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1189.第1189章 三个人的相对无言

1189.第1189章 三个人的相对无言

        玉公公头也不回,只说道:“是去见小公主。”

        “那我们现在是去哪儿?”

        “当然是去小公主在的地方。”

        “……”我的脸色微微一沉:“她在什么地方?”

        这一回,玉公公的脚步也是一滞,没有回头,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她在婕妤娘娘那里。”

        我一下子僵住了:“什么?!”

        玉公公慢慢的回过头,脸上也有一丝淡淡的黯然,但还是继续说道:“昨晚皇上是在婕妤娘娘那儿过的。今天一大早,小公主突然哭了起来——过去小公主是不哭不闹的,只有在太庙祈福之后才开始有一些哭闹,而每一次她哭闹,只有皇上才能劝得过来——所以,今天早上她这一哭,素素姑娘也没办法,就只能带着她去婕妤娘娘那边。”

        “……”

        我站在原地,拳头一下子握紧了。

        难怪……

        难怪在请我进宫的时候,他告诉我,妙言今天早上已经开口叫娘了,但我问他详细情况的时候,他却支支吾吾的,只说我进来自己看了就知道,原来,原来妙言现在是在南宫离珠那里!

        在她那儿!

        一想到这一点,我只觉得心急如焚,当初南宫离珠怎么对待念深,怎么对待念匀,那些事情还历历在目,而如今,我毫无知觉的女儿竟然落在她的手里!

        玉公公看着我苍白的脸色,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话还没出口,我已经一个箭步冲了出去,沉着脸色往前走:“带我去!”

        见我这样,玉公公也没有再说什么,也转身跟我一起往前走去。

        跟着他七拐八拐的,雪下得越发的紧了,团团雪沫随着风吹到我的脸上,颈项间,冰凉的感觉刺激得我阵阵颤栗,但我什么都顾不上,眼看着前方的路已经到了尽头,一座安静的宫殿,朱甍碧瓦的矗立在前方,被白雪妆点得格外的清静雅致,是清芬殿。

        已经没有别的路了,我心里立刻了然,南宫离珠住在这里!

        大门口有几个小太监守着,正交头接耳的说着闲话,听见我踩着雪走近的声音,一抬头看见我们,急忙迎上来:“玉公公……”

        根本没等他们说话,我已经直接闯了进去。

        那几个小太监也急了,急忙要上来拦我,玉公公只好停下来跟他们解释,我已经来不及去管任何人,直往前走,只听见玉公公低声说什么,他们便也沉默着退下,而玉公公又急匆匆的跟了上来。

        到了这里,也就不用他带路了,加上我心情迫切,脚步要比他快得多,不一会儿已经走进了内中一个院子,一看着里面的陈设就与别不同,还有低低的说话的声音从里面传来,那声音无比熟悉,我甚至已经不用去想,就知道是谁在说话,眼看那房门虚掩着,我疾步走了上去,一把推开了门。

        砰地一声,大门被推开,撞在了两边的墙上,顿时,里面的人都惊得低呼了起来。

        而眼前的情景,更是让我整个人都惊呆了。

        南宫离珠和妙言都坐在卧榻上,南宫离珠的手里正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细粥,往妙言的嘴里送。

        “你干什么?!”

        我像是被雷打了一下似得,开口的时候声音都变调了,几步走过去,一把掀翻了她手里的粥碗。

        南宫离珠猝不及防,热粥泼了她一身。

        “啊!”她也惊得低呼了一声,一抬眼看见是我,顿时也僵在了那里。

        这一刻,这样的相见,也许是连她也没有想到的,甚至都来不及发脾气,就这么呆呆的看着我,眼睛里满是复杂纠结的光,然后,又看向妙言。

        掀翻了她的粥碗之后,我已经一把将妙言从卧榻上抱了起来,紧紧的抱在怀里连退了好几步,脑海里满是刚刚她拿东西往妙言嘴里送的情景,那让我想起了当初念深弭患烂喉痧病重的时候,她让人往他的粥里参菠菜汁。

        她刚刚给妙言吃的是什么?里面是不是有毒?!

        一想到这里,我心急如焚,下意识的就要去掰妙言的嘴,而这时,在这屋里伺候的宫女也终于反应过来,急忙冲上来护住南宫离珠——

        “好大的胆子,竟敢对婕妤无礼!”

        “这是哪里来的野人!”

        “外面的人在干什么,怎么放她进来?”

        “快把她抓起来!”

        那些小宫女看起来都很年轻,也是当年我没见过的,全都指着我七嘴八舌的怒骂起来,只有蕊珠是当初就跟着她的,也认得我,一见是我闯进来了,也没有说什么,只走过来弯下身扶着南宫离珠的胳膊:“婕妤,婕妤受惊了,烫到了没有?”

