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第0041章

第0041章

        第41章

        目送武贵人离开,卫贵人看着还在不停挣扎的兆佳贵人。

        她无疑很羡慕兆佳贵人,有家世有美貌还有不用谋划就能得到惠妃的保护,只是有这么好的条件,却没脑子,她说不上高兴还是叹息。

        仗着惠妃对她的疼宠和期待,就唆使娘娘停武贵人的牌子,再见着了武贵人的姐姐也唆使着惠妃出气,现在被报复了,这又无头脑地挑衅武贵人,带累着她也在惠妃面前吃了挂落。

        谁叫苦肉计是她出的?

        “额娘。”十岁上下的少年大踏步赶过来,原本他要直入钟粹宫正门,然而却在路口远远看见像是额娘在路边,这才朝这边过来。

        卫贵人原本就柔和的表情变得更加柔和。

        “怎么突然过来了?”

        来人自是卫氏的唯一儿子,八阿哥胤禩。胤禩六岁以前养在钟粹宫,现在十岁的他进了乾西五所已经四年了。

        “今天太子哥哥在乾东五所讲学,所以早些下了课,乾东五所离钟粹宫近,便过来给额娘和惠额娘请安,午后还得回去。”

        卫氏点了点头,之前被惠妃迁怒而吃的挂落这会儿也全部没再放在心上。

        “额娘,这是出了什么事了?”

        胤禩现在还能看着已经走出三四十步的武安宁,加上受他额娘指使按住的兆佳贵人在他眼前,他迟疑的问道。

        卫氏这会儿已然不会再将兆佳贵人放在眼里,有武贵人竖在那里,以后她想翻身也难了,于是说道:“胤禩莫去理会,后宫小事。”

        胤禩一听就放下心来,兆佳贵人怎么着都与他无关,他之所以问不过是担忧额娘得罪惠额娘,现在额娘这般说,想来额娘这么拿捏兆佳贵人是不会有事的。

        武安宁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太敏锐的听力倒是听了一桩母子情深的剧场。

        这卫贵人算来是她目前所见最聪明的后妃妃嫔了。

        别的人短短接触,武安宁能抓住些许弱点,可这卫贵人她抓住的唯一一个就是胤禩,性格上弱点丝毫没有抓到。然而,后宫争斗,武安宁现在可不是向皇子动手的时候,所以,这卫贵人的弱点也就变得不是弱点。

        回去的路有些远,进了御花园,云瓶说道:“小主要不要歇歇?”

        穿着花盆底,就是习惯了,这走了这么长的路也是非常累脚。远远扫见德妃的座驾从前面远路上抬走,武安宁想着不管怎么样,还是想法子从贵人的位子提上去。

        “算了,早点回去。”

        云瓶点了点头,武贵人的心情有些不好。

        刚才武贵人和卫贵人的一番针对让云瓶有些大开眼界,并非她们说的内容有多么的震撼,实在是低调的武贵人竟然会那般锋芒毕露,还隐射自个睚眦必报。

        这会儿武贵人不高兴了……云瓶心中一叹,每次她认为自己了解了武贵人的时候,她的行为举止就总能出乎意料。

        当下,她甩了甩头不准备再去猜了,只要伺候好小主就好,别的就算了。

        ***

        “治水韬略都在这里了。”桌子上被这书舍的太监堆了一大堆。

        太子和四阿哥准备开始坐下来慢慢查阅他们想要的东西。

        “先将黄河图志给孤。”

        太子边说边随手拿起一本翻阅。

        书舍的管理太监竟然没动,跪了下来。

        “怎么了?”

        “黄河图志被借走了。”

        太子微微皱眉,随后说道:“这等图志总不止一二,都不在了?”

        太监说道:“宫里头只备四全册,其中一册在御书房,一册在两年前皇上赏给了张学士,一册昨儿八爷登记走了,最后一册……刚刚武小主……”

        小太监没说完,太子和四阿哥也知道是刚才武贵人身边两太监抱的一大堆的书籍中就有这本。

        此次任免的地方还就是黄河边上的水利,太子坚决认同康熙需要了解黄河才能决定合适的人去负责这方面的事。算来,这些年,这是康熙第一次对于官员任免来问询太子想法。

        以前太子是听政,现在可以说是参政了。

        四阿哥最先说道:“臣弟去寻八弟。”这最方便。

        太子却摇了摇头,说道:“孤打发人向皇阿玛借便是了。”也就太子能说这话。从这也可以看出,康熙和太子父子之间的亲切。

        “是。”四阿哥只能听从。

        康熙得了太子跟前人的回话,心里欣慰太子将他的话记在心里了,也不问书舍的书去了哪里,就让顾闻行派人去御书房取给太子。

        顾闻行办差回来,康熙才过问太子要书,书舍没备用一事,顾闻行办事绝对妥帖,将书的归处自是说了个清楚。

        “老八勤学。”康熙说了这么一句。

        胤禩借这书,八成就是从在朝的胤褆那儿听说了黄河汛期,然后想了解一番黄河。

        “武氏……”康熙也想不明白武安宁怎么就拿了这本书。

        “武小主似乎将今年需要看的书都搬回了永寿宫,天下名山名水图志她都搜罗过去了。”顾闻行当然也拿到了武安宁所登记的书目,一开始他本来就招呼让人准备着,以免皇上过问,现在太子的事也和武贵人相关,他便提前带过来。

