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第0017章

第0017章

        第17章

        武安宁听了康熙说的死罪不免沉默起来,屋子里也是安静到了极点。

        康熙神色越来越冷。

        而武安宁这会儿不禁露出茫然之色,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因为她的该什么也不知道做了!

        康熙见状,就知这武氏想要替罪的时候根本没有去想值不值得,甚至该不该?

        这样的女人无疑是重情无害的,康熙心中有了谱,说道:“起来吧。”

        武安宁一怔,却没有动。

        康熙又叫了一句。

        武安宁只能说道:“谢万岁。”

        康熙再次确定了武安宁的本性,也没想再继续为难她,于是说道:“既然进了宫,就先留上她几月,你伺候得好,这事就做罢!”

        武鸾儿喜欢老四,真要治罪,可以勉强说是冒犯阿哥。但是不想治罪,只能说一风流趣事,老四讨人喜欢。

        康熙没放在心上,一个区区武鸾儿就是给了老四,也没什么,武鸾儿也翻不了浪,外面名声上……两个武氏身份太低,哪有人会拿来说事。他后宫的德妃,还有个姑姑是他堂侄的侧福晋。

        说到底,康熙是拿这事逗人的,他现在依旧觉得吓武安宁,看武安宁的反应是能激起一点点乐趣!主要是惊吓的武安宁要不是表现得很可怜更能生出康熙的蹂-躏*,而且有时候能够得到出乎意料的答案,就比如上次他未挑明身份,被她训斥的一顿!

        今日逗吓人,没有他想象中那么乐趣,武氏既没有被他吓得楚楚可怜,也没有做出点出人意料的事情。但是稀奇的,康熙对武安宁感觉还增加了一点。

        这个感觉,就是康熙自己也没怎么意识到。

        因为康熙自己现在就是觉得,宠武氏真不是一件什么有害的事情。

        武安宁听了康熙的话,也不知想到什么,身子有些僵硬。

        康熙这会儿看了终于生出点兴趣来,他就要去拉她,武安宁向后仰去,可怜巴巴地目光求着他:“万岁,为了您的龙体着想……安宁怕过了病气!”

        说话都吞吞吐吐起来,没有什么条理层次。

        康熙反而因此心猿意马,刚才他去拉人真没什么想法,但现在……他还真的有些心思。

        然而,他还是摆了脸。

        武安宁突然间竟然上前来了,康熙以为她刚刚被吓到来从命了,心下的心思因为过病气一事瞬时间消退了一大半!

        皇帝的心思,果然是变化莫测的。

        武安宁的手附上了康熙的胸口,隔着厚重衣服,康熙再闻到武安宁身上的异香,心里头颇有些荡漾。

        然而武安宁的手很快就从胸口慢慢伸上去,很快就到了他肩上,然后轻轻揉捏起来。

        不一会儿,康熙就感觉到一股又酸又麻的感觉升起,随后就是一阵舒泰。

        他不是没有合适的按摩太监,但是他感觉却没今日这般舒适。

        然而,他就在舒畅之极的时候,揉捏的动作突然停了,他微微侧眼一瞧,发现武氏的手在颤抖了,身子也有些晃,他转过头去看后面,武氏的脸色白得吓人了,现在似乎是在强撑着。

        她还大病着。

        康熙不禁失望,刚才那通泰酸软的感觉,着实舒适得过分。

        武安宁当然清楚,不舒服才怪了,武安宁那手法可是修仙界最舒适的按压法。手法力道大了,再加上灵气,可以将一个人按压得飘飘欲仙!舒适得人死了都不知道……然而,康熙是不可能知道的。武安宁现在也做不到无知无觉按摩死人,因为她没有灵气和足够的力道。

        康熙说道:“好了,你还病着,今日就不用你伺候了。”

        武安宁慢慢移开手,然后腿软无力一般要倒下,被康熙拉扶着做到康熙身边的椅子。

        武安宁因为坐下,总算有力了一点。

        “和朕说说,刚才手法和谁学的?”

        武安宁再露出这一手就有了说法,当下说道:“母亲祖传的,外祖祖上曾是大夫!”

