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第0038章

第0038章

        第38章

        不知过了多久,康熙才姗姗来迟。

        今天他看起来心情并不好,武安宁在乾清宫就是睁眼瞎,想知道他为什么心情不好根本无法探听到任何消息。

        请安过后,康熙叫起的声音也不如以前那般温和或随意。

        不过心情不好还会过来,可见不是大事,否则也没心情宠幸嫔妃了。

        武安宁慢慢起身,然后带着点仰视角度的说道:“皇上今日还下棋吗?”

        下棋可以分心,一盘过后,武安宁可以让他专注棋盘忘记其他事情。

        武安宁的神情专注又认真,更带着纯挚地期盼。

        他人到了这里,最想的莫过于伺候好他,她到好,经过昨天的下棋,她似乎本末倒置了。

        “你很喜欢下棋?”

        武安宁略带羞涩的说道:“自从娘亲过世后,就从来就没人再陪我下棋……”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陪皇上下棋,安宁就觉得不是一个人了!”

        这话里内外都透着亲近,康熙喜欢听这样的话,但是却不能指望他有所回应。如果是普通一点的男人,见到如斯美人求爱怜的话语,早就心潮立涌,将人拥紧,进而许诺会一辈子陪她下棋,不让她孤单。

        然而,康熙只是喜欢听这亲近而依赖他的话,却不会有任何心潮起伏,反而,他的心思还放到其他上面。

        “无人陪你下棋,棋艺却不错?”康熙放在这上面。

        他虽然花在下棋的时间少,但作为皇帝,肯定也是名师教导的,昨晚上下了好几盘,只有最后一句才赢。

        武安宁抿嘴笑道:“我两岁的时候就摸起了笔墨纸砚,三岁的时候就摸棋子,我娘亲琴棋书画都是一绝,跟着她学了五年,也已经有了足够的功底,后来再慢慢看些棋谱残局,自己和自己下,时间久了,倒是长进不少。”

        这浅笑盈盈的样子透着康熙从未见过的自信,可见她对于自己的母亲和自己的才艺是骄傲的。武氏一直在他面前很谨小慎微,一开始在抵触害怕他,后来他答应救她弟弟后虽然亲近起来了,可谨小慎微的样子没有多少变化,现在倒是看到新的一面了。

        康熙从来都是爱学习的人,终日手不释卷。

        所以,才学雅艺好的,只要没犯他的忌讳,再加上长得好,康熙只会产生好感。纳兰容若年纪轻轻被重用,除了家世不错,长得俊秀,自然是才学上加了不少分。

        康熙对于武安宁有才艺当然有好感,他看过她的字、和她下过棋,就也能管中窥豹,不过瞧她这自信中带着点清傲的意味,他忍不住打击一句:“傲不可长,志不可满你可懂?”

        武安宁一听,哪里不知道他在说她。

        康熙说起人来绝对是个话唠,见武安宁低头脸红听教,竟然忍不住像对儿子一样说教起来。

        从学无止境到不可自满,竟然说了一刻钟,让武安宁心里对康熙有了另外一种深刻的认识,这皇帝太话唠了!武安宁心中哭笑不得,据说,话唠的人都容易心软,也最具人情味,武安宁现在对于此话要给予保留。

        康熙见武安宁的头被他说得越来越低,看来是被他说得知道了自己的错误。他的心情竟然畅快起来,喝了口茶,语气也温和地说道:“以后记住了?”

        武安宁这才抬起头来,说道:“记住了,以后更当继续多学。”

        不过,她随后说道:“我以前在家里的时候,要什么书可以向父亲求,这宫里我是不是可以向您求……”

        康熙没有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想法,他一直觉得读书明理,但是在后宫却也从不昭示出来。不过,他喜欢的人更多的都是有些才艺的。这件事,武安宁以后会深刻认识到,现在她其实隐隐察觉了,所以才慢慢显露出自己的才艺。

        康熙点点头,说道:“景阳宫里是宫内贮书的地方,你可以过去寻书。”

        武安宁一听之下顿时大喜。

        “谢皇上。”

        康熙见武安宁这般大喜的样子,心里也点点头,可见不是为了投他所好而爱的书。

        “皇上,还下棋吗?”武安宁得了恩典后,面对康熙更加从容了。

        康熙看向棋盘,说道:“想到解此局的办法了?”

        武安宁点点头道:“皇上可要试试?”

        康熙放下茶,认真起来说道:“来,坐下。”

        武安宁在他对面坐下,然后捻住一枚棋子缓缓下了下去。

        这棋子看起来对棋局没什么作用,不过她既然点头,那就有用意,康熙也不敢掉以轻心,小心地应对。

        原本心情就畅快起来的康熙被棋局又渐渐吸引住了心神,哪里还记得刚才自个因为太子不明白他暗示远离索额图而生气的事情。

        康熙再小心谨慎,这棋局还是被武安宁破了。

        康熙回过神来,再见武安宁意犹未尽的样子,颇有些好笑。

        有了昨晚的沉迷,今日他已经完全清醒,想让他继续不停下棋寻求胜利,那是很困难的事情。武安宁能够做到,不过她不想这么做,一来下棋下太久后半夜也要折腾,她终究是凡人一个,心累身也累死。二来,康熙自己都觉得不可沉迷,又让他沉迷进去,不是让他心生警惕,带累对她的宠爱。

        康熙起了身,武安宁不是没眼力见的人,她念念不舍地也跟着起身来,感觉到康熙看她,她眼巴巴地回看着康熙,样子要多好笑就有多好笑,可是康熙也得承认,也很好看。

        “过来。”

