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第0046章

第0046章

        第45章

        永寿宫热闹万分。

        虽然现在日头已经西下,寻常的时候,各宫诸妃都会心照不宣地回自己宫里等待很有可能的侍寝传唤,哪怕是失宠已久的妃嫔们也宁愿在这时候守在自己宫里。

        然而今日,东西六宫的小主们几乎都留在了永寿宫。

        平妃、佟妃和僖嫔竟然也一起来了,而且还没有走的意思。

        因为……武贵人这么得宠,她有孕了,皇上今天肯定会过来看她,她不能伺候,那么皇上今日来看望武贵人时,她们若是在可不就是有机会了?

        这为了圣宠,脸皮厚点也无妨。

        武安宁哪里会看不出来,伺候武安宁的宫女太监们,也看出来了……明明过来道喜,却一个一个的找话题赖在这里。可这行为她们怎么恶心都没用,人家都不要面子了,又能耐她们如何?尤其还有平妃、佟妃在这里,连赶人都不能。

        “皇上驾到。”

        外面远远传来开路的刘进忠的声音,屋里的人们眼睛都赤-裸-裸地昭示出来她们的亮光。

        刘进忠走进来,看到一屋子的妃嫔似乎并不奇怪,他做了顾闻行十多年的徒弟,也早就混成了人精了,别说这情况在这么多年不奇怪,就是真奇怪了,他也不会露出惊异的样子。

        “奴才见过平妃娘娘、佟妃娘娘、僖嫔娘娘,见过武小主,各位小主!”差别待遇,前面三个就罢了,后面单独说武贵人,其余都一笔小主带过!

        郭络罗贵人眼中露出些许的嗤笑,不过闪得也快,却是没人瞧见。

        郭络罗贵人的脾气就是被娇惯了的脾气,对于汉女最是没好感,因为她和宜妃的阿玛就有个汉人姨娘,阿玛宠的跟个什么似的,郭络罗贵人便一直讨厌汉女,特别是漂亮好看的汉女。

        进宫后,这脾气也一直不改,偏偏她喜欢的皇上似乎也有这个趋势,她不拈酸吃醋,但到底气不平。尤其这辈子有了个宜妃的姐姐,宜妃不死,她就再也没有上位的时候,瞧着这武贵人这么受宠,谁知道会不会被晋位,以后她还要天天给她请安?这可如何忍?

        所以,郭络罗贵人就算在宜妃的弹压下,也想着发泄自己的不喜。

        她一得知武贵人弄了一副草原屏风,再打听到那屏风有多么好,她就忍不住了,难道让她得了圣宠,还要和她争夺太后的宠爱?所以,她随着宜妃去给太后请安,说着说着就将屏风的事捅出来,引得太后问了宜妃。

        什么事卸去了神秘的面纱,这效果就大打折扣了,可是没想到,太后也只是过问一句,丝毫不曾提前看看的意思,甚至她还帮了武贵人一把,让太后记住武贵人有一份准备已久的礼物。

        这事后宜妃骂她蠢,她的心情更是糟糕,随着武贵人有喜的事传过来,她又被宜妃赶了过来,郭络罗贵人万般不情愿,可又不能不听,但是想让她向武贵人解释清楚,那就算了。

        她郭络罗氏怎么能向一个地位低贱的汉女求和?

        更可恶的是,这个低贱的汉女竟然无视她。

        武安宁面带微笑,任由平妃对刘进忠叫起。

        刘进忠笑着退走了,这永寿宫里这么多人,他肯定要提前告诉师父,好让万岁爷知道。武贵人也真是太好说话了,这一个个的打扮得极其妍丽,明显就别有用心,武贵人竟然还能这般好脾气的招待。

        康熙都快到了,武安宁这屋里的一大群人自然更加不想走了,现在也没心思和武安宁说话,一个个开始挺直,然后思考着该以怎样的面貌去见皇上。

        福禄比武安宁这个主子更生气,心里难得以下犯上的吐槽了几句这里的娘娘小主们。

        武安宁很淡定,若是康熙真被勾走了,她还混什么。

        很快,康熙就到了门口。

        经过刘进忠的禀报,永寿宫里聚集了这么多人他已经知道了,对于她们的心思康熙也绝对了解。

        一群人齐声请安颇有些喧闹。

        有佟妃和平妃、僖嫔在,康熙也没想甩脸,淡淡地叫了句:“起。”

        这个态度显然在诸人意料之外,按照她们的想法,这时候的皇上心情肯定是不错的,怎么这么冷淡。

        “没事就散了。”康熙又说了一句。

        众人听了,都纷纷抬头去瞧武安宁的表情,然后瞧见武安宁这会儿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到了皇上跟前,从她身边的宫女手上奉上了茶,皇上也随手接住了坐下,这份从容让她们更心酸了。

