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1713.第1713章 裴元修,你收手吧!

1713.第1713章 裴元修,你收手吧!

        我们几个都扶着围栏,听着雨水落入江中发出的一片密密麻麻的声音,就感到脚下一震,大船靠上了江北的堤岸。

        其他的许多战船都已经靠岸,并且运送了大量的士兵登岸,这个时候裴元修登岸,照样有许多的兵士先踏上了堤岸,是为了要保证他的安全。片刻,那些人就已经在码头上列队整齐,手覆在腰间的刀剑上。

        一个侍卫上前道:“公子,可以上岸了。”

        他点了点头,正要往楼梯那边走,韩若诗自然也是紧跟在他的身后,裴元修刚刚走到楼梯口,突然感觉到什么似得,回过头来一看,就看到我也跟着他们准备下船。

        他立刻说道:“轻盈,你就不要去了。”

        我咬着下唇:“我要去。”

        “这些事情你不应该去看。”

        “……”

        “而且下雨,你会着凉的。”

        “……”

        “回去。”

        他很耐心的劝我,我没再说什么,但坚持着站在他面前,就是不肯退一步,他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就在这时,韩若诗在一旁微笑着说道:“夫君,颜小姐一定要去,就让她去吧。”

        “……”

        “说到底,她对扬州的感情,可不一般啊。”

        这句话一出,就像是有一滴冰冷的雨水落入了他的眼中,裴元修的目光微微的一寒,顿时像是凝结出了一层寒霜似得,转过头去。

        总算没有再阻止我。

        我急忙跟着他们一起下了船。

        一踏上堤岸,人都微微的摇晃了起来,这一个多月的时间我的脚没有踏上过实实在在的土地,这个时候一踩实了,总算有了一点安心的感觉。岸上满是泥泞,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好像能看到泥泞当中隐隐透着血红色。

        雨,越下越大。

        我们没有乘坐马车,也没有骑马,就在这样的瓢泼大雨当中慢慢的沿着堤坝的台阶走了下去,眼前是一条宽敞的石子路,一直从扬州城的城门口延伸到这里,中间虽然有蜿蜒曲折,两边也有许许多多的树木遮住了视线,可我知道,那座已经失去了抵抗能力,只能静待屠戮的城池就在我们的面前了。

        两边的士兵列队走在雨中,豆大的雨点落在他们穿着的铠甲上,噼噼啪啪的声音好像在催促着什么。

        不一会儿,我们走到了扬州城外。

        大门是紧闭着的。

        我当然知道为什么,裴元修根本不相信扬州城的人,就如同刚刚韩若诗说的,这座城池虽然已经被攻陷了,但人心是怎么想的,谁又知道?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对他们来说,杀掉这些人比留着他们,要提防他们作乱更容易。

        毕竟,只要有城,就不怕没人来住。

        我在风雨中微微的战栗了一下,抬起头来看着那高大的城楼,许多地方都能看出昨夜激烈战斗留下的痕迹,一些城垛甚至都破损了,城墙上也能看到许许多多深刻的划痕,甚至还有大片褐色的痕迹,那是血洒在上面留下的颜色。

        裴元修站在大路中央,背着手看了一会儿,然后问道:“那些守城的人呢?”

        旁边立刻有人上前回答:“都已经绑好了,就在城头。”

        他点了点头。

        那些人领命,立刻朝着城内的守卫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旗帜,城墙上的人一看到,立刻行动了起来,不一会儿,就看到他们的人鱼贯而出,每两个侍卫押着一个双手被绑缚在身后,显然是俘虏的人走了出来,走到了城墙垛的中央。

        我一看这情形就感觉到不对劲,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惊惶不定的转头看着他:“你们,你们要做什么。”

        他沉默了一下,伸手从身后的侍从手中接过了油纸伞,走到我面前来:“轻盈,你该回去的。”

        我已经慌了,看着他,又看向原处的城楼:“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就在这时,他猛地一挥手。

        城楼上的人已经得到了命令,立刻挥舞起手中的大刀,砍向了那些俘虏的脖子。

        “不——!”

