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学霸之路 > 第50章 石灰水

第50章 石灰水

        在沈旭辰思考的这段时间里,宋老师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放在桌子上摊开。

        宋老师指着纸上写的东西,对沈旭辰说:“这是我整理的历任冠军的名单。你看这位,是思贤杯的冠军获得者,前年进入外交部的,媒体对她高度赞扬,称她作为一名亲切睿智的东方女性给外交部注入了全新的活力。你再看着几位,这位是强国杯冠军获得者,保送上了华大,四年读完了博士,现在某研究所工作。这位是上一届齐礼杯的冠军获得者,高中毕业就直接出国了,当时手上握着好几个世界顶尖大学的offer……”

        知道宋老师是真的用心了,沈旭辰点了头,说:“行,我这就回去把报名表给填了。”

        “我和你说这么多,不是为了增加你的心理负担,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已经很优秀了,但是你的眼界不能只放在钱湖镇,或者是怡湘县这么小的地方。你要多出去走走。世界很大,机会很多,路在脚下。”宋老师说。

        沈旭辰又点了点头。

        当沈旭辰回到教室,程以华正趴在他位置上睡觉。沈旭辰走过去推了推程以华:“你昨天晚上又是几点睡的?”

        “可能三点吧……阿虎,我想吃苹果。”程以华懒洋洋地给了沈旭辰一个眼神。在医院里,程以华常听见沈秉忠和顾望舒这么叫沈旭辰,他很快就学上了。

        沈旭辰叹了一口气:“在抽屉里,你自己拿。话说,你就不能把作息改改吗,晚上好好睡,白天再看书啊。反正你上课也不听。”和程以华住进同一寝室后,沈旭辰终于知道程以华的黑眼圈是怎么来的了,难怪他之前送了系统商店中买的药香小枕头都不管用。

        程以华翻出苹果,咔嚓咔嚓地吃了起来。这苹果是沈旭辰在系统商店中换的,不光是顾望舒,现在连程以华也成为系统苹果的脑残粉了。

        “这是什么?”程以华瞄到了沈旭辰手上的报名表,问。

        沈旭辰懒得解释,直接把报名表递给程以华了。程以华的阅读速度非常快,他扫了几眼后,就差不多把整张纸的内容看完了。看完之后,程以华表示自己不感兴趣,又把报名表还给了沈旭辰。

        程以华啃完了苹果,还不舍得把位置还给沈旭辰,一直到上课铃响,他才慢吞吞地站起来,懒洋洋地回了自己的座位。程以华顺手把啃得只剩下一点点的苹果核丢进了垃圾桶。

        这一节是化学课。升高二以后,六班换了一小半的任课老师。化学老师就是新换的,新化学老师是个有着地中海发型的小老头子。才给六班上了不到两个月的课,化学老师在班里的地位就已经超过身为中年大帅哥的物理老师了。

        为什么化学老师如此受欢迎呢?因为他非常非常幽默。他最喜欢冷着一张脸讲笑话。不,可能不是笑话,因为当学生们笑起来的时候,他总是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眼神中透露出“我艹你们在笑什么”“年轻人真的很无聊哎”这样的讯息。也就是说,化学老师是个不自觉的幽默人士。

        “程以华!”化学老师面无表情地叫出了这个名字。

        学生们立刻哄堂大笑。沈旭辰默默把自己的脸埋进了胳膊里,又来了,所谓化学老师和程以华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又来了啊!

        不知道为什么,化学老师很不喜欢程以华,明明程以华成绩这么好,对吧。不喜欢就无视吧,偏偏化学老师每次上课时,都要在程以华睡着后,一脸嫌弃地把程以华叫起来回答问题。注意,是睡着后。如果程以华这一节课没有睡,那么化学老师会无视他整节课。

        程以华朝黑板扫了一眼。黑板上的题目是化学老师自己出的,关于几种气体分别或者依次或者混合加入澄清石灰水中的反应。几道题的题干看上去几乎一样,但其实它们中有几个字眼的变动,这就使得它们的答案完全不一样。

        这里说句题外话,化学老师水平很高,非常喜欢自己出题目,他教了几十年的书,对考点把握得极其到位,出题的水平非常有一套。即使是临时出题,化学老师也能把摩尔数值、化学方程式的配平数值在几秒钟之内安排得刚刚好,这样学生解题的时候就不会出现什么数值奇怪的答案了。

        程以华几乎没怎么思考,就分别给出了几道题的答案。沈旭辰朝自己的草稿纸看了一眼,程以华的答案和他一样。

        “程以华说得对不对?”化学老师面无表情地问。

        “对。”底下有几个学生零零散散地说,声音中透着一股不确定。

        “错啦……”化学老师瞪着那几个说对的人,把“啦”字拖得很长。

        沈旭辰又朝自己的稿纸看了一眼,他的答案和程以华是一样的,他觉得自己的解题思路完全没有问题,那么,老师其实是在诓大家吗?

