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1462.第1462章 会在哪里? 会是谁?

1462.第1462章 会在哪里? 会是谁?

        之前所有的猜测都证实了。

        但这个时候,我并没有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反而觉得自己的思绪越发的混乱,甚至觉得自己曾经走过的路,那些原本已经看过千万遍的风景,都变得陌生了起来。

        我没有想到,会真的是这样一个事实。

        裴元修不是裴冀的儿子,甚至不是殷皇后的儿子。

        天下人眼中的太子,这整个江山都是属于他的,但他却知道,自己并不是名正言顺的,我不知道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但至少对于我来说,如果突然有一天,我站在颜家的内宅,却被人告知我的身体里并没有流淌着颜家家主颜牧之的血,甚至我的母亲也不是我的母亲——

        大概,我会崩溃吧。

        我现在毫不怀疑一点,他是知道自己真实的身世的,若非如此,且不说南宫锦宏为他在京城潜伏了那么久,单说南宫锦宏和南宫离珠与裴元灏的关系,他也没那么容易相信南宫锦宏。

        可是,裴元修,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世的?

        我想起他曾经跟说过的,他第一次在内藏阁遇见我的时候,就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的时候,但他那个时候所知道的,是哪一种呢?

        他又是什么时候真正的明白,他和皇室,实际上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沉默了太久了,阿蓝一直坐在旁边看着我,这个时候轻轻的说道:“你在想什么?”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

        其实我心里想了很多,但她问我,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我和裴元修,在我离开金陵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他做了什么,都已经是过去,他将要做什么,大概也不是我会参与的。

        “我只是不知道,”我坐在床沿上,看着桌上点着的那一盏微弱的烛火,茫然的说道:“他的将来,会走向哪里。”

        阿蓝看了我一眼。

        我摇了摇头,将那混乱的思绪从脑袋里甩出去,正好这时,素素端着水盆和毛巾走了进来,我和阿蓝也急忙让开,等到她手脚麻利的帮赵淑媛擦洗干净之后,我便对阿蓝说道:“忙了这么久了,你也累了吧,早点休息吧。”

        “可不早了。”

        她掉头看向外面,夜幕深沉,已经过了寅时,哪怕现在马上睡下,到天亮也没多久了。

        阿蓝摆了摆手:“罢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我也乏了。”

        说完,她又回头看了赵淑媛一眼,便走了出去。

        素素也端着水盆出去了,我慢慢的走到床边,就看见赵淑媛还在不停的颤抖着,她这样一个在后宫里毫不惹眼,在裴元灏登基之后甚至连一点声息都没有的人,谁能想到,她曾经经历了那样的过往。

        而她刚刚的一句话,更让我的心里有些发悸。

        她说,她是在寺庙里,生下自己的儿子的。

        当然,她不可能真的是在皇泽寺生下孩子,毕竟作为皇帝的妃嫔,当年的她不可能怀着孕还能到川陕边境来;天下的寺庙,禅房大多相似,她的神智又不清醒,很有可能是误认。

        但,误认,不会无中生有,按她的说法,她真的有可能是在某个寺庙的禅房里,生下儿子,然后才会被殷皇后借机换走。

        如果是这样的话——

        会是谁?

        她被殷皇后带走的那个儿子,会在哪里?

        会是谁?

        |

        虽然接近凌晨在上床,但我倒是很快就睡着了,只是睡梦里不是很太平,好像自己一直在马车里颠簸着,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明明是睡了一晚,全身上下却想是真的颠簸了一晚,四肢都痛得厉害。

        素素服侍我起身,才知道他们都已经在外面用过了斋饭,但因为我劳累得厉害,实在不忍心叫醒我,加上阿蓝也让大家再等一天再走,所以大家今天便不准备上路,都在庙里歇着。

        我吃过算是早饭的午饭,跟文虎他们交代了一下,却发现一直没见到阿蓝。

        我问素素:“你看到阿蓝了吗?”

        素素说道:“她好像在门口呢。”

        “门口?”

        她好好的,跑到门口去干什么?

        我疑惑着走了出去,果然看见山寺门口,那个窈窕的身影倚门而立——大概在很多人的眼中,女人靠着门站着,就有一种倚门卖笑的意思,所以很多女人都会尽量避免这样,但她的性情爽直,哪里管别人怎么说,一边肩膀靠着门框,一只脚还踩在门槛上,卡塔卡塔的跺着。

        我感觉到,她的心里似乎也有一丝焦虑。

        听见我的脚步声,她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起了?”

        我点点头,走到她的身边:“蓝姐。”

        “嗯?”

        “你在等叶飞吗?”

