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学霸之路 > 第144章 番外一

第144章 番外一

        昌宁侯为什么要抄那首《江城子》?因为,他对纪氏没有感情。其实不光是没有感情,更因为亲手害死了纪氏,昌宁侯每每梦到纪氏,都是纪氏披头散发来索命的样子。在这样的情况下,昌宁侯恨不得纪氏永不超生,一直在地狱里受苦受难,千万别来祸害人间了,他哪里还会去思念纪氏呢?所以,他写不出来真正能打动人心的悼亡诗。

        靠着华丽词藻的堆砌,昌宁侯倒是能写出几篇来。但如果不能打动人心,这岂不是和他一贯表现的爱妻形象不符合?又想到宫中的贵妃娘娘,昌宁侯已经畏惧了三分,更不敢在悼亡诗上敷衍了事了。所以,当外室真爱拿出这首《江城子》时,昌宁侯顿时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得救了。在昌宁侯看来,外室真爱整个人都依附着他。外室真爱写的东西,他拿来用一下,没有人会发现端倪——说是真爱,其实昌宁侯潜意识里还是看轻了外室的身份。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沈旭辰和程以华的到来让他的算计落空了。天书上就有这首《江城子》哦!作者是苏轼哦!虽然这个时空中的人不知道苏轼是谁,但天书说这是苏轼写的,那就一定是苏轼写的!

        文人看重的是风骨,看重的是名声。

        有些御史们动不动就死谏,有时候能把皇帝逼疯了,图什么?还不是图那点名声么?只要能历史留名,死有何惧?在这个年代,名声大过天,大过生命,大过一切!在这样的情况下,昌宁侯诗集中出现的那首《江城子》和天书中的《江城子》撞上了,这……这……翰林们互相一对视,都觉得昌宁侯摊上大事了。

        大家都知道,天书肯定是不会出错的了。这书是从天而降的,是仙君们为了给转世的文曲星造势才特意把那些已经失传了的诗词集结成册的。是因为皇帝圣明,这些失传已久的文章诗词才能再一次重见天日。

        那么,昌宁侯那首《江城子》是哪里来的?许是因为昌宁侯府中也藏着一些上古残章吧?好啊,有好东西不拿出来分享也就算了,竟然还把古人写的东西充作是自己写的,这、这简直是有辱斯文、品德败坏、不能原谅!

        立刻有人把这件事情捅到了皇帝面前。觉得自己被仙君看重的正自我膨胀的皇帝表示非常不高兴。

        不多时,消息也传到贵妃娘娘那里去了。想着那日晚上,仙君好意提醒才让自己发现昌宁侯是个恶心的伪君子……又想到这次的事情,贵妃娘娘心里实在感激仙君们。奈何她却不知道仙君的名号,否则她还打算给仙君们建个庙宇。

        善解人意大方晓礼的贵妃娘娘又哭哭啼啼地去皇帝面前陈情了。大概意思就是:皇上啊,这些年,看在我逝去的妹妹的面上,我一直对昌宁侯府很好,毕竟我就这么几个亲人了啊。可是,你看看昌宁侯做的是什么狗屁事儿啊,他给我妹妹写的悼亡诗,竟然是抄的啊!这种事情,我没法忍啊,不光毁了文人形象,还说明他对我妹妹不是真心的啊!我心里苦啊,一想到我妹妹年纪轻轻就那么去了……哎呦,皇上,你可得给我做主啊!

        皇上本来就是个非常任性的人,做了很多任性的事情。这一次,皇上卯足了心思要在仙君们面前好好表现呢,就出了昌宁侯这个抄袭的事情,能忍?任性的皇帝一道圣旨下去,昌宁侯就被撸了爵位闭门思过了。

        昌宁侯都懵了。这是怎么了,这祖传的爵位,说没就没了?他还不知道天书的事情——天书中的内容现在还算是秘密呢,只有皇帝的心腹和那帮抄书的翰林们知道——想了半天,总觉得是自己弄死纪氏那件事情被贵妃知道了。碍于圣命,他又不能出府,只好托人给太子送信,希望这个准女婿能帮自己活动活动。

        太子消息还算灵通。这种时候,他恨不得能离昌宁侯越远越好,别连累得自己一起被仙君们怪罪,自然不会理会昌宁侯的求救。

        昌宁侯在家里等了好几天,都不见爵位复起,心就凉了。自私的人往往是不会反省的。昌宁侯就是这样。他一下子从高处跌落凡尘,第一反应不是寻思自己做错了什么,而是寻思到底是谁把他害成了这样?为此,他在心中大骂已经死去多年的纪氏和高高在上的贵妃娘娘,但他没法把死人或贵妃怎么样,慢慢的,他就开始怨恨那个真爱外室了。

        是啊,要不是那个女人勾/引自己,自己怎么会把她收为外室。

        对啊,要不是那个女人一直挑唆自己,自己怎么会把纪氏弄死。

        总而言之,要是没有那个女人,他现在的爵位怎么会被撸了?!

