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1180.第1180章 他,他想见我吗?

1180.第1180章 他,他想见我吗?

        “青姨!”

        听到那声熟悉的呼唤,我恍惚间仿佛跌入了记忆的迷宫当中,那一声声的呼喊,重复着,带着那个孩子的期盼和信任,不停的在我的耳边回响,让我一时间,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虚幻。

        惟有那双紧紧抱着我的,小小的手臂,能让我感觉到一点真实的痕迹。

        我下意识的抬起手来,轻轻的放在他的肩膀上,单薄的肩膀微微抽动着,仿佛此刻他悸动的心,沉默了许久,我终于开口,声音变得异样沙哑了起来——

        “念深?”

        “青姨!”

        |

        最后,还是一开始就吓得魂不守舍的采薇把我们两扶了起来,坐在长廊旁边的靠椅上,我看见念深的眼睛还是红红的,鼻头也是红红的,不停的抽气,微微翘起的嘴让他的表情看起来更加委屈,却一直看着我不肯移开目光,仿佛生怕一眼看不到,我就会消失一样。

        他说:“青姨,你终于回来了!”

        “……”

        “我终于又见到你了,青姨!”

        “……”

        我微笑着,自己的一只手还陷落在他的掌心里,抓着不肯松开,笑道:“是啊,青姨终于回来了,青姨也一直很想见到太子殿下。”

        他一听,又急忙站起身来,像是要让我看清现在他一般,说道:“青姨,你刚刚就认出我了吗?我,我让青姨失望了吗?”

        我眼中的笑意更加深了。

        其实,我离开宫中也不过四年而已,四年,也许在我这样的人的生命里,就只是一件事情的发生,一段感情的湮灭,但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四年的记忆可能成就他一生最深刻的烙印。

        他长高了,长高了不少,过去抱着我的时候只能抱到我的腿,现在已经能埋头在我的肩上,但还是瘦,甚至觉得他好像和小时候的瘦弱没什么区别,其实知道一定不会一点都没有长胖变壮,可就是给我这样的感觉,甚至他的脸庞还是清瘦而清秀的,没有他父亲那种掩饰不住的飞扬跋扈和戾气,倒多带着他母亲的温柔。

        我隐隐感觉到,难怪裴元灏曾经对这个太子多有隐忧。

        我微笑着说道:“太子殿下怎么会让我失望呢?我听她们说过,太子殿下的学问越来越好了,写的字方正,做的文章也好。”

        他笑得两眼弯弯的看着我。

        “这几年,我没有懈怠过,就是想着有一天如果青姨回来,要考我的学问,我不会让青姨失望。”

        我眼中的笑容更深了。

        不过——

        “不过太子殿下,你是怎么知道我回京了,又怎么会派人来接我呢?”

        一听到我这么问,他的脸上微微有些黯然,像是嗔怪一般的看了我一眼:“青姨,你又为什么回来了也不告诉我呢?”

        “……”

        “别人也就罢了,为什么连我都不说呢?”

        “……”

        他这样一问,倒是问得我哑口无言,孩子的世界比起大人要单纯得多,也许我有千般理由,对于当初常晴的那一句“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我尚能应对,但面对他的质问,我却只有沉默。

        念深又说道:“我知道,青姨你跟父皇——你们之间有些事,还有,还有师哥——”一听到他这么说,我的脸色立刻一沉,他也犹豫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但这些事情我都不管都可以,只要知道青姨平安就好。这么久了,生死未卜,青姨应该给我报个信的!”

