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第0049章

第0049章

        第49章

        此次太后寿辰不是去年整寿,所以并没设大宴。可虽是如此,却也有诸多诰命和福晋们进宫贺寿。

        康熙上午更是不理朝事,带着太子前去宁寿宫陪着太后。

        坐了很久,康熙送上贺礼后才带着太子离开,以方便诸妃、福晋和诰命为太后贺寿。

        能进殿就坐的都是后宫主位,其余的人,便是一批一批地进殿拜寿。

        人极多,若是武安宁不是非常得宠,这一批一批的拜寿过去,太后只怕谁是武贵人都不会知道。

        然而太后之前记住了武贵人,更何况现在武贵人怀着身孕,更是招眼。

        武安宁随着同行的五个贵人拜过寿后,太后就说话了。

        “武贵人留下,陪哀家说说话。”脱口而出的是蒙语,显然是太后太高兴了,也没意识到自己说得话是武安宁听不懂的蒙语。

        武安宁完全听懂了,自从那日宁寿宫见过太后后,武安宁便向康熙求了学习满语和蒙语的机会,一个月的机会,武安宁的语言天赋也令兴致一起的康熙考察过后,大为惊叹。

        惠妃不由地抿了下嘴角,这下子武贵人若是退下去,那就好看了。

        宜妃似乎没听到,荣妃一如平常,德妃微微低头喝了口茶,平妃和佟妃看向武安宁,僖嫔玩着手中的指甲,安、端、敬三嫔和荣妃一般,没有任何表情。

        坐在下首第二位温僖贵妃一切都看在眼里,她正要开口。

        却见武贵人福了福身,轻轻的走到了一边最下首。

        显然是听懂了,无数有心的目光都去看向武贵人,武安宁面色如常。

        太后又让武安宁坐下,武安宁也都一一照做。

        后知后觉地太后猛然明白过来,说道:“武贵人会蒙语?”

        武安宁恭敬的说道:“嫔妾前段时日学了一些,浅薄得很,登不上大雅之堂。”这是用蒙语回的。

        太后不由的高兴起来,说起宫里的人,能毫无障碍地陪她说蒙语的,这些位置上的主位妃嫔也有一半是半会不会的。因为在宁寿宫里,大多数说满语,而满语,除了一些汉妃,几乎都会说。

        所以,对太后来说,如果会说蒙语,而且去学习蒙语,太后对比那些不会不学的自然更喜欢一些,虽然她的喜欢作用不大。康熙该喜欢的还是喜欢,不该喜欢的,也不会因为太后的喜欢而去改变。

        “以后就常来宁寿宫陪哀家说说话。”太后笑着说道。

        武安宁没有将这事当成真事,嘴上自是答应下来,至于以后过不过来,还得看以后的局势。

        拜寿继续进行,后宫嫔妃上到贵妃下到答应庶妃拜寿过后,就是宫里的皇子福晋了,皇子福晋就那么三个,太后也将她们留了下来,武安宁这次坐在了三福晋的上首。

        她的对面是大福晋,大福晋下面是四福晋。

        太子没有太子妃,他的侧福晋的预产就在这一个月,那是皇上的长孙,太后也就免了她的礼,所以李佳侧福晋并没有过来。大阿哥胤褆和四阿哥胤禛还没有侧福晋,三阿哥胤祉有一侧福晋田氏,不过三阿哥可不是太子,太后根本就没留田氏,田氏拜了寿后就只能回去。

        三福晋在田氏走了后心情一直不错,她原本就是个爱说话的,之前能和旁边坐着的敬嫔说话,现在她旁边是武安宁,也不免在上面的人陪着太后说话时,也想和武安宁说话。

        上面的荣妃似乎完全看透这个儿媳的性子,在三福晋抬起头的瞬间就瞪了她一眼,三福晋想着荣妃之前的警告,不由地闭了嘴。

        她并不明白为何她找人说话是不对的?她并没有坏规矩,更没冒犯,作为三阿哥的福晋,和其他后妃打好关系不是更好吗?以后也许能给三阿哥一个助力。

        随着时间的越长,宗室的福晋们和在京的公主都按照品级打扮来了,宁寿宫更是热闹,好些个老福晋、年长公主过来,太后身边空着的位置又添了好几把椅子,并不是她们就比贵妃还要尊贵,而是她们是长辈,太后也得和她们说话,她们就得避让一番。

