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1663.第1663章 你愿意选哪一个?

1663.第1663章 你愿意选哪一个?

        我眨了眨眼睛:“怎么了?”

        她们两也没有说话,像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似得,我便又问了一句:“是不让我去了吗?”

        “那倒不是。”

        其中一个少女急忙摆手,想了想,便说道:“颜小姐要去,咱们就陪着颜小姐过去看看吧。你一去就知道了。”

        “好。”

        我没多说,便直接往外走去,她们两也跟在我身后,不一会儿走到靠近那边角门的地方,才一走近,就听到不远处的墙角那边传来乒呤哐啷的声音。

        有人在那边拆墙。

        我一看就明白过来。

        昨天我说的话韩若诗还真的听进去了——但我想,这根本就是她自己想要的,南宫离珠的脸上受伤毁容,就已经不足为惧了,寻常人也都能想到她现在就是人脚底的泥,能踩就踩;至于新嫁娘敖嘉玉,她可是渤海王的千金,论身份也算高贵,无论如何都不能委屈了她,那么南宫离珠这个宅子是迟早要“贡献”出来的。

        我出这个主意,比别人开这个口,要好得多。

        就算到时候真的要怪罪,也应该是怪到出主意的人的头上。

        我故意笑道:“啧啧,好大的动静啊。”

        一个少女走在我身后右侧,轻轻道:“调集了很多人来呢,让他们三天之内必须要把两边的墙都拆掉,中间要联起来。”

        三天之内。

        我心里默算了一下,如果真的是在十一月初五举办婚礼的话,那么这个时间刚好,还有两天可以稍微收拾一下,连同布置新房。

        也许,真的会如我所想……

        才这样想着,她们已经有一个抢先上去打开了那扇小门,刚刚走过去要叫那边的门,却见门从里面打开了,敖嘉玉带着两个小丫头走了出来。

        她抬头一看见我,愣了一下:“颜小姐?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也是一愣:“敖小姐,你——”

        我说着,看了看她身后,问道:“敖小姐来这里,是来看——人的?”

        “对啊。韩大小姐——不,是那个夫人,她说等我成亲之后,这边这个院子就拨给我住,不过现在这里有人住着,要让她搬出来。哥哥听说这件事,就让我过来跟人打个招呼,他说,这是礼节。”

        我笑道:“世子果然有风度。”

        敖嘉玉眨巴着大眼睛,显得神秘兮兮的说道:“我听说,住在这里的是皇帝的妃子,他们说,她以前还是元修的太子妃呢。”

        只这三两句话,就把那三个人纷繁复杂的关系给说出来了,但只有我知道,还有太多难解,未解的情丝缠绵在其中,难以言表,便只是淡淡的一笑:“是啊,那个女人当年可是很风光的。第一美人你听说过吗?数不清的王孙公子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呢。”

        我这话,酸溜溜的味道太浓了,连敖嘉玉这样的小姑娘都听出了不对劲,有些意外的看向我:“颜小姐你不喜欢她啊?”

        我的笑容中更多了一份冷意:“我喜欢谁,也喜欢不上她。”

        敖嘉玉说道:“奇怪,我还以为颜小姐是对谁都和善的。我其实还挺喜欢她的,她长得真漂亮,虽然脸上有点伤,但还是漂亮——可惜有点老了。”

        不知道最后那句话是为自己的青春貌美争一点面子,还是真有此意,但我听到这句话,却蓦地感到心中一悸。

        红颜老去。

        这和英雄迟暮一样,是所有人无法避免,又不能不面对的悲哀,我其实很少去想年纪和容貌的问题,但眼前出现了这样花朵儿一般的女孩子,听她说起“老”这个字,才真的意识到了一点。

        南宫离珠,也不复当初第一美人的盛誉了。

        我的心里有些淡淡的黯然,但也没有太多的表现出来,只是笑道:“她?再过两年就好说是人老珠黄了,怎么能跟敖小姐你比呢。那你过来是做什么,就是看看她?”

        “我听说这里的墙要拆掉,把两边的府邸联起来,我将来就住这边,所以特地过来看看。”

        “她,她没说什么吧?”

        “她?没说什么啊,听这里的下人说,她每天都砸东西,都不稀奇了。”

        我冷笑了一声:“疯子。”

        敖嘉玉看了我一眼:“那,颜小姐来这边做什么呢?”

