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 > 第583章 萧叹止的质疑

第583章 萧叹止的质疑

        【第一更】

        听萧叹止的语气,杜启溪也有些犹疑起来,天医谷镇秽泉的神效,作为紫金之城的嫡系子弟,他还是非常清楚的,对于萧叹止在医道方面的造诣,他更是深信不疑。

        所以,当萧叹止表示他的棺材,很可能对徐清炎没有太大的效果时,杜启溪的神色顿时也沉了下来。

        唐正是他的朋友,徐清炎也让他敬佩,如果这口他精心打造的棺材,最后只是无用功的话,他的心情恐怕会阴郁很久很久。

        “小毯子,虽然我很相信你,但是我也很相信唐正,我觉得他应该不是一个会将话听差了的毛躁性子,更何况这件事还事关到他兄弟的生死,我们不妨先跟上去看看再说。”杜启溪想了想,说道。

        萧叹止点点头,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实在不行,他也只能顶住谷内其他医者的压力,强行再将徐清炎放在这镇秽泉中一些时日,给唐正争取更多的时间,去寻找真正能发挥效果星器。

        一行三人,很快便来到再一次来到了天医谷腹地核心,镇秽泉跟前。

        唐正将那口才从杜启溪处借来没多久的棺材,放在了镇秽泉前,看样子,似乎并没有马上将徐清炎从镇秽泉中转移到这口棺材中的去的打算。

        “唐正,小毯子说,这口棺材,恐怕效果要比你想象中差很多……”杜启溪看着唐正蹲在那口太阴玄粹棺前,用手轻抚着棺材的棺体,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斟酌了片刻还是实话实说道。

        “恩,我知道,这棺材只能算是太阴一种极致属性的星器而已。和这镇秽泉的属性类似,但又缺了天医谷经年珍稀药材的温养,效果自然比镇秽泉还要差上很多。”唐正依旧看着面前的镇秽泉。头也没有抬地答道。

        “那你准备怎么办?实在不行,再拖十日。我想想办法,还是能争取到的。”萧叹止以为唐正是到了镇秽泉前,才终于醒悟过来,这口千里迢迢借来的太阴玄粹棺不堪用,便出言说道。

        唐正笑了笑站起来,拍了拍手中的棺材道:“不,不用再拖了,今天有这口棺材。就够了。”

        “可是,你这知道,这棺材只能算单一极致属性,怪我当时打造时没想好……”杜启溪皱了皱眉道。

        “哈哈,你当时怎么能想到,有朝一日这棺材会被我借走,又会装入伤势这么奇诡和危险的一个人呢?没你这棺材,我今天拿什么打造一个同时具有两种主星极致属性的星器。”唐正摆摆手,洒脱道。

        “打造?现在?”

        饶是杜启溪和萧叹止两人眼界和见识,在星曜大陆年轻一代中。都属于绝对的翘楚,听到唐正随口说出的豪言,不由都神色微动。

        “主星之力。一旦到极致,就非常难以掌握,即便是最温和的太阴星都是如此,更何况其他性质暴烈的主星,我这口太阴玄粹馆纯粹是占了珍稀材料的巧,而且还耗费了瑶山部和无忧岛两地最顶尖的大师,才能顺利打造出这单一极致属性的星器,你想要现在将它改造成同具两种极致主星属性的星器,会不会难度太大了点。”杜启溪说话一向直接。也没顾忌唐正的面子之类,直接质疑起来。

        萧叹止虽然没有开口。但明显也对唐正的打算并不看好。

        “难度再大也得干啊,呵呵。徐清炎的伤势恶化情况,已经是迫在眉睫,就算萧少谷主再宽限我十天,我又能去哪里寻找现成的双主星极致属性的星器,连紫金之城都没有的东西,就算百炼坊和瑶山部也未必有,剩下一个无忧岛,一是时间来不及,二是我与无忧岛也宿无交情,这种级别的星器,不是钱够多就能拿下来的,所以……一切只能靠我自己!”唐正语气坚决道。

        “好,既然唐正你如此有信心,那我也就舍命陪君子了,这口太阴玄粹棺任你折腾,还需要什么材料和帮助,你尽管给我提。”杜启溪也豪气顿生道。

        唐正还没来得及答话,萧叹止摇摇头:“你可得想好了,这太阴玄粹棺虽然效果比不上镇秽泉,但是起码在徐清炎离开了镇秽泉之后,还能发挥一定延缓伤势的效果,但是如果你一旦失败,恐怕就是前功尽弃,徐清炎一旦离开了镇秽泉,连一点延缓伤势的星器都没有了,不出半月,他就会彻底被体内磅礴的妖力,彻底撕成粉碎,魂飞魄散,再无任何一丝生还的可能。”

        听完萧叹止的忠告,唐正笑了笑,朝着镇秽泉中指了指:“没关系,我问过他了,他也同意我的做法。”

