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学霸之路 > 第155章 番外五

第155章 番外五

        在小世界中,因为灵气匮乏,稍微有些修为的人,哪怕不曾到达筑基,都是可以收徒的。当然,各大世家关于收徒的章程是不一样的。就拿周家来说吧,周家规定,若是某位修士未曾筑基,那么家族对于他所能收的徒弟数目是有限制的,这是为了防止某些人抢占了好些有天赋的苗子,却不尽心教导,造成了人才的浪费。当然,若是那位修士已经筑基了,那么自然是他想收几个徒弟,家族就让他收几个徒弟了。筑基以上是长老啊!

        如周天这样炼气六层的修为,按说他可以收下两个三灵根或者一个二灵根作为徒弟。在小世界中,单灵根的天才毕竟百年难得一遇,双灵根已经是极其优秀的了。师徒契约受天道看顾,自然是非常牢靠的,师徒就是天然的同盟。

        现在,见周天领着两个外人去内室测验灵根了,少族长灵机一动,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不如索性就帮周天和那两个外人的师徒名分定下来,省的周天日后还能借着师徒的名义去招揽别的人手。

        如此想着,少族长带着他那几个狗腿子也跟去了内室。

        测验灵根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那检验灵根用的法器需得用灵石激活。也是因为如此,寻仙会才会隔上数年举办一回,毕竟灵石不是什么便宜的寻常之物,就算大世家不乏底蕴,也禁不起日日消耗。好在周天刚刚成为修士,在周家每晋升一次就能获得一些资源,周天如今是炼气六层,就能依次获得六份资源,拼拼揍揍,勉强能把沈旭辰和程以华两个人检验灵根要用的灵石拼凑出来。如此,夫夫俩倒是更感激周天了。

        周福是做惯了这些事情的,把灵石一块块地依次摆放在法阵上。他这边忙到一半,少族长一行人就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晓得来人不善,周天把沈旭辰和程以华往自己身后护了一下,皱着眉头问:“敢问少族长还有什么指教。”

        见周天如此护着那两个孩子,少族长自觉拿捏住了周天的短处,隐隐觉得自己似乎又胜过了周天一筹,脸上反而带了两分笑意,淡淡地说:“你既然一心想要收他们为徒,何必还要检验灵根,难道检验出来是五灵废根,你就不收徒弟了?你若是诚心,不如现在就对天发下师徒契约,也好叫我们能真切看到你对这二位的关爱之心。”他说五灵废根都算客气的了,其实在他看来,这两个孩子必是没什么仙缘的。

        周天却不愿意。他之前就和两位恩人说过了,成为师徒不过是权宜之计,因此只是大面上走个过场而已,不需要真正行大礼拜师。周天一直都是打算和两位恩人平辈相交的。现在少族长咄咄逼人,周天不愿意按照他说的行事,不过是不想对不住两位恩人而已。毕竟,师徒师徒,师在前,徒在后。

        少族长却怀疑周天不愿意现在就收下两个徒弟,一定是嫌弃两个徒弟的资质。他的目光从那两个孩子身上划过,心想,这两个孩子长得倒是不错,可只要不是四大世家的人,长得再好也没有用,灵根这种东西毕竟和长相无甚关系。

        少族长又是一笑,冷冷地说:“你既然不愿意收他们为徒……这也没什么,待他们检验好,若是没有灵根,不如就去我院子里服侍吧,反正周天你不是不愿意收下这两个累赘么?”他是少族长,这点特权还是有的,谁能拦得住他找两个凡人当杂役?周天甚至没办法反抗,毕竟家族不会为着两个凡人站到周天那边去。

        周天明白,少族长这话是在激自己。若是两位恩人没有灵根,他们被少族长要去,必要多受折磨,说不得还有性命之忧。毕竟,少族长根本不缺杂役,他现在说这番话,就是在针对周天而已。绝对不能让恩人落在少族上手上……他低头看了看两位恩人,觉得颇为对不起他们,但现在也无别的办法,只能对天道发下师徒契约了。只要他们真的成了师徒,拼着周天现在炼气六层的修为,少族长根本不能随意打骂欺负周天的徒弟。

        周天倒不是很看重灵根这种东西。就算恩人真的没有灵根,那又如何?他会努力收集一些得用之物,让两位恩人能按照武学修炼到后天之境,这样一来,恩人们也就有了两百多年的寿数,此后说不定还会有别的机缘。而且,就算恩人们这辈子都不能修真,他也会送恩人的魂魄去转世轮回……总之,周天心中早就有了计较。