        我说道:“我?我也去看看她,看她闹成什么样子。”

        “哦……”

        “那敖小姐就回去吧,这边府里恐怕还有很多事,等着你去决定呢。”

        我笑了笑,转身进了那个小角门,敖嘉玉看了我一眼,眼神中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的掉头回去了。

        我带着那两个少女一路走进去,一直到那个小院子门口,看见里面还在往外搬东西,地上也是一片乱,才恍然想起那天刺客闯入,这两个少女和他们一场大战,整个房间都要被拆了一般,后来南宫离珠是搬到另一个地方去住的。正好从里面走出了一个小厮,一见我们,便立刻领着我们去了。

        那边,也是一个独立的小院子,却比之前那个要简陋得多,院子里只有一颗枫树,深秋时节满树红叶像是一个火把,但因为周围的寂静,火红的颜色也显出了几分萧条的意味。

        才刚刚走进去,就听见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是一个小丫头拿着扫帚在扫地,扫出了许多的碎片,她一抬头看见我,立刻俯身行礼:“颜小姐。”

        我看了一眼那些碎片,冷笑了一声:“南宫离珠呢?”

        “就在里面。”

        “行了,扫干净了就出去吧。你们两也在外面等着,我进去跟她——‘聚一聚’。”

        一听我这么说,大家似乎都明白“聚一聚”的意思,一个个面色有异,但还是默不作声的退了出来,那两个少女没敢退出太远,担心又会发生那天的意外,就站在院门口。

        我走进去,顺手关上了门。

        地上已经打扫得很干净了,但还是能看到地板好几处被砸得凹凸不平的痕迹,连几道帷幔都被撕碎了,我走进去,就看到南宫离珠靠坐在床头。

        好像每一次来,她几乎都是这个样子。

        听见我的脚步声,她转头看了我一眼,倒是毫不意外的:“你来了。”

        “嗯。”

        “你来做什么。”

        不等我回答,她的目光又忽闪了一下,说道:“你搞了这么多事情,又想要干什么?”

        “嗯?”

        “你为什么让那个小丫头来占我的房子?”

        她这话说得已经没什么脾气,而纯粹就是发问了,于是我笑了笑:“敖小姐刚刚过来了,她是这么跟你说的吗?”

        她皱了一下眉头,说道:“难道不是?她过来说她过几天就要嫁给裴元修了,说是你说的,这边的园子风水好,适合他们新人居住,反正我也是一个人,白占着这么大一个园子也是浪费,所以让我搬到那边府里,把这个园子腾出来给他们住。”

        我忍不住暗笑——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清楚了,却一个字都没有提到主事的人。

        那人,把自己摘得真干净。

        不过,话放到明面上说,也的确是我出的主意,于是我不辩驳,只问道:“那你答应了吗?”

        “我不答应,行吗?”她冷冷的说道:“这里可是他们的地盘,堂堂渤海王的千金嫁做新妇,我能跟她对着干?”

        她这样说着的时候,又抬头看了我一眼,目光中慢慢的不定和疑惑,问道:“颜轻盈,你到底要干什么?之前我明明听说是渤海王的世子要来迎娶那个韩子桐,怎么突然这桩婚事就告吹了,变成了裴元修迎娶那个敖嘉玉,你在中间动了什么手脚?”

        我淡淡的一笑,说道:“我们两能谈的时间不多,我可以拿这个时间给你解释来龙去脉,也可以用这个时间给你安排离开金陵的计划,你愿意选哪一个?”

        “……!”

        南宫离珠的脸色都变了,腾的一下子站起来。

        她站得太急了,手里还抓着一旁的帷幔,这一拉扯,就听见“刺啦”一声,帷幔都被她扯碎了。

        而她一点感觉都没有似得走过来,撕裂的帷幔又弄倒了床边的烛台,顿时噼里啪啦一阵乱响。

        我急忙伸手制止她在说话,立刻,就听见那两个少女走到门口:“颜小姐,没事吧?”

        我立刻道:“没事,摔了点东西而已。”

        “哦……”

        听我不像是受到伤害的情绪,她们立刻就退了下去。

        南宫离珠迫不及待的走到我的身边,目光急切的看着我:“你说,你可以安排我离开金陵?!”

        我压低声音笑道:“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愿意,我当然愿意!”她急切得呼吸都乱了,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我两边胳膊,颤声道:“我一直在等,在等一个机会离开这里。可我,我走不了,但我知道你和我一样,不会甘心被留在这里,你一定会想办法的!”

        我忍不住笑了笑。

        没想到,我和她,当初那样有你无我,水火不容的关系,她也是少有的几个,几乎让我动过杀意的女人,现在居然有点“生死与共”的意味。

        世事,就是这么难料。

        她兴奋不已的说道:“你要如何安排?我们要怎么离开?”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464/168973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