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学霸之路 > 第40章 战友情

第40章 战友情

        车子开了四十多分钟,一直开到钱湖镇外的某个高级度假村里。这里距离z省的省会城市安城已经不远了。度假村环境清幽,客流量却很少,一看就是只有有钱人才来的地方。没过多久,车子开进了一家中式茶楼里。

        司机是个非常沉默的小伙子,估计是个当兵的?(他的身材非常棒,穿衣显瘦,脱衣则一定会有肌肉,作为一个有欣赏眼光的gay,沈旭辰在心里补充说)。邹齐领着孩子们往前走的时候,司机就一声不吭地跟在邹齐身后。

        在询问过孩子们的口味后,邹齐要了几盘点心,点了一壶绿茶,又给顾望舒叫了一壶花茶。他语气和蔼地对顾望舒说:“绿茶性寒,可能不太适合你们女孩子。这儿的花茶也不错,香味自然,不会过分浓郁,你可以试试。”

        有一点点隐形大叔控的顾望舒顿时对邹齐好感倍增,整个人都不自觉变得淑女起来了。但沈旭辰是重生的老鬼,又因为上辈子的事情,他对邹齐其实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戒备。于是,沈旭辰依然提着心。

        邹齐很擅长聊天,他的知识面广,而且他已经结婚并育有一子,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他真的很擅长和孩子们聊天。当然,阅人无数的他很快就看出来了,虽然顾望舒表现得很早熟,但在双胞胎中,更不能把之当孩子看的人其实是沈旭辰,即使沈旭辰大部分时间都沉默着。

        “我第一次见到你们父亲时,是军区大比的时候,你们父亲代表他当时所在的连队参赛……”邹齐显然是有备而来的。他和陆见星的关系想必一直不错,所以很多关于陆见星的事情,他总是能信手捏来。他还带来了一些陆见星的照片,虽然只有一张证件照,一张上台领奖的照片和几张脸都涂成花了的集体训练照,但对双胞胎而言,这无疑是非常大的慰藉。顾望舒立时就捧着照片哭了一场。沈旭辰也低着头,虽然没有哭,眼眶却红了。

        等茶水蓄了一次,邹齐才说出自己的目的:“……所以,我想认你们做干儿子、干女儿,希望你们可以给我这个机会。”

        “这……”顾望舒一下子迟疑起来。她虽然对邹齐观感不错,更从邹齐口中知道了不少关于父亲的事情,忍不住把邹齐当成了长辈。但是这么一会儿功夫,她也已经看出来了,邹齐不是一般人。所以,对于邹齐的提议,顾望舒隐约觉得不够妥当,她心里是想要拒绝的,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邹齐非常真诚,顾望舒没有在他身上感受到一丝恶意。说句题外话,顾望舒现在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

        就在这时,今天话格外少的沈旭辰忽然开口了,他一脸认真地看着邹齐,说:“邹叔叔,我们可以感受得出来,您非常真诚。只是,我们同样能看得出来,您一定不是一般人。如果我们的父亲还在世,他一定不会愿意看到我和悦悦挟恩求报的。”

        上辈子的那些事情,谁是谁非,谁对谁错,谁需要负责,谁需要赎罪,沈旭辰已经不打算去深究了。因为,这世上的很多事情本来就不会非黑即白,是无法用简单的是非对错来判定的。

        但沈旭辰必须要承认一点,他父亲陆见星的牺牲源于自己的选择,源自于他对战友的忠诚和对军队的忠诚,所以邹家其实不欠双胞胎什么;同样的,双胞胎其实也不打算和邹家牵扯上什么,沈旭辰是真心不希望这辈子顾望舒身边再围上几个章烨之流了。

        顾望舒不懂这里头的牵扯,她只是单纯觉得沈旭辰说得对,便点了点头。

        邹齐没说话。这些天,他心里充斥着愧疚,他痛惜当初派人调查的时候没有更仔细一点。要是当初更仔细一点的话,战友的妻子一定能平安生产,战友的子女也不会在失去父亲后又失去母亲。这么一想,他就觉得心里非常难受。

        所以,当邹齐得知陆见星还有一子一女的时候,他发誓自己一定会看顾他们,会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养大。如果孩子们不成器,那就丢到军营里去磨练几年,总要叫他们前程无忧;如果孩子们很成器,那就任他们自己发展,总要保他们安全无虞。

        邹齐设想得很好,只是,他根本没想到现在的这种局面——双胞胎们其实不需要他。

        “无论如何,我们都要谢谢您,谢谢您告诉我们那么多关于我们父亲的事情。”顾望舒说。如果说双胞胎之前对陆见星只有一个平面的印象,那么邹齐说得那些往事和带来的照片,无疑将这个形象立体化了。

        邹齐笑了一下,说:“在部队的时候,陆见星是我们中最小的一个,我们都把他当弟弟看。即使你们不同意我的决定,但在我心里,你们也已经是我的家人了。对了,我听说你们成绩很好,那现在想过要考什么大学了没有?会考虑来京都吗?”对于优等生而言,考大学这个话题自然还不错。