        武安宁也因此在这里认识了不少人,后面三福晋还是忍不住说话了,武安宁从三福晋口中得知了不少王府的八卦,比如裕亲王家的少福晋是个不得宠的,庄亲王老福晋愁没孙子,逼着庄亲王福晋给庄亲王纳了多少美妾……一件件的,让武安宁突然觉得这三福晋这性子还真是讨她喜欢。

        因为她给武安宁带来了不少外面的事,那么只是后院一些芝麻大的小事,但也说不准日后就用不上了。

        不过,武安宁也多少明白荣妃时不时地要回过头来看看儿媳妇的心情了。

        听说这三福晋,还是荣妃千挑万选,求了很久才得来的儿媳妇。三福晋的父亲是正红旗都统、勇勤公鹏春之女,都统从一品,实实在在的实权,用后世的说法,就是一军最高总司令。

        满州八旗对于清朝来说是根本,一旗都统,可以想象三福晋的出身有多显赫了。更重要的,能做到都统位置的,几乎都是皇上心腹中的心腹,否则也不会到这个位置上。

        三福晋出身好,长得也好,也就是活波好动一些,若是没有端庄守礼的四福晋做对比,荣妃也不会老盯着这个儿媳,毕竟三福晋年纪不过十四,真不算大。

        可惜,有完美福晋范的四福晋,荣妃就不大满意了。

        对此,三福晋也不喜欢四福晋。

        瞅见四福晋在那端庄坐着,荣妃又警告地看了自己,三福晋心中微气。

        然后对武安宁说道:“四弟妹可真是贤惠人,听说她又给四阿哥抬了三个侍妾,原本受宠的李格格现在成了枯木,我见了都被吓了一跳,原来的李格格多好看的人啊!”

        武贵人只能听着,什么也不会说。

        不过三福晋也有意思,这说四福晋贤惠,却又暗指四福晋不是真贤惠。

        “四弟妹也真是的,和个格格较什么劲儿,不过是爷们的一个玩意,腻了也就丢下来,为了一个玩意抬出三个玩意出来,也就只有四弟妹做的出来。”

        武安宁依然只是听着,不答话。

        她的声音也小,也就武安宁能听到,三福晋胆子也大,也不怕被武安宁传出去。

        然而三福晋真不怕,她可什么都没说,说的也只是格格是个玩意而已。至于怕四福晋?她有什么好怕的,她的丈夫对四阿哥老是跟在太子身后也不是有多喜欢,四福晋对她而言,算什么?喜欢也好讨厌也好,三福晋都不在意。

        拜寿的时间相当无聊,有个三福晋在她耳边说话,武安宁一边将来这里拜寿的人都记住,一边听着她说话,倒是觉得时间容易过去。

        三福晋说到后来,竟然无禁忌地问武安宁有喜的事情,然后还问武安宁有什么法子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有身孕……这话可真够唐突,但是如果传出去,谁也不会说三福晋不对,求子而已……作为皇子福晋,为了绵延子嗣问些话,就是荣妃不喜欢三福晋说话热络的性子,也会表示支持。

        三福晋说着说着还真羡慕起来,她和三阿哥都成亲快半年了,可是半点喜事都没传出来,如果她有了孩子,婆婆也不会常将四福晋挂在口中让她学了。

        四福晋那根本就是假道学假贤惠。

        瞧着这武贵人头低了下去,脸色也有点红,三福晋便住了嘴,她爱说自然也会看人脸色,这武贵人的表情明显就是不方便回答。

        当下,三福晋有些失望。

        “老三家的,你和武贵人说什么了,让她都不敢看你了。”隔着老远的太后竟然注意到了,温僖贵妃就发话问了起来。

        三福晋连忙起身,武安宁也随着起身。

        三福晋落落大方说道:“儿媳听说武贵人有喜了,所以就多问她几句有何妙法。”

        在场的人可都听明白了三福晋的意思,纷纷捂嘴偷笑,都是一群女人,这话题大家都理解,顶多说一句三福晋求子心切而已。

        温僖贵妃也是面带笑意,看向武贵人的样子,她说道:“这话啊私下问就好了,更何况现在两手空空,可不是请教人的态度,你啊……改日去永寿宫拜访拜访。”

