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第0026章

第0026章

        第26章

        永寿宫距离御花园比较远,要路过翊坤宫和,武安宁只是小小贵人,没有资格拥有坐辇,穿着花盆底走过去至少需要一刻钟。

        武安宁的速度加快,也不过是提前一点时间到了御花园,这一路上经过的宫女太监见着了武安宁的急切,待武安宁离开她们身边,都十分默契地都回自己主子那儿禀报去了。

        进了御花园,福禄在前面带路,不一会儿武安宁就看见武鸾儿跪在突出的石子路上,一个宫女在给她掌嘴。

        而福禄所说的惠妃和兆佳贵人,并不在这里,不过扫过假山小路前面若隐若无的亭子,武安宁也知人还没走。

        掌嘴的宫女听到声响,扫了武安宁一眼,不是什么主位主子,还是做自个的事,可见惠妃宫里的人对于小嫔妃们没有半分顾忌。

        武安宁抓住云瓶的手微紧,云瓶也用力扶住武安宁,一路上她也再三劝过武安宁要镇静,因为武安宁位分低,而且没有理。她能做的,就是求情,而别的什么都不能做。

        武鸾儿看见武安宁过来,眼睛有些朦胧了,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要遭受如此欺辱。

        武安宁挣脱云瓶,快步走过去,云瓶拉不住人脸色微变,可也只能迅速跟过去。武安宁到了武鸾儿身边,掌嘴武鸾儿的宫女也不能装作看不见了,微微福了福身。

        “还请贵人站远些,惠妃主子赏这奴婢的三十巴掌还有一半没有罚完。”行了礼的宫女依然没有因为武安宁而收手。

        武安宁微微上前一步,已然到了武鸾儿和这宫女之间,然后微微蹲下身子,掏出帕子轻柔给武鸾儿擦拭她嘴角的血迹,这下手可真狠!武鸾儿见状,以前对武安宁听的话似乎全部忘记了,马上就抓住了武安宁的袖子。

        “贵人,你这是要违抗惠妃主子的命令吗?”

        武安宁平静的说:“嫔妾不敢,还请娘娘见谅,嫔妾只是心忧姐姐一时心急,这就让开。”

        此话一说,这掌嘴宫女微微上扬了嘴角,就知道是这样,宫里的汉女嫔妃,哪里有胆大的。

        武鸾儿脸色一变,更紧地抓住武安宁的袖手。

        武安宁不得不费力挣脱开,身子慢慢移开了,掌嘴宫女抬起手,准备当着这贵人的面重重教训一下,也能给个足够的下马威。

        然而,她手上打巴掌的板子落下来,声音又脆又响,可是打得却不是她所想打的武鸾儿,而是准确无误地打到了武安宁脸上。武安宁白皙脸上露出了鲜明的巴掌印,让她的脸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这是怎么回事?

        武安宁捂住了脸,目光冰冷地看着这宫女,这宫女不由地退后一步,武安宁见福禄和云瓶马上过来,立刻恢复了原样。

        “我都说了这就让开,你片刻都等不得吗?”

        云瓶将武安宁扶着,福禄聪明地指着这宫女大喊:“大胆奴婢,竟敢以下犯上。”

        这宫女从惊吓中回过神,本能的想要解释,是武安宁自动撞上来的,但是这里没有其他人,就算大家知道是武安宁自动撞上来又怎么样?

        这宫女就是以下犯上打了皇帝的女人,是不可饶恕的大罪。

        “快去派人求见贵妃娘娘,我虽然只是一个小小贵人,可也轮不到一个奴婢羞辱我……一定要找贵妃娘娘做主!”说着说着武安宁的声音竟然哽咽起来,叫人看了,仿佛武安宁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然而,这委屈还是算大,被一个宫女突然打了,做小主的当然委屈了。

        这宫女面色立刻就慌了,她是惠妃娘娘身边的人,却不是惠妃娘娘的大宫女,只能是二等宫女,这下子惠妃娘娘都未必救得了她,说不定惠妃娘娘为了麻烦,还会将她推出去。

        “小主恕罪,奴婢……奴婢不是故意的。”她连忙跪下来求饶。

        这是唯一的希望。

        武安宁才不理她,拿着帕子装模作样地抹了抹眼角,福禄身后跟着的三安已经麻利去咸福宫求见温僖贵妃了。武鸾儿被武安宁挡在身后,她看事情变成这样,微微张大了嘴,不过她也明白,这武安宁是在帮她。