        在自身危机面前,什么真爱都是假的空的虚的!要不是皇上点名让他闭门思过,他恨不得现在就冲到真爱面前,狠狠给真爱两巴掌了。不,两巴掌哪里够,他恨不得都直接弄死那贱人算了!老天啊,祖宗啊,都是贱人误我啊!

        没过几天,昌宁侯,不,应该说是昔日的昌宁侯,如今的庶人,他当初抄袭古书上的诗词用来充作自己的事情,就彻底传开了。这是偷窃啊!这是冒犯仙君啊!一时之间,以往前昌宁侯的名声有多好,现在就有多差。

        说真的,名声这种东西毁起来太容易了,明明前昌宁侯只抄了这么一首《江城子》,明明他自己其实还是有些才气的,在人们的口口相传间,他却很快变成了一个一无是处只知道抄袭的蠢货了。甚至有人气急了,还往昌宁侯府的大门上丢烂菜叶。等第二天,府里有人出来采买时,才发现大门口已经一片狼藉,没法看了。

        但这还是不够的。

        一个抄袭的人,败坏了文人的名声,这样的人怎么可以是当朝探花呢?打算走向科举之路的书生们都觉得这人身上有功名,简直是对大家的侮辱。于是,在有心人的推动下,一群书生选择在皇宫外面静坐,要求撤销前昌宁侯身上的功名。

        反正已经对前昌宁侯不喜了,皇上觉得无所谓,大笔一挥,第二道圣旨到了昌宁侯府上。宣旨的太监笑眯眯的贱兮兮的,一脸同情地说,前侯爷啊,抱歉,现在你的功名也没了。

        送走了太监,前昌宁侯整个人阴森森的。因为皇上的禁令,他这些天一直没出门,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声已经被糟/蹋完了。他招了个下人去外面打探消息。很快,那个人回来了,战战兢兢一五一十地把话学了。

        天书上的,外室真爱口口声声说她自己写的《江城子》结果竟然是天书上的!

        贱人误我!

        贱人误我!

        一想到自己现在已是声名狼藉……非常注重名声的前昌宁侯,大怒大悲,一口血就喷了出来。他觉得自己胸口直疼。等他舒服一点了,他用力吸了两口气,说:“去、去叫阿砚来,让他去那个地方,把、把那个女人给我带过来。”阿砚是前昌宁侯身边最得力的小厮。前昌宁侯一直怕贵妃娘娘发现端倪,因此办事小心。于是,他身边跟着的这些人,只有最得他信任的阿砚才知道他的真爱外室住在哪里。

        阿砚立刻就去了。过了好半天,他才一脸慌张地回来:“侯、侯……主、主子,夫人、哦不,是那个女人,她胆大包天和一个和尚私/奔了!我把外宅中的人都困了来,据夫、夫、那个女人的贴身侍女说,他们的奸/情已经有好些年了!指不定、指不定世、少爷的身份可疑啊!”侯爷、世子等称呼已是不能再用了。

        穿越女岂是你们这些土著男能驾驭的?那女人看中了昌宁侯,费尽心机勾/引了昌宁侯,结果碍于身份只做了外室,她已经够委屈了。好不容易终于弄死了原配以后,本以为苦尽甘来了,没想到昌宁侯还做不到一生一世一双人,竟然还在府里养通房丫头!哈,一生一世一双人难道很难吗?小说中的男主角不都是这样的吗?!哼,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是可忍孰不可忍,你既然做了初一,就别怪我做了十五,于是这个外室真爱也很愉快地出轨了。

        也就是说,这些年,其实昌宁侯头上的帽子一直都是绿的。

        刚刚吐过血的前昌宁侯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又喷了一口血。真是贱人啊!贱人误我!若是这真爱现在能出现在前昌宁侯面前,前昌宁侯简直要吃了她的肉骨喝了她的血!他的身体在急怒之下,差点就倒了,但他已经没有功夫卧床休息了,因为他现在不是侯爷也不是进士了,这么大的府邸总不会让一个庶人住着吧?