        这得多熟悉多么亲近才有这样的局面。

        平妃笑道:“奴婢们只是听闻武妹妹有喜,便过来道贺,如今皇上来看望武妹妹,奴婢们当然就得走了,免得武妹妹怪奴婢们打扰了和皇上您相处。”

        武安宁不自觉地往康熙身边靠近点,这上眼药的原因她知道平妃这是酸了,她也懒得解释,因为这点眼药对康熙来说丝毫无用,武安宁的小心眼康熙自个都说了。而且解释了,是在昭显自己的大度,武安宁可没想过做什么贤惠女人。

        但想着平妃是仁孝皇后的妹妹,今年死了个儿子,她也不好和她对着来,免得坏自己在康熙心中懂事知分寸的好印象。

        不过她靠着康熙越近,这平妃肯定会更吃味,心里头也更不舒服,这可比什么言语回击要有用多了。

        事实上,这不仅很有用,而且还打击了在场其他人。

        因为康熙因为武安宁的靠近,不但没有拒绝,反而温情地拢了拢她的手,然后让她坐下来,说道:“你有孕,坐下来歇着。”

        说完,还是拉着她坐到了康熙旁边的椅子,也就是侧主位。

        在场其他人,可是一个都没坐着。

        武安宁含着笑,眼睛里似乎也只容得下康熙了,别的人似乎都忘记了去。

        随后,康熙对平妃说道:“这头几个月的,你们要亲近武氏也别太勤了。”

        平妃的笑容险些挂不住,什么叫做别太勤了,这是告诉她们不要来打扰武氏吗?

        皇上,您好偏心!

        虽然心里头这么想,可万万不敢说出来。

        “皇上说的是,武妹妹头三个月胎不稳,合该少打扰。”佟妃在一旁笑着说道。

        僖嫔瞧了瞧平妃,微微勾起嘴角,也接话说道:“奴婢现在可是知道了,爷的眼里就武妹妹一人了,奴婢就不在这里碍眼了。”这话娇气得,也就十几年圣宠不衰的僖嫔能说出来。

        康熙听了果然不曾生气,僖嫔什么性子他还不清楚,想着她一生不会有孩子,又有仁孝皇后所托让他好好照顾她,康熙对僖嫔的容忍度绝对超过在场所有人,其中还包括武安宁。

        僖嫔可以对四妃、平妃、佟妃等人无礼,武安宁却不能,这就是差距。这不是说武安宁的宠爱不如僖嫔,现在的武安宁的宠爱绝对是后宫之最,之所以这么说,归根到底还是身份地位问题,僖嫔无礼不会坏了她在康熙心中的印象,顶多认为僖嫔又骄横了点,但没出格康熙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武安宁若是无礼了,就会坏了康熙心目中懂事知分寸的印象。

        “行了,朕明儿就去看你。”僖嫔一听,立即露出了笑容。

        “那就多谢爷了。”随后还颇为轻快地对武安宁说道:“武妹妹,我就不打扰你了。”

        武安宁心中对僖嫔在康熙心目中的地位,有了进一步明确。

        僖嫔敢从四妃手中截人拉拢她,除了太子,也不是没其他缘由,就这份容忍和圣宠,四妃中也未必有人能比得过。

        武安宁想清楚了,她起了身对着僖嫔福了福,说道:“娘娘慢走。”

        僖嫔在众人夺目的注意下,高傲地走了。

        头筹被僖嫔带走,而且僖嫔也只能等明天,可见今日将皇上从永寿宫拉走并不现实。

        平妃和佟妃也开始向康熙和武安宁请辞。

        这这样,康熙来了不到三分钟,这里满屋的妃嫔就走了个干净。

        “皇上明日去看僖嫔,那今晚可走?”她低声说道。

        康熙听了去看她,她这时候低着头,却是摆明了不乐意让他走的意思。

        “你又不能伺候,朕当然得走。”他笑着说道。

        这明显又是在逗武安宁。

        可有了明日僖嫔在前,武安宁可没想着事他的逗弄,当下就不大开心了。

        康熙瞧着不乐的小模样,微微斜了一眼,说道:“这是不乐意了?和朕使小性子了?”

        武安宁连忙抬起头,说道:“如果皇上不生气,那就是安宁使小性子了,如果皇上生气了……”

        康熙也有些好奇,准备等她继续说下去,可武安宁却不继续说下去,康熙只能凉凉的继续问:“朕生气了怎么着?”

        武安宁说道:“安宁哭一哭,您会不会就不生气了?”

        康熙哭笑不得,说道:“贫嘴。”

        武安宁却认真的说道:“肯定会难过的哭。”

        这么一说,康熙的心微动,不准备再逗她了,免得她真生出点悲春伤秋的哭起来。这一点,康熙还是知道她有时的确有种这样的情绪,但凡才女,也都会有。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16237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