        萧叹止叹了口气,徐清炎早已人事不省,怎么可能亲自答应唐正的做法,只是唐正心意已决,而他又是患者徐清炎最为信任的人,也只能由他放手施为了,只是身为医者,他实在不忍他经手的患者死在唐突行为之下,忍不住还是开口道:“就算你想要拿这口太阴玄粹馆进行改造,不如请百炼坊的大师,或者瑶山部的花冠一起商议后,确定了方案,再做打算也好。”

        唐正看着萧叹止略带悲观的神色,突然亮起星象,指着自己说道:“萧公子,你看看我的第一命宫。”

        萧叹止闻言,不由向唐正背后那亮起的太昊之轮星象望去,只见他第一命宫当中,两颗星子缓缓流转,一黑一白,动静有序,仅仅只是看着那两颗星子在唐正命宫中的流转轨迹和节奏,就给人一种和谐,平衡的奇特韵律感,让他心中的忧意也冲淡了不少。

        “一宫双星,太阴太阳,很少见到第一命宫中的两颗星子如唐正你这么平衡的,你能这么年轻就晋升五星强者,的确名不虚传。”萧叹止点头道。

        “不,这两颗星子,可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和谐的,当初可是强弱各有不同,我也为此吃尽了苦头,想了很多的办法,做了很多尝试,才能将第一命宫内这两颗星子修炼到如此和谐有序的状态,所以……这天底下,恐怕既精于铸造,同时又对太阳太阴两课星子的平衡之道有着切肤之痛般的亲身体会的人,除了我之外,也找不到几个了。”唐正自信道。

        萧叹止听罢,点点头,不再劝阻,唐正的星象,还有他自信的态度,终于让他对当场改造太阴玄粹棺的信心,从不足一成,上升到了三成左右,剩下的七成,只能看徐清炎自己的命数了。

        但愿,如唐正自己所言,无论这方天地,还是满天星辰,都无法阻止他将自己和徐清炎的命数掌握在他自己的手中吧。

        唐正见自己终于说服了萧叹止和杜启溪,便不再耽搁,直接在镇秽泉旁边找了一大块空地,将太阴玄粹棺放在了空地前,然后拿出了自己的狼烟烽火炉,以及一大块一大块的,紫金金条……

        看着堆成了一大堆,闪耀着紫金纯净光芒的那些金条,连杜启溪都不由微微有些动容:“这么多紫金纯金,看来唐正应该是胸有成竹,早有腹稿。”

        这么多金条对他来说倒是司空见惯,但是这么多的纯度高到极点的纯金金条,就十分少见了,就算以他紫金城少主的身份,也得好好让下属准备一番,才能搞定。

        萧叹止依旧没有说话,他对紫金纯金这种东西的敏感度要比杜启溪低得多,他更在意的是,唐正到底有没有他自己所说的那么精于铸造之道。

        不过,一切的担忧和质疑,都在看到一只形制绝美,浑身白焰的火中之凰从狼烟烽火炉中展翅翱翔而起,绕壁飞腾,清鸣不绝于耳的时候,停歇了下来。

        “涅槃掌火法,白凰绕壁异像,没想到,他说自己精于铸造之道,还真没有说谎。”萧叹止看到这一幕时,忍不住喃喃自语道。

        身为医道大家,天医谷少主,他很清楚,无论是医道还是铸造,想要练到高深之处,需要付出多少心血和代价,所以,这一刻他第一次为之前一直质疑唐正感觉到了一丝歉意。

        “二十出头的五星强者,听说他实际修炼武道的时间还没几年,铸造之道连百炼坊嫡系都为之汗颜,而且前段时间我还听我一处产业的掌柜说,这家伙的厨艺也是让人惊为天人……这家伙,也太妖孽了。”

        “如果人生有四季,从我出生起,都以为我过得都是最轰轰烈烈的夏天,直到认识了唐正这家伙,我才知道我之前所有的骄傲有多么可笑,哈哈,估计我现在唯一能比得过他的,也只有钱袋子的大小了。”杜启溪在一旁看着唐正展现着让人叹为观止的铸造技艺,忍不住笑着感概道。

        只是不知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唐正真的把他腰带里所有的紫金倒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还能不能笑得出来,恐怕会感叹他娘的人生彻底进入灰暗的冬季了吧。

        就在唐正用铸造技艺,将萧叹止和杜启溪也折服了的时候,那一堆的紫金纯金金条,此刻已经在白凰的熔炼下,彻底变成了紫金溶液。

        唐正再一次使出了之前铸造极北剑鱼铠甲时,独创出的那种以焰作笔,以金为墨的手法,在狼烟烽火炉子上方的虚空之中,逐渐将自己脑海中设计好的阵纹,逐渐刻画成型。

        看到这阵纹的雏形,杜启溪倒还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萧叹止脸色却是猛然一变:“这阵纹……他的脑子里,到底装得都是些什么?!”(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77/123264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