        等等,还有明珠郡主啊!昌宁侯终于想起自己的女儿了。虽然,他现在恨死这个女儿的亲生母亲了,但一想到女儿身上还有封号,还和太子有了婚约,这可是唯一的一个机会了,因此前昌宁侯对这个女儿还算和颜悦色。前昌宁侯让女儿去找太子,完全没有顾忌自己女儿的名声——正经人家的小姐谁会成亲前往男方家里跑?

        两个自私的人会生出一个怎么样的女儿呢?明珠郡主去了太子府邸。太子对前昌宁侯其实挺腻烦的。在太子看来,这人已经得罪了贵妃,得罪了皇上,还得罪了仙君,赶紧哪里来就滚哪里去,别把孤的运道给带坏了。这么一来,其实太子对明珠郡主也挺有意见的。但转念一想,贵妃虽怨恨前昌宁侯对自己妹妹不真心,但对明珠郡主还是格外看重的(外室的事情还没有闹到明面上来),太子不愿意得罪贵妃,就好言好语地哄着明珠郡主。

        明珠郡主眼珠子一转,她现在可不能被亲爹连累了,于是一脸娇羞地表示:“一切都随太子安排。”

        过了几天,贵妃娘娘果然有了动作。她表示,看在明珠郡主的份上,还是要给前昌宁侯留一条生路的,于是她非常大方地让前昌宁侯住到了自己在郊外的庄子上去。大家看贵妃娘娘这么做,都觉得贵妃娘娘实在高义。毕竟,在外人看来,前昌宁侯给妻子写悼亡诗都这么不诚心,实在是伪君子啊,再加上他沽名钓誉,如今有何下场都是他自作自受,但贵妃娘娘还是给了他一条生路,还用自己的庄子收留他,这不是大度,又是什么?

        那个真爱外室其实也没逃出去,贵妃动动手指,就把她抓住了,在哪个暗房中关了好几天。一想到这个女人害死了自己的妹妹,贵妃哪里会放过她?渣男贱女在庄子里齐聚,看守他们的人说:“你们逃不出去的。贵妃娘娘说了,你们每天只能获得一份食物。谁厉害,谁把对方打倒了,让对方爬不起来了,谁就能吃到食物。”

        不是真爱么?现在考验你们爱情的时候到来了。

        看守他们的人表示,你们可千万命硬一点,爷还有很多折磨人的手段没使出来呢。钝刀子割肉,保管你们爽了!

        这些渣男贱女的事儿暂时放在一边,沈旭辰和程以华现在要商量的是何明的事情。目前基本上可以确定,何明就是纪氏的儿子,意味着他身上留了一半定国公府的的血脉。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皇帝依然很忌讳定国公府,那么何明的前途就不好说了。于是,到底要不要让贵妃知道何明才是她的亲侄子呢?

        “贵妃娘娘其实很重情义,她对于养子都能尽心尽力,对于妹妹留下的唯一血脉,自然更会上心。虽说感情都是相处出来的,但是何明这种情况不太一样,定国公府无人为继,贵妃显然更看重血脉,为了血脉……她能容忍很多东西。之前的明珠郡主不就是这样么?”沈旭辰说。

        “那就把何明的线索交给贵妃。”程以华说。

        “可是,贵妃娘娘想要夺嫡啊。目前,还看不出来她把宝押在哪位皇子身上了,万一她最后失败了呢?何明会不会被她连累了?我们要确保何明安全啊。”沈旭辰又说。

        “那就不把何明的线索交给贵妃。”程以华说。

        “你就不能给我一点建设性的意见吗?我特别怕做出这种抉择,因为这样的抉择会改变别人的人生。我不想对另一个人的人生负责。”沈旭辰苦恼地说。在自己的事情上,沈旭辰其实是个非常有决断的人。但在别人的事情上,他非常不愿意拿主意。他承认自己有点自私。这也是沈旭辰不想要孩子的原因,因为有了孩子,不是给他吃穿就够的,你还得对这个生命负责。

        沈旭辰是因为想得太多了。与此相反,程以华是那种完全不会为别人多费心思的人。沈旭辰盯着程以华,程以华非常无辜地耸了耸肩。

        沈旭辰只好自己继续犹豫着,最后,他说:“反正何明现在才十二岁,我们还有时间……再观察一下贵妃的为人吧。说真的,我现在完全不知道哪种状况对何明本人而言会更幸福,是生活在安源县,家境贫寒但父母慈爱更幸福,还是生活在京城,家世显贵却父渣母早逝更幸福。”

        “要是我,一定是和你在一起更幸福。”程以华忽然说,“我完全不能想象,在你的第一世,我竟然和你不熟!那我的生活该多无趣啊!”

