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1325.第1325章 这一关,你要帮我!

1325.第1325章 这一关,你要帮我!

        什么?!

        我惊得一下从床头弹了起来,但到底身上没什么力气,差点就要跌下床去。幸好素素一个箭步冲上来将我护住:“大小姐,小心啊!”

        我倒在她怀里,也顾不上其他,急忙抓着她的手臂:“你刚刚说什么?太子遇刺?”

        “是啊。”

        我的脑子嗡了一声,一下子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

        不知过了多久,才感觉后背软绵绵的撞了一下,是素素扶着我又靠坐回床头,我整个人都有些发虚,但还是伸手抓着她的衣袖不放:“素素,你说太子遇刺,结果呢?结果如何?”

        她愣了一下,望着我:“我只听到外面的人在传,说太子殿下遇刺,但结果就不知道了。”

        “……”

        我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

        太子遇刺,是外面传的消息,是真是假还不能确定,现在还先不要慌!

        虽然理智上这样告诫自己,但心跳和呼吸还是已经全乱了,一想到那个英姿挺拔的孩子,未来的仁德之君,念深,如果他真的遇刺,出了什么意外,那——

        我的掌心冷汗直冒,改捏着自己的衣角,又问她:“那皇帝呢?皇帝知道这件事了吗?”

        素素眨了眨眼,摇头对着我。

        看来,她也对一切都没什么了解,只是听到一个消息,就赶着回来告诉我。

        就在这个时候,吴嬷嬷从外面走了进来,她的脸色凝重,一看见我的样子,就立刻说道:“姑娘是已经知道太子的事了。”

        我急忙点头:“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嬷嬷走过来,伸手给我掖了一下被角,然后说道:“奴婢也是刚刚听见宫里有人在传,说是一大早从河南那边传过来的消息,太子原本准备回京的时候,队伍突然遇袭,听说打得很厉害,还有人落入黄河了。”

        我急忙问道:“是太子吗?!”

        吴嬷嬷道:“消息是从那边传过来的,但好像,不是咱们的人传的,所以具体是如何,还不清楚。”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吴嬷嬷算是问清楚了才来跟我说的,但实际情况,似乎本来就传得很模糊。

        太子的队伍遇袭,打得很厉害,有人落入了黄河……但这些消息,都不是太子身边的人传回来的,那是什么人传的?

        我的眉头紧皱,又问道:“那皇帝陛下呢?他知道这个消息了吗?”

        “已经知道了。听说陛下已经出宫到了西郊,但听到这个消息,就立刻回宫了。”

        “……”

        已经到了西郊。

        看来,他是真的去冲云阁,找护国法师,但没想到,出了这么个意外。

        不过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其他,念深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我想了想,立刻掀开身上的被子,素素和吴嬷嬷都吓了一跳,急忙上来扶着我:“大小姐!”

        “姑娘,你这是做什么?”

        我微微喘了一下,说道:“快给我穿衣,我要去景仁宫!”

        他们两对视一眼,也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虽然还有些担心我的身体,但这个时候也不敢再犹豫,急忙服侍我穿上衣服,素素又出去跟那些守卫的人说了一声,立刻几个小太监抬着藤椅就过来了。

        我一路急匆匆的赶到了景仁宫。

        过来,一进宫门就感觉到这里气氛不对,正好迎头看见杏儿从里面匆匆的跑出来,一看到我,大喜过望的说道:“颜小姐,你来了!”

        “皇后娘娘怎么样了?”

        “颜小姐也是听到那个消息所以过来的?娘娘她,她可不太好啊!”

        我的眉头一拧,急忙吩咐素素扶我进去。

        一进屋,果然看见常晴脸色苍白的躺在卧榻上,而妙言手里捧着一杯热茶,正趴在她的身边,乖巧的说道:“娘娘,你不要生病了啊。你喝一口,喝一口就不会生病了。”

        常晴睁开眼看着她,像是想要安慰她一两句,但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倒是听到了我的脚步声,抬起头来看着我,妙言也听到了,一回头看见是我来了,高兴的一下子扑了过来:“娘!”