        看着寸步不让的少族长,周天低头对沈旭辰和程以华说:“你们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你们的。”这话说完,周天立刻咬破手指,指天立誓。随着他的句句誓言脱口而出,他的指尖沁出两滴鲜血来,刚好一滴融入了沈旭辰的身体,另一滴融入了程以华的身体。这便是师徒契约了。

        见到这一幕,少族人不由又冷笑了起来。其实,师徒契约有两种,一种是徒弟咬破自己的手指交出自己的心头血,这种契约的主动权掌握在师父手里,师父拿捏着徒弟那滴心头血,可以做很多事情,因此徒弟万万不敢背叛。这世上的绝大多数师徒契约都是这种。不过,也有如周天这样的,师父逼出心头血融入徒弟的身体,在这种情况下,主动权当然掌握在徒弟手里了。

        在少族长看来,周天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忽然有了高深修为,他一时奈何不了周天,但既然周天如此看重这两个小徒弟,甚至还用了这种师徒契约,那他以后完全可以通过对付周天的徒弟来对付周天。反正,周天这两个徒弟已经注定了是……没有灵根的废物。

        周天立下了誓言,按理说少族长可以走了,但他偏偏要继续留在这里,好看到周天最后失落的样子。说白了,少族长完全不相信那两个小孩子会有灵根。他得享受自己的胜利果实。他得让周天知道,哪怕周天有了修为,也不过如此。有些人天生陷在泥中,不是有了修为就可以爬起来,不是有些修为就可以重新获得灵越仙子的喜爱的。

        周天也不理会少族长,抬头对周福说道:“劳烦管事继续激活法器吧。”

        周福也不说话——他既不想得罪颇受族长喜爱的少族长,也不愿意得罪忽然修为精进的周天,所以一直闭口不言——只是手上的动作加快了,把灵石全部摆在了法阵相应的位置上。看着这些灵石,周福也觉得十分可惜。毕竟,周福也不相信周天带来的两个孩子会有灵根,到时候肯定白白忙碌一场,这些灵石就都浪费了。

        法阵很快就激活了,发出了微微的亮光。周天早年检测过灵根,知道其中过程,就低头对沈旭辰和程以华说:“你们站到法阵上,用手触摸那块石壁,就能够检验灵根了。这事儿并不复杂,也不让人觉得难受。谁先来?”

        沈旭辰和程以华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有些紧张。程以华吸了一口气,说:“我先来了。”

        按照周天所说的那样,程以华往前一步,站到了法阵上,慢慢把手贴在了石壁上。他现在有些紧张,当年高考时都没有这么紧张(废话,天才不会怕高考),当年对沈旭辰告白时都没有这么紧张(废话,天才不打无准备之战),当年坦白以后第一次见沈爷爷时都没有这么紧张(废话,天才是最棒的孙媳妇)……

        几秒钟之后,石壁上出现了一天白色的长带,慢慢从石壁底端爬上了顶端。一瞬间,整个屋子都安静了下来。除了沈旭辰以外,其他几个人都傻了一般地盯着面无表情的程以华。

        周福咽了咽口水,结结巴巴地说:“这、这是变异冰灵根啊!资质满、满点!”

        “这不可能!”少族长失声高呼。

        哪怕是四大家族呢,都已经几百年未曾出过变异单灵根了……近些年,最出风头的就是周家的单灵根天才周北。但周北只有一个啊。而且,周北已经失踪十来年了,四大家族中稍微知道些内/幕的,都觉得周北凶多吉少。估计,只有周天一个人在心心念念真心实意地盼着周北回来。除了周北以外,年轻一辈中大出风头的,其实都是双灵根,譬如那个颇受人追捧的灵越仙子。结果,现在外面随随便便捡了两个孩子回来,一检测,其中一个就是变异单灵根,这简直让人觉得难以置信。说真的,要让人相信程以华是变异单灵根,他们反而会更相信检验灵根的法器出问题了。

        不过,程以华完全没有被这种震惊的心情影响到。

        变异单灵根听上去就很高大上啊,果然天才如我就是这么厉害……程以华心满意足,慢腾腾地收回手,面无表情地从法阵上走了下来。沈旭辰小声地说:“不错嘛……以后可能需要你多照顾了。”一起走了这么多年,沈旭辰当然不会嫉妒程以华,他是觉得由衷地高兴。因为,程以华强大,就意味着他们两个人强大,就意味着他们能在这个修真的世界里走得更远。他们原本就是不分彼此的啊。一时间,沈旭辰身上的压力都小了很多。

