了。

        虽然我只是听杨金瑶三言两语的说了一下他们之间的相遇,也根本不知道,那一刻对于他们两来说意味着什么,只是看着现在他的表情,我就知道,吴彦秋已经认出了眼前的这位小姐,就是之前那个穿着男装,古里古怪的人吧。

        很快,他平静了下来。

        毕竟,宦海沉浮那么多年,也见过太多大场面,他不至于太过失态,可我也能看到,他微微的蹙起了眉头。

        显然,男扮女装招摇过市这种事,也不是人人都能平静接受的。

        而这时,杨金瑶已经径直走到了他的面前。

        “杨大人,我们又见面了。”

        她的声音脆生生的,虽然不是很大声,但足以让吴彦秋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吴彦秋的眉心似也有一道隐隐的褶皱,这个时候慢慢的站起身来面对着她。不过他还没开口,倒是旁边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走了过来,走到杨金瑶的身边,轻轻的拉了一下她的衣袖:“金瑶!”

        吴彦秋这才开口,脸上是浅浅的笑容:“云翼公子,这位是——”

        那个男人就是月蓉夫人的大儿子,现在杨府的第一公子杨云翼,他恭敬的说道:“吴大人不要见怪,这是舍妹金瑶。金瑶,你怎么乱跑出来了?”

        “听说吴大人来了,我来见见世面!”

        杨金瑶毫不羞涩,甚至带着一点刻意的刁难,抬起头来看向比自己高了不止一点的吴彦秋:“吴大人怎么这么晚才来啊,宴席都要开始了!你的架子可真大!”

        “金瑶!”

        杨云翼脸色都变了,又用力的拉了一下她的衣袖。

        这个时候吴彦秋要是再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也就枉费他沉浮宦海那么多年的经历了,面对杨金瑶的咄咄逼人,他的微笑倒是越发的温柔沉静,似海纳百川一般的包容,笑道:“金瑶小姐莫怪。只是今天早上户部突然出了一些事,本官去处理了一番,这才赴宴来迟,还望小姐不要怪罪。”

        “我哪敢怪罪你呀,你可是大官呢!”

        “小姐取笑了。”

        “不过,吴大人每天都在忙些什么呢?”

        “食君之禄担君之忧。”

        “那也一定很辛苦吧?”

        “职责所在,不敢言苦。”

        “……”杨金瑶撅了撅嘴,显然是对对方这样打官腔非常的不满意,她带着几分怨怼的看着吴彦秋,而吴彦秋对上她那样的眼神,也愈加的平静了,不似刚刚见到她的时候似乎还有些无所适从。杨金瑶却反而像是被他这样的态度激怒了,她咬了咬下唇,脸上明显浮起了不悦的神情:“我听吴大人说起来,倒是甘之如饴的样子嘛!”

        吴彦秋呵呵的笑了两声。

        一边笑,他还一边低头去伸手理了理自己的衣袖。

        看着杨金瑶气鼓鼓的样子,他倒并不生气,像是看着一个不懂事的小姑娘一样,只有包容和疼爱,却一点真的情绪都激不起来。

        毕竟,杨金瑶跟他,根本不在同一个级别上。

        不过这个世上,也没有那么多的势均力敌。

        杨金瑶或许还不能完全明白,但那种感觉却是清晰的,眼前这个男人虽然面对着她,但根本没有全力以赴,那种心不在焉,志不在此的感觉,我非常的明白,让人感觉自己的每一拳都打在棉花上,纵然用尽全力,也得不到对方的回应,会让人发疯。

        果然,她看着吴彦秋,慢慢的眼角都发红了,而被上牙用力咬着的下唇却渐渐的发白了起来。

        别她这样瞪视着,吴彦秋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微微蹙眉的看着她。

        就在他俩这样沉默对视的时候,杨云翼越发的担忧起来,尤其大厅上已经有不少的宾客往这边看过来了,虽说主人来招待贵客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杨金瑶这样一个未出阁的小姐,在光天化日之下这样对着吴彦秋,难免会找人闲话,杨云翼下意识的又扯了一下她的衣袖,想要让她清醒一点似得,轻声道:“金瑶!金瑶!”