        也不得不说,这是最好的法子了。

        武安宁的身份地位太弱,武鸾儿也确确实实被抓了把柄,和四妃之一的惠妃对抗,只怕还会带累自个。而若是规规矩矩求情,惠妃既然要发武鸾儿,就是不喜欢武安宁,她怎么求情都没用,反而还会遭到羞辱。所以,武安宁就没想过去求情。

        不能对抗也不能求情,武安宁就只能想其他法子解决此事。

        她受了这一巴掌,惠妃该出气的也知道该了了。虽然日后惠妃会更厌恶武安宁,可武安宁也没什么可怕,这次她受的罪也是有目的的。而且,这一巴掌,她以后会还给惠妃。

        这边闹出了动静,假山后的流水亭子里当然听到了动静,这宫女求饶的时候,惠妃搭着一个明艳美人的手慢慢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一大堆的宫女太监。

        宫女的声音戛然而止,武安宁看见来人,待她们都走出了假山,武安宁才慢慢地给惠妃行礼。

        惠妃淡淡的看着武安宁,武安宁这点手段她怎么会看不透,她在宫里头二十多年了,这点手段实在低得不能再低。不过这手段虽然低,却最能适用,这武氏是个聪明人,而且胆子比起很多汉妃要来的大。

        她怎么会看不出来,武氏这动作是不在乎以后竖下她这个强敌。

        原本惠妃就没想亲近这小小武贵人,毕竟这武贵人投靠了宜妃,而且,她得宠也碍着了兆佳氏。兆佳氏是家族送来给她固宠的,算来是惠妃的表侄女。

        于是,她也不急着叫起,慢悠悠地走近身来。

        旁边扶着惠妃的美人就是兆佳贵人,她瞧着武安宁,眼中带着点笑意。

        “起来吧。”惠妃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

        武安宁慢慢起身,这时候显得很平静。

        “这丫头冒犯了贵人,本宫就将她交给贵人处置了。”

        武安宁心中轻笑,就知道作为一宫之主不会被刚才她小小一策给算计了,这直接将打了她的宫女交给自己处置,武安宁就不能再管武鸾儿的事情了。

        武安宁早就料到的事,哪里就这么轻易被破解了。

        当下说道:“嫔妾小小一个贵人,可不敢处置娘娘身边的人,这坏了宫里的规矩。不过,嫔妾已经派人禀告了贵妃娘娘……”

        贵妃来了,那宜妃也应该到了,这贵妃最后的结果就只能是和稀泥,罚了那打武安宁的宫女,但也因此武鸾儿就会被宜妃带走。

        惠妃轻轻一笑,说道:“武贵人倒是聪明伶俐。”

        谁都听得出来惠妃言语中的讽刺。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两人就交锋了好几回。

        完全看明白的云瓶深深低下头去,福禄虽然进宫多年,到底很少见后宫妃嫔的战争,到也只是半懂不懂。惠妃身边的大宫女目光不多看,却在不着痕迹地将武安宁大量个彻底。

        武鸾儿没看懂多少,但是这里怪异的气氛,她也知道真正的后宫争斗已经出现在她面前了。

        武安宁平静说道:“谢娘娘,嫔妾当不得娘娘夸赞,只是国有国法宫有宫规,嫔妾可不敢有半分行差踏错。”虽是谦逊之言,却也是在告诉惠妃,她武安宁是不会让惠妃抓到把柄的。

        武安宁话一说完,惠妃身边的兆佳贵人轻笑起来,对武安宁说道:“武贵人和你这姐姐倒是半点不像。”

        然后叹声说道:“若是贵人你这姐姐如贵人这般知礼,也就不会坏了规矩,今日是被娘娘瞧见,不过掌几下嘴,他日被宫里头其他主子瞧见,被送去慎刑司也是使得的。”这是告诉武安宁,既然武贵人你知宫规礼节,你姐姐犯了大错,你半分都不能求情,又在恭维惠妃的良善大度。

