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1281.第1281章 朕,要审审那个人

1281.第1281章 朕,要审审那个人

        就在我抬起头来看着他的时候,他也正抬眼看着我,两个人的目光一相交,我下意识的想要说什么,但他却先我一步开了口。

        但,却不是对我说的。

        “南宫大人,你怎么看啊?”

        一旁的南宫锦宏也像是被这样的气氛所压,突然被叫到名字,自己也有了一点不安的,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这——”

        “你有什么看法,就说什么。”

        “老臣——”

        虽然裴元灏那样说了,但皇帝现在面无表情的样子还是让人有些捉摸不透,南宫锦宏也显得非常的谨慎,犹豫好了一会儿,才轻轻的说道:“这封信,老臣不便说什么,毕竟这信上什么都没有写清楚,若妄下断言,对无辜者不公平,对颜小姐也是不公平的。”

        我有些好笑的看了他一眼。

        一句话,居然就把我从“无辜者”里面给摘出来了。

        “不过——”

        果然,他话锋一转,顿时,这间屋子里的人全都屏住了呼吸,在等他下一句似得。

        南宫锦宏又踌躇了一下,才慢慢说道:“老臣倒是想起来,刚刚皇上问起颜小姐的,关于一个什么书院……”

        裴元灏道:“西山书院?”

        “对,老臣早就听说过这个书院,奇人异士辈出,是蜀地一个很有名的,谈学论道之地啊。”

        “……”

        “听说,傅大人,也是出身西山书院的?”

        我一听,立刻说道:“傅老是曾经在那里讲学,但入宫之前,已经在红叶寺内清修数年,早就离开了那里。”

        南宫锦宏呵呵一笑,道:“这就是了。”

        “什么意思?”

        “因为老臣想起来,几年前,还有扬州考生大闹考场的事,听说,就跟这西山书院的学生有很大关系啊。”

        一听这话,我和裴元灏两个人的脸色都变了一下。

        扬州考生大闹考场,这件事我当然不会忘记,我想他也不会忘,因为那时他正身处扬州,这件事也是他亲自处理的。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恢复记忆,他险些让那些官兵对学生动手,后来是在我的劝说之下,才放弃了刀兵相加的做法,而该做安抚,最后才把这件事压了下去。

        虽然事情是处理了,但我知道,他对扬州学子的好感荡然无存,自然也更恨西山书院的那些学生。

        而那一次,西山书院的学生之所以会去挑起这样一场大闹,就是因为颜家有人到书院去讲了一堂课,然后又因为入春而放了学生们的春假,便造成了扬州那样的局面。

        一想到这里,我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看起来,我还是小看了南宫锦宏。

        这封信,想来也是他的手笔,和他此刻的话一样,要说指证,他谁都没有指证,但只是借着刚刚裴元灏问我的话,就牵出了西山书院,牵出了颜家,再回头看我这个颜家大小姐的身份——就算是我自己,也不能不怀疑我自己了。

        果然,裴元灏的眼神越发的冷了下来。

        南宫锦宏又接着说道:“老臣还听说,那西山书院的学生平日里除了读书,还要精习剑术,骑射,平日里更喜欢行侠仗义,以儒侠自居。”

        “儒侠?”裴元灏重复了这两个字,冷冷道:“侠义无犯禁,儒以文乱法!”

        这话一出,南宫锦宏就像是被吓到了一样,急忙捏紧了手里那本“救命”的书,后退了一步,俯身拱手不敢起。

        而一直站在后面的素素和吴嬷嬷,虽然听不懂到底南宫锦宏在说什么,但听到裴元灏这一句冰冷的话语,他们两也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担忧的看着我,下意识就想要往我这边走,被我抬头用一道目光阻止了。

        我盯着他们,让他们立在原地不要动。

        这时,常晴上前一步:“皇上……”

        她的声音很柔和,就在刚刚君臣那钢刀相击一般的对话之后再响起,就更显得温柔无比,却莫名的让人感到一种异样,她走到裴元灏的身边,轻轻说道:“那这封信——”

        裴元灏没说话,将叠好的信纸重新放回到信封里,然后冷冷说道:“这件事不许传出去,所有的人,都给朕管好你们的嘴!”

        他的话一出口,周围的人全部跪了下来:“是!”

        他又抬头看着我。

        我也安安静静的看着他。

        事情不准传出去,那么对我的处罚就是——

        这时,裴元灏已经站起身来,对常晴说道:“从今天开始,封锁这个院子,不允许任何人进来……也不允许任何人出去。”

        常晴一听,顿时也像是被吓了一跳:“啊?”

        “啊什么?朕的话没听到?!”