        杨金瑶却完全不管自己哥哥的焦虑,仍旧望着吴彦秋,憋了许久之后,她郑重的说道:“吴大人每天要处理那么多的事情,小女子敢问吴大人一声,你有没有犯过什么错误,或者说,你做过什么错误的决策吗?”

        吴彦秋微微一凛。

        我也立刻明白过来,杨金瑶这句话的意思。

        不过,根本不等吴彦秋回答,杨云翼已经急坏了,他终于不顾一切的用力一拉杨金瑶的衣袖,将她拉到自己身后,低声道:“你又在闹什么!?”

        “我没——”

        “金瑶,别胡闹,给我下去!”

        说完,杨云翼歉意的对着吴彦秋点头笑了一下,然后便拖着杨金瑶的手臂,将她硬生生的扯开了,杨金瑶不肯服气,但也挣脱不开自己哥哥铁钳一般的手臂,不一会儿,就被拉得跌跌撞撞的消失在了大厅前。

        珠帘晃动着,但那一抹倩影已经消失在了点点的珠光之后。

        |

        这,只是今天大厅上一个小小的插曲。

        周围的一些宾客也注意到了这里,但都没有听清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也没有多少人会知道这其中的因由,只有月蓉夫人远远的看着这边,眉头深锁,一脸担忧的神情。

        我仍旧坐在自己那个隐蔽的位置上,透过镂空的雕花,看着吴彦秋站在原地,半晌,似都没有反应。

        显然,这一出插曲,是在他的意料之外的。

        我看见他分明清醒的样子,可眼中的神色却多少有些茫茫然,直视着前方,杨金瑶已经被杨云翼拉回后堂了,周围还有一些人在窃窃私语,他也都不甚在意似得,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扶着桌沿坐了下来。

        又过了好一会儿,我听见他喃喃的自语了一声——

        “居然,是这样一个丫头。”

        我不由的,微微正色,更专注的看着他。

        要说杨金瑶,的确跟许多的官家小姐都不太一样的,她天真烂漫,行事乖张,还带着一点男子的率直和莽撞,也许未必符合大多数人对于名门闺秀的期望,可就我本人来说,还是非常喜欢这样一个妹妹的。

        不知道,作为男人的吴彦秋,对“这样一个丫头”,是什么样的看法。

        不过,也许不管是什么看法都不重要了,毕竟,那门婚事已经被他自己推掉了,甚至现在,我也并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出太多惋惜后悔的神情。

        只是,想了一会儿之后,他又抬头,看了一眼杨金瑶消失的地方,仿佛轻叹了口气。

        我安静的看着吴彦秋,而他没有再说话。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

        我坐在这个隐蔽的空间里,阳光从镂空的雕花中照射进来,能看到光线中飞舞的许多灰尘,也更能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剩下的一些宾客都陆陆续续的到了杨府,这里也越发的热闹起来,大家见面的时候寒暄谈笑的声音,几乎已经连乐声都听不到了,接连又是几位侍郎、尚书到场,我便知道,他们请来的客人差不多已经都到齐了。

        这些宾客说来我都不陌生,但幸好,跟我的利害关系都不大,而最重要的那几位,或许是杨府根本就没打算真的要请到,也或许是他们自己也有顾忌,并不打算到场。

        至少目前看来,这场寿宴还算是平和的。

        时辰一到,杨万云便带着自己的妻妾,还有儿女们出来,招待所有的客人入席。

        这些客人们的座位当然也是经过精心安排的,毕竟朝中流派繁多,谁跟谁合得来,谁跟谁合不来,座次的安排都相当有讲究,我看着那些客人们都相当满意的跟自己身边的人攀谈着,一个个笑容满面的样子,显然,含玉夫人这次安排得非常妥当。

        只有吴彦秋,他身为户部尚书,却没有落座在主桌上,而是坐在这边的偏桌上,杨云翼几次过来请,他都微笑着摆手拒绝,只说自己跟这桌上的人谈得来,固不肯去,几次三番的,含玉夫人那边也只能作罢。

        倒是杨金瑶坐在那边,眼睛红红的,时不时冲着这边瞪一眼。

        不过这个时候,我的注意力已经完全不在他们的身上了。

        眼看着日头走到了天空的正中央,正是开席的时候,我透过屏风上镂空的雕花不住的望向大门外,采薇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的急切,轻轻的说道:“夫人,你是在等那位——杨大小姐吗?”