        很明显,除了沈旭辰以外,别的几个学生也是这么认为的。当下,就又有几个零零散散的声音说:“老师,没有错啊!”

        “哎呀,我说你们错啦,就是错啦。”化学老师露出了一脸不耐烦的表情,他做起这个表情来实在是太逗了,底下人又忍不住一起笑了起来。化学老师是老师中的卓别林,他面无表情说话的样子引人发笑,他脸上表情一多,无论做出什么样子来,大家又继续笑。很多时候,学生们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但大家就是想笑啊。

        化学老师转身指着黑板上的题目,问:“这是什么?这是澄(deng)清石灰水!我是你们的化学老师,不是来教你们语文的。程以华刚就念错了。你们偏还说他是对的。澄(deng)清石灰水,不是澄(cheng)清石灰水。”【注解1】

        ……我以后可以很自豪地对朋友说,我的语文是化学老师教的。底下的学生们纷纷忍着笑。

        “程以华坐下吧。”化学老师终于舍得让站了已经十分钟的程以华坐下了。

        沈旭辰回头一看——高瘦高瘦的程以华坐在最后一排——他发现程以华虽然睁着眼睛,但他显然已经魂游天外了。

        程以华最近好像被某个假设迷住了,那是世界七大数学难题之一,是二十世纪数学的制高点。至今尚无一人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关于那个猜想的合理证明。现在数学界里有很多定论的前提都是“如果某假设成立……”,因此无论这个猜想是被证明还是被否定,都足以在数学界引起轰动。总而言之,这个猜想十分高大上。

        沈旭辰跟着看了几本超厚的论著之后,就拒绝和程以华一起看书了。沈旭辰和程以华不一样,他对数学没有生成浓烈的兴趣,没有兴趣自然就没有动力。而程以华呢,数学在他眼里,是一位高妙绝伦的美人儿,这让他很有兴致。

        不过,程以华的喜爱总是很单纯又很随性。怎么说呢,他喜欢数学这个美人儿,但这个美人儿却又不是他生活的全部。别看他最近沉浸在某猜想中,整天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其实他没有产生丝毫要攀登这座数学高峰的雄心。也许过段时间,他感兴趣的东西就又变成另外一个了,就像个不断更换心爱玩具的小孩子。

        越和程以华相处,沈旭辰就发现自己越不懂这个人。他永远都不知道程以华在想些什么,不知道他的兴趣在哪里,除非程以华自己说出来。

        下课后,沈旭辰把风采大赛的报名表填写清楚,然后拿去英语组办公室交给了宋老师。回班级的路上,他和许敏旻擦身而过。上辈子,没有这么多事儿,他们做了三年同学,没交情也没交流,可能就知道班里有这么个人。这辈子,因为许敏旻的闹腾,后来她自食恶果,结果在六班待不下去了,文理分科时就选了文科。

        沈旭辰注意到许敏旻的头发是做过了的,很直,直得有些不自然。

        钱湖高中对学生们的仪容仪表查很严,女生们不准烫头发染头发,甚至不准让头发披散着。不过,有女生会偷偷去烫个离子烫,头发拉直了,倒也挺好看的。虽然明文规定不准披头散发,但毕竟是寄宿学校,女生们总会要洗头的吧?洗完头,头发还是湿的,总是要披着的吧?披着的时候就显出烫过离子烫的头发的好看了,直直的,不毛糙,一低头,一甩发,都是柔情啊。

        只是,学校里做头发的女生不多。校纪校规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离子烫挺贵的,在怡湘县内,一般的高中学生谁舍得花一个月的生活费就只为了做个头发呀?想到上次许敏旻被请家长时,那对来学校的衣着陈旧神情木讷皮肤黝黑手掌皲裂的中年人,沈旭辰就忍不住摇了摇头。不知父母恩啊!

        谁的日子都是自己过出来的,许敏旻自然也是如此,随她怎么过吧。沈旭辰很快就把这件事情抛在了脑后。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686/114919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