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学霸之路 > 第157章 番外五

第157章 番外五

        那红衣女子名唤凌霄老祖,是元婴期的大能,在归元宗内也是排得上名号的。她身负水火双灵根,因为这两种灵根互不相容,若不修炼还可,若执意走上修行之路,只怕活不过二十。但凌霄老祖意志坚韧,偏偏不信天不信地,最终还是咬牙修行,誓要与天争命。因此,她早年受了颇多苦楚。后来,她在某秘境中有所奇遇,水火双灵根不知怎么就变成了单冰灵根……这以后,她的仙途才开始坦荡起来。不过,因为早年的艰辛,虽是后来仙途坦荡,她也依然刻苦非常,这才短短两百年就成为了元婴修士。嗯,看她如今喜好红衣,为人张扬,她确实是冰系的修士没有错。

        在归元宗,晋升为金丹期的真人就可以收徒了。凌霄老祖已成元婴,却至今没有亲传弟子。这也是因为她一直没有遇到好苗子。虽说中世界的灵气要比小世界充裕很多,有资质的新人也多,于是在中世界,单灵根天才并不罕见,每十几年总是能出几个的。但是,变异单灵根的天才就不多了。程以华的出现简直让凌霄老祖喜上眉梢。

        见到程以华因着“童养媳”这个玩笑话语气松动了,凌霄老祖虽觉得诧异(以她之能,一眼就能看出沈旭辰是男孩子),仍是笑着说:“好好,童养媳也好,不如都入我山头吧!”她虽不知另一个孩子是什么天赋,但为了哄徒儿开心,做什么都是值得的。而她也有信心,定然会对那个孩子也关爱有加。

        沈旭辰暗中揪了程以华一把,努力睁大了眼睛,卖萌说:“先、先救师父!”他仗着自己现在外貌只有七岁,使劲地卖着萌。周天那可怜孩子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啊!

        凌霄老祖已经听明白了,她心心念念的徒儿原是已经认过师父的,那师父本事不高,却为人厚道,如今陷入邪修手中情况危急。她伸出手对着沈旭辰和程以华的眉间一指,就逼出两滴精血来,拢入袖中,然后她红衣一卷,说:“你们且在这里等着,为师去去就来。”按说对付一个不曾筑基的宵小之辈,都不需要她元婴老祖亲自出手,但还是那句话,为了哄徒儿开心,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见凌霄老祖走了,管事捧着自己的肚子,呵呵笑着说:“二位师叔只管放心,有老祖出手相助,自然万无一失的。”他是个机敏的,这话里的意思便是直接把程以华和沈旭辰当成原因老祖的亲传弟子来对待了。晓得这两个小孩子日后定会前途无量,管事也乐得卖好,便把归元宗内门的种种可说的都给夫夫俩说了一遍。连带着坐在一边的张秋也得了利。不过,张秋却顾不得高兴,只想着那位舍己救她的恩人。元婴大能出手了,应该很快就会没事了吧?

        果然,没过多久,凌霄老祖又一阵风似的卷了进来。她只一人,不见有周天的身影。

        沈旭辰正觉得奇怪,凌霄老祖笑着说:“你们只管放心,剑锋玄明从外归来,碰到邪修作祟,直接将那邪修斩于剑下了。也是巧了,你们前头那师父恰恰是玄明的故人,如今玄明已经把他接去自己峰头休养了……过些日子再让你们见面。唯恐你们二人不放心,他还给你们留了一道传音符。你们且听。”现在必须不能见,先死皮赖脸把徒弟拐去自己地盘上再说。凌霄老祖心里如此想到。

        周天在传音符中留了一段话,大致就是说自己已经没事了,好运碰上了玄明真人,没想到玄明真人竟然是他堂兄周北的义兄,他堂兄果然到过中世界,希望两位小恩人不要担心……他又说,听闻两位小恩人被归元宗的老祖看重了,如此他也祝福两位恩人前途无量balabala……大家都在归元宗,日后有缘再聚……

