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1390.第1390章 你到底,是什么人哪?

1390.第1390章 你到底,是什么人哪?

        言无欲微笑着看着我,淡淡的说道:“颜小姐,国无二君啊。”

        “……”

        “若不是知道皇帝陛下昏迷,且暂时没有清醒的可能,贫道也不敢随便救起太上皇,否则,会天下大乱的。”

        “……”

        又是——天下大乱。

        今天已经听到好几次这个词了,不过这一刻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却给我一个格外清晰,甚至真实的感觉。

        没错,国不可一日无君,但,国也不能有二君。

        这也是我这么多年没敢随便把药方交出来的原因,即使之前交出去了,裴元灏也没有立刻就让言无欲使用,自然他也有是顾忌的——这个皇位,不是裴冀传给他的,而是在上一任皇帝昏迷的情况下,他逼走当时的太子,甚至杀了一个皇子,兵围皇城抢下来的,实际点来说,是名不正言不顺的。

        所以那个时候,南方的学子才会那样抨击他。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救醒了太上皇,他自己的位置就不那么稳固了。

        所以这些年来,他一直让言无欲保住太上皇的命,可其他的,却没有多做,甚至没有去访医问药,原因也就是这个。

        而这一次,因为裴元灏自己的原因,昏迷不醒,朝局混乱,言无欲自作主张救醒了太上皇,虽然是逆了皇帝的意思,但解决了今天朝堂上的困局,多少,也可以说是将功补过了。

        我想了想,看着言无欲:“那,你现在已经救醒了太上皇了,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言无欲看着我,淡淡的笑了起来:“这,颜小姐,下一步,似乎是你们应该考虑的问题了。”

        “……”

        “贫道能做的,都已经做了。”

        “……”

        也对。

        他再是厉害,也只是一个陪着太上皇打坐炼丹,帮他以术法续命的道士,朝政上的事,他是一点都不能参与的。

        我问道:“太上皇现在如何?”

        “元气耗得太厉害,还需要休息一段时间。”

        “那,我晚点再来。”

        他有些意外的看着我:“你要——”

        我已经转过身作势要走,听见他问,便轻轻的说道:“事情已经解决了,也该回去看一眼了。”

        他眨了眨眼睛,没说什么,只轻轻的笑了一下。

        我离开了这座宫殿,走出去的时候,门口那个圆脸圆眼睛的童子还恭恭敬敬的对我行了个礼,我微笑着往回走,但笑容却没有维持多久,就在我拐过一个弯,看到宜华宫门口站着的那个有些熟悉的,窈窕的身影时慢慢的敛了起来。

        一听见我的脚步声,那个身影也立刻转过身来,看向我。

        “大——大小姐!”

        叶云霜。

        她又来了。

        我微微蹙了一下眉头,站住了脚步,却止不住她匆忙的朝我走过来,一脸恳切焦虑的神情:“大小姐,我,我——”

        “你来干什么?”

        对上我有些冰冷的眼神和冷淡的口吻,她像是被人迎头一桶冰水浇下来,顿时整张脸都苍白了一些,带着几分怯意的看着我:“大小姐……我,我知道我对不起大小姐,那天不该那样怂恿他们。我只是——只是想要——”

        “你不用跟我解释,”我淡淡的看着她:“你对我,也说不上对得起对不起,你不是我的奴婢,做什么事也不必都向我请示。你要见他,是你自己的心意,我无权阻挠你这么想。”

        她一听我这话,脸色苍白得更厉害了。

        踌躇了许久,她轻轻的说道:“大小姐,我,我也是刚刚才听他们说,原来皇上是昏迷了,我真的只是担心他,没有任何要跟大小姐作对的念头,我也不敢有这样的念头。”

        我淡淡的看着她,眼神仍旧冰冷。

        活到现在,我已经看过太多女人为了爱情,为了自己所爱的人而不顾一切的例子了,有好有坏,有理智有盲目,我无权去评判别人的人生,也无权去阻止她们继续为了自己的爱情奋不顾身,甚至奋不顾他人,只是这一刻,我更明白了应该怎么走自己的路而已。

        眼看她悔恨交加,恨不得以死谢罪的样子,我平静的站着不动,直到看见另一边远远的走过两个小宫女,指指点点的看着这边,我才冷冷的说道:“你也不用再解释了,你说的我都明白。”

        她怯生生的看着我,眼中含着泪光:“那,大小姐,我——我能见一见皇上吗?”