        康熙摇了摇头,说道:“看似稳妥,内则喜乐。”他给了武安宁这么一个评价。

        喜欢天下名山名水,骨子里都是喜欢出门玩耍的,而武安宁面上丝毫看不出来,这些日子她一直呆在永寿宫也都在表示她不是喜欢热闹外出的人,但现在这些书将她的本性暴露了。

        不过这暴露了也没什么,康熙对于自己宠爱的女人反而觉得有趣。

        ***

        黄昏了,前两日这时候敬事房的何林喜早就到了永寿宫陪笑,这会儿却还不见踪影,福禄有些失望,不过也只是失望,有了这两日,加上几天主子都被允许去了景阳宫,就算接下来一月皇上都没招武贵人,大家也不会认为她失宠了。

        只是得宠了自然想更宠,这福禄比起武安宁自个儿来,都要更在意圣宠。

        福禄在等着,武安宁这会儿捧着一本草原图志看得入神。

        草原西处有一黄坡地,又牧民在满月之时似乎听到清泉激流声,而周围百里无丝毫水源……武安宁查看这地方的气候,心念一动,莫不是有清鸣草?

        清鸣草是炼制筑基丹的主要,所蕴含的灵气相当厚重,若有了它,武安宁心动了,她的心法怎么也能修炼到入门。

        可是是在草原深处!

        武安宁现在手上没什么人,也不准备亲自去,她要这东西是用来给自己增加保障的,绝对不会亲自去冒险,如果她是修仙者,说不定还愿意为了这份筑基丹的主药冒一下险。

        不管怎么样,武安宁还是将这地方标志出来,借由这上面的文字可少量的图纸,她准备更细心地编绘出地图来。

        突然,她耳边微动。

        想收手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继续画着,不过却转画了上面册子另一页形容的白狼。都怪她刚才想清鸣草入神了,忽视了其他。

        她画得很快,明明才一开始,就三两笔勾勒出他人要画一刻钟才能画好的东西。

        康熙大老远就瞧见武安宁在桌上写画着什么,身边伺候的人都离得她很远,可见她是丝毫不想被人打扰。

        他大踏步迈进屋子里,见武安宁浑然不觉,屋里的人要给他请安,被他制止了。

        这凑过去一看,她竟然在尝试着将书上文字所描绘的东西画出来!

        文字的描述,天马行空又常常夸张,这要绘画出来,便是画圣有时也无从下笔,今日他竟然看见有人勾勒出来。

        武安宁见到了诸多仙山福地、妖兽猛豹,很多美景灵气和凶悍是用文字绘画不出来的,所以这图志偶尔出现的天马行空和夸张的风景描述,武安宁还真能想象到,因为她见过太多的实景实物。

        康熙见到武安宁将白狼画出如书上所描写得那般雄伟可惧,这白狼比虎豹都要来得……雄壮,便不由地“咳咳”一声。

        武安宁这才被惊醒,转身一侧,原本是准备看人的,却因为太近撞到了康熙怀里。

        “皇上……”她的声音有些软,也有些嗔怪的意味蕴含在里面。

        随后马上起了身,无丝毫娇柔做作之感。

        让之前嗔怪的意味也变得格外珍惜起来。

        “怎么突然想画这个?”

        武安宁解释说道:“元怿身子不好,常常问我黄河的水是不是真的是黄的,草原是不是全是青的,没有树林,又问我虎狼长什么样?那会儿我就想,以后要画出来让他亲眼见到。”

        康熙听了这话,不知怎么地,竟然羡慕起那才七岁的小儿来。

        “可惜我也常常出不去,也就能凭着只言片语想象画出来了……”见康熙表情,她又借着转移话题,说道:“皇上您是不是狩猎过狼?白狼长得是不是这样?”

        武安宁当然知道白狼长什么样,但是这年代闺中女儿从哪里得知白狼长相,一些绘画的狼图都是极其少见,更别说流入闺阁了。

        康熙听到武安宁这么一问,不由地哈哈大笑起来。

        来见她,果然是极其好玩又轻松的事。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16237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