        武安宁知道事不可为,只能乖乖地走过去。

        “更衣。”

        武安宁又是听话地给他更衣。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手只要触摸到他的身体,他就觉得心里有火在撩动,尤其更衣过后只剩下单衣,她在解衣扣的时候,他能感觉到她手指柔软嫩滑的触觉,让人心痒。

        她的动作慢,其实不慢,但康熙觉得慢了,欲-念已起,自然就觉得慢了。

        人已经被抱起,武安宁故意被惊吓地‘啊’了一声,随后双手灵活地抱住了他的脖颈以避免自个掉下来,脸正好在他肩膀上面。人就要被放在龙床上的时候,武安宁抱住他脖颈的手没放开。

        康熙调笑一句:“爱妃这么迫不及待了……”他调笑过武安宁多次,武安宁早就看穿了他的真面目,他的确能很正经很严肃,但是对于和自己有了一场半露天的开始,就注定他不会对自己正经的办事。

        武安宁更用力抱紧,使得康熙也不得不趴在了她上面,武安宁这会儿凑到他耳边带着略重的呼吸,然后用小的像蚊子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昨日都起不来……今日求皇上怜惜……”

        话语是求怜惜求轻折腾,但是在男人的耳朵里,反而是在更呼唤着他的□□。

        ***

        *过后。

        武安宁昏昏欲睡,已经好几次了。

        然而上头的人又有了兴致。

        感觉到他的动作,武安宁连忙求饶,然后这事康熙是不可能如愿的,又折腾了一番。

        “不是爱花即欲死,只恐人尽老相催。”他突然心生感叹吟道。

        明明是爱惜时光的诗句,在这会儿他断句在欲字加了重音,又改了一字,在这样赤-裸的龙床上,吟出*的感觉。杜甫若是知道,不知道会不会气活回来。

        “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武安宁接这后面两句,接着接着觉得微妙了,纷纷落,衣裙也是纷纷落,还有嫩蕊什么的……当下就住了嘴。。。。。康熙见武安宁红了脸的颜色,显然也想到了,顿时笑意满眼。

        他又俯下身去,笑道:“果然是小妖精,能够魅惑人至死。”却只亲了片刻就不再继续了。

        “肯定不会。”武安宁娇声说道,她才不承认会迷惑人,更别说魅惑人至死。

        “怎么不会?”康熙暗哑着声音,手在挑火,就要逼着武安宁承认。

        武安宁被他的动作弄得低呼一声,说道:“安宁肯定肯定死在皇上前面,哪里能魅惑至死。”

        康熙笑起来,说道:“怎么就肯定死在朕前面?”康熙比她年纪大了一轮多。

        后面能说出被他折腾死的*话吗?

        武安宁当然不会这么说,因为她有更好的说法,她娇气地说道:“我就要死在皇上前面。”

        康熙的手停了下来,手伸上来去触摸她的脸,眼中笑意带了其他的意味,说道:“为何要死在朕前面?”

        武安宁似乎被他的笑容蛊惑了一般,喃喃说道:“死在前面就不会难过了。”

        康熙听了,认真打量着这武安宁,想要看清楚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然而他心底已经更肯定她说的是真话,因为武安宁之前表现得太成功了,不慕荣华只重感情的女人,在成为她的丈夫后能生出这种心理并不奇怪。当然更重要的是,康熙多疑却又对自己的魅丽相当自信。

        “胡说八道。”他假意训斥说的。

        武安宁回过神,说道:“安宁没有胡说,安宁一定会在你前面的,就算我还能活很久,但也一定要在您之前离开。”话语相比之前看似玩笑的话,这会儿却是认真地如同发誓一般。

        “不过希望您也要答应我,不管以后您还喜不喜欢我,希望您能答应我死后能离近些,太远了怕找不到您了。”这是在求死后哀荣了,离得近,当然就不能只是贵人什么的。这生前可以变相地让康熙对她的位分松口,生前位分高了,死后追封也好追封不是吗?

        至于话的真假,武安宁说多了骗人的话,加上自个又不修仙,简直毫无压力。

        她这骗人的话脱口而出,却是让康熙的心中产生不小的震荡。

        同生共死的感情很奢侈,但他也有爱着他的女人,这些女人也可能做到,然而却没有一个女人会提前告诉他,所以,武安宁今日说了这话就是特殊的,也是第一次。

        第一次总是特殊的。

        尤其是武安宁后面几句话,完全让康熙认定了她的决心,而她所求的死后哀荣在他看来反而是对他更真挚的感情。

        “说什么傻话,就这么念着朕?”

        武安宁靠着他更近一些,又娇气地说道:“皇上待我太好了,比父亲还要好,父亲从来不关心我,皇上愿意为我费心救我弟弟,还愿意为我出气,我都知道的……”对不起了,武柱国!

        康熙听了不由地摇了摇头,他没放在心上的事和只为了太子而敲打惠妃的事,在她看来就是对她好,为她出气了?

        倒是容易满足。

        如果这么容易满足,能让她继续这么念着自己,那也不错。

        康熙不介意再多占点便宜,不对,这不是便宜,他的女人念着自己可不是应该的?虽然这么想,但是他心底还是有个声音告诉自己,这并不是应该,因为很多女人中间掺透了太多的杂质。

        “得了,朕知道了,睡吧!”康熙低声说道。

        武安宁轻轻地点了点头,也不会缠着一定让他答应,适可而止的道理她懂。她也就只敢在床上这么说话,因为在床上,才是男人容忍里最大的时候,更也是最动情的时候。

        枕边风的缘由也是出自这个原因。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16237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