        “不,臣妾不敢。臣妾遵旨。”

        南宫锦宏听到他的这个安排,也不知是满意,还是心有余悸,终究还是松了口气,但他立刻又说道:“皇上,那妙言公主……”

        我顿时也紧张了起来。

        裴元灏虽然没有直接治我的罪,而是把这院子锁了,把我关在这里,应该是想要暂时把这件事压下来,那妙言呢?如果真的将我视为罪人,公主当然不能跟一个罪人呆在一起。

        难道,南宫锦宏还想把妙言带走吗?

        我顿时怒火中烧,恨恨的瞪着他看,裴元灏沉默了一下,也回头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内室那紧闭的大门,妙言还在里面睡觉,对外面几乎已经天翻地覆的变化毫不知情,他说道:“公主的病现在还没痊愈,也不要打扰到她。就暂时——”

        所有人都盯着他看。

        “暂时留在这里。”

        我立刻大松了一口气。

        南宫锦宏倒像是有些犹豫:“皇上,既然要封闭这个小院子,那公主殿下——”

        裴元灏却已经不再理他,而转身对常晴说道:“一应供给不变。若让朕知道他们有什么短缺,朕就唯你是问。”

        常晴低着头:“是。臣妾知道了。”

        说完,裴元灏便转身往外走去。

        南宫锦宏显然还有些发懵,他捏紧了手里的那本书,急走了两步追到裴元灏的身后,小声的说道:“皇上,消息是要封锁的,但这件事——”

        他说着,意有所指的看向裴元灏手里的那封信。

        裴元灏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

        南宫锦宏俯身拜道:“事关朝廷安危,社稷之重,还请皇上下令彻查此事,也为亡者……讨还一个公道。”

        亡者?

        一听这话,我立刻皱起了眉头,南宫锦宏自己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声音也颤抖了起来,裴元灏皱着眉头看着他:“卿家……”

        南宫锦宏扑通一声跪在他的面前,叩首拜道:“皇上,老臣早就怀疑西川的逆贼图谋不轨,之前,学义被杀一事,老臣就一直怀疑是西川的人所为,只是——苦于证据不足,老臣有冤难诉,今天看到这封信,老臣不由的又想起了我那苦命的外甥……”

        说着,他竟呜呜的哭了起来。

        裴元灏低头看着他,一时竟像是也有些无措,半晌,慢慢的俯下身去扶着他:“爱卿,你先起来。”

        “皇上,皇上,求皇上为学义做主啊!”

        ……

        我站在旁边,仍旧一言不发,但眉头已经拧成了一个疙瘩。

        现在,我已经知道这个局设了很久,但却不知道,南宫锦宏到底花费了多少心思在这个局里——从他现在的每一句话,我都能感觉到如钢刀一样插向了他想要对付的那一面。从头到尾,他没有一个字是针对我,在皇帝表态之前,他不以这封信做文章;在皇帝将我这个院子封锁,也就是稍微一表态之后,他就立刻开始用瞿学义的死做文章。

        表面上看来,他完全不是一个针对自己的政敌,或者女儿的敌人,而只是要为瞿学义,这个朝廷命官,他苦命的外甥的死讨还一个公道。

        我想,这件事,恰好也是裴元灏心里一直过不去的坎儿。

        这时,裴元灏终于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南宫锦宏已经哭得老泪纵横,泣不成声,裴元灏拍了拍他的胳膊,慢慢说道:“这件事,朕当然是要查,爱卿何必如此性急?”

        南宫锦宏抬头看着他:“皇上,是要如何——”

        裴元灏慢慢说道:“刚刚爱卿的话,倒也提醒了朕。”

        “老臣?老臣的什么话?”

        “爱卿刚刚问了朕关于西山书院,而朕也刚好想起来,”他说着,回过头来看着我:“你之前说,送信来的人,是什么人?”

        我平静的说道:“西山书院的人。”

        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一点:“那,不正好吗?”

        南宫锦宏顿时明白了什么似得,睁大眼睛看着他:“这——”

        裴元灏已经转过身去,下令道:“立刻派一队御林军前往铜雀台,封锁刘府,将府内一干人等全部控制住!”

        我的心顿时擂鼓一样的跳了起来。

        裴元灏一边往外走,一边道:“朕,要审审那个西山书院的学生!”

        南宫锦宏的脸上表情也变化万千,但这个时候也不懈怠,立刻就跟着裴元灏走了出去,所有的人全都走了出去,只剩下我和素素,吴嬷嬷还留在屋子里。

        最后一个走出去的,是常晴。

        她站在门口,回头看了我一眼。

        不知,是因为天气使然,还是此刻的心情使然,她的脸色显得非常的阴沉,看向我的那一眼,布满了阴霾。

        我突然想起来,刚刚发生的一切,不管我们争辩也好,对质也好,从头到尾,常晴,都仿佛置身事外一般,没有说过一句话。

        就在我的心跳如雷,抬头看着她的时候,两边的小太监伸出手来,将我面前的那道门慢慢的拉过去,砰地一声,关了起来。

        隔壁老王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464/115356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