        看着他真诚的眼睛,我柔声道:“对不起,是青姨不好。”

        “……”

        “其实,青姨也不是不思念太子殿下的。”

        听见我这么说,他的眼角又红了红,但我已经道歉了,他显然也没有更深要追问的,吸了吸鼻子,说道:“我是那天念了书回景仁宫的时候,听见新册封的宁妃娘娘在跟母后说话,他们说话的时候提起了你,我才知道,青姨已经平安的回京了。”

        ……

        原来,是这样。

        “我又派人打听了很久,后来发现父皇这阵子让御膳房的人每天送一些吃的出宫,我让他们偷偷跟着,就知道青姨住在什么地方,今天,我才派人过去的。”

        “……”

        我微微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虽然从之前裴元灏的话语中,常晴的担忧中,和我过于与他的接触中,我都知道念深的性情平和温柔,或者说,在裴元灏看来有些太温顺,但我没想到,他还是有些心计的,能够懂得从各方打探我的消息,不声不响的寻找到我的住所。

        其实想来,他已经是个十岁的孩子了。

        十岁的孩子,寻常老百姓家十岁的孩子,都已经懂事了,更何况他是国之储君,裴元灏认定了的将来皇位的继承人,他的经历比起普通的孩子更加复杂,他的所思所想,也不是普通的老百姓所能揣测的。

        我微笑着看着他:“殿下——真是聪慧。”

        “……”

        “那,那个来接我的太监——”

        “他是我的人,”他说道:“他听我的。”

        “……”

        我便不再多问了。

        倒是他,抬眼望着我,说道:“青姨你放心。”

        “嗯?”

        “我——你,你和父皇的事,我,我听说了一些,”说到这里,他偷偷看了我一眼,看到我脸上并没有什么羞怯,也没有惭愧的表情,其实是根本就没有表情,然后轻轻的说道:“但那些事我都不管,父皇也不会让我们来管。我今天,只是想要见青姨而已。青姨放心,晚一些,我不会强留青姨,我会送你回去的。”

        我微笑着看着他,说道:“我知道,那个太监接我过来的时候就说了。”

        说着,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太子殿下在,其实我更不担心的。”

        他立刻对我笑了起来。

        笑起来的时候,还带着点孩子气,眼睛弯弯的,给人一种笑颜如花的感觉,倒不是漂亮,而是他的笑容让人觉得格外的温暖。

        回想起当初在冷宫被关的那些岁月里,唯一的温暖,就是这个孩子给我的。

        我怎么舍得呢?

        我温柔的道:“太子殿下长大了,不再像一个小孩子,反倒像一个大人了,青姨一点都不担心,反倒觉得,可以依靠太子殿下。”

        他听了我的话,脸上的笑容更深了,还不由自主的挺了挺胸膛。

        每个孩子到了这个时候,都是最希望自己能快一点长大的时候,长大了,可以摆脱过去岁月的噩梦,更可以去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可以拥有自己想要拥有的一切。

        这时,念深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妙言公主。”

        我一听,顿时精神一凛。

        他望着我:“青姨,妙言妹妹,是你的女儿,对吗?”

        一听到妙言的名字,我的呼吸都紧绷了一下,急忙点头:“对,殿下见到她了?”

        他点点头,又看着我的脸,像是在琢磨什么似得,慢慢说道:“虽然他们谁都不说,但我一见到妹妹,就知道,她一定是青姨的女儿,她和青姨好像,都那么漂亮,尤其笑起来的时候。”

        “什么?!”我愕然大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笑起来?”

        我还记得从金陵将妙言送走的时候,她对周围的一切都没有知觉,不会说话,不会动作,更不谈哭笑那些情绪了,怎么,现在她会笑了吗?

        我急忙紧张的询问,念深点了点头,说道:“她刚进宫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就跟个木偶娃娃一样,父皇让我见她,还跟她牵了手,她也一动不动的,后来父皇告诉我,妙言妹妹生病了,如果治不好的话,她将来都要这样,一辈子都要人服侍着。”

        “我每天去向父皇请安,父皇都会让我去陪着妹妹玩一会儿,但我从来没见到妹妹有什么表情的。”

        “……”

        “不过前阵子,父皇带妹妹去太庙祈福回来之后,她就有些动静了,她会笑了。”

        “……”

        “虽然她笑得很少,但我还是看到了!”