        那些热粥有一些泼到了南宫离珠的手背上,被烫红了一大片,白皙的手上这样的烫伤看起来触目惊心,但她却没有生气,甚至连情绪的起伏都没有,只是坐在那里,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抬头看了看我,她面前的那些宫女还在骂骂咧咧的,我也全然不顾,只抱着妙言,恶狠狠的盯着她。

        这时,一个声音冷冷的响起——

        “你们都下去。”

        一听到这个声音,就像是又有一阵寒风从外面吹进这个温暖的房间,那种寒气要把人的血液都冻僵一般,让所有人的心里都莫名的战栗了一下,我抱着妙言的手一紧,抬头就看见裴元灏从内间慢慢的走了出来。

        他还没有穿上外衣,只有一身贴身的长衣穿在身上,依旧身形挺拔壮硕,头发也还没有梳,长长的垂在脑后,门外一阵风吹进来,将他的发丝吹得飘扬起来,缠绕在他的眼前。

        一时间,他的眼神仿佛有些模糊。

        而一看到他,再看到南宫离珠慢慢起身,我只觉得自己像是闯进了一个深渊,一个陷阱,一个困住我的网,若是在过去,我只希望这一刻是在做梦,只要痛一点,就能清醒,远离这个噩梦,但这一刻,我却怎么也舍不得让自己痛一点,从梦境里清醒过来。

        因为妙言,我的女儿,别我抱在怀里。

        她漆黑的眼睛里终于有了一点光,虽然只是一点点,却随着呼吸在慢慢的闪烁着,不再像过去那样,看着任何人,任何事都进入不到她的世界里。

        所以,即使这样,即使那样,这一刻,我仍旧叩谢上苍。

        就在我后退的时候,身后传来了玉公公苍老的声音:“皇上,婕妤娘娘恕罪,老奴一时失察,让她——”

        我回过头,玉公公气喘吁吁的走到门口,脸都跑红了。

        虽然没有看到刚刚发生的那一幕,但一看着屋子里这气氛,和我抱着妙言一步一步后退的样子,他大概也能猜出,我“惹祸”了。

        那些宫女都一个一个的退了出去,只有蕊珠捧着南宫离珠的手,为难的说道:“皇上,婕妤的手被烫伤了,如果不处理的话——”

        裴元灏走了过去,看了看她的手,低声道:“痛吗?”

        “还好。”

        南宫离珠柔声说到,又抬起头来看着我。

        不,不是看着我,而是看着我怀里的妙言。

        她伸手轻轻的拨开身边的蕊珠,示意她出去,然后平静的看着我,说道:“不管你有什么事,别吓着小公主。”

        “……”

        “她还没用早膳呢。”

        我怒极反笑:“你要给她吃什么?”

        她停了一下,没开口,倒是正要准备离开的蕊珠走过我身边,听到我这话气不过停了下来,转头看着我:“岳大人,说话可要凭良心,公主一大早过来,婕妤自己都还没用早膳,先顾着喂小公主;而且,刚刚那碗粥太烫了,还是婕妤吹凉了,自己试过不烫了之后,才给公主用的。”

        “……”

        “有人会自己下毒,自己还去尝吗?”

        “行了蕊珠,你出去。”

        南宫离珠又淡淡的说了一句,蕊珠这才瞪了我一眼,转身出去了。

        裴元灏站在她身边,又看向我身后:“你也下去吧。”

        玉公公原本还有些迟疑,但听见裴元灏开口,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俯身行礼,趁着行礼的时候低声道:“姑娘莫急。”

        说完,便转身走了。

        于是,就剩下我和他们两,还有怀里的妙言留在这个屋子里。

        这一刻我的心跳也越发的急促起来,一种深深的厌恶感从心底里升起——如果说这世上有什么人是我不想见的,那么眼前这两个绝对能排到前三,不仅不想见,甚至连想起他们俩对我来说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虽然把妙言送回裴元灏身边,回京,就已经有心理准备可能要面对这一刻,但我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刻会来得这么快。

        我皱紧眉头看着他们,南宫离珠大概也实在是被烫得不轻,一只手抚上自己被烫红了的那只手的手背,然后慢慢的放下去。

        风吹进这个屋子里,雪沫飘落,帷幔飞扬,只有屋子里的三个人定定的站着,相对着。

        就在这时,怀里的妙言突然动了一下。

        我急忙转过头去,她已经长大了,我刚刚怒极攻心,加上担心,抱着她还不觉得,这个时候她一动,我就有些抱不住了,但还是咬牙抱紧了她,却见她对着南宫离珠那里,喃喃道:“娘……”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464/113470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