        沈旭辰和程以华对视一眼,齐齐对凌霄老祖下拜,说:“徒儿见过师父。”识时务者为俊杰,别看凌霄老祖一直都是这么通情达理的样子,但她言语中分明已经把程以华收为徒弟了,再加上现在周天也没事了,要是沈旭辰和程以华还要再三/反抗,只怕会给人一种不识好歹的感觉。反过来说,凌霄老祖为人坦荡,当她的徒弟也不算亏。

        凌霄老祖大喜,连连说了三声好,将小夫夫俩带去了她的山头。

        修真界要传递消息是很容易的。几乎在眨眼之间,各大峰头就都知道凌霄老祖终于收徒了。

        都说那徒弟天赋卓绝,正是变异单冰灵根。又说那徒弟年纪不大,却为人沉稳,颇懂感恩。还说那徒弟是个顶顶有本事的,这点年纪,竟然就知道给自己定下童养媳了,哈哈哈哈哈,明明各大峰头多少老怪物还没娶上媳妇也没嫁出去啊!你猜那凌霄老祖徒儿的“童养媳”是谁?嘿,就是那个变异雷灵根的小天才,巨雷峰的老头儿还特意为这孩子和凌霄老祖打了一架,毕竟雷灵根的天才放在凌霄老祖那里浪费啊,合该归给巨雷峰才合适啊!偏偏,那雷灵根的孩子是“童养媳”嘛,紧紧跟着“小丈夫”就不愿意去别的峰头,把巨雷峰的老头儿气得够呛。

        当然,大家都没有把童养媳、小丈夫的话当真,只想着这么大的孩子懂什么呢?不过是玩笑话而已。只不过,大家倒是很羡慕凌霄老祖。这变异单灵根的天才,别人都是可遇不可求,她却是买一赠一,一口气得了俩!

        沈旭辰不愿意去别的风头是有原因的。首先,修真无年岁,若是他们分别入住两个山头,一闭关说不定就几年、十几年见不到面了,对于夫夫俩来说,这简直没法忍。没错,他们就是要每天都可以在一起么么哒,就是这么幼稚,咬我啊!其次,他们的固有思维使得他们的修真模式不会直接照着这个世界的修士来,他们在融会贯通以后,更喜欢自己钻研琢磨出新的改良路子,既然如此,夫夫俩就更愿意待在一起了,两个人一起研究辩论才有意思。

        也是巨雷峰运气不好,要是他们先找上夫夫俩的,那么就没有凌霄老祖什么事情了,夫夫俩一定一起入住巨雷峰。哪怕单冰灵根的程以华不适合待在巨雷峰,他都一定会哭着喊着抱着巨雷峰老头儿的大腿,死也不去凌霄老祖那里。所以说,除了爱情这种不可理喻的事情,在别的事情上,先来后到真的很重要。

        凌霄老祖非常看重程以华,但她对沈旭辰也不差。程以华可以直接修炼凌霄老祖的功法。而沈旭辰,凌霄老祖竟也耗费无数贡献点从宗门给他兑换了一部非常适用的功法。除功法以外,在其他的事情上,比如说修炼等,凌霄老祖都可以点拨夫夫俩。所以,沈旭辰也没觉得有什么不适应的。

        等夫夫俩再次见到周天时,周天已经成功筑基了。也许是那座仙府的缘故,周天的灵根由五废灵根变成了水木双灵根——若是种/马男版本的周天则变成了火土双灵根——水木相辅相成,这双灵根可谓是极好的。又有玄明真人的面子,周天自然也拜了一个很好的师父。他的兴趣不在炼器炼丹,自然就没有拜那位百炼真人为师。不过,有了玄明真人的尽心安排,周天现在的师父也非常好,对周天十分器重。看到周天现在过得好,夫夫俩也就放心了。

        又听了周天的解释,夫夫俩才知道玄明剑仙为什么对周天这么好。

        却原来,周天的堂兄周北当初通过穿界引到达中世界以后,起初一直想要找到回去小世界的方法,可惜他修为不够,所以迟迟不得归家。久而久之,他也就死了心,一心想要提升自己的修为,争取在这中世界闯下一番名堂来。