        提起想考的大学,顾望舒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她有些骄傲又有些无奈地说:“我是想考国大的……我特别向往国大,但以我现在的成绩看,有些悬……也不知道等高二文理分科之后会不会好一点。要是我的成绩有他们两个那样优秀,就一定没问题了。”顾望舒带着怨念地看了程以华和沈旭辰各一眼。

        话题重新热络起来了。沈旭辰喝多了茶,起身说了句抱歉,就去了卫生间。等他上完厕所,走出卫生间时,他看到程以华正站在洗手池边,似乎在等他。

        “你也上厕所?”沈旭辰问。

        程以华摇了摇头,他犹豫了一下,说:“邹叔叔人不错……你为什么要拒绝他。”虽然沈旭辰没有明确拒绝,但“不愿意挟恩求报”的言下之意就是拒绝和邹家有联系。大家都是聪明人。

        沈旭辰正洗着手,闻言头也不抬地说:“看他家世显赫,而我和悦悦只是普通老百姓,只是不想招麻烦而已。”

        “麻烦?邹家人都不错,很低调,很和善。”程以华说。

        “邹家掌门人都亲自来了,我当然相信他的诚意。我说的麻烦不是指来自邹家的。”沈旭辰擦干了手,看着程以华说,“邹家既然是个大世家,必然有很多人想要巴上去,却求而无门的。我们只是不想成为这些人眼中待价而沽的商品而已。”

        上辈子的章烨已经把他恶心够了。再说了,邹家虽然低调,但它的存在总会挡了一些人的路。那些人不敢找邹家直系麻烦,还不敢找沈旭辰和顾望舒麻烦吗?沈旭辰已经在社会上跌打滚爬过一次了,他懂得成年人之间的规则,他不希望顾望舒因此受到什么伤害。而既然不愿意承担相应的风险,自然也不能白要这一份助力。

        总之一句话,沈旭辰不愿意和邹家牵扯上。

        “可是……”程以华皱了眉头,“邹叔叔既然都已经来找你们了,在有心人眼里,你们的存在就不是秘密了。他们自然而然会掂量你们的价值。如果邹家表现得对你们十分看重,那些人反而不敢做什么。所以,我觉得,你拒绝邹叔叔的行为并不是非常明智。”

        “……”被程以华这么一说,沈旭辰便觉得自己之前因为上辈子的经历一叶障目了。此刻,被程以华点醒之后,沈旭辰心中顿时多了一些警醒,却又偏偏有些不服气。

        看着程以华一脸无辜的表情,沈旭辰忍不住在程以华脸上揪了一把,怪笑着说:“你又给我讲道理了,我还没有怪你把我和悦悦的事情告诉邹叔叔呢。”

        程以华没料到沈旭辰会“偷袭”,他捂着自己的脸,傻兮兮地说:“就算我不说,迟早也会有人查到的,谁知道他们会做什么。所以,还不如把事情直接摊开放在明面上,反正你和顾望舒都吃不了亏。”

        再次想到上辈子章烨的事情,沈旭辰不得不承认程以华说得很对。他推着程以华往卫生间外面走去,嘴里小声嘟囔着:“你这小子真是直觉惊人。”

        “以我对邹叔叔的了解,他已经决定好的事情,必然不会轻易改变主意的。所以,你瞧着吧,他等下一定还会再提起认干亲这件事情的。他那么会说话,你们也许一不小心就同意了。”程以华说。

        和程以华聊过之后,沈旭辰又抽空给沈秉忠打了个电话,心里重新有了计较。于是,在邹齐的坚持之下,等到吃晚饭的时候,沈旭辰、顾望舒和邹齐三人之间终于达成了一致。邹齐会和他妻子孔得蓉一起以夫妻双方共同的名义将顾望舒收为干女儿。对,只有顾望舒,没有沈旭辰。暑假时,沈旭辰和顾望舒会去京都。

        为什么没有沈旭辰?因为在这之前,沈旭辰特意找了邹齐,两个人私底下将话说得很明白。

        沈旭辰说:“悦悦作为一个女孩子,她需要一个母亲的角色来教导她。”

        “至于我……我喜欢男人,天生的,改不了的。这样一来,成为邹家的义子,反而对我而言是一种限制。我不愿意被一堆人盯着自己的私生活,想必邹家也不愿意日后在这种事情上成为别人口中的谈资。”其实他当然还有别的更重要的原因,只是觉得这个理由比较容易说服对方而已,反正也不是假话。

        “对了,我的性向问题,你先别告诉悦悦,也别告诉我爷爷。悦悦还太单纯,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概念,我以后会自己慢慢和她说的。”沈旭辰特意强调了一句。要是邹齐敢对他的性向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他自然不会接受邹齐的“好”。

        “这是你的*,我不会告诉别人的。”邹齐深深地看了沈旭辰一眼。这孩子还不到十六岁,他却已经弄明白什么是自己想要的了——不仅仅是指性向问题。若是陆见星泉下有知,想必也会为这一双儿女骄傲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686/114918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