        我惊得大叫了起来,而远处那些人,连惊呼的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所有站在城墙垛中央的人头都被砍了下来,鲜血一下子喷涌而出,洒在城墙上,慢慢的流淌下来,形成了几十道血红的河!

        而城内,也响起了一阵惊恐的呼声。

        我立刻猜到,不仅是面对我们的,还有面对城内的城墙上,也一定跟刚刚我看到的一样,他们在斩杀俘虏,那一颗颗人头跌落下去,那喷涌而出的鲜血,会给里面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的人带来多大的恐惧!

        我只觉得腿一软,差点就跌到下去,裴元修一伸手就扶住了我。

        油纸伞被他扔到了一边。

        冰冷的雨点噼噼啪啪的落到了我们两个人的身上,他低头看着我,头发和睫毛很快就被雨水打湿了,只有那双眼睛,自始至终都是和雨水一样的温度,甚至比雨水更冷,只有他的手,还是温热的,用力的抱着我的腰:“我早就跟你说过,你不该来。”

        “为什么!”

        我双手抓着他的胳膊,用力的撕扯着他的衣衫:“他们已经投降了,已经是你们的俘虏了,为什么还要杀他们?”

        他转头看了一眼城楼上顺着雨水的冲刷而不断往下浸染的血色,又看向我的眼睛,淡淡的说道:“扬州,已经拖延了我们太长的时间了。”

        “……”

        “这一路北上,我们还要面对很多这样的城池。”

        “……”

        “如果每一座城池都跟我这样耗,我们耗不起,他们也耗不起。”

        “……”

        “从今天开始,所有的城池都会得到这个消息,每一个守城的人都会知道,反抗我裴元修,会有什么下场。”

        我听得全身都战栗了起来,而他的目光却在这一刻异样的温柔了一下。

        “但只要顺从我,就不会流血,更不会死。”

        “……”

        “只不过,扬州人,没有这个机会了。”

        他说完这句话,目光冷冷的看向了前方,而这时,一把油纸伞撑在了他的头顶,是韩若诗,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鄙夷之意,只看了我一眼,便对裴元修柔声说道:“夫君,大战在即,夫君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

        “现在,可以开始了吧。”

        裴元修回头看了她一眼,慢慢的将我扶了起来,然后点头。

        韩若诗立刻对着身后的人一挥手。

        这个时候,我听见一阵沉重却整齐的脚步声从我们的身后传来。

        转过头去,就看到苍茫的雨幕当中,两队士兵从码头上跑了过来,我不知道在我们的大船后面还跟了多少船,能运送这么多的人,而这些人全都铠甲加身,但看起来并不像是之前经历过大战的,只是他们腰间的刀剑全都在雨中晃动着,散发出一阵浓浓的铁器的味道。

        如同血的味道。

        这些人从背后跑过来,一直跑到了我们的身边,但并没有停留,还在继续往前。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过来。

        他们,就是要去屠城的士兵!

        裴元修刚刚已经杀了扬州城最后的守城士兵,也就是扬州城最后的一点可以反抗的人,现在城内的,全都是被刚刚的惨象吓破了胆的老弱妇孺,而这些人对他们来说,无疑是长着尖牙利齿的野兽!

        我的身子在冰冷的雨水当中颤抖。

        他感觉到了我的恐惧,正要对我说什么,但我突然一伸手推开了他。

        裴元修配眉头一皱:“轻盈!”

        我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就往前疾步走了过去。

        冰冷的雨水打在脸上,打在身上,又冷又痛,很快就让我变得麻木了,我身上的衣衫浸透了雨水,沉重得几乎让我迈不开步子,但我还是拖着最沉重的负担一步一步的走向扬州城,裴元修在身后大喊着:“轻盈!”

        周围的那些士兵一见我这样跑过去,全都惊住了,立刻就要过来抓我,就听见裴元修的声音从雨幕中传来:“不要伤到她!”