        我抿了抿嘴,没说话。

        照理,杨金翘该到了,再大的心结,今天毕竟是她父亲的六十大寿,而且杨万云将我留在这里,也是一个主动的示意,她怎么还不出现呢?

        还是说,她不打算出现?

        主座上的杨万云面色沉静,不似我这般急切,但我也能看到,他的眼神好几次看向大门外,可空空如也的门口让他的眼神愈发的黯然了几分。

        所有的宾客都已入座,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含玉夫人脸色沉重的在杨万云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两句,他沉默了一下,也终于点点头,然后双手扶着桌沿,慢慢的站起身来。

        “各位。”

        他的声音非常的特别,如我第一次在官道上听到的,显得既年轻又充满了智慧,此刻他的声音一出口,就盖过了大厅中数百人的喃喃低语,所有人都精神一凛的抬起头来看向他。

        杨万云笑道:“今日,是老朽六十大寿,蒙诸位不弃,大驾光临,我杨府蓬荜生辉。”

        大家立刻笑了起来:“哪里哪里!”

        “杨大人客气了!”

        “我等能来为杨大人祝寿,才是我等的福气啊!”

        “是呀是呀!”

        ……

        一时间祝福的奉承话此起彼伏,大厅里又热闹了起来,杨万云微笑着冲着四周都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今日虽名为老朽的寿辰,实则随缘一聚,老朽略备薄酒数觞,瘦菜几碟,还望各位不要嫌弃。”

        话音一落,他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在座的宾客们也纷纷笑着举起了酒杯,大家齐声道:“恭祝杨大人六十大寿,福如东海,寿比——”

        南山两个字几乎还没出口的时候,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那脚步声很杂乱,似乎有不少人在这个时候走进了杨府,外面的司仪似乎还没来得急开口唱诵,但大厅里的宾客们倒是非常的默契,一时间,所有人手中的酒杯都停在了空中。

        上百人齐刷刷的回过头去,所有的目光都注视向了大门口。

        不仅是这些客人,杨万云此刻也僵在了那里,虽然还站着一动不动,但眼中的急切却是毫无遮掩的流露了出来,他翘首望着大门口,握着酒杯的那只手因为激动,微微的颤抖着,酒水都洒到了手背上。

        杨家其他的人,也都紧张而兴奋的看着大门口。

        此刻,我的心中也是一喜,下意识的从桌边站了起来,急切的看向外面,而我身边的采薇也激动的走了上前,趴在我的身边压低声音说道:“夫人,是不是那个杨大小姐来了!?”

        我还没说话,就听见门口的司仪大声唱诵道:“有客到!”

        ……

        采薇越发的兴奋起来:“来了吗?是杨大小姐来了吗?”

        我却一下子皱起了眉头。

        有客到?!

        听到这三个字,我心里不由的咯噔了一声。

        如果是杨金翘——她怎么说也算是杨家的女儿,不应该说是“客”啊!

        难道说,来的不是杨金翘,而是其他的客人?

        可是,什么客人,这么大的派头,一直到寿宴已经开席了,甚至主人和客人都已经开始敬酒的时候了,才到?

        我微微的蹙着眉尖,几乎屏住呼吸看向外面。

        只见正厅前方的大门口,出现了一群人的身影。

        那显然是一大群的护卫,一个个高大壮硕,威武伟岸,颇有些煞气。我不由的感到一阵不妥,不管这个客人是谁,毕竟是来给杨万云祝寿的,带来这么一大群带着煞气的护卫,总是对主人不敬的。

        到底来的,是哪一位客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464/113469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