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1609.第1609章 不能让这个女人逃走!

1609.第1609章 不能让这个女人逃走!

        和往常一样,她仍旧一言不发,将盒子里的饭菜一样一样的拿出来,摆放到桌上。

        她进来的时候,我正坐在梳妆台前,只在镜子里看了她一眼,便默默无语的,将自己的头发简单的梳好。

        她是因为有了韩子桐的吩咐,现在不管我怎么闹腾,都绝对不会跟我说一句话,更何况我这么安静,她当然就更不会来招惹我。而我也是不说话,默默的脱下了自己的外衣搭在一旁,甚至连声息都控制得很好。

        眼看她将最后一碟醋熘鱼片放到桌上的时候,那个硕大的青花瓷瓶砸在了她的后脑上。

        “哐啷!”

        她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软软的倒了下去,而我也立刻大声的骂道:“这就是你拿来给我吃的东西吗?这是猪食吗?”

        “你为什么不自己吃!”

        “给我滚出去!给我滚!”

        一边骂着,我一边蹲下身体,飞快的解开她的衣裳。

        外面的人已经对这套戏码习以为常,大概已经被我闹得有些烦了,甚至在捂着耳朵不听我那些刺耳的叫骂声,我毫不客气的破口大骂,手上却一点都不停留,终于剥下了她的衣裳,然后我又反手将桌上的两只碗碟扫到地上。

        哐啷啷的声音一下子充斥在屋子里,我急忙将那衣裳披在自己身上,然后开始拔她头上的发饰。

        幸好,她的身份只是一个丫鬟,发式简单,发饰也简单,我刚刚在梳妆台前只挽了一下就梳好了她的发式,然后现在将她的发饰插在了自己的头发上。

        我站起身来,又伸腿踢到了一旁的两把椅子,一片混乱当中,我飞快的将衣裳穿好,然后抓起桌上的一杯茶用力的泼到自己的脸上,然后大骂:“给我滚出去,不然我杀了你!”

        “出去!滚出去!”

        歇斯底里的骂完着最后一句后,我从她的袖子里摸出了一块丝帕,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我走上前去,将门打开。

        就在门被打开的一瞬间,我低下头,把脸埋在了手中拿柔软的丝帕内。

        这一刻,我的眼角已经看到大门的两边站着不止两个护卫,竟然还另外加了两个,但他们对刚刚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是看着我一头的水,鬓发散乱的样子,还是很担忧的轻声道:“小兰,没事吧?她打你了?”

        我没说话,只是肩膀微微耸动着,呜呜嗯嗯了两声,便朝着外面跑去。

        跑开的时候,还听到后面的人轻声说道:“这不知道要闹到什么时候?”

        “是啊,二小姐为什么还不启程呢?”

        “废话,裴公子不是还没醒吗?”

        ……

        我一步也没停留,一直到跑出前面的大门,还终于松过了一口气。

        这么多天了,我终于出来,也终于见到天日了!

        但,也完全不是可以放松的时候。

        因为我一眼就看出,我现在是在一座二层小楼的廊上,放眼望去,这是一个很幽深的府邸,除了脚下这座小楼,周围全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只能在间隙中看到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通向很远的地方。

        而沿着那条若隐若现的小路看去,远远的,似乎是一个小镇。

        只是,镇上到底是何情形,又有多少人,我完全不得而知,只是在自己屏住呼吸的时候,才能听到随风飘来的一阵人声。

        还有,水声!

        我小心翼翼的沿着回廊往小楼的另一边走去,当我转过那个弯道时,就看见另一面,一座几乎高耸入云的山壁,慢慢的出现在了眼前。

        顿时,我的呼吸都停住了。

        这里是——璧山?!

        之前的几天在房间里,我就一直让自己刻意的安静下来,听这周围的声音,但实在是因为离得太远了,加上所在的屋子那么深,我没能听到镇上传来的那几乎细不可闻的声音,但我却能在风声中,依稀的辨认出远远的,江水奔流的声音。

        所以,我之前就判断,这个地方应该是靠近江边的。

        可我怎么也没猜到,这里竟然是璧山!

        他们竟然到了璧山,停留在璧山!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眼前这个宅邸,只怕是他们很早之前就安排好了的,不可能临时找到,如果是临时找到,璧山这边的人多少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而他们停留在璧山,这里是我的地盘,是最危险的地方,却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俗谓之:灯下黑!