        某次秘境探险时,作为散修的周北和归元宗的玄明碰巧在一处传承之地一起入了同一死门,两个人原本毫不熟悉,因为共同破阵,倒是生出了几分相惜之情,心中都暗叹对方人品手段。但也就是这样而已了,破了阵,两人又分开了,各自在秘境中探险。不想,他们后面又撞到了一起。这秘境中竟然有一处是无数年前某位邪修设下的陷阱,周北和玄明一起踩进这个陷阱中去了。他们在这个陷阱中经历了很多不足为外人道的事情……

        出了秘境,周北和玄明就对着天道结拜了兄弟。修真无岁月,此后他们又分开数年。直到前不久,周北忽然给玄明传了消息,只说他遭遇了一些事情,接下来百年都可能无法见面了,周北还把自己在小世界中的家人托付给了玄明。玄明掐指一算,却无法算出周北的去处,只好先去小世界寻了周商夫妇和周天。

        如果夫夫俩没有出现,那么等玄明到达小世界的时候,种/马男已经利用仙府彻底灭了四大世家,然后一头钻进中世界了。玄明原本还以为“周天”已经不在了,正愧对好友周北呢,却在回到宗门时见到了来参加门人选拔大会的“周天”。鉴于这世界上没有人能看出种/马男身魂不符,所以玄明就把种/马男当成了义弟的弟弟,也就是自己的弟弟,好生照顾着。即使玄明后来察觉到他和“周天”诸多理念不一样,但想到周北的托付,又想到如今周北毫无踪影,玄明还是细心照顾“周天”……直到某天,“周天”为了一个女人,忽然利用玄明的信任杀了他。

        现在因为多了夫夫俩的干涉,玄明赶到小世界时,四大世家虽然互有斗争,但还没有彻底完蛋。玄明作为金丹真人,料理四大世家是妥妥的。因为周商夫妇已死,周天不见了,玄明又知道周北当初流落中世界的真相(无外乎就是某几个人联合动了手,不局限于周家),玄明便把那些害过周北的人全部斩于剑下,开始寻找周天。再后来,回到中世界以后,玄明真人顺手就救下了被邪修挟持的周天。

        “我今日和玄明真人说,要来看望你们,你猜玄明真人如何说?”周天笑着问。

        沈旭辰面露疑惑:“如何说?”

        “你也知道,玄明真人是剑仙,性情高冷,不苟言笑,威严无比。却没想到,他立时就回了我一句,是要去看望凌霄老祖的徒儿和他的童养媳么?我一时没忍住,当着玄明真人的面就笑出来了。”周北哈哈大笑着说。

        沈旭辰:……

        最开始,沈旭辰听到“童养媳”的玩笑话,是不怎么在意的。童养媳就童养媳吧,程中二高兴就好。

        慢慢的,沈旭辰听到“童养媳”三个字时,变得有些暴躁了。话说,你们这些修仙人是不是太无聊了?这么一点点乐子,你们还能翻来覆去说,反反复复说,一直一直说!每说一次,你们都能乐一次,你们的笑点还能拯救吗?包括玄明真人,你不应该是脱离低级趣味的人吗!

        再后来,沈旭辰听到“童养媳”的说法时,又重归淡定了。没关系,你们说你们的,待我回去吃饭饭睡觉觉揍程程,从此天还是那么蓝,花还是那么香,玄明真人啊还是那么外表冷酷内心闷骚。

        ……

        童养媳什么的,你们高兴就好。

        沈旭辰提醒周天说:“仙府的事情……你以后莫要轻易让人知道,毕竟因为那夺舍者怨气的存在,你现在也取用不了仙府中的东西,说出来,反而白白遭嫉。不过,那夺舍者的事情,你倒是可以选择性地告诉玄明真人,要知道,那夺舍者的灵魂之力时而还能增加,万一因此伤到你所在乎的人,那就不好了。早日说给玄明真人听,一来是让他帮你想想办法,二来也是叫他做了准备,以防万一。”