        那些人顿时又犹豫了下来,而很快,他们就发现我并不是要逃跑。

        甚至不是要跑去前面的扬州城,我只是走到了那些士兵队伍的最前方,展开双手拦住了他们。

        在瓢泼大雨当中,我就像是一个最无力,也许下一刻就会被打倒在地的稻草人,他们看着我的眼神,就算看不清,我也知道,充满了不可思议和轻佻。

        而他们也没有再动手,都停了下来。

        大雨还在倾盆而下,扬州城楼上那些鲜血混着雨水大片大片的往下落,在地上汇聚成了一条红色的血河慢慢的沿着大路流淌下来,很快,就将我的衣角全都染红了,而周围那些人也仿佛站在一片血河当中。

        裴元修慢慢的走上前来,他皱紧了眉头:“轻盈,你这是干什么?”

        我咬着牙,只展开双手不说话。

        他说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阻止我吗?”

        “……”

        “你应该明白,你是阻止不了我的。”

        “……”

        “你还不明白吗?如果你想要阻止我,只会让更多人倒下。”

        他这些话,唤醒了这些日子我在船上最恐惧的回忆,每当我要抗拒他的时候,每当我要对他说“不”的时候,他就会用最温和的态度,却狠戾的手段让我知道,我根本没有余地拒绝他的任何话语,甚至行为。

        但这一刻,我却一动不动的站在他的面前,展开双手阻拦他。

        其实那些人,根本不会被我这样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一双最无力的手臂所阻拦,只是裴元修站在我面前,让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我的声音在雨中也不停的颤抖着,轻轻的说道:“我知道我阻止不了你,可我不能不阻止你。裴元修,今天你送他们上了黄泉路,可这条路不可能只有他们去走,你的手上沾了太多的鲜血,终有一天,这些血会把你也拖下地狱的!”

        “……”

        “裴元修,你收手吧!”

        一时间,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只有谢烽站在他的身后,神情复杂的看着我。

        韩若诗撑着伞站在一旁,这个时候她的目光几乎比淋透了我衣裳的雨水更冷,突然冷笑了一声,对我说道:“颜小姐,我知道夫君一向敬重你的为人,可你今天这样做,未免有点——持宠而娇了吧?难道你以为,夫君真的会因为你站在这条路上,就不在走下去吗?”

        “……”

        “你可知道夫君要走的路是什么路?”

        “……”

        “那是王者之路,不是一个妇道人家可以插足,更不是一个妇道人家可以阻拦的。”

        “……”

        “如果你真的要阻拦,你倒是问问这些将士,看他们答应不答应。”

        她这些话虽然是对我说的,但实际上是说给那些士兵听的,很快,我就听到周围那些士兵不满的声音。

        “一个女人,她想要干什么?”

        “公子对她太客气了!”

        “她这是要阻了咱们发财的路啊!”

        ……

        我迟疑了一下,才恍然大悟过来,这些士兵是去屠城的,但屠城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

        我读过史书,很清楚跟随重要的人物,或者说跟随一些开国的将领,甚至开国皇帝的那些士兵每打一仗都能捞到非常大的好处,尤其是这样占领了一座富饶的城市,几乎所有的当权者都会放任士兵劫掠,而他们这一次是屠城,屠城之后这些士兵当然是要拿到好处的,一座空寂无人的城池,所有的财富都没有了主人,他们当然会为之疯狂!

        立刻,群情变得激愤了起来。

        甚至有几个将领被撺掇着已经走到了裴元修的面前,附身拜道:“公子,这是大事,可不能让一个女人阻了咱们的路啊!”

        “是啊公子!”

        “公子,机不可失。扬州城内局势不明,万一那些人真的生了反心,咱们再要拿下,可就难了。”

        “公子,请公子当机立断!”

        裴元修皱着眉头,大雨中的他也显得有几分狼狈,即使韩若诗用伞挡在他的头上,也挡不住那刺骨的寒意同样侵蚀着他的身体。

        不知过了多久,在所有人的声音已经变得愤怒,甚至蠢蠢欲动的时候,他上前了一步:“轻盈——”

        就在这时,他的话突然停下来,那原本沉稳的目光带着诧异和惊恐看向了我。

        他说道:“轻盈!”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464/176121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