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第0002章

第0002章

        第2章谋划

        “安宁姐姐,你怎么不睡了?”王萍回来了。

        武安宁淡淡道:“心情不好。”

        王萍显得有些委屈,她这些天可没少讨好武安宁,可是武安宁总是一副冷淡的样子,不就长得漂亮?

        武安宁继续抄着佛经,她不知道同屋的秀女已经对她开始埋怨了。

        其实,她就是知道也没关系,她不会在意一个人对她的埋怨。

        等到教养嬷嬷查过寝后,各房秀女陆陆续续熄灯休息。

        武安宁还在抄经文。

        王萍放下手中的首饰,暗示说道:“安宁姐姐,明儿还要早起学规矩,灯亮着我睡不着。”

        武安宁停下笔,将灯吹了,可还是未与王萍说话。

        王萍虽说不满,却也只是咕哝一句在床上躺下。

        武安宁也上了塌,她虽闭着眼睛,却根本没有睡着,不过绵长的呼吸声,已经让所有人都认为她睡着了。

        她一直回忆着武安宁留下的记忆,遭遇了下午那档子事,她真的有必要将自己的情况摸清楚,然后找到陷害她的人。

        由于武安宁本身不懂香料,导致她现在也无法确定那魅香是从储秀宫带出的,还是从德妃的永和宫带出来。

        安宁只得拼命回忆,然后一点点分析。

        淡蓝色的旗装是内务府统一发过来的,她穿过两次没有感觉到魅香所引起的燥热。

        从储秀宫出来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在永和宫门口感觉闷热,就是不知是不是走远了受了暑气的原因。

        随后她脸上过敏起了红肿,德妃没见她,她依然和同一个太监回去。

        路过钟粹宫的时候,她感觉自己脸上麻痒太过,让小太监给自己找个有水的地方清洗。

        小太监给她在钟粹宫后面找到一处池塘,她清洗过后脸上红肿小了,可是她发现小太监人不见了,武安宁不清楚道路,自然而然迷了路,然后遇见一个男子。

        她想到小太监说钟粹宫是惠妃娘娘所在地方,所以她将此人认成了大阿哥,她根本不知道钟粹宫的对门其实是坤宁宫后的小角门,也不知她自己其实已经出了钟粹宫进了坤宁宫。

        接着,那被武安宁误认的大阿哥将她拖进屋里,武安宁羞愤了断。

        由此可见,这个时候,她身上已经有了魅香。

        纵看下来,那太监十分可疑,可是也不能确定是他下的药。

        这时候,房门轻轻被推开,悄悄溜进来一个宫女,声音轻得过分,如果不是武安宁警惕着,根本不能察觉丝毫。

        这宫女扫看屋内情形,然后将手中一模一样的淡蓝色旗装和武安宁搁在一旁的旗装掉了个包。

        等到人一走,武安宁睁开了眼睛,却没有丝毫下床的意思,为了安全,她只能当做不知道。

        另一边,宫女将衣服交给了二德子,二德子整理好送至了乾清宫。

        太监总管顾闻行亲自将衣服检查一遍,又找了太医验证,得出来了答案。

        康熙帝登基三十年,早就有一股不怒自威的帝王威仪。

        “怎么样了?”

        “回皇上,没有任何问题。”

        康熙没有停下手中御笔,淡淡问道:“洗过了?”

        顾闻行连忙道:“没有,武小主一回去就躲在被窝不敢出来,后来另一位武小主来看她,她坐着抄了一晚上的经书。”

        “有没有探到她们说了什么?”

        顾闻行更加低下身子:“隐隐约约听到德主子、过敏的事。”

        康熙丢下笔:“将武氏从小到大的消息给朕查来。”