        温僖贵妃这是在偏帮武安宁了,谁让她现在有身孕,她又刚集中宫权在手上,可不能不管不顾‘宠妃’的尴尬。

        三福晋知情知趣,说道:“贵妃娘娘说得是。”

        太后也点了点头,武安宁和三福晋一起福了福身,两人重新回到位置上。

        也因为于此,这屋里里私下打听武安宁的福晋公主也有那么几个,武安宁耳尖,都听了个清楚,不过也就那么顺便打听了一下,并没有和武安宁有任何交集,毕竟被太后留在宁寿宫的福晋们,身份也是非比寻常,对于她们而言,也就一宫主位能上她们的眼。

        突然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目光,武安宁装作没看到,拿起茶杯掩饰着目光上挑。

        是对面的四福晋。

        武安宁侧过身放下茶杯后重新做好后向四福晋看过去。

        一直正襟危坐的四福晋竟然对她一笑,并微微颔首,三福晋见着了,不由冷哼了一声。

        武安宁移开了目光。

        本能的她就觉得四福晋对她而言是个不能多交的存在。

        四福晋见武安宁又重新和三福晋说起话来,她收回了目光,带着指甲慢慢手指慢慢上扬,微微敲打了下膝盖,这是她深思的习惯。

        一场拜寿,持续到午后。

        太后也累了,温僖贵妃吩咐着宜妃和惠妃派人送福晋公主们出宫,也让各宫嫔妃都回去。

        晚上还有家宴。

        家宴才是重头戏,诸妃争宠会在这上面表现得淋漓尽致,不过,没有上面的提拔,想在这上面露面都难。

        ***

        寿礼现在已经送了过去,现在宁寿宫的人散了,也不知道是否看见了。

        只要太后看见了,她想太后会喜欢的,因为那屏风,就算非自己家乡,也是一副足够震撼的作品。

        但是今天在拜寿之时,武安宁和三福晋坐得那么后面,太后都记得看一下她,可见她根本不会忘记过问。只要看到了……就要看康熙的心了,只要他还记着她以前说过的话,这次,便是一个好的理由。

        武安宁曾经对他说过,她会和他同生共死,只是希望能够离他近一些,也说过作为从下没母亲的孩子,不会舍得自己孩子离开,只要他有对她怜惜的心,这次就会成全她。

        他这些日子对她恩宠有加,可不像是没有怜惜的。

        这次,她原本只为了出彩,讨好太后,但是现在却给康熙提供了又一个理由。康熙喜欢谁要晋谁的位分的确不用丝毫理由,可是这个理由恰好摊到他面前,他顺着用了也是水到渠成的事。

        武安宁才进宫两个月,出身也并不高,他少有封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不找点理由别人还以为他被女色迷惑了。虽说不在乎,但是能不这么认为,他会更加乐意。

        若是此次真的不成,武安宁也只能细细谋划,进一步去扰乱康熙的心。

        她不会甘心就在小小贵人位置上熬上很多年,康熙真要这么做了,她不介意在有阿哥后,就想法子送他上西天。作为太妃,年纪比太子还小的太妃,也不是没有机会上位……

        武瞾也是太宗的才人……不是吗?

        或许她武安宁在千年前是和武瞾一个祖宗的。现在风气不比唐时,可是顶着太妃的位置,只要太子登基无子,算计着太子培养她的孩子,再进一步学学赵光义,这条路并不比武瞾之路要来得难。

        ***

        日暮西斜,武安宁去了储秀宫,家宴被设在这里。

        宫中家宴,便是宫中嫔妃和皇子福晋以及公主额驸们。

        武安宁到了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惠妃和宜妃早就安排好了位子,武安宁所在在诸贵人之首,因为她有身孕,这一段时间确确实实是最精贵的。武安宁旁边是定贵人,十二阿哥胤裪的生母,定贵人身份不够不能抚养孩子,但十二阿哥没有交给任何嫔妃抚养,而是养在了苏麻喇姑身边。定贵人似乎也有种佛性,看来是受了已经信佛的苏麻喇姑影响。

        “额娘。”不满六岁的胤裪也被她牵了过来,虽然胤裪归苏麻喇姑抚养,却和定贵人母子情没有半分稀少,苏麻喇姑很知道自己的身份,根本不会拦着胤裪和定贵人见面。

        “你阿扎姑身子可好?”

