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1439.第1439章 他的目光

1439.第1439章 他的目光

        我一个人回到玉华宫,安安稳稳的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虽然玉华宫中的夜晚很安静,但我起床之后才知道,别人度过了一个不仅不眠,也不安静的夜晚。我立刻要离京的事交待了下去,他们连夜准备,第二天早上,车队就已经在宫门外候着我了。

        妙言一觉醒来突然要面对这个事实,人也懵了,一回过神来,就抱着我不撒手。

        我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怎么了妙言?还跟娘撒娇吗?”

        “……”

        “你舍不得娘走?”

        “……”

        “那,要不要跟娘一起走啊?”

        不出所料的,窝在我怀里的脑袋又轻轻的摇了摇,她抬起头来,红彤彤的眼睛,红红的鼻头,委屈得像一只小兔子,嗫喏着道:“我不要……”

        我笑道:“妙言已经是大女孩儿了,人跟人之间的相聚别离,你应该是很明白的。”

        她憋着嘴,点点头。

        我微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眼圈也变红了,旁边的素素急忙扶着我柔声安慰。她已经换上了普通的衣裳,因为一大早小福子就过来交代了玉华宫这些服侍我的人,我走之后,妙言公主要搬到景仁宫去由皇后照顾,这些人自然也是要跟过去照料公主殿下的,只有素素,会跟我回西川。

        这样的安排,是再好不过的,妙言去了常晴身边,我也就放心了。

        用过早膳,妙言便陪着我走了出去,刚刚出了玉华宫,就看到杨金翘和闻丝丝他们一群人从另一头走了过来,我知道是来送我的,急忙上前请安。

        杨金翘倒没有多说什么,反倒是闻丝丝他们万般不舍的牵着我的手:“颜小姐,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是啊,我们舍不得你啊。”

        “你还会回来吗?”

        ……

        我微笑着一一作答,等走到杨金翘面前的时候,她平静的看着我,目光中只有沉静的了然,我柔声说道:“宁妃娘娘。”

        她望着我:“你这一次,不会一去不回吧?”

        她这话带着一点玩笑,而旁边的妙言一听,急忙抓着我的手,紧张的看着我,我安抚的牵着她,然后笑道:“宁妃娘娘说笑了。”

        说着,我又柔声道:“金瑶小姐那边,还望娘娘替我带个好。这一次走得急,也不能去看她了。”

        她默默的点了点头。

        她们陪着我一同往外走去,走到宫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外面列队整齐的马车和护卫,都在等着我了,前面一辆车上,太上皇已经坐了进去,杨金翘她们一看到,急忙过去向他行礼问安。

        我便转身握着妙言的手,微微弯下腰去——这个姑娘现在长高了不少,蹲下去已经够不到她的视线了。

        我看着她通红的,泪光闪烁的眼睛:“妙言,娘走了之后,你要乖乖听话,搬去景仁宫之后,更要听皇后娘娘的话,她不让你做什么,你可千万不要调皮。”

        她哽咽着,点头。

        “也不要惹你父皇生气。”

        “嗯。”

        “更不要仗着自己是公主,就一天到晚任性,欺负人。”

        “我知道。”

        “多看一点书。女子无才便是德,但有才有德,你的人生会更不一样的。”

        “我知道,我听娘的。”

        说到这里,她终于按捺不住的哭了起来,一头撞进了我的怀里,我也只能伸手抱着她,红了眼眶,但始终不让自己哭出来。

        孩子已经大了,做娘的如果再经常哭泣,那对她而言就太软弱,太没有威严了。

        等到终于安慰了她,我再抬起头来,发现送别的人很少,连傅八岱和查比兴都没有来。

        傅八岱不来,我当然明白,现在他的脑子里除了他的书,已经不能挤进别的东西了,可查比兴——这个人很爱凑热闹的,连他也没有来送我,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这时,常晴来了。

        她走得很急,像是生怕赶不上送我似得,走到我面前的时候,人还有些喘,一把就牵住了我的手,说道:“怎么走得这么急?”

