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第0042章

第0042章

        第42章

        康熙当然狩猎过狼,而且次数还不少,更别说见过的狼了,白狼王都有一次在八旗勇士射杀下,被送到了他面前。

        明年准备去巡视塞外,是应该带她去瞧瞧什么是真正的狼。

        武安宁可不知道她阴错阳差的,就提前预定了明年众妃都要争抢随侍塞外的位子。

        对于武安宁问的这个问题,康熙不大想说清楚,因为她画是狼,而且画得很好,不过太夸张了。

        “明年带你去亲自看看,你就知道了。”

        武安宁一听,立刻放下了笔,问道:“去哪里?”

        康熙也没隐瞒,说道:“塞外。”

        果然后宫消息灵敏,这前朝可是半分都不知道康熙的打算,如今武安宁就知道了,如果武安宁有前朝的关系,这提前得知的消息不知道会有多大的好处。

        然而康熙告诉武安宁也是有分寸的,武安宁在他看来就是聪明本分的,从当初不透露他知晓武鸾儿的心思就可以看出她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分得很清楚。更重要的,武安宁目前和前朝没什么牵扯,这消息也顶多就是个出游消息,此外,这消息真传出去了,也碍不着他什么事,因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谁也跳不出圈子。

        武安宁得到确切结果,也就不多问了。

        如果是在七月前出发去塞外,她想她是去不了了,然而就是有这个原因她也不会去问具体的时间,哪怕她清楚可能真的能大概问出来。

        “谢皇上。”她马上就笑意盈盈地谢了恩典。

        “听说,你今天又被兆佳氏吵了?”

        看,这就是偏心眼,要过问事,却在一开始就偏心起武安宁了。

        武安宁点点头,并不隐瞒,她低声说道:“谢皇上为我出气。”随后声音更细微,说道:“所以我才高兴给皇上背黑锅了。”

        康熙耳尖,不痛不痒地看着武安宁,武安宁抬起头了,小声说道:“其实只要皇上不看她几眼,我就满足了。”

        现在真是热乎期,耍点醋坛子有助于挥发。

        原本康熙因为背黑锅这个词有些哭笑不得,但听到后面的话不自觉对武安宁摇头。

        “真真个小心眼的。”

        武安宁小心看向看戏,试探说道:“今天我对卫贵人说我有些想不开其实是真话。”

        康熙淡淡瞥了一眼,说道:“不必说得这么好听,小心眼就小心眼,朕不会怪罪你。”

        武安宁的脸不由的一红。

        皇帝的容忍度可真大,真是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了,偏心眼的皇帝……武安宁觉得真是太让人‘喜欢’了。

        “皇上,今晚下棋吗?”武安宁不好意思地转过话题。

        康熙知道武安宁的棋瘾被勾上来了,不过今晚他就想好好歇歇,不下棋。

        “不了,给朕捏捏。”他直接吩咐道,然后躺在了屋内唯一一张长椅上。

        武安宁连忙点了点头,用了适当的劲,康熙舒适地舒出一口气,今天一天的疲惫得到了很好的释放。

        康熙觉得很舒服,闭上眼说道:“朕若睡了,你就停下来。”

        这就是差别待遇,以前武安宁可没他这话。

        “这里睡着不对您身子不好。”武安宁也可以提醒道。

        康熙睁开了眼,这时候武安宁纯粹的说事,并没有其他意味。

        当下心有所动,重新闭上眼,说道:“更衣。”

        武安宁见这样要更衣却不起身的康熙,真想将他提起来丢到床上去,可是她现在不是修仙界的身子,现在没有那力道将人提起来。

        当下微微气闷,还是去褪他的外衣龙袍。

        扣子解开了,他还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武安宁心中有些脑恨这货给她出难题。

        最后还是叫唤了一声,他才给点面子起身。

        唤来伺候的人,洗漱过后,人都退下去后,武安宁继续替他更衣。

        拉下床帐后,她老老实实继续刚才没做完的事实,这反而让康熙推掉了,有更好的事情要做。

        ***

        连续五日侍寝,顶多酸些话,暗叹武贵人真得宠。

        连续半个月了,就是主位娘娘也不淡定了,太皇太后去后,皇上是放开了喜好,他喜欢汉妃是不错,但是绝对没有这么受宠的,以前顶多宠了三四日就丢开了寻其他人,可这次,半个月了,皇上也没断过。

        连续半个月,一日都没停歇的,只有求嫡子时仁孝皇后和后来最得宠的佟佳氏(只是庶妃时孝懿皇后)才有的待遇。

        诸人都不淡定了,却也只能派人给康熙送温馨,其他什么都做不了。这时候,没人敢劝一劝康熙,因为没资本。唯一有资本劝一劝康熙的太后,不但没劝,反而因为武安宁得了康熙的喜欢,竟然赏下了东西来。

        宫里暗潮纷涌。

        武鸾儿在宜妃宫里也越发不自在了。

        她原本对于武安宁连续半个月都侍寝没当一回事,可是当她知道以前康熙宠人的时间后,她心中不由的一突,她这妹妹不会是独宠的节奏吧!康熙那个花心大萝卜的独宠,武鸾儿想想都有些佩服她这个妹妹了。

