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1670.第1670章 我要怎么关住你?

1670.第1670章 我要怎么关住你?

        我笑了一下:“不然,我也想不出来,还能有什么理由让一个人生病了,那么难受还不肯吃药。”

        “……”

        “她只有这样一直病着,才能换来某个人的关心啊。”

        这一回,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韩若诗眼中闪过的寒光。

        那是一种锋利的,带着杀意的寒光,如同刀刃上面闪烁出来的光芒,好像能硬生生的将人的皮肉都刺穿一般,我只是这样看了一眼,都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寒意。

        但脸上,却还是淡淡的笑容。

        我说道:“夫人,其实寻常的大户人家,两女共侍一夫,姐妹同嫁一人的事情也并不少见的……”

        韩若诗猛地抬起头来瞪着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两姐妹要这么生分,她耽搁到这个时候了,又拒绝了和敖世子的联姻,其实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但你还是不开这个口,且不说外人怎么想,难道她心里不会有一点——想法吗?”

        “……”

        这一回,韩若诗没有再立刻说什么。

        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来看着我,似笑非笑的柔声说道:“颜小姐,你刚刚说的那些话,让有心人听到,难免会觉得,是颜小姐想要挑拨我们姐妹的感情啊。”

        我微微一怔,然后也笑了起来。

        我说道:“我倒是觉得,如果夫人一直这么坚持下去,不用人挑拨,只怕你们姐妹的感情也不会再和当初一般了。”

        她冷冷的哼了一声,我笑道:“这种事,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

        “我给夫人说的那些话,正是为了让你们姐妹的感情不至走到那一步。”

        “……”

        “怎么夫人,反倒怀疑起我来了?”

        她看着我,眉间微蹙没有说话,而我坦然笑道:“我说话做事,都摆在夫人的眼前,而现在的事实就是,子桐小姐为了让裴元修多进来看她一眼,宁肯把药倒掉都不喝。这是她自己做的,可没有人逼她。”

        “……”

        “夫人,你们是亲姐妹,也最熟悉彼此的心性了。她的心意坚决至此,难道还能有什么转圜的余地吗?”

        “……”

        “我刚刚的那些话,到底是挑拨,还是实话实说,夫人难道分辨不清?”

        “……”韩若诗的胸膛急剧的起伏着,半晌,她咬着牙笑了一下:“所以你觉得,我必须要就范?”

        “我是觉得,她这一次已经用倒掉药,让自己生病,这样决绝的法子来换取裴元修的垂青了,难保下一次,她不会有别的,更激烈的办法。”

        “……”

        “与其闹到那个时候,都结怨了,再让她嫁给裴元修,倒不如现在——”

        我的话还没说完,韩若诗突然笑了一下:“你说得有道理。”

        “……”

        “放心吧,我不会再让她有一下次,伤害自己的,机会了。”

        她虽然是微笑着,可不知为什么,我却觉得周身发冷,好像一瞬间就进入了严寒天气,将人身上的血液都要冻结成冰一样。

        我微微一顿,才笑道:“这样,就好。”

        她微笑着,转身离开了。

        我有些意外,她连裴元修都不等了,跟了几步慢慢的走到门口,韩若诗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竹林中那条蜿蜒的小路尽头,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开始西斜了,风比白天的时候冷得多,一阵吹过来,让我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但我知道,那种寒意,不仅仅来自风里。

        |

        当裴元修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我正一个人在那条竹林中的小路上慢慢的徘徊着,暮色沉沉,我投在地上的影子也越来越淡,越来越模糊,刚一转身,就看到了他的影子投在了我的脚下。

        而他,就站在我面前。

        我微微的一怔,抬起头来看着他,就看到那张几乎与刚刚韩子桐的脸色相差无几的苍白的脸庞上,沉沉的倦意,仿佛都要从眼角流落下来。

        这一刻,我突然有一种感觉。

        他已经累得,也许下一刻就要倒下了。

        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平静的说道:“她好一些了吗?”

        “……”

        他也一动不动,也不开口,只看着我。

        我淡淡的低下头去:“都怪我,这两天只顾着去帮敖小姐看她的嫁衣,只顾着凑外面的热闹,都忘了,其实这府里,还有一个伤心人在。”

        “……”

        “你如果这两天,还能抽得出一点时间,不妨进来看看她。”

        “……”

        “她要的,一点都不多。”

        说完,我便慢慢的从他身边走过,朝着那间精舍走去。

        可就在我刚刚走过的一瞬间,他突然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

        我的肩膀一沉,就这么被他拉住了。

        虽然他是从房间里出来的,可他的手却是冰冷的,除了掌心一点点稀薄的温度,手指坚硬而僵冷得就像是冰块雕琢出来的一般,被他这样一握住,我下意识的就打了个寒颤。

        只是,我没有回头。

        而他,虽然抓住了我的手,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只是用沙哑的声音在我耳边说道:“除了这些,你就没有什么其他的,要跟我说的吗?”

        我一笑:“你要我说什么?”

        “……”

        “大喜?百年好合?还是百子千孙?”

        “……”

        “这些吉利话,我要等到你们成亲的那天再说。”

        说完这句话,我感到手腕上一沉,他的手指微微的一用力,慢慢的转过身来看着我:“到了那一天,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

        我一顿,才想起来,当年他跟韩若诗成亲的那天晚上,再回来的时候,面对的就是一个人去楼空的内院了。

        我忍不住笑了一下,慢慢的回过头去看着他:“你可以把我绑起来。”

        “……”

        “多得很的办法,能让我逃不出金陵。”

        “……”

        “随便哪一个,都能把我关一辈子。”

        “……”

        这时,天色已经完全的暗了下来,我和他站在竹林中这一处原本静谧而幽雅的小路上,却莫名的有一种天地为牢的感觉,他的目光闪烁着,却完全不同于韩若诗那种近乎刀锋一般锋利的目光,反而有一些茫然,甚至绝望。

        他慢慢的松开了我的手,惨然道:“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关的住你。”

        “……”

        “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关住你?”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464/170527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