        武安宁微微抬眼,看了看武鸾儿,武鸾儿眼睛闪着一些恨意,自然是对惠妃的。

        她哪里坏了规矩,她老老实实在御花园走着,不过拐弯的时候碰到了宜妃前面开路的太监而已,根本就是这惠妃存心找麻烦。

        有这样的娘,难怪她儿子作为长子是九龙中第一个失败的。

        想到惠妃母子日后的惨状,武鸾儿心里才好受些。

        武安宁低声说道:“家姐的规矩曾为慈宁宫邬嬷嬷教导过,素日里,嬷嬷也常夸家姐的规矩好,惠妃娘娘说家姐坏了规矩,想来家姐的规矩未学……”

        惠妃脸色立即肃然下来,立即打断了武安宁的话,却不是对武安宁说话,而是训斥身边的兆佳贵人:“少多嘴。”

        兆佳贵人也聪明地连忙蹲身行礼告饶。

        邬嬷嬷?

        惠妃康熙四年就进宫了,当时太皇太后还在,她怀了孩子的时候,可是亲自去慈宁宫磕过头的,慈宁宫的嬷嬷的确众多,可是能做嬷嬷的都是慈宁宫得用的人,那些嬷嬷中的确有姓邬的……太皇太后在三藩之乱的时候缩减宫中用度,放出了一部分宫女太监和嬷嬷……

        难道武家真的找了个太皇太后身边的嬷嬷?

        太皇太后就算已经不在了,也不是惠妃能批判太皇太后身边人的规矩教不好的。

        武鸾儿有些目瞪口呆,慈宁宫的邬嬷嬷?武家有吗?她连忙从记忆中搜寻,是有个姓邬氏在武家小住了几日,可是那邬氏不是走亲戚吗?想了想,她也只是教过原身一些规矩,只是普通的大家闺秀的仪态啊!

        邬嬷嬷只是慈宁宫中不起眼的嬷嬷,她原本是不准备出宫的,因为家里头的人都死了,就自梳做了嬷嬷,那时候她也不过二十三岁。可是三藩大乱的时候,宫里头出现不少前朝余孽,无家族的又非主子心腹的人手就被放了出去,二十八岁的邬嬷嬷就在其中。邬嬷嬷回到江南,嫁到了武安宁姑姑的小叔子做了续弦!

        选秀前一年上报秀女名单的时候,武家因为家世低微,武柱国和李佳氏根本就没想过只能算清秀的武鸾儿会入选,倒是武安宁因为长得好,反而从武柱国那儿得了点消息,后来武家姑姑过来走亲戚,武家姑姑见武安宁出落得如此之好,就将弟妹邬氏也带过来了,武家姑姑对于武安宁更加喜欢亲近,除了武安宁长得好性子也好,更多的是武安宁士族真正的武家女儿,而武鸾儿不是。

        所以,邬氏对武鸾儿是随意教教,对于武安宁教的多了,不过相对而言也没多少,只是隐晦地给武安宁提了几句。

        如果武安宁真侍了圣驾,邬氏在宫中多年总归是有熟人的。

        武家现在被康熙查了个底朝天,而且邬氏离开宫中多年,谁知道她所说的旧人可不可靠,武安宁一直都没想过利用这关系,现在捅出来到也能得不少好处。

        惠妃微微眯起眼睛,她的眼神很冷,武安宁地端正地站在她对面,不过目光低垂,抓不到丝毫她不敬的动作。

        “惠妃这是做什么了,围在这里好不热闹?”缓慢的花盆底声音传出不久,宜妃转了弯就出现在了在场人的眼中。

        武安宁心中一松。

        惠妃目光漫不经心地扫了眼武安宁,宜妃这次倒是收了个不错的棋子。

        “给宜妃娘娘请安。”

        武安宁和兆佳贵人连忙施礼。

        宜妃走近来,笑道:“免礼了。”说完也不理会武安宁和兆佳贵人,径直走到惠妃身边,笑道:“刚得了两串东珠,想着惠妃你喜欢,准备分于你,今日就随我去翊坤宫挑选吧!”

        惠妃的脸色马上缓和下来,当然不是为了宜妃要送东珠,而是宜妃在求和给她台阶下。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16237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