        我人还有些虚弱,还是勉强抱住了她,她高兴的抱着我的腰:“娘你来啦!娘没有生病啦?”

        我笑着拍了拍她的脸:“娘没事。你在照顾皇后娘娘吗?妙言好乖。”

        她立刻笑着扬起小脸,一副得意的样子,我冲扣儿使了个眼色,扣儿也看出我的身体还没太好,急忙过来哄着她将她带到了一边,然后才扶着我走到卧榻前,常晴望着我:“你来了。”

        我点点头,还要向她行礼,她摆了摆手:“免了那些虚礼吧。坐。”

        我也实在撑不下去了,几乎是跌坐在卧榻边上。

        她的脸色苍白得没什么血色,这样望着我的时候,更显得憔悴:“你也听到消息了?”

        “是。”

        她轻叹了一口气,没再说话。

        虽然什么话都没再说,但我知道,这一刻她的心,只怕是放在油锅里一般的煎熬了。

        想到这里,我先开了口:“娘娘先不要急。”

        她抬起头来看着我。

        我说道:“到底,落水的是太子殿下吗?”

        她苍白的嘴唇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说道:“还不知道,只知道他们遇刺,有人落水,但具体什么情况,一样清楚的都没有。”

        我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样,只要没有确切的坏消息传来,那在现在这个情况下,就还算好的!

        我急忙伸手去抚着她的手背,柔声说道:“河南到京城这么远的距离,消息难免失实,况且又不是宫里派出的人传回的消息。太子殿下身边那么多人,应该是可以保护好殿下的。”

        她闭着嘴,没说话。

        但是我能感觉到,她的手在我的手心里颤抖得厉害。

        虽然,念深不是她亲生的,但毕竟是她一手带大的孩子,是她所有的期望,一点点的坏消息,都会击倒一个母亲,这一点,我再清楚不过了。

        妙言捧着茶杯站在一旁,她显然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这个时候慢慢的挪过来,靠在卧榻边,小声的说道:“皇后娘娘,你喝点茶嘛,不要生病了。太子哥哥一定不会有事的。”

        常晴低头看了她一眼,脸上几乎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但还是按捺住了,勉强笑道:“好啊,妙言真乖。”

        说完,接过茶杯喝了一口。

        我让素素带妙言去别的地方玩一会儿,不要留在这里让常晴烦心,又陪着她坐了一会儿,扣儿他们来回的跑着,打听外面的消息,但除了之前知道的,并没有更多新的,确切的消息传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

        虽然知道,从那么远的地方,不可能立刻就有消息传回来,但内心还是慢慢的煎熬着,希望下一刻就有人从外面走进来,带来好消息,最好就是念深,如果他能够走进来,那比什么都好。

        常晴的脸色越来越惨白。

        我终于按捺不住,回头问扣儿:“皇帝陛下在什么地方?”

        扣儿急忙说道:“皇上从外面回来之后,就一直在御书房,现在,应该还在那里。”

        “可有什么旨意下来?”

        “还没有。”

        “……”

        “听说,好多大臣都进宫来觐见皇上,就为了这件事,但都被皇上拒之门外了,现在他们还在御书房外候着呢。”

        我捏了一下衣角。

        这个时候,裴元灏不见他们是对的,最好,不要见任何人。太子是国之根本,他出现任何问题,都可能引起朝政的极大反弹——而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太子到底有没有出问题,谁也不清楚,可这样的猜测,越会让人心动荡不安,裴元灏如果处置稍有不慎,就会让情况更加恶劣!