        沈旭辰看了程以华一眼:“对,我们没法替何明做决定,所以,还是先回趟安源县,把真相告诉他,让他自己决定吧。”

        在京城刚刚安定下来又要离开,虽然觉得麻烦,但想到这是系统给他们的任务——而且也许在某个时空里沈旭辰就是被人这么拯救的呢——夫夫俩还是决定要回去一趟。离开京城前,沈旭辰再次查看了一下贵妃宫中的微型机器人,打算把机器人回收回来。这种机器人的声音场景传输功能是有距离限制的,等他们离开京城,这机器人其实也没什么用了,还不如回收了放在系统空间中,这样以后还能循环使用。

        等沈旭辰查看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了一个……秘密,一个关于贵妃的秘密。知道偷窥不是什么好习惯,沈旭辰没有继续看下去,立刻就操纵昆虫机器人飞回来了。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对程以华说:“我……我刚刚看到了一个场景,刚刚回收机器人时,德妃娘娘正在贵妃娘娘的宫里。”

        “德妃?生了六皇子的那个?礼部尚书的女儿?她怎么了?我记得大家对德妃娘家评价挺高的,德妃总不会是去贵妃那里找麻烦的吧?”程以华说。

        沈旭辰摇摇头,有一点点兴奋地说:“不是啊……德妃也挺好看的,很温柔的一个人,和贵妃站在一起,就有点小家碧玉的感觉了。怪不得当贵妃还不知道明珠郡主是假冒的时,她还想过要把明珠郡主嫁给六皇子呢……原来贵妃和德妃的关系是真好!”

        “咦……”

        沈旭辰用力地点点头:“她们是一对啊!一对啊!我刚刚看到贵妃亲吻德妃了!”

        程以华恍然大悟:“面对同一根公用的黄瓜,她们还相亲相爱着,要么就是她们真的不爱皇上,要么就是她们彼此相爱。结果贵妃和德妃两项占全了!所以,贵妃从一开始就打算捧六皇子上位吧?这个传闻中胖乎乎傻呵呵的小皇子,说不定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啊!”这真是……喜闻乐见的剧情啊,毕竟皇帝也是大渣男。

        “贵妃一开始就是不得不入宫的……结果,她依然没能拯救自己的家族。然后,她就进化了……可惜现在六皇子还是太小了,还得等几年,才能看得到贵妃干掉皇帝扶持六皇子上位的好戏。”沈旭辰说。

        看来,贵妃娘娘虽然用心培养了二皇子,但她从一开始就拿着二皇子当了幌子。她对二皇子的定位是纪家的接班人,是干将,是忠臣。虽然和二皇子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但她依然把纪家传承中的忠诚、守护、家国大义教给了他。而且,她信任自己教出来的孩子。她让他远走西北获得兵权,何尝不是一种冒险呢?

        从这一点来说,贵妃真的很有魄力。

        回到安源县,沈旭辰再一次给这年代的交通跪了。他们到达私塾时,私塾正在上课。夫夫俩站在教室外面,透过窗子,看着私塾中的学生。他们眼力好,因为已经在系统中见到何明的画像了,因此只扫了几眼,立刻就看到了何明。这是一个目光澄明的少年,他长得不太像前昌宁侯,不知道是不是更多地随了纪氏。

        时间已经入冬了。好在上次沈旭辰特意留下了一些钱,所以何明身上穿上了新棉袄。说是新棉袄,其实那布也寻常。这个孩子,他原该生于富贵,长于富贵,但现在,为了节省购买笔墨纸砚的钱,他和很多孩子一样,用木棍在沙盘上写字。私塾中的条件算不上好,也没烧上炭火,何明露在外面的手冻得通红。

        夫夫俩并没有打扰何明。他们很快就离开了。等到了何明私塾放假的日子,他们才去了何家。

        何田见到两位仙君再一次上门,他非常激动。但一想到,仙君上次特意嘱咐过了,文曲星下凡是历练来的,别人不可以当着他的面说穿他的身份,何田其实连自己妻子都瞒着呢,只说这两位是大善人……想着儿子今天在家呢,何田又抑制了内心的激动,只把两位仙君当做恩人,说:“明仔,爹上次和你说过的那两位恩人来了!”