        变异单灵根,这岂不是比堂哥周北还要厉害?周天非常非常高兴,他的嘴巴都笑得咧到了耳朵根。他赶紧轻轻地推了沈旭辰一下,说:“到你了,你别紧张,站上去试试看。”

        沈旭辰这会儿已经不觉得紧张了。虽然男人都崇拜力量,但既然程以华已经有了变异单灵根,那么他这边若是差一点,也就没什么了。沈旭辰慢慢把手掌贴在了石壁上。周福等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石壁。两个孩子中已经有一个……出人意料了,也不知道这个究竟会如何。

        周天也非常紧张。他把程以华护在自己身旁,一只手扶着程以华的肩膀。程以华觉得自己的肩膀被捏得有些疼。

        几秒钟之后,石壁上慢慢出现了一种黑金色的长带,也是从石壁底端爬上了顶端。等了一会儿了,不见有人解说,沈旭辰就直接收回手,走出了法阵。沈旭辰不太懂这个法器,他只好自己揣测,一种颜色的话,应该也是一种单灵根吧?色带从底端一直爬上了顶端,那么资质应该是满点?不错,似乎很酷炫的样子呢!

        周福掐了自己一把,发现这不是做梦,他断断续续地说:“变、变异雷灵根……快去族里找个还未曾修炼的孩子过来,我怀疑是这法器出问题了啊!”要真是法器坏了,周福可担不起这个责任。变异单灵根又不是大白菜,岂是这么容易有的?一连两个外姓的孩子被检验出变异单灵根,周福只觉得是法器坏了的缘故。

        周天却是很相信两位徒弟的天赋。在这之前,他差点被夺舍时,是这两个徒弟用祖上传下来的宝物将他救了回来。当时情况那般紧急,那法宝还能确保他全身而退,说明那宝物十分了不得。既然如此,这两位徒弟应该是哪位大能的后代,有此天赋,虽然让人诧异,但周天还是表示了理解。于是,周天开开心心带着两位徒弟回去了。

        不说周福这边如何检查法器,终于发现法器没有任何问题,然后又开始震惊那两个外姓孩子的天赋。不说废物周天忽然有了高深修为还收下了两个变异单灵根的消息如何一下子传开的。不说少族长如何气急败坏,而族长首次忍不住挥了这个儿子一巴掌,对这个儿子失望不已。

        要不是少族长先前咄咄逼人,两位变异单灵根该是多好的苗子啊,完全可以让族中的老祖宗们收为徒弟。到了那个时候,因着师徒契约的存在,这两个外姓人也能为周家效力了。偏偏,这两个好苗子如今是周天的徒弟,而周天对族人的感情……不好说啊。不是说周天会背叛周家,他对宗族应该还是有感情的,但是想让周天对宗族劳心劳力,那就不可能了。毕竟,他的父母兄弟都不在了,而他以前在族中还备受忽视和欺负。

        而且,说句实话。周天忽然涨了修为,其实大家原本都非常好奇的。要是搁在以前,周家人甚至可以直接让长老拿了周天来逼问他,不怕周天不坦白。可现在,周天不仅仅代表周天,还代表着两个变异单灵根的天才。要是周家行事太过,万一另外三大世家借着笼络天才的名义欺上门来……周家这边可没法同时对上三家的。

        毕竟,那是两个变异单灵根的天才啊,还偏偏不姓周!

        四大世家互相争夺资源,他们之间岂是表面这么平静的?

        于是,明知道周天或有奇遇,可现在周家还不能逼问他,只能小心哄着这新鲜出炉的三位师徒。至少,在短时期内,他们都不能拿这三位师徒怎么样,真想要做出什么来,都只能等日后再慢慢图谋。这么一想,那些别有心思的人更恨最开始多事的那个少族长了。在周天未发迹之人,最喜欢去欺辱周天的也是这个少族长,在周天有了修为之后,逼着周天收徒的也是这个少族长……真、真是好得很啊!若不是少族长多事,那两个孩子的天赋一被检验出来,立刻就会有长老出关收下他们,哪里还轮得到周天?!一时间,少族长的地位颇为不稳。

        不管别人怎么想的,反正周天带着沈旭辰和程以华夫夫俩,暂时过上了比较平静的日子。他们已经搬到内院了。

        程以华摸着自己的下巴说:“不是说灵根能影响性格么?为什么我会是冰系单灵根?难道我的内心不一直是火热的吗?明明我如此自由奔放……”