        一听这话,她腾的一下就从门框上弹了起来:“等他?你没搞错吧!”

        “……”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一下就捅了马蜂窝一样,因为过去她跟叶飞经常不和睦,不是呛声对方,就是互不理睬,但这一次两个人却是同时出现,而且合作默契的从南宫锦宏的手下救下我们,我以为他们两,就算不是和解,至少关系也融洽了。

        却没想到……

        我笑了一下:“哦,我看见你站在这里,以为你是在等他……”

        “等他,就那个毛头小子,哼!”

        “……”

        看着她不屑的样子,我自己反倒有些担心:“他一个人留在那里,况且南宫锦宏他们那么多人,我担心他会吃亏。”

        “有什么好担心的。”

        她冷冷摆了一下手:“反正咱们没事就行了。”

        说完,她也不等我再说什么,转身就走回了皇泽寺里。

        我碰了这一鼻子灰,自然也不好再在她面前提什么,但叶飞一直没有赶上来,始终是我们心里记挂的一件事,甚至连文虎都来问了两次——那个救我们的年轻人,到底平安脱险了吗?

        到了晚上,大家早早的吃过晚饭,山里的夜来得似乎格外早,我们点着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就在我坐在窗前,听着不远处和尚们做晚课的声音,突然,外面传来了一声敲门声。

        笃笃。

        我走过去,一打开门,就看到一个雪白的身影站在门口,而那张俊俏的脸没什么血色,漆黑的眼睛睁望着我。

        “叶飞!”

        一看清他的脸,我高兴的差点叫起来。

        但下一刻,我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他的肩膀上,中了一箭,血沿着肩膀,一直流淌下来,整只手都染红了!

        我吓坏了,急忙说道:“你受伤了!”

        他苍白着嘴唇,看了我一眼,冷冷说道:“谢谢你提醒我。”

        “……”

        我愣了一下,他又说道:“要不要我提醒你,先让我进去?”

        “……”

        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堵在门口,急忙后退两步让他进来,他的脚步踉跄着,迈进来之后差点跌倒,我急忙扶着他,而素素正好过来服侍我,一看到他出现,也给吓了一跳:“哎呀,血!”

        叶飞的眉头又拧了起来。

        我急忙说道:“别光说话,快去拿伤药和绷带来!”

        我们这一路上也预料到不会太平,文虎他们都自带了不少的伤药,素素要了些来,我们两个手忙脚乱的,总算也帮他把伤口处理了。

        处理伤口的时候,叶飞一直咬着牙,我担心他把牙都咬碎了,但始终没哼一声,等到最后将绷带裹在肩膀上,处理完之后,他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我才看到,他脸上的汗水汇聚到下巴那里,一滴一滴的落下,将床褥都润湿了一滩。

        我问道:“你还好吧?”

        “死不了。”

        “……”我顿了一下,又问道:“是南宫锦宏,是他们的人伤了你吗?”

        他咬着牙:“走的时候,他给了我一箭。”

        我轻轻的说道:“抱歉。”

        “又不是你让我去的。”

        “……”

        这个年轻人,还是和初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少言寡语,性格又很别扭,甚至比杜炎更不好接近,我也明白,为什么阿蓝跟他始终相处不来了。

        想到这里,我说道:“对了,要不要去跟阿蓝说一声。”

        他一听,立刻说道:“不要告诉她!”

        “啊?”

        “不准告诉她!”

        “可是——”

        “我不想让她知道!”他说着,皱着眉头看了自己的肩膀一眼,绷带里面隐隐的透出一点红,刚刚擦洗伤口的时候就知道,他中了那一箭,自己没有做任何处理,而是撑着走了那么远的路,才在这里赶上我们。

        幸好我们没走远,如果再远一点,如果他再撑下去,只怕伤得会更严重。

        不过,我也奇怪,他来这里,不是去阿蓝的房间,而是直接来敲我的房门……

        我皱着眉头:“不告诉她吗?可是,她好像一直很担心你啊。”

        “……”

        我感到叶飞怔了一下。

        他没有说话,而是过了一会儿,也不看我,目光望着桌上的烛火:“是吗?”

        “是啊,她今天一直站在皇泽寺的门口。”

        “……”

        “我想,她是一直在等你吧。”

        “……”

        叶飞还是没有说话,把头偏得更过去了。

        不过,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好像在灯火的光影下,看到他的嘴角微微的抿起了一点。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嚯的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我愣了一下,他说道:“你就跟她说一声,我已经脱险了,我,回去了。”

        “……”

        “就这样!”

        说完这句话,他冲了出去,原本雪白的身影像是一道闪电,一下子消失在了夜色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464/131664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