        原本武鸾儿还在宜妃宫里做着一点差事,但是现在几乎被‘荣养’了起来,宜妃宫里的大宫女太监总管都会客客气气地称呼她一句姑娘。

        她竟然还多次见着了传说中的毒蛇九和草包十,而且还是专门过去看她的。

        但这不过□□岁的孩子来看她时说她就是武贵人的姐姐,长得也不怎么样……武鸾儿心中真是无语到了极点。

        之前郭络罗贵人还会说她几句,但是自从兆佳贵人被弄去僖嫔宫里,她就只能变成皮肉不笑的,定是宜妃敲打过了。武鸾儿突然觉得,有个宠妃妹妹,真的很不错。

        宜妃如今的态度很微妙,武贵人是她的人,她得宠她的好处也不少,这些日子,皇上就夸了她的老五和老九两三回,也说不准就是武贵人对她的忠心。

        可是她这么得宠,宜妃还是不免会有些心惊和嫉妒。

        这一日,武安宁又被康熙宣去乾清宫伺候用墨,后宫暗涌已经转变成激流,随时都会爆发出来。

        人与人之间的亲密是随着时间而转变的,武安宁也因为这段时间在面对康熙越发从容起来。从容的武安宁,可以表现出很多吸引人的特质,这些日子,康熙看她的眼神也愈发暖了。

        乾清宫伺候皇帝读书用墨的妃嫔三十年算起来也就四个人,其中三个都死了,剩下的一个也已经失了宠,这个人就是惠妃。要知道,当初惠妃前去乾清宫侍墨,还是纳兰容若陪着康熙论文之故。

        那一次惠妃侍墨的含金量根本不及死去的三个。

        这侍墨的除了要得宠,还得通文晓字,并得到皇上信任。

        目前武安宁在康熙心里已经上升到在政事之外的志趣相投上,武安宁确实是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偶尔说起各类山川地理、易经数学,她都能接的上话,这样的发现让康熙对武安宁的期待很高,也会不由地更喜欢。

        加上武安宁全心依赖亲近自个,身份上也全由着他生杀予夺,又在床上和他相合,他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心意去宠爱一个人。

        康熙每日必读书,御书房是他的,乾清宫的书房也是摆满了一屋,三十多年来,这屋子里的书都几乎有着他的笔记。宣妃嫔侍墨,也只是康熙读书之时,其他论政时间,绝对不会出现在后妃面前,可见他控制欲强大。

        康熙读书努力,而且心神极正。

        平日里总会逗上武安宁一二,但只要读书起来,他是绝对正经得不能再正经了。

        墨已经磨好,武安宁有些在书案旁站不住。

        算来已经有了一个月了,脉相已经能够把出来,这半个月武安宁已经在他心里留下了不错的位置,她也有了把握他不会因为怀孕就忘记了她,她想是应该披露出来了。

        虽说她的身体强健,并没出事,但是既然达到的目标,武安宁何必再辛苦自己?

        这般又站了好一会儿,康熙没有用墨的意思,武安宁不由地站着打起了瞌睡,她还真的有些困。

        武安宁‘修炼’过站着睡觉的技能,这一闭眼还真睡着了。

        康熙叫了一句用墨,半响没看到武安宁的动作,不由侧头去看,发现她竟然站着睡着了,他不由地放下书。

        他并没有生气,这事在他看来太小了,根本不会产生生气的情绪,于是咳嗽一声作为提醒。

        武安宁立刻被惊醒了。

        “皇上恕罪。”一被惊醒的武安宁立即行礼求道。

        康熙觉得他需要好好摆下脸色,这几日,这小丫头越发慵懒了。

        武安宁被他这脸色不知如何是好,这还是这些天,他第一次对着自己摆这么难看的脸色。

        康熙见她开始焦急的模样,心里倒是一软,平日伺候得也用心,就不吓她了。

        “这几日怎么回事,一直精神劲提起不来?”康熙问道,因为每日见到武安宁,所以对武安宁有些状态还是有点清楚。

        武安宁就知道现在对她热乎的康熙,生气都是假的,刚才那可是小的不能太小的小事。

        “我也不知道,就是日子总想睡着,什么也不想吃。”武安宁将自己说得有些可怜。

        “宣太医了没有?”

        武安宁摇头,说到:“过两日就是请平安脉的时候,除了这个,我也没什么事,身子好好的。”

        康熙听了,不由的说:“今日去请太医给你看看,这儿不用你伺候了,下去吧!”

        武安宁顿时高兴地跪安。

        康熙嘴角微微一扯,众人求之不得的侍墨机会她倒是巴不得走人。要不是昨晚她和自己说白日被人恭维得飘飘然了,他觉得她心性难得,又肯什么话都和他说,他怎么会将她宣过来。可见,女人有时候就是蠢笨不堪。

        微微摇头,很快就将武氏剔除出去,重新沉浸读书之中。

        顾闻行端着一盘奏折准备进去,这见武贵人从内间走出来,这侍墨才一个时辰就出来了……皇上今日得闲读书,安排的可是两个时辰。

        顾闻行不便多想,还是尽快将刚送上来的急折送去要紧。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16237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