        何明从屋子里钻了出来,看到沈旭辰和程以华,没看清样子,就先行了一个大礼。虽然这两人身份可疑,但他们留下的药的确管用,母亲的身体已经好多了。所以,何明对这两个人是心怀感激的。等行完了礼,何明才抬起头,这一看,他心中也觉得吃惊。没想到恩人会是如此风度翩翩的两个人,这、这不是简单人物吧?

        沈旭辰和程以华对视一眼,他们决定先和何田说说话。说真的,何明的身世问题,不仅仅是何明一个人的事情,也是何田、张哑娘夫妇的事情。他们毕竟尽心尽力地抚养了何田这么久。哪怕他们没有本事让何明过上富足的生活,但他们已经把自己所能得到的最好的给了何明。而“爱”这种东西原本就是最可贵也最伟大的!

        何家不大,夫夫俩也不嫌脏,就和何田一起坐在了厨房灶火旁。听完夫夫俩的话,何田沉默了一下。他只是乡间一个普通的猎户,什么公府侯府,什么贵妃皇上,这些离他的生活太远太远了。何田作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对于这些权贵有种来自骨子里的敬畏。哪怕何田曾经想过,等何明有出息了,就让他去找一找自己的亲生父母,他却没想到,何明的亲生父母是这样的,一个已经死了,一个……还不如没有呢。

        就算自家儿子是天上的文曲星转世,那又如何?仙君们都说了,转世以后的文曲星并没有法力,也无记忆,只能像一个普通人那样长大……何田犹豫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问:“二位仙君,明仔……他们会对明仔好吗?”

        “这不敢保证……不过,我们二人还会在此界停留数年,少不得会在暗中多加看顾,伯父只管放心。”沈旭辰温和地说。

        听到仙君这么说,何田放心了,他虽然对权贵心怀敬畏,但对神仙当然更敬畏了。因此,何田说:“就把真相告诉孩子吧,我盼着他有出息呢,不能在这小地方耽误一辈子!再说,他母亲那里……我是指他亲生母亲,逢年过节,总要让她享了祭祀。”古人是非常看重祭祀的。

        沈旭辰拿出了那枚湘妃玉,说:“这玉上的恶咒已经解开了,如今已然无害,你且拿去。若是何明想要寻亲,只要把这玉佩露出来叫人知道,自然会有人来寻他。若是何明不想,便把这玉佩好生藏好。”

        何田接过玉佩,郑重地收了起来。

        沈旭辰和程以华在这山清水秀的小山村里住了几天。山野百姓,说胆子小,的确胆子小,这年代的人很少敢和官府对着干。说胆子大,的确胆子大,竟然有人远远看了沈旭辰和程以华两人,然后惊为天人,凑上来想给两位“嫡仙”一般的人物做媒呢!

        沈旭辰哭笑不得,只道:“家中已有爱妻。”

        那人说:“不妨事不妨事,这位公子如此不凡,我那侄女予你们做个妾侍也是好的。”

        沈旭辰又笑着说:“这也不行,我家那位可是鼎鼎有名的胭脂虎。我……实不相瞒,我一直都夫纲不正啊。”

        那人吃了一惊,又看向程以华。

        程以华面无表情地说:“我家那位更凶,他让我往东,我不敢往西,他让我打鱼,我不敢撵鸡。”

        那人目瞪口呆。他看看这位公子,又看看那位公子,两个人都顶着一张正经脸,不像是开玩笑的啊。最后,做媒的人摇头叹气地走了。唉,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不贤惠的女子!偏偏两位公子都不敢反抗,这也是叫人无奈啊!