        “我早就想到这一点了,所以都和玄明真人说了。他是我堂兄的义兄,我当然信得过他的人品。”周天傻呵呵地笑着。

        沈旭辰也忍不住笑了。只要玄明真人有了警惕,只要周天按时走走“剧情”,那个种/马男就永远都不能翻身,那么他和程以华穿越到这个世界来的目的也达到了。这样真是皆大欢喜。不过,夫夫俩理论上可以在这个世界活到周天自然死亡(他要是飞升成仙了,那还得等他天人五衰),所以夫夫俩倒也不急着离开。

        对于沈旭辰来说,他的系统至今没有开启修真物品的兑换,因此在这个世界中多学习一下全新的知识,多准备一下相应的物资,这对以后的穿越是有好处的。对于程以华来说,反正沈旭辰在哪里他就在哪里,更何况他还有那么多难题没有弄懂呢,因此在这个世界中也待得很开心。

        和周天道别之后,夫夫俩就回凌霄老祖的山头一心一意搞研究了。他们现在还未曾筑基,每天会肚子饿,每晚也需要睡觉。为了照顾他们两个,凌霄真人又去杂役堂领了四个杂役回来。结果,程以华嫌他们做饭太难吃,自己撸起袖子亲自做饭去了。真是的,到这个世界之后,因为一直处在担心动荡中,辰辰都瘦了呢,可得给他好好补补……程以华哼着歌,踩在板凳上,开开心心地炒着菜。沈旭辰就坐在灶头边,慢慢往灶头里塞着柴,控制着火势的大小。

        没过多久,香味就飘出来了。

        凌霄真人对两位徒弟好,按照份例挑的食材全部是带着灵气的。带着灵气的食材远比普通的食物好吃,甚至比从系统中兑换出来的食物还好吃!沈旭辰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程以华把菜盛到盘子里。他走下小板凳,放下锅铲,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说:“小孩子的身体真是不方便……再去看看汤,汤应该也好了,毕竟小火慢炖了这么久。”

        沈旭辰凑过去,在程以华脸上亲了一口:“亲爱的华华,辛苦了。终于能吃上好东西了,自从到了这个世界,我们还没有吃过你亲手做的饭菜呢。”他原本是个特别好养活的,但当初在兽人世界待过一回后,他就彻底进化成吃货了。生命那么长,那么长,唯有爱和美食不可辜负啊。

        对了,值得一提的是,因为修真的人可能会有神识,而夫夫俩修为太低,又不能感受到别人的神识,所以为了防止说话的内容被修士们不小心听去,每次说到“这个世界、那个世界”的内容时,沈旭辰和程以华都会用小语种交流。如此一来,就算被人听去了,那些人也听不懂,还以为夫夫俩讲的是某个小地方的方言呢。

        所以说,多学点知识是多么重要啊!哪怕是小语种呢,夫夫俩都开发出了它们在修真界的用途。

        程以华走到火炉旁边(修真界真是好啊,这个炼丹用的低级火炉,现在用来煲汤,实在是太适合不过了),慢慢掀开了锅盖。香味一下子飞了出来。凌霄老祖装作从厨房边路过的样子,闻着里面的香味,犹豫不已。她其实早就被香味吸引过来了,毕竟这是她的峰头,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内。看着小徒弟亲自做饭去了,她也是好奇的嘛。结果,这一好奇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为什么!为什么徒弟的手艺会这么好!这是为什么啊!

        她明明已经辟谷很久了啊!为什么会这么香?

        她明明脱离低级趣味了啊!为什么会这么香?

        她明明道心稳如磐石了啊!为什么会这么香?

        ……不、不能再犹豫下去了,凌霄老祖偷偷咽了下口水。要是以后她飞升时遇到心魔劫,会不会心魔就是一盘盘美食?那也太丢人了吧?凌霄真人晃了晃脑袋,赶紧把这个荒谬的设想丢出了大脑。和心魔劫被美食侵袭一比,去徒弟那里蹭点吃的,已经不算什么丢人的了……额,应该不丢人吧?