        其实武安宁的母亲林氏祖上曾是嘉靖朝的太医,后来辞官去了江南,自此从了文。到了满清入关,武安宁曾外祖终究向现实低了头,放任族人参加了满清可靠,武安宁的外祖父林钧是顺治年间的进士,为官二十年,在同州道台位置上辞了官,此外,武安宁还有一个舅舅是康熙亲政的第一次科举在榜进士,现在在江宁为官,另外林家宗族经过这么多年也扩大起来,康熙朝三十,出过十一个进士,在江南是比较有名的诗书之家。

        武安宁外祖家虽然从了文,但因为祖上名医缘故,男丁不学医了,反而女儿能学几手。武安宁的母亲林氏更是瞧过医书,林家医术最好的,只是这个好,真和普通大夫相比,也没好到哪儿去,林家固然有条件,但是林氏从来不给人看病,医术又哪里能好到哪里去。

        这些事,如果武安宁是普通嫔妃,康熙也未必会立刻就知道,但是康熙深查过武安宁,自然武安宁以上三代也被查过了。

        “小时候母亲生下二弟身子就虚弱下来,二弟身子弱,气血不通,母亲就教了林家这外传的手法。当时二弟太小,安宁只得小心翼翼别伤了……久了,这手法就练出来了。”

        这话,简直毫无破绽,武安宁的记忆里,林家就武安宁母亲一个女儿,后来武安宁的母亲林氏出嫁了,林家藏着的医书遭了大火全给烧了,现在就是追问什么医书手法,都是不能够了。

        武安宁说着,多少出现一点追忆。

        康熙听了也没再说什么,没有什么问题就好,以后来武氏这里又多了一项好处。

        ***

        晚膳撤下去后,康熙也没走人,但是武安宁的身子是万万不能侍寝的,但是康熙不走,武安宁可不能赶人。

        子莺在门口瞅着秋儿和小雨,在看看哪个颜色好一些。

        万岁爷不走,可不就只能挑宫女了?

        然而,无论是秋儿还是小雨,都不出色。

        武安宁在屋里强撑着回康熙的话,许是刚才她的话让康熙有了点兴趣,这会儿正兴趣地问着武安宁小时候的事,还问着她还会些什么……说完了这个,还问这让武安宁觉得累得很。

        因为,她得从记忆里去找,还得斟酌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又要算计应该说点透露着什么,免得日后用了,会让康熙认为她骗他了。

        这个皇帝未免太多事了,朝廷那么多事,还有兴趣问她家和她的杂碎小事。

        这说了一个时辰,武安宁就是强撑着也撑不住了,声音越来越低沉。

        “扶你小主去休息去,朕过会儿就过去。”康熙对一旁候着的福禄说道。

        福禄心中一惊,守在外面的子莺听到了也是如此。

        福禄连忙躬身,来到了武安宁的身边。

        武安宁听话的离去,她才不担心她下去了康熙没人伺候!至于过来……她拒绝得很明显了,他要是不怕病气,她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出了门,子莺前来搀扶,这服侍武安宁离屋里远了,她小声道:“小主,您身子弱……皇上今晚上像是不走了……是不是要安排……人伺候?”

        武安宁扫了子莺一眼,再看什么也不知道的小雨和秋儿一眼,说道:“你想去?”

        子莺一愣,随后心中一跳。

        她长得的确比小雨和秋儿好看多了,而且宫里可有不少包衣出身的,尤其是德妃……但是,她被顾总管派来伺候武贵人的,她不敢!

        “小主,奴婢不敢。”

        武安宁幽幽地道:“是不敢,不是不会,更不是不愿。”

        子莺被武安宁的语气和话语吓了一跳。

        子莺刚要解释什么,武安宁的声音突然柔和起来,说道:“万岁爷是圣上,一切都听他的,万不能僭越做主。”

        子莺脸色突然变得惨白,因为顾闻行现在就在她们身后,武安宁没瞧见,但是子莺却因为半后退地跟着武安宁,脸也侧了点,瞧见了顾闻行过来的影子。

        也不知顾闻行听了多久。

        她是被顾总管派来跟着武贵人的,如果不好好办差,还想着侍驾……想到后果,子莺有种不妙的感觉。

        武安宁哪里会真的不知道……但是她还真的有必要将这个子莺弄走。

        哪怕她知道顾闻行还是会因为康熙的命令再重新派个人来,她还是要将子莺弄走。来监视她的人不糟心,因为武安宁可以反利用着。但是来监视她的人太有主张了,还想着邀宠,那就算了!武安宁不会留这一点的人。

        “顾总管!”子莺被吓得停了步子喊道。

        武安宁这才回过头,瞧见了顾闻行,虚弱地道:“顾总管,皇上可有何吩咐?”

        顾闻行上前给武安宁行了一礼,他做了这么久的太监,该有的礼数是丝毫不会缺的,哪怕再不得宠、地位再低的小主,他的礼节都丝毫不差。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16237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