        “……”

        我冷冷的回头看了一眼仍旧封闭的宫门,说道:“你既然直到皇帝陛下昏迷着,那就应该也知道,现在守着他的,是贵妃娘娘。”

        “……”

        “你要进去,跟她抢这个位子吗?”

        她的脸色一僵,顿时仓惶的低下了头。

        不得不说,西川的人是很会选人的,男人有的时候喜欢的,未必真的是倾国倾城的绝世美貌,那种让人怜惜,想要捧在手心里呵护的无辜无助的眼神,更让男人产生保护和占有的**——而这一切,再加上艳丽的容貌,就会更加让人难以抗拒。

        叶云霜,无疑是这其中翘楚。

        看着这样的她,我的心也软了一下。

        沉默了一会儿,我说道:“贵妃在里面,她是不可能让任何其他的女人靠近皇帝的。不过,她也不可能一辈子都呆在里面,若她离开,你可以来。”

        她一听,脸上又浮起了欣喜的笑容,感激的望着我:“多谢大小姐,多谢大小姐。”

        我淡淡的一摆手:“你走吧。”

        她千恩万谢,再三的向我致谢,然后才转身离开。

        我看着她的背影,一时也不知道心里到底是苦是涩,只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过去敲了几下门,里面的人立刻打开了宫门,我随即走了进去。

        进入了到我的房间里,这里安静得一如早晨离开的时候。

        只是,微风吹进来,将珠帘吹得微微晃动,看着里面的人影似乎也在晃动,我刚刚走到屋子中央,就看见南宫离珠慢慢的回过头来望向我:“你回来了?”

        “嗯。”

        我一边回答着,一边看向床上,仍旧毫无声息的皇帝。

        宜华宫里安静极了,仿佛刚刚在朝堂之上发生的惊天动地的逆转,也没有影响到这里的宁静,他睡着不动,而南宫离珠,甚至连动作都和我们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

        她趴在床边,一只手仍旧紧握着他的手:“他,还没醒。”

        我淡淡的说道:“但有一个人醒了。”

        “……谁?”

        “太上皇。”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她僵硬的回过头,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看着我:“你说什么?太上皇?!”

        “对,太上皇醒了。”

        “……”

        “并且,他到了大殿之上,驳斥了所有人提出的——辅佐太子的办法。”

        “……”

        “接下来的日子,会由太上皇亲自辅佐太子,主持朝政。”

        “……”

        我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在仔细的看着她苍白的脸,只见她有些仓惶的,又有些茫然的,等我说完最后一句,她像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这样,也好,也好。”

        我说道:“你不关心,南宫大人如何吗?”

        她的眼神更加茫然了一些。

        沉默了半晌,她摇了摇头,转过头去继续看向床上的人,轻轻的说道:“我,我现在只关心他,我只想知道,他什么时候能醒来……”

        “……”

        我平静的看了她一会儿,最后,轻轻的叹了口气。

        我在宜华宫逗留了不少时间,休息,也是让自己稍微的从大殿上带回的不安情绪里恢复平静,却没想到一下子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天色都暗了下来,急忙起身收拾了一些东西,等我再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屋檐下都挂上了灯笼,随风摇摆着,散发出一种异样的,晦暗的光。

        好像梦中那鬼魅般的影子。

        我站在那里,一时间还有些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直到装过头去,看见南宫离珠,她仍旧跪坐在床头,不声不响,痴痴的望着裴元灏。