        “你的面瘫还是挺能糊弄人的,整天面无表情,看上去多少有点像大冰块吧?还是我比较奇怪,我性格这么温和的人,不说是水灵根或者是木灵根吧,土灵根也有可能……我怎么会是雷灵根呢?难道我内心深处有狂野的一面?”沈旭辰也觉得诧异。

        程以华若有所思地说:“你平时一直很温和,这没有错。但你有逆鳞啊……分分钟可以化身霸王龙。”

        夫夫俩对视一眼,算了,不纠结灵根的事情了,还是好好修炼吧。

        周天早先一直未能引起入体,因此被人当成了废物,但他一直不懈努力,故而基础打得非常好。再加上他这个人颇有耐心,所以虽然年纪不大(才十七岁),却是个非常好的老师,教导沈旭辰和程以华这样的新手完全够用了。夫夫俩又是那种颇能钻研的人,爱寻根究底,自我摸索,最后竟然都在短短几天中成功引气入体了。

        那些观望的人不由得又捶胸顿足了一番,天才啊果然是天才啊,这样的天才怎么偏偏就让周天得了呢?

        不知道是不是以前服用过基因改良液的缘故,沈旭辰和程以华引气入体时,身体中虽也渗出了不少杂质,却都没有周天当时那么夸张。引气入体是不需要什么功法的,只要一部最基础的不入流口诀,他们就可以做到。但是从引气入体后走向正式的修炼,他们就必须要有功法了。夫夫俩不知道该选何种功法比较好了。沈旭辰的系统中可以兑换高级科技产物,也可以兑换魔法位面的产物,偏偏一直都没有修真界的东西可以兑换!即便是周天都有些茫然,在他看来,两位恩人天资卓绝,合该是用最上等、最能匹配他们天赋的功法……若是用了别的,反而拖累了恩人的天赋啊!可惜,周天所得仙府中的东西,如今一个都不能取用。

        这么一来,修炼反而陷入了瓶颈。

        想到他们日后还要去中世界,沈旭辰也不是很心急,就开始“教导”周天在为人处世上的机敏性,诸如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一类的。当然,沈旭辰情商高嘛,他虽然是有教导之意,言语说辞却都比较隐晦,不让周天觉得自己是“被教导”了,多少确保了周天身为师父的尊严。周天却还是有些茫然,哪怕从前备受欺凌,但他一直保持着纯善之心,自然不懂那些极恶之事。这很难得,但在修真界也很致命。

        沈旭辰觉得应该给周天下一剂猛药,又说:“就拿师父的堂兄来说吧……他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更是早早筑基,让人艳羡。按说,这般人物,家族应该万分看重才对。且不说同族之谊,就算是单纯为了利益,也该好好笼络着才是啊!但是你看你们周家族人,这些年可有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寻找过他?”

        事关堂兄,周天忍不住心头一跳。

        沈旭辰又说:“都说师父的堂兄魂灯未灭,那就说明他还活着,既然活着,家族中岂有不去找他的道理?否则,这样的人才,难道要白白放过吗?如今,你们家族既然是这样行事……只怕师父的堂兄早就凶多吉少了。”那放置魂灯的禁地只有周家某些特定的人可以进入,所以魂灯未灭的说法是从周家内部传出来的,外人并不能知道真相。周家知道周北没有死,却偏偏从来不去寻找他,这不是很矛盾吗?所以,沈旭辰猜测,说不定周北已经遇害了,而周家为了掩盖这个事实,才故意说周北魂灯未灭,给别人造成一种“我家的天才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回来”的错觉。

        再有一个,如果周家人相信周北还能回来,其实他们就不会放任少族长一直欺负周天了,甚至不会直接以家族名义出面,帮周天和灵越仙子退了亲。这门亲事,就算宋家那边不满意周天,周家也该等着宋家人先提起退亲的事情,再装作无力给周天做主的样子,之后再退亲,这虽说有些虚伪,但好歹有了一种“我们给周天撑腰”的感觉。

        要知道,周北是非常非常周天的。从周家人对待周天的态度,其实就能看得出来,周家的一些人不觉得周北还能顺利回来。而且,他们一直以来都既然隐瞒了真相,那么当初动手害了周天的,极有可能还是周家某些人。

        听完沈旭辰的话,周天非常非常茫然。这孩子的世界观碎掉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686/116759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