        美食的力量的巨大的。一开始还在纠结辟谷不辟谷丢人不丢人的凌霄真人很快就成了美食的俘虏。为此,她又跑去杂役堂要了好几个厨艺不错的过来,毕竟徒弟每天都是要修炼的,她也舍不得徒弟那么辛苦。当然,那几个厨子还需要去程以华那里再集中培训一下。再后来……美食成了凌霄老祖待客的一大特色,也是很让修士们向往的呢。

        晚上睡觉时,沈旭辰和程以华是住一起的。凌霄老祖因为是头一次收徒弟,看什么都觉得新鲜,逗弄徒弟也觉得有意思,就逗着程以华说:“小辰不是你的童养媳么?没有成亲之前,你们是不能一起睡的!”

        每天装儿童装得不亦乐乎的程以华机智地回答:“白天他是我的童养媳,晚上他就是我表弟了!我当然可以和表弟抵足而眠。”空有枪没有子弹,每天晚上蹭蹭抱抱已经是最后的福利了,绝对不能放弃!

        凌霄老祖哈哈大笑。

        回到房间,沈旭辰冷笑两声:“我觉得你是想要跪键盘了。”这回也是用小语种说的哦。

        “木有键盘!”程以华机智地说。

        “我系统空间里有!还有,把舌头捋直了说话,都老夫老妻了,现在看着你用小孩子的身体卖萌……我真的有些不忍直视。”沈旭辰忍笑忍得好辛苦。

        “那……我是你的童养媳好不好?”程以华机智地问。

        沈旭辰佯装思考地摸了摸下巴,说:“既然你这么自觉,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吧?童养媳快去给我暖被窝!”

        夫夫俩就这么开开心心地走上了修炼之路。要是修真界也有前沿期刊杂志,那么夫夫俩可以发表很多论文呢,比如说《基于多维博弈理论对筑基能量监测的均衡分析》、《浅谈跨灵根修炼存在的问题以及对策》、《基于熵权与模糊数学的灵草灵药生态系统健康评价》、《释放法术过程中神经序列的形成》等等等等。

        凌霄老祖偶尔会看一下两位徒弟的功课……然后她发现,只说汉字的话,在徒弟们写的东西中,她每一个字似乎都认识,偏偏所有的字连在一起,她却完全不知道徒弟们在写什么。不说汉字的话,徒弟写的东西里面还有很多符号呢,也不像是符咒,呵呵哒,简直闻所未闻,全无见过。凌霄老祖非常担心,这两个徒弟会不会是傻的啊,否则怎么就不能好好说话呢?当然,为了不打击徒弟们的积极性,凌霄老祖忍了,什么都没有说。

        她忍啊忍,忍到徒弟们顺利筑基了。既然能顺利筑基,想必徒弟们还是有天赋的,那就不说了。

        她又忍啊忍,忍到徒弟们成功化元了。既然能顺利化元,说明徒弟们做的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不是在浪费时间,那就什么都不说了。

        她再忍啊忍,忍到徒弟们成为炼器炼丹的天才,让百炼真人都忍不住跑来旁观了……既然能吸引到百炼真人,可见徒弟们在炼器炼丹上的创新是值得肯定的,那就什么都不说了。

        凌霄老祖终于彻底把担心丢开了。虽然完全不知道徒弟们在说什么,但看他们修为越来越好,她还是什么都别问了吧。师父当到这份上……真是又骄傲又心酸啊。

        因为早年的“童养媳”一说,更因为变异单灵根的天赋,所以沈旭辰和程以华虽然自觉低调,但其实,他们在归元宗一直挺有话题度的。不少人都偷偷关注着他们。待他们在短时间内筑基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不愧是单灵根啊,修炼就是快啊,却也没有惊为天人。在他们迅速升到化元期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这其实不是变异单灵根,而是变态单灵根吧?等到夫夫俩开始埋头研究炼丹炼器时,大家都捶胸顿足,你们只管好好修炼啊,怎么就干别的去了,你们的灵根又不适合炼丹炼器!结果,夫夫俩偏偏做出了很大一番成绩。然后,大家沉默了。

        还有“童养媳”,早年的时候,大家哈哈一乐,童言无忌嘛,谁也没当真。等到两位单灵根陆续筑基了、化元了,有人暗示凌霄真人想要让座下的弟子结亲。

        沈旭辰眉一挑,说:“难道,我被你们叫了这么些年的‘童养媳’都是白叫的吗?”听到这话,大家陡然一惊,这……这难道不是自古阴阳调和,男女成婚方为正道吗?这、这怎么就两个前途无量的男弟子搅一起去了?