        “……”

        这一刻,我只觉得胸中澎湃的愉悦感几乎要崩裂我的胸膛,要汹涌而出一般——我没想到,没想到妙言的病情真的会有好转,她显然竟然已经会笑了,这实在是太好了!

        太好了!

        眼看着我眼睛都红了,像是要哭出来,旁边的采薇也抱住了我,高兴的说道:“夫人,太好了啊!”

        我哽咽着,点点头。

        念深在旁边望着我,过了一会儿,说道:“青姨,妹妹的病那么重吗?真的治不好吗?”

        “……”

        如果是在过去,这个问题只怕会像一把刀扎进我的胸口,让我痛不欲生,但现在,就在刚刚,听到他说妙言现在已经有一些情绪了,我只觉得眼前充满了希望,或许她真的会有恢复的一天,不会那样无知无觉的度过她的人生。

        我含泪笑道:“她的病虽然重,但我相信,她一定会好起来的。”

        念深听我这么说,也点了点头:“我也经常听他们说,吉人天相,我觉得妙言妹妹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如果老天让她一辈子这样,就太可惜了。老天爷一定舍不得的。”

        听见他这么说,我几乎又要落泪,却又笑了起来。

        而我心里,隐隐的有些感觉。

        之前听常晴他们说,裴元灏一直是自己教养妙言的,没有假手他人,却独独每天都让太子在请安之后,去陪着妙言玩一会儿,而且还告诉他,妙言的病情。

        是不是,他也有些想法。

        万一,妙言真的无法治愈,那么她的一辈子可能就会无知无觉的度过了,而我和他——做父母的,总是会先于孩子老去,我和他就算再是心疼妙言,也不可能一辈子陪着她,而在这皇城当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其间的勾心斗角,完全不亚于战场上的血肉厮杀,裴元灏当年夺嫡时,将云王裴元琛烧死在青梅别院,这件事天下皆知,宫中只有争权夺利,不讲人之大伦,历朝历代,皇子弑父杀母的事件亦有发生,更何况这样一个小公主。

        但念深,他是善良的。

        而且,他始终没有忘记我这个青姨,更明白妙言是我的女儿,我的亲骨肉。

        如果将来,真的是他身登大宝,不管怎样,他应该都会给这个妹妹一个好的去处,一个没有阴霾的未来吧。

        想到这里,我望着念深柔顺的眼睛,温和的说道:“是啊,我觉得老天爷不会舍得,更何况,有你这么一个好哥哥,她也一定会想要好起来。”

        说着,我笑了笑:“她很顽皮的,念深将来会烦她吗?”

        “当然不会!”念深急忙说道:“我多想要一个妙言这样的妹妹啊,我会好好照顾她的,将来如果有人敢欺负她,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人!”

        我笑得眼角都弯了起来。

        今天真的是没有想到,进宫来能见到念深,更能知道妙言的一些消息,虽然我知道,要想见到我的女儿,这条路还长得很,裴元灏也没有那么轻易的让我达到,但至少我知道,妙言的病情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这就已经让我忍不住要叩谢上苍了。

        趁着时间还早,我和念深又谈了一会儿,我越发的觉得这个孩子虽然小,虽然性情柔顺,未必合裴元灏的意,但他的才思敏捷,胸中万壑,更兼仁义谦恭,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一个我会喜欢的孩子。

        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是一个好的守成之君。

        谈了有大概一个时辰,念深又站起身来,轻轻的拉着我的衣袖道:“青姨,你还想不想见一个人啊?”

        我顿时一愣。

        “他,他想见我吗?”

        “虽然他没有说过,但我觉得,他一定是想要见青姨的。”

        “……”

        “而且,关于师哥的一些事情,我觉得,还是青姨亲自去跟他说比较好。”

        “……”

        “他,我觉得,他也很挂念师哥。”

        “……”

        我没有说话,只是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慢慢的起身:“太子殿下带我去见见他老人家吧。”

        念深点点头,又拉了一下我的衣袖,然后便转身朝里走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464/113470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