        顾闻行忙不停地退了下去,别人不知道,他可是非常清楚,万岁爷今天可恼火着。

        今天万岁爷从宫外回来后,怀念仁孝皇后,所以在仁孝皇后喜欢的坤宁宫后院清净地儿喝了点酒,还将这后院的人都赶去了坤宁宫正殿。

        本好好的一个人,谁知万岁爷突然抓住一个秀女拖进了旁边的屋里,甚至还让那秀女打晕了万岁爷。

        现在瞧着,万岁爷似乎不相信自己酒后乱性,让他查人。

        可是那秀女竟然打晕了万岁爷,明摆着那秀女不认识万岁爷。

        查了查,武小主是去见德妃娘娘的,她的家世不高,哪里能探听到穿着常服、万岁爷临时起意的行踪。

        顾闻行私心认为,这是一巧合,万岁爷酒后乱性了而已。

        康熙丝毫不知他的大太监给他判了罪,他心里奇怪得紧。

        他从宫外回来遇到一些事,有些怀念仁孝皇后,于是支开了下人在亭子里喝酒。

        他清楚记得自己根本没有喝醉,他可是清楚听到那秀女误闯进来,看到他时跪下行礼的样子。

        她似乎还称呼他为“大阿哥?”。

        可是为什么他一见到那秀女,就心里躁动,然后急不可耐的将她拉入了怀里强了……

        那秀女颜色虽然不错,也不至于自己失了分寸,可是他……越想康熙越觉得丢脸,也越发觉得那秀女有问题。

        其实查到现在,康熙也明白那秀女根本不是有预谋的,毕竟今日他也是临时起意过来喝酒,可是他的直觉还是觉得有奇怪之处,所以他必须查个彻底。

        “保清今天黄昏还留在宫里?”

        保清是大阿哥胤禔,今天午后和他一块出宫,回宫后,他就打发他去见惠妃。

        保清今年不过十九,却也蓄起了胡子,加上他长得威武老相,看起来二十七八也说得过去,而自己三十来岁,却注重养生,样貌看起来年轻,和保清在一块,虽然明显能够看出他的年纪大,但是一分开,两人相差不大。

        查武氏衣服前,顾闻行查到那武氏是从钟粹宫误入到坤宁宫的。

        而那个引着武氏进钟粹宫的小太监却不明不白地死了……康熙当然清楚,那武氏定然是中了什么算计,只不过误打误撞,让保清变成了自己而已。

        可武氏身上并没有什么不对!

        难道幕后人只是算计让保清见着武氏?印象中的武氏是个美人不错,可是保清和福晋恩爱,只怕还不足以吸引保清!

        挥退顾闻行不久,顾闻行突然很着急地进来了!

        “发生了什么事?”

        顾闻行声音有些低:“刚刚传来消息,大阿哥……收用了钟粹宫的三个粗使宫女!”

        康熙心中一惊,注视着顾闻行,顾闻行这会儿也明白了去。

        康熙和大阿哥今天都没控制住,估计是在宫外沾上了什么东西,大阿哥收用了三个,那东西只怕异常强烈,康熙自己只是被牵连,所以分量小了。

        到底是什么人干的?

        如果传出大阿哥强了秀女,名声扫地不说,也是欺君之举。清廷规矩,秀女未经指婚,都是皇帝的女人,大阿哥此举……

        “万岁爷……”

        康熙瞬间清明过来:“将消息封锁住,那三个宫女处置了吧!”

        那秀女武氏?

        康熙接着说:“先留着武氏,盯着她!”

        顾闻行应了下来。

        ***

        第二日,风平浪静。

        武安宁松了一口气,她的命保住了。

        如果康熙要下手,她哪能看到今天的太阳。

        她得继续之后的计划,务必打消掉她身上得疑虑,获得生的机会。

        于是,武安宁今天学规矩时总是很恍惚,被嬷嬷罚了很多次,她还是没清醒过来。

        强大的灵魂感知,能够让她感觉到有人在监视着她。

        规矩学完,武安宁回到自己的房里又继续抄佛经,抄的时候手还是颤的。

        等到夜深了,武安宁还做了个噩梦,小小喊出一声“不要”被惊醒过来。

        满头大汗的武安宁无声地哭了起来。

        最后偷偷溜出房间。

        监视的人还以为会有什么线索,却没想到武安宁跑到了储秀宫的水井旁。

        很害怕很彷徨地在水井旁看着黑黝黝的井口,好几回想跳下去,却在最后害怕地蹲在井旁哭泣。

        “再等等吧,若是被指给了别的人……便……便……”她呢喃着!

        康熙得到这份报告,脸上顿时黑如包公。

        不过武安宁这份想求死又怕死的举动,康熙完全相信她是无辜,她不过是用来设计他的大阿哥的棋子。

        这些天后宫妃嫔召见秀女,不是武安宁,也会是其他秀女。

        不过也得查查德妃,说到底,这次还是德妃召见武安宁才引起的。

        想着之前的消息,这武安宁是德妃打算赐给老四做格格的,康熙的心情又糟糕了一翻。

        他这是和儿子争女人?

        这导致,这个他只见了不到半个时辰的武安宁,竟然让他记忆格外深刻。

        虽然他自己被打晕很丢脸,但是还得承认,那番滋味是从所未有的好,好的他心猿意马。说到底,那是新鲜,从来没有人从头到尾一直在反抗,更何况,武安宁是真正的美人,这就绝对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16237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