        何田、张哑娘夫妇估计把事情的经过都说给何明听了。何明也有了决断。他依然要走科举之路,总有一天会去京城。他虽心疼自己的亲娘(何田在叙述事情时自然是带着主观意愿站在纪氏这一边的),却更不耻自己的亲爹(但这年代父为子纲也是没救了),所以不会这么轻易地去认亲。再说,他也的确舍不得何田和张哑娘。

        知道何明做好了决定,沈旭辰和程以华都觉得不用再操心了。但想到何家生计艰难,夫夫俩决定还是要做点什么。都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沈旭辰倒腾了一些“种田文中的主角常用的小方子”留给了何家人,再加上沈旭辰上次留下的那一些银钱,只要他们细细经营,足够他们慢慢过上好日子了。再过几年,何明要是真考上了秀才,他们的日子自然就更好了。

        接下来,夫夫俩决定去游山玩水。虽然说交通真的不方便,水路还好,陆路那颠簸的马车真的不是人坐的……但古代的自然景观的确更好看,空气又很好,夫夫俩便一路走着,一路欣赏着。

        几年后,夫夫俩才再一次回到京城。

        他们上一次到京城时,正赶上二皇子出征去西北。他们这一次到京城时,正赶上六皇子娶妻。六皇子还住在宫里,又是皇家人,所以不用出来迎亲,新娘子的轿子是被礼部的官员迎进皇宫去的。老百姓们对着新娘子连绵不断送嫁妆的队伍羡慕不已。听说新娘子是个大美人啊,听说新娘子的娘家都很给力啊,听说六皇子胖得和猪一样……啊呸,我刚刚什么都没说。

        沈旭辰和程以华对视一眼。

        几年前,就有传言说六皇子挺胖的了,但夫夫俩都不以为意。小孩子胖乎乎的才可爱的。但现在,过了这些年,按理说六皇子已经正在经历青春期抽条的时候了,怎么他还这么胖?这个朝代以白面书生样儿为美,要是贵妃娘娘真看好六皇子,总不会让六皇子越长越胖吧?皇帝貌似是个颜控,他儿子那么多,胖儿子刷不了好感度啊!而且,皇子的课业那么紧(每天都有骑射课),吃食上又有诸多限制,不应该会无限制地胖下去啊!

        “要么是喝水都胖的体质,要么这位六皇子身体不是很好……”沈旭辰小声地说。

        “先回家,然后放个昆虫机器人出来,我们去围观一下六皇子究竟有多胖!”程以华说。

        一个小时以后,沈旭辰和程以华面面相觑。这六皇子的确是够胖的啊!穿着喜服的他看上去就是一颗球啊!他的脸也很胖,五官都胖得有些变形了。不过,六皇子应该是个非常好相处的人,所以他看上去有点……萌。

        沈旭辰忍不住感慨说:“如果这是一种韬光养晦的方式……我想说,贵妃、德妃和六皇子真的太拼了!”

        “等等!把这个画面截图!”程以华注意到了什么。他截了一张六皇子皱眉的照片,照片上的六皇子因为一直被太子灌酒,稍微有那么一点点不高兴。

        沈旭辰盯着这张照片看了一会儿,说:“德妃和贵妃是真爱啊……皇上这个小三被骗到这份上,忽然有些同情他。”

        胖子的忧伤,你们谁能懂?六皇子不是自己乐意胖的,他是不得不胖啊,因为六皇子和何明长得有一点点像!如果六皇子瘦下来,他们说不定会更像!

        虽然沈旭辰和程以华没有见过纪氏长什么样,但何明既然不像前昌宁侯,那就应该长得更像母系这边的人。不是说何明长得非和纪氏一样,但说不定他像舅舅呢。六皇子也是这样,也许是因为胖的缘故,反正他看上去和贵妃并没什么相似的,但就算他胖了,他还是有一点点像何明……说不定六皇子和何明长得都有点像故去的定国公啊!

        所以,结论显而易见了,六皇子是贵妃的亲儿子!那八公主说不定才是德妃生的。

        在这勾心斗角的后宫之中,贵妃和德妃还能换着自己的亲孩子养,这绝对是真爱没跑了!

        沈旭辰又想起自己很早以前听过的一个传闻了,便说:“你还记得吗?贵妃在生八公主以前,怀过一次孕,但据说是为了救驾,硬生生把一个孩子给流了,所以皇帝格外怜惜她,还把宫人所生的二皇子抱养到贵妃面前。有没有这种可能,因为忌惮定国公府,也忌惮西北的纪家军,所以皇帝压根就不打算让贵妃生孩子……贵妃也敏锐地发现这一点了。但她不甘心。娘家的兄弟都死完了,要是她生的儿子保不住,那可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她和德妃差不多时间怀孕,努力给自己的孩子创造更大的存活几率。也是这么巧,贵妃生了儿子,而德妃生了女儿……”