        我有些清醒了过来。

        看着她那专注的眼神,我不由的轻叹了口气——叶云霜要想见裴元灏,大概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我没有跟她说什么,想来也没什么可说的,只交代了外面的素素和吴嬷嬷,让他们稍微看顾着一点她,素素尽管还有些不甘愿,但吴嬷嬷还是相当老练的,扯着素素答应了我。

        我转身离开了宜华宫。

        一路往言无欲的那座宫殿走的时候,天色越发的暗下来,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我刚一走到,就看见里面的屋檐下已经点亮了数盏明灯,摇摇晃晃的,院中树影婆娑,仿若魅影。

        我又愣了一下。

        不过,这一次我没有在院子里等,而是直接过去推开虚掩的门,走进大殿,就看见常晴带着两个孩子,还有玉公公在那边坐着,一见我走进去,妙言立刻喊道:“娘!”

        她飞跑着扑到我怀里,嗔怪我为什么一整个下午都不见人影,我微笑着敷衍了她两句,又看向常晴,她轻轻的说道:“太上皇已经醒了,只是人还有些模糊。外面的事,我和道长都已经告诉了他许多,但还有一些——”

        她望着我,目光闪烁。

        我也明白。

        还有一些,他们不知道的,不能说的,只能靠我来说了。

        正在这时,旁边想起了门被推开的声音,回头一看,只见言无欲从另一边的一扇门里走了出来,一看见我,便微笑着说道:“正好,倒也免得去请了。”

        我放开妙言,转身走到他面前:“道长。”

        他侧过身,朝里面做了一个手势:“颜小姐,这边请。”

        顿时,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就算不用人说,我也知道,太上皇一定在里面,他要见我了。

        常晴对我轻轻的点了一下头,我没说什么,只捏紧了袖子里那个温润而坚硬的东西,因为手心的汗水的缘故,微微有些湿滑,我更紧的捏住,微微摩挲了两边,便转身走了过去。

        言无欲将我带进那个房间。

        一走进那个房间,先看到的,又是一片灯火通明。

        这,应该是专门给太上皇休息所用的地方,陈设倒是非常的简单,比起宫中那些华美精致的房舍,这里更像修行的场所,除了一张靠墙的床榻,其余几乎什么都没有,只有屋子中央垂挂下来的帘子将这个空洞而宽大的房间勉强隔成两个部分。外面这一边,两头摆着木架,上面各放置了几十上百只的蜡烛,烛火摇曳,热气一浪一浪的用来,我只站在门口,立刻便出了一头的汗。

        而那张靠墙的床榻上,太上皇裴冀正躺在那里,背后垫着高高的枕头,让他勉强半坐着。

        我慢慢的走进去两步,就听见身后吱呀一声,回头一看,言无欲已经退了出去,还将门也关了起来。

        也许是听见了关门的声音,床上的人微微的震了一下,睁开了半眯着的眼睛,转过头来看向我。

        那双眼睛,一如既往的温和,只是此刻映着我身边那些摇曳扑腾的烛火,显得格外的透明,好像蒙了一层薄雾一般,打量着我的时候,给我一种格外奇异的感觉,好像那目光是有质感的。

        我还是走过去,毕恭毕敬的朝他行了个礼:“太上皇万福金安。”

        他看了我一会儿,轻轻的说道:“孤记得你。”

        “……”

        “你就是当初,跟着老三的那个宫女。”

        “是。”

        “孤还记得,当初跟你说过一些话。”

        “是。”

        “看来,老三登基,有你一份功劳。”

        “这是太上皇和皇帝陛下上承天命,自有老天庇佑,民女实在不敢居功。”

        他淡淡的闭了一下眼睛,像是对这种推脱客套的话有些厌倦,再睁开眼的时候,又轻轻的说道:“言无欲说,孤应该见一见你。”

        “……”

        “刚刚,孤也见到了你的女儿,你生了一个公主,却不是后宫的嫔妃。”

        “……”

        “你到底,是什么人哪?”

        我抬头看着他,沉默了一下之后,轻轻说道:“民女,是前朝镇国公主的女儿。”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464/126504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