        程以华面无表情地说:“修真修真,一是逆天,二是顺心。我与师弟两情相悦,自然是要在一起的,何必扭捏于那些世俗之礼?”听了这话,大家好像有点被说服了。对啊,修仙本来就是逆天而为,所以才有天劫一说,既然都逆天了,何必还要拘于凡世俗礼?不更应该要随心所欲吗?

        这话传开之后,有事不关己的,有心生鄙夷的,有羡慕他们洒脱的……反正沈旭辰和程以华继续过自己的日子。

        这话传到玄明真人耳中,向来道心稳固的他忽然有些恍惚。他不由地想起和周北困在那些邪修陷阱中的日子。那个时候,他们身中奇毒,竟然需得做那害羞之事才能解毒……他们在那陷阱中困了那般久,最后还是妥协了。出了陷阱以后,玄明和周北有些尴尬,但他们明明又惺惺相惜,所以干脆结拜了兄弟。可如今……已经许久许久没有周北的消息了,玄明的心情有些莫名。两个小辈都能说出逆天顺心这样的话来,他这些年难道是白活的?

        第二日,玄明向周天辞行,他决计要去找周北。去哪里找,怎么找,找到以后要做什么?玄明真人通通不知道。但如果现在不去找,他觉得自己必然要后悔。

        化元期以后,沈旭辰和程以华离开宗门去游历,寻找结丹契机。他们两个人,都活了这么久了,在心性这方面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唯差的就是历练了。半路上,他们遇到过周天。这孩子的麻烦体质发挥到了极致,夫夫俩也被卷进去了几次。对了,周天这孩子似乎对张秋姑娘挺有意思的,当初英雄救美实在不错啊!

        夫夫俩顺利结丹以后,凌霄老祖问他们要不要举办盟誓大典。

        盟誓大典?沈旭辰和程以华对视一眼。

        他们其实一直没有举办过婚礼呢。在最初的那一世,他们虽然出柜了,但也只是家人朋友一起吃个饭而已,觉得举办婚礼纯粹是多事。毕竟,他们两个都是非常注重*的人,让他们举办个让公众参与进来的婚礼,这让他们觉得不自在。后来,过了几十年,华国通过同性恋婚姻保护法了,他们也只是低调地去拿了一个证书而已。毕竟,那个时候的他们都已经是大叔了,老夫老妻过日子久了,自个儿私底下浪漫就可以了,没必要炫恩爱弄得人尽皆知。

        “不如就在这个世界举办一个?”沈旭辰问。

        程以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法袍中取出一张单子,说:“我都准备好了……这是我的聘礼单子。当然,你要觉得是嫁妆也行。反正东西最后都收在你的系统空间里。”

        凌霄老祖默默地捂住了脸,话说,到底哪个是童养媳啊。还有,现在大徒弟和二徒弟都要成婚了,她至今还是独身一个人……似乎好像有点悲凉啊。两情相悦太难得,要不就收个长相俊逸性格柔顺的小白脸?凌霄老祖若有所思。

        准备婚礼的过程……非常新奇。老夫老妻一旦腻味起来,让那些心止如水的仙子、仙人们都恨不得立刻举起烧烧烧的火把。终于到了举办盟誓大典的日子,沈旭辰和程以华虐狗虐到了高/潮,他们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他们在一言一行中都默契十足,他们缔结最高等的契约,他们……竟然愿意荣辱与共,生死相随。他们嘴唇相碰的时候,还有仙子激动得晕了过去呢。

        人生有时候取决于遇见谁,谢谢让我遇见你,谢谢让我爱上你,此生不渝。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686/117046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