        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除了当事人知道得一清二楚,众人已经无法探究了。也许,当初贵妃也曾心如死灰过吧……再后来,她进化了,成功在皇帝眼皮子底下玩了一手偷龙转凤。事实证明,她的确成功了。坐拥后宫三千的皇帝哪里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精/子提供者而已呢。他以为对自己爱得死去活来的妃子们,其实都对着他不屑一顾。

        在沈旭辰和程以华看来,可能因为父母职业的缘故,他们对于军人有一种天然的好感。所以,听闻了定国公府的事情,他们无论是情感上,还是理智上,都会更偏向定国公府一些。再加上他们对于这个朝代的皇帝原本就没有多少敬畏之心,所以他们一直觉得这个皇帝太过任性了,眼界格局还不大。

        “既然这样,贵妃和何明倒是不能在明面上相认了。”程以华说。

        “的确如此。”沈旭辰点点头,“一来,是六皇子和何明有几分相似,这里面太容易让人联想了。二来,贵妃已经培养出了二皇子,让二皇子接手了西北的事务,这个时候再冒出何明这半个纪家人出来,反而会乱了贵妃的布置。更何况,何明也不是打仗的材料,他还是老老实实走科举比较好。三来,昔日的明珠郡主现在已经入了太子宫中了,只怕明珠郡主这里,贵妃娘娘还安排了一手好棋。所以,他们只怕没法在明面上相认了,这样也好,否则何明有了那样一个在读书人中声名狼藉的亲爹,对他的发展也不好。”

        昔日的明珠郡主入了太子宫中,日子却并不好过。她嫁给太子是做侧室的,太子早已经有了太子妃。贵妃娘娘明面上十分抬举明珠郡主,各种赏赐源源不断,甚至有隐隐踩着太子妃给自己侄女做脸的举动。别家的正室地位稳固,但天家不一样啊,要是太子日后成为了皇帝,谁生的孩子当太子还不一定呢!所以,太子妃自然就把明珠郡主这个侧室视为了自己的心腹大患。于是,今天太子的嫡子病死了,明天太子的爱妾上吊死了,总之后院是一团乱麻。贵妃娘娘笑眯眯地隔岸观火,时不时把火挑得更旺一些。

        贵妃娘娘还从西域弄了一些秘药回来,透过明珠郡主下到了太子身上。说实话,除了那些已经知道真相的,没有一个人会怀疑贵妃娘娘对明珠郡主的真心,没有人会觉得贵妃娘娘竟然对明珠郡主下手。贵妃娘娘就正大光明地利用了这个盲区,也不枉费她前十二年把这贱人生的孩子当成长自己的亲人,无微不至地宠了那么久。

        其实,明珠郡主要是真孝顺,咬死了一定要见自己的亲爹一回,说不定她还能发现如今的贵妃娘娘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贵妃娘娘了。但明珠郡主自私啊。她晓得亲爹被关在了庄子里,亲娘约莫是和人私/奔逃走了,她避开他们还来不及呢。贵妃让她不会理会亲爹的事,太子也让她离着前昌宁侯那个不祥的人远一点,明珠郡主自然从未去过庄子,安安心心地在贵妃面前扮演听话乖巧的小棉袄呢。

        哦,还有当初那个据说是从旁系过继来是其实身份可疑的小世子……别说什么小孩子是无辜的,有些孩子从出生开始就带着原罪呢。“孩子是无辜的”,这种话,小三或者外室是没脸说的,若是正室大度,正室倒可以悲天悯人地说一句“孩子是无辜的,我会放过孩子”。但纪氏已经死了,活着的贵妃是要给纪氏报仇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既然你那下贱的娘一定要把你生下来,这也怪不得别人心狠手辣了。贵妃在宫里待了这么多年,来来去去,手里的人命不少。她的心已经坚硬如铁。偶尔,她会柔软一些,而她的柔软也不会是放你一条生路,最多是给你一个痛快罢了。

        贵妃不是一个好人。她也不屑做一个好人。哪怕死后会被冤魂索命,她也认了,她偏偏要在活着的时候,让自己痛痛快快!

        没过多久,大家就听说原本还算中庸的太子行事越来越放肆了。他在皇帝面前还勉强能忍,在下属官员面前就开始放肆了,在内院中更是横行无忌,听说短短一个月,就打死了好几个宫女太监。再后来……明珠郡主在床上被太子活活打死了!太子彻底疯了啊!

