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第0009章

第0009章

        第9章

        等到康熙走了,武安宁才从床上起身,然后穿上了衣裳。

        子莺已经让两个太监六全,三安抬了水进来。

        待两太监退下去后,武安宁才从床下下来,子莺准备给她更衣……武安宁挡住了她的手,小声地问:“皇上呢?”

        子莺低声说道:“皇上去主殿沐浴了。”永寿宫主殿有一间浴殿。

        武安宁这才让子莺给她更衣,然后放心地入了水!

        屋子里的宫女们轻手轻脚,武安宁真有些疲乏了,就在桶内闭眼睡了起来。

        子莺只能在一边看着,水一旦有些凉就即时加好热水。子莺感觉自从伺候了这位武贵人,她对自己和其他伺候的人都透着冷,但却是有自己的主意,子莺自然而然就变得很拘束恭谨。

        不知过了多久,子莺想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必须将武贵人叫起来,免得着了凉。正犹豫着,这会儿外面响起了轻轻地敲门声。

        子莺示意站在屏风外的秋儿前去开门看是什么事。

        秋儿无声地福了福身,也轻手轻脚地去开门。

        敲门的是福禄。

        秋儿是小宫女,对于福禄这个管事的永寿宫大太监,那是言语行动上都透着小心。

        “福公公。”

        福禄小声问道:“小主还在沐浴?”他见六全和三安还在外边等着。

        秋儿点点头,也小声回答说道:“小主累的……睡着了。”

        福禄这么一听微微点头,然后说道:“你进去告诉子莺,就说,皇上歇在了主殿里。”

        秋儿听了眼中也有些失望,虽然万岁爷招妃嫔侍寝大多数是半夜就送回的,但是也不是没有贵人小主留了一夜,更何况,小主这次不是被招幸,而是万岁爷来了永寿宫!一般而言,万岁爷没有急事在这样的情况下,都是留下来的。

        现在万岁爷走了不和小主歇下,难道是刚才小主伺候不好?

        秋儿在永寿宫这后殿呆了也有两年了,一直盼着着有主子进来,众所周知,这里有了主子,哪怕主子再不得宠,她们的份例也不至于被克扣得过冬都难过。

        昨儿武贵人被抬到了这里,秋儿心里是非常高兴,这里不仅仅会有主子,而且还是得宠的主子,以后入冬了,她就不会被冻僵了。所以,秋儿是打心底希望武贵人能够好好的,如果能得宠那更好了。

        她可羡慕死跟在王庶妃身边的柳儿了,穿的厚厚的,屋里还有炭火,简直温暖极了。

        “我知道了。”秋儿心里头怎么想怎么失望,她也什么也做不了,她只是一个小小宫女而已,不过,贵人这么好看,应该不会失宠吧!

        福禄点了点头,对她挥了挥手,他得去问问干爹。

        福禄的干爹就是永寿宫的太监总管何其恭,现在万岁爷歇在主殿,主殿又没有主子,干爹会不会知道什么?

        福禄作为这后殿掌事,和这后殿的小主是绑在了一起的,主荣他荣,他当然也是希望现在后殿主人武贵人不会失宠。

        武安宁已经听到了动静,但是她没有清醒的意思,水还热着。

        秋儿看了看武安宁还是没有丝毫清醒的意思,但是身上厚重的痕迹让她不由地低起头不敢再看,这样子……小主哪里是没有伺候好啊?

        “什么事?”

        秋儿小声说道:“福公公刚刚从主殿回来,说是万岁爷在主殿歇下来。”

        声音再小,在这屋子里的武安宁终究还是听到了。

        歇在了主殿了吗?武安宁心中不由地一笑,她可是看得清楚,他穿衣起身的时候还在恋恋不舍的摩擦着她的身子……

        “水冷了。”武安宁睁开眼睛猛不丁地说道。

        这让刚在一块说话的子莺和秋儿吓了一跳,两人连忙过来,子莺拿起来热水壶,这会儿注意到武安宁的情绪,倒是不敢说不能再浴下去了。

        “说什么了。”武安宁的淡淡地说道。

        子莺猛地提起了心,这小主她真是摸不到丝毫情绪。

        “回小主的话,刚刚福禄来求见小主,说是万岁爷歇在……主殿了!”

        武安宁一怔,没有答话,倒是让这屋里的气氛显得有些沉重。

        子莺低着头有些不敢看武贵人的情绪了,连带着秋儿也紧张担忧得很,小主会不会生气?然后拿她们出气?这事情在后宫也是常见,尤其是在小主之间,可以说是屡见不鲜。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听见了水声,武安宁已经站了起来。

        “更衣。”

        子莺顿时松了一口气,然后过来帮忙,秋儿也利落的将干净的衣裳捧了过来。

        武安宁在两人的服侍下穿了衣裳后,什么也没说就进了寝帐内。

        子莺看了秋儿一眼,然后让她叫六全三安进来将浴桶搬出去。

        等到一切收拾整齐,留着子莺在屏风外守夜,秋儿和屋外的太监也都歇下来了,永寿宫这后殿里又再次恢复了安静。

        武安宁在帐内根本没有睡着,这床上已经被收拾干净了,她重新躺下来已经没有了丝毫情-欲的味道,可是她身子累,但是心里头存着事,便睡不着了。

        武安宁在步步算计着,并不代表她就能安的心睡着,算计过了,她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会好好想想,她做的对不对,有没有破绽,还会想一下会不会有更好的应对,同时也会想接下来如何做。

        在别人眼中,康熙歇在了主殿,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宠爱武安宁,但是当事人武安宁是非常清楚的,他根本就是在克制,当然不是因为要照顾武安宁的身体,只是克制自己的欲-望而已,这个皇帝的确会玩,但是从小到大就是克制的人,他会宠爱一个人,但是会给自己一个界限,不让欲-望和喜欢掌控了自己!

        这个控制,是皇祖母从小就教他的。哪怕不会惹出什么乱子,但是自己的心要是正着的。

        所以,他歇在了主殿。

        如果真是不宠武安宁,或者对武安宁的服侍不满意,他哪里会克制着不表现出来,毕竟武安宁又不是他需要给面子的人,同时,他也不会留在没有主人的主殿的。

        要知道,现在天这么晚,康熙就是不想折腾着回乾清宫,别忘了永寿宫的东配殿住着一个现在也当宠的王庶妃。

        这般想了许久,武安宁折腾到了三更才沉沉的睡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16237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