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魇巫师 > 第218章 决裂(上)

第218章 决裂(上)

        “嘎哒——嘎哒——”

        鹿皮靴的后跟敲击在光洁的地面上,在宁静的回廊生成了一段清脆的声响。

        正在大厅中和亚伯讨论受降仪式相关事宜的兰尼斯五世,闻声皱起了眉头。

        身为一名王者,他对这种由迪麦宫廷流传出来的礼靴很是了解,也极其厌烦。毕竟,想让芬利斯王国的国君爱上这种鹿皮制成的礼靴,实在是一个非常可笑的想法。

        “可是…….”厌恶过后的疑惑随之充斥着王者的内心,如果他记得不错,芬利斯王国早在二十年前就完全废除了这种礼靴的存在,甚至还将“禁止猎鹿制靴”的条文写进了法典之中。

        王者对自己的臣民还是很有信心的,或者说,是对自己给臣下带来的威严感很有信心。他不相信会有哪个得了“失心疯”的臣子敢来挑衅自己的权威,哪怕是以前被他送上绞架的家伙们复生,也不会选择这么幼稚的方式。

        既然不是自己的臣民,那么就只有迪麦帝国的皇室了。

        和芬利斯王国不同,按照风俗,迪麦帝国只有身为皇室中的一员才有资格穿上鹿皮礼靴。除此之外,一切爵位的拥有者都没有资格跨过这到门栏。

        “将麋鹿踩在脚下?还真是出乎意料的大胆啊!也正是因为我要将这种陋习从根源上除去,才会选择下令斩杀所有皇室成员的。”

        心中略微的感叹了一会儿,兰尼斯五世为自己的杀戮找到了一个绝佳的借口。

        不过事情又转了回来,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到底是谁?如果兰尼斯五世没有记错的话,所有拥有皇室血统并记录在侧的成员们都已经被屠戮一空了,不应该还有剩余才是。

        想到这里,兰尼斯五世不仅被门外的家伙激起了一丝兴趣。

        “哐——”

        厚重的门扉被缓缓的推开。带来的光辉让抬头望去的王者眼前一阵朦胧,但是很快,他就辨认出了来人。呵斥声脱口而出:“索菲亚!”

        兰尼斯五世现在很生气,非常生气。在他的心里。一直是把索菲亚算在了芬利斯王国这边的。

        也就是说,他认为索菲亚的身份是芬利斯王国的王妃,至于迪麦帝国的公主,不过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身份罢了。

        所以,他理所当然的以对芬利斯王国王妃的要求,来要求索菲亚。

        就连替迪麦帝国的皇室哭泣,都已经让这位面无表情的王者不悦了,更别说现在她还穿着鹿皮礼靴出现在了对方的面前。

        “有什么事。王上?”

        索菲亚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礼服,完全没有理会王者语气中的恼怒。

        黑色的落地长裙配以胸前那朵洁白的菲诺花,让她看起来不像是参见自己的王上,反而像是来吊念对方的。

        “呵,”兰尼斯五世被自己王妃的这番打扮气乐了,他清喝了一声,用平缓的语气逼问道:“我还没死呢,你就这么着急凭吊吗?”

        “这身不是为王上穿的,所以王上不必多心。”

        索菲亚的话语虽然用了敬词,但是她的语气却没展现出对兰尼斯五世有多尊敬的意思。那平静的话语仿佛就是在告诉对方。“你没有资格让我为你如此打扮”一样。

        兰尼斯五世能感受到的东西,亚伯自然不会感觉不出来。

        听到两人之间的言语争锋,仿佛整个人生观都被刷新的亚伯。完全惊呆了。

        跪伏在地板上的他抬起了头,向后张望着,似乎想要重新认识一番索菲亚王妃一样。

        这样的举动无疑是对面前君主的失礼,要是赶上兰尼斯五世不高兴的时候,仅凭这一点,就够亚伯去绞架上走一遭的了。

        不过,一向谨慎的亚伯此时也顾不得这些了。

        好奇仿佛已经化成了一只灵巧的小猫,在亚伯的心里翻滚、抓挠,这让他觉得。如果自己错过了这样的景象,自己恐怕会死不瞑目的。

        “死?”亚伯皱起了眉头。自己怎么会想到这个词的,真是晦气。

        “那你是在吊念谁?”兰尼斯五世的语气仍然十分平静。但是手背上暴起的青筋显示,这位王者内心的怒火已经快要压制不住了。

        “我父亲,和我的其他亲人。”

        “嗬——”

        这个回答彻底堵住了兰尼斯五世接下来想要进行的问话。

        怒火中烧的王者不得不将到了嘴边的呵斥吞了回去,这让已经张开了嘴巴的他,产生了那一刹那的无措。

        鼻腔吸入的空气冲荡着声带,经过口腔的聚拢,王者下意识的发出了一声无意义的嘶吼。

        半响,脑海一片空白的王者才回过神来,言语中也恢复了那一如往常的高高在上:“所以,你是来埋怨我的?还是,想要为他们讨个公道?”

        此时,王者心中的怒火已经消散了大半,阴晴不定的面容也恢复了平静。而跪在一边关注着事情发展的亚伯,脸上也露出了兴趣缺缺的表情。

        愤怒大部分来源于恐惧,而恐惧和好奇均来源于未知。

        无论是兰尼斯五世也好,还是亚伯也好,他们的未知都来自于索菲亚的变化。

        在他们的印象中,索菲亚一向是一副“贤良淑德,与世无争”样子。突然见到她这样“咄咄逼人,傲慢自得”,自然会引起两人的怀疑,怀疑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不过,二者的怀疑所带来的情感变化各不相同。

        这很正常,因为二者的身份本就不同,所需要思考的东西自然也不一样。

        对于索菲亚的变化,兰尼斯五世本能的感觉到了一种恐惧,因为对方是在他成为“狮心王”之后,第一个直面挑衅他威严的人。

        所以,这让兰尼斯五世不仅产生了“对方是否有所依仗”的怀疑。

        身为王者,兰尼斯五世觉得自己不应该有恐惧这种情绪,所以他用愤怒来掩饰着这一切。再加上因为忌惮,于是王者的怒火只能堆积在心里,而没有肆意的发泄出来。

        至于说亚伯,那就是纯粹的“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好奇了。(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540/140454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