        成都的人不会过来,那就算是我留在璧山的人听到了成都那边传来的消息,就算四处去寻找我,也不会想到在璧山这附近搜索。

        我不由的轻叹了一声,能想到这个办法,并且那么早就能在这个地方置办这个宅邸,显然不是韩子桐那样的人能够想得到的,只可能是裴元修!

        我越来越感觉到,这个人心思的缜密,已经超过了我以往任何时候的记忆了。

        不能,绝对不能再对他掉以轻心。

        想到这里,我往后退了一步,正好看见旁边的楼梯口,便匆匆的走了下去。

        这座小楼,是一座独栋的小楼,建得那么深,寻常看来是个幽静的、闲坐静观云起云落的所在,但也实在是个幽禁人的好地方。大概是因为对在门口守着我的那几个人太有信心,也许是不想放太多人在这里招人耳目,所以小楼的下面只有很少的几个看守。

        我如法炮制的捂着脸,一头奔了出去。

        等跑到小路上,四周都静无人声,我才停了下来,按照刚刚在楼上所看到的景致,如果再往前走,应该就是这座宅邸的大门——但无疑,那边一定也是韩子桐他们的居所,肯定有其他的人。

        所以,我掉头往另一边跑去。

        这一路上,我小心的躲过了几支巡逻队,过了好一会儿,终于看到前方一条长长的围墙。

        围墙外,也不是临街的,而是临着一条河,隔着墙也能听到湍急的流水声。

        但,只要能出去,一切就不是问题。

        想到这里,我小心翼翼的躲在一棵大树后面,看了看周围,确定这里已经没什么人过来了,便匆忙的跑过去,踩在墙边的一块大石头上,想要伸手往上探,去抓住墙沿,可根本够不着,这围墙修得很高,我急忙转头看了看,看见旁边还有几块大石头,便急忙过去搬过来垒在那块大石头上,再踩上去。

        这一回,似乎勉强能够得着了。

        只是,脚下的石块不停的晃动着,我也跟着晃个不停,眼看手就要碰到墙沿了,却听见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冷笑声。

        “颜轻盈,你可真会折腾啊!”

        这个声音是——韩子桐。

        我的脚下一晃,顿时仰面跌了下去。

        “啊!”

        我重重的摔在地上,幸好这周围都是草地,但也摔得不轻,两眼直冒金星,半天都回不过神,直到我听见一阵脚步声慢慢的走到我的面前来。

        抬头一看,韩子桐带着她的几个护卫,站在我的面前。

        我的脸色一沉。

        她冷冷的打量了我一番,看着我身上那件衣裳,还有那个小丫头的发饰,目光中显出了几分尖刻来,冷笑道:“怎么,你还真的以为你很高明,能从这里逃得出去?”

        “……”

        “别做梦了!”

        我半晌没说话,也是在忍着身上的痛,这个时候慢慢的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站着的泥土和草屑,用一种“成王败寇”的口气说道:“送我回去吧。”

        她咬了咬牙,然后道:“把她带回去,好好看管起来!”

        “是!”

        那几个护卫正是在门口看着我的那几个,这个时候也是心有余悸的将我押了回去,回到那座小楼,刚走到门口看到那个被我用瓷瓶砸晕过去的小丫头,这个时候已经醒了,一脸惊怕的看着我,伸手摸着自己的后脑勺,一头乱发让她看起来更加狼狈。

        他们将我推进这个房间,然后重重的关上了门。

        屋子里,一地的狼藉还没有打扫,显然他们是一发现我逃走之后就立刻追出来了,看起来,韩子桐安排的人还是非常的警醒。

        这个时候,我听见一阵脚步声走到了门口。

        那个小丫头怯生生的道:“小姐……”

        韩子桐的声音冷冷的响起:“怎么这么没用!?”

        “小姐,我,我没想到——”

        “行了你下去吧!给她送饭我会另外派人的!”

        “是。”

        一阵脚步声远去之后,我看到外面韩子桐的身影许久都没有动静,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她低声吩咐道:“交代下去,我们不要再在西川停留了,马上启程。”

        我的心微微的一动。

        而她身边立刻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道:“可是,二小姐,裴公子昏迷之前已经吩咐了,不要轻举妄动。”

        “他还吩咐了,不能让这个女人逃走!”

        “……”

        “这一次是我正好过来看一眼,才发现她逃走了,下一次呢?谁知道她下一次又会耍出什么花样来?”

        “……”

        “这里,可是璧山!”

        这一回,那个人也不再说话,显然她所顾虑的,也是这里所有人顾虑的。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韩子桐又沉声说道:“下去准备,明天就启程,离开西川!”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464/146990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