        我微微笑了一下:“事情处理完了,也该走了。”

        她听到我说“事情处理完了”,神色也凝滞了一下,道:“昨晚,康嫔的事——”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

        她皱紧眉头看着我:“到底出了什么事?皇上什么都没告诉本宫,昨晚大半夜的,才听说康嫔被杖责三十,今天一早又得到消息,要将她降为婕妤。”

        杖责三十,降为婕妤。

        这个惩罚,对于在宫中祭祀鬼神而言,似乎是有些重了;但,比起谋害皇嗣,甚至伤人性命而言,这个惩罚,实在是太轻太轻了。

        裴元灏终究,没要她的命。

        我也说不清这一刻自己是庆幸还是难过,一时沉默着说不出话来,常晴看着我,说道:“你们,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我抬起头来望着她。

        她的目光中,也有些闪烁,像是心中煎熬难安一般,我想了想,轻轻的安慰她道:“娘娘放心,这件事,不会再闹大了。康嫔__婕妤那边,她自己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受这些罚对她来说已经是额外开恩,她不会再闹的。”

        “……”

        “至于陛下那边,娘娘多劝劝他。”

        “……”

        “年纪已经到了这里,脾气就别太急,凡事和和顺顺的,总是会好过些。”

        常晴似懂非懂的听着,只点了点头:“嗯。”

        我微笑着,再低头看看妙言红彤彤的眼睛和鼻子,便牵着她的手往常晴面前带了一步,柔声道:“还有妙言,我就托付给皇后娘娘了,这些日子,劳烦娘娘照顾她。”

        “你放心。”

        说着,常晴伸手牵过妙言的一只手,妙言跟着她也不是一两次,倒也熟悉了,只是这个时候眼睛红红的望着我,一脸委屈的样子让我更加不忍心。

        又和她们说了一会儿话,时辰就到了。

        眼看着那些车夫都过去驾好了马,我们也该走了。

        妙言眼看着我要走了,人急得都要呜咽起来,而常晴一边牵着她的手,一边有些焦虑的往后看了一眼,通向远方的那条路上仍旧空空的,没有人再来了。

        她皱着眉头,又看向我。

        我知道她在想什么,裴元灏不来,自然有他不来的道理,也是强求不来的,于是我对着她们笑了笑,便转身要往马车那边走去。

        我刚一转身,身后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常晴急忙叫住了我:“轻盈,你看!”

        我回头一看,长路的那一头,玉公公正领着几个小太监急匆匆的跑过来,他年纪大了,这一路跑得他气喘吁吁,等到我的面前的时候,已经腰都直不起来了,脸色苍白的直喘。

        若不是身边的两个小太监扶着,只怕他都要倒下去了。

        我问道:“公公,你怎么来了?”

        他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抬起头来看着我:“颜小姐要走啦。”

        “是的,公公。”

        “奴婢来送小姐。”

        “劳烦公公了。”

        “不劳烦,不劳烦。”

        他一边说着,一边上前一步,那双有些浑浊的眼睛里微微闪着一点水光,难舍的望着我:“皇上特命奴婢过来,交给小姐一样东西。”

        一样东西?

        他说着,便恭恭敬敬的把一个小小的锦袋奉到我面前,说道:“这是皇上让奴婢交给小姐的。”

        “……”

        我从他手里拿过来,分量倒是很轻,几乎感觉不出什么重量。

        我捏在手心里,轻轻的说道:“劳烦公公代我谢过皇帝陛下。”

        玉公公点了点头。

        我也点了点头,便转身要走,刚迈出一步,玉公公又说道:“小姐。”

        我回头看着他。

        “小姐,难道没有什么其他的,要跟皇上说的吗?”

        “……”

        “奴婢愿意带话。”

        看着他有些殷切的眼神,我迟疑了一下。

        要说有什么话要让人带给他,其实有很多,刚刚让常晴劝他的话,还有感激他饶了叶云霜一命,更希望他抽出一点时间来关心妙言……太多的话其实都想要说了。

        可真正要带给他的,却发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对着玉公公殷切的目光,我终于笑着,轻轻的摇了摇头。

        玉公公有些失望的:“小姐难道连一句话,都不想跟皇上说吗?”

        我说道:“有太多话,我说不过来。”

        “……”

        “但,陛下一定会明白的。”

        “……”

        听我这么一说,玉公公倒是释怀了似得,轻轻的朝我行了个礼,又走到前面的马车旁,向太上皇行礼。

        我最后跟她们道别,素素过来扶着我上了马车,我坐上马车之后,立刻挪到窗边撩开帘子,就看到妙言已经泪流满面,却一句话都不说,只用力的抓住常晴的手,将脸埋在她的衣裳里,又转过来看我。

        我一时间心痛不已,却也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带不走她,只能朝她挥挥手:“妙言,好好照顾自己啊。”

        这时,她终于按捺不住的哭出声来,追着已经开始往前行驶的马车跑了两步,哭喊着:“娘,娘也要好好照顾自己,你要早点回来啊!”

        “……”

        “妙言等你!”

        我趴在窗边,明明不让自己落泪,但随着风不断的吹过脸庞,眼泪也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洒了一路。

        朦胧中,我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高台之上,临风凭栏。

        他的目光,平静而感伤,一直目送着我,向远方。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464/130524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