        如果这个时候,常晴能过去——

        想到这里,我低头看了她一眼,但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的脸色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我知道,现在她能支撑着自己不要崩溃,已经到了极限,如果还要她去支撑裴元灏,实在是太为难她了。

        这时,一只手轻轻的覆上我的手背。

        我低头一看,常晴正看着我:“轻盈。”

        “娘娘有何吩咐。”

        “这一关,你要帮我,更要帮皇上度过。”

        “……”

        “我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我的心里突然一动。

        这时,也是旁边的吴嬷嬷实在有些看不下去,才上前一步,轻声说道:“皇后娘娘,颜小姐已经病了好几天了,今天才刚刚能下床,实在是——”

        我急忙抬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常晴也看着我,看着我比她红润不了多少的脸色,看着我满头的冷汗。

        她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歉疚的神情:“轻盈,我——”

        “娘娘不用说了。念深的事,我不会袖手旁观的!”说完,我回头对吴嬷嬷说道:“扶我起来,去御书房。”

        吴嬷嬷望着我:“姑娘。”

        “快!”

        她心中不忍,但也别无他法,只能扶着我站起来,我对着常晴点了一下头,便转身走了出去,外面抬藤椅的小太监还在候着,一见我出来,立刻上前来将我扶了上去,我用仅有的力气说道:“去御书房。”

        他们应着,将藤椅抬了起来。

        外面的风还很冷,我出来得急,披了一件不太厚的风氅,这个时候有点凉意,吴嬷嬷一边跟着藤椅往前走,一边伸手帮我将风氅掖严实一些,更是心疼不已的看着我苍白的脸色:“姑娘,你这是——你的身子还没好呢!”

        我摇了摇头:“这不重要。”

        “现在消息都还没落实,姑娘何必这么着急?”

        “不是我急,”我看着前面长长的通道,脸色越发的苍白:“是别的人,急。”

        吴嬷嬷一怔,愕然的看着我。

        就在之前,听到太子遇刺的消息,我们所有人的心神都放在了太子的安危上,恐惧和害怕已经完全占据了所有的理智,可是,就在刚刚,常晴那句话让我一下子有些回过神来。

        她说——这一关,要我帮她,帮皇帝度过,我才恍然醒悟过来,这,的确像是一个关口!

        一个设置给皇帝的关口!

        之前常家和南宫家的乱政之举,已经不需赘言,虽然最后,朝廷和西川的战火没有被点燃,反而因为我的出面,有交好的趋势,但对朝廷而言,毕竟是走了一个太师常言柏,陆续一些官员的升降,也势必会造成一定的慌乱。

        然后,是来自渤海的密折——敖平几场大战,阻止了铁面王登陆,现在,渡海飞云已经消失在了海上,之前预想的草原的大乱,暂时不会降临。

        那么,腾出手来的洛什要做什么?

        他的眼睛,一直盯着中原。

        可是,如果中原朝局稳定,武将固守,他也占不了多大的便宜,偏偏在这个时候,太子遇刺!

        而且,这个太子遇刺的消息,不是太子身边的人传回来的,也是皇帝派去的人传回来的,而是莫名其妙的就有人从河南传回这样的话,半真不假,引人猜疑。

        不论念深是真的出事了,还是安然无恙,但现在消息没有确实,那就是乱的源头!

        这一环一环,就像是说书人的唱本,好像有人预先设定好了,在一步一步的实现。

        而最后,天下大乱!

        想到设定这一系列事件的人,我不由的打了个寒战。

        吴嬷嬷还在帮我掖着衣裳,见我这样,立刻小声的说道:“姑娘,你可千万别病倒了啊!”

        我没说话,藤椅拐过一个弯,就到了御书房了。

        远远的,已经看见十几个大臣在那里等着,一个个忧心忡忡,也有一些,带着别样的心思的,将御书房的大门围了个水泄不通。

        玉公公还站在门外,对他们说道:“各位大人啊,皇上已经说了,今天任何人都不见,你们就不要在这里空守着了。”

        那些大臣不肯听,一个个都焦急的说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要见皇上!”

        “是啊,这件事可不能坐视不理啊!”

        “太子乃是国之根本……”

        玉公公被他们也围攻得焦头烂额,而就在这时,他一抬头,看见我的藤椅慢慢的放下,顿时脸上一阵喜色,急忙跑了过来:“颜小姐,你可终于来啦!”

        我正要站起来,可腿脚一阵发软,又跌了回去。

        吴嬷嬷他们急忙将我扶着,勉强站了起来。

        那些大臣们一看见我出现,脸色也都变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464/119195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