        疯了的人当然不能做太子了。一个太子倒下去,剩下的皇子们开始了你争我夺,除了远走西北的二皇子和傻呵呵的六皇子,剩下的几位中,一个被曝给太子下咒圈了,一个被曝因为妻妾相斗给他下药让他失去了生育能力成了笑话,还有一个铤而走险给皇上下毒被拖下去了……皇帝也的确中毒了,撑不了多久。

        于是,才大婚没两年的胖乎乎傻呵呵的六皇子成了最后的大赢家。一朝天子一朝臣,老臣们觉得这个年轻的傻乎乎的皇子上位也很好。毕竟主弱臣强,有这么一个傻乎乎的皇子,他们就大有可为了啊!结果,他们很快就发现自己一直看走眼了。谁敢糊弄皇上?傻乎乎的胖子立刻喷你们一脸!

        新皇登基,大开恩科。何明进京赶考。

        沈旭辰和程以华围观了一场激烈的榜下捉婿。一位年轻进士因为年纪轻样貌好,被好几家的管家下人们围了起来,个个都想把自己手里的大红花往那位进士的脖子里套。那位进士吓得脸都白了,捂着自己的胸口,大喊着:“学、学生已有婚约在身,你们不要逼、逼迫学生!再、再过来,学生就要跳河以表清白了!”

        沈旭辰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完以后,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再一次大笑起来。程以华面无表情地问:“你笑什么?”

        “哈哈哈哈哈……”沈旭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毫无形象地扶着自己的腰,“看到这倒霉进士被人榜下捉婿,我刚刚就忍不住想到了一个场景……说出来,你该笑我自恋了……但是真的很有趣……哈哈哈哈哈哈……”

        “说说看,说不定我也能跟着乐一乐。”程·笑点和智商一样高·以华面无表情地说。

        沈旭辰摆摆手:“哈哈哈……你让我先乐一会儿……笑完了和你说。”

        程以华继续面无表情地盯着笑得像个神经病一样的沈旭辰。

        过了好一会儿,沈旭辰终于止住笑了,说:“我、我刚刚啊,就想着……我们当初高考的时候,要是也流行榜下捉婿……我样貌不差吧……我说的是实话,你不许说我自恋!不许笑我自恋!我样貌的确符大众审美!继续说,我考了状元,然后说不定也会有一群人围着我,想要把我捆回去,和他们家的小姐拜堂成亲什么的……我就大声喊着说,你们都不许过来啊,我、我已经有婚约在身了,你们不要逼迫我啊,我、我已经被去年的状元郎给叼走了……哈哈哈哈……”

        程以华面无表情:“你说得本来就是事实啊。”

        然后就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夫夫俩在床上翻滚时,程以华从背后抱着沈旭辰,低下头,咬了咬沈旭辰的后颈肉。沈旭辰觉得有些痒,缩了一下,说:“你干嘛,怎么咬这里。”

        黑暗中,程以华的嘴角微微往上提了一下,用一种心满意足的语气说:“想试试看能不能把你叼起来……母猫叼小猫,不就是咬着后颈肉的么……把你叼走了,好像很有趣呢。”

        何明是状元郎啊,新皇当堂就给他赐了婚,赐婚的对象正是被先皇无比宠爱然后继续又被新皇无比看重的八公主。皇家的皇子娶妻早,但皇家的公主却嫁得晚。八公主和六皇子同龄,但六皇子早就娶妻了,八公主却一直没有嫁。如今,正是被何明赶上了。

        本朝的驸马还是很风光的,娶了公主以后,可以继续参政。要是公主本身受宠,那么连带着驸马自然也有诸多好处。因此,榜眼和探花对着何明都有些羡慕嫉妒恨,一个恨不得自己能再年轻二十岁,一个恨不得自己还未娶妻生子。

        这些羡慕何明好运气的人不会知道那些已经淹没在时光中的□□。而那些知道□□的人,只会祝福何明这一生能够安安稳稳顺顺利利平平安安,能够为百姓做更多实事,能够成为一代贤臣千古留名。

        ————————————————————————————————

        “我错了,真的,我不该吐槽上个世界在科技方面不够先进的……”沈旭辰看着周围高大的树木,欲哭无泪。这个世界竟然更原始啊!穿兽皮的那种!没有调料品的那种!

        等了一会儿不见程以华接话,沈旭辰停下了观察环境的举动,朝程以华看过去。

        程以华正盯着沈旭辰身后的尾巴一心一意地发呆呢。

        嗷呜呜——

        有!尾!巴!哦!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686/115799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