        阿扎姑就是苏麻喇姑,胤裪对其的独有称呼。

        “阿扎姑身子好,还让我带了贺礼过来。”

        定贵人摸了摸胤裪,看见武安宁在看胤裪,然后对武安宁笑了笑。

        武安宁有些不舍地移开目光,这胤裪有灵根!

        灵根啊,武安宁的心从所未有地震荡起来,这里的人也是有灵根的吗?

        修仙需要灵根,所以修仙界的孩子一旦到了六岁就是确定命运的时候,灵根在六岁的时候才会显露,到了第七岁,若没有灵气加身就没有灵气。

        而在满六岁前几个月若有灵气显露,那就是天资卓越的人。只有灵气溢出,才有机缘摸一摸测灵盘,然后测出修仙资质。

        这胤裪还有一个月才满六岁,可是周身溢着灵气,显然是灵根显露时的样子,可见他的灵根资质非常高。

        普通人见不着灵气,可武安宁修炼着她自创的心法,需要灵草灵丹等一切有灵的东西才能辅助修炼成功,这胤裪一接近,武安宁的心法就运行起来,这说明了什么,只能说明这胤裪灵根灵气溢出来了。

        只是武安宁不可能教胤裪修仙,过了七岁,胤裪若没有引气成功留住灵根,灵根就会因为这一年化成灵气消散掉,再也没有了修仙资质。在修仙界,一旦发现灵根灵气溢出,都会有通用的引气之法引气入体,使得灵根灵气不再溢出,彻底化为五行仙根,从而走上修仙之路。

        而这里,不会有引气之法。

        武安宁心里头有些可惜,可心意是半点不变,这胤裪和她有什么关系。不过,既然胤裪有灵根,武安宁心里也开始有了些期待……或许,她的孩子也有机会有呢?

        “太后驾到,皇上驾到,太子到。”

        这里不知不觉中,人都来齐了。

        康熙扶着太后一起过来,太子胤礽跟在了后头。

        待太后落座后,康熙才坐下,太子最后入座。

        太后笑呵呵的,说道:“都是一家人,免礼。”

        “谢太后、谢皇上。”

        白日里是女眷贺寿,晚上就是皇子公主表孝心之时,大到大阿哥,小到才三岁的胤祯也都走到殿中央,奶声奶气地送上贺礼并给太后贺寿。

        太后笑得开心,比白日里更加开心。

        贺寿过后,便是载歌载舞,得了惠妃宜妃的安排,歌舞戏曲弄武都排上了,太子更是亲自上场来了一场彩衣娱亲,直叫太后欢喜地直说好孩子。

        同样的,惠妃和宜妃也安排了属于自己人献歌献舞,以达到争宠的目的。

        兆佳答应……惠妃竟然还是没有放弃。

        瞧着她在上面跳蒙古舞的娇艳模样,真是学聪明了许多,看太后开心的,皇上也得给面子不是?

        众人不免去看向武安宁,却见她含笑,显然也是极其喜欢兆佳答应的蒙古舞一样。

        等到兆佳答应跳完,太后笑着赏了兆佳答应,然后对康熙说道:“今年的寿辰看到不少草原物件,大家都有心了。”

        以前也有,但从来没有这么多。

        康熙笑道:“皇额娘高兴才是最重要的,若有北巡,愿奉皇额娘草原一行。”

        太后一听,也不免大喜过望。

        “皇上有心了,哀家年纪大了,也早就适应了京城,草原就不去了。”孝惠太后是明白人,现在皇上不再纳草原妃子,就可以看出不希望后宫再和草原有牵扯,她作为太后身份敏感,还是不要去了。

        “有了武贵人的草原屏风,日日抬眼瞧着,也就像仿佛回去了一样。”太后接着说道。

        武安宁心一定,太后看到了,而且喜欢得比她想象中要深。

        太后提了武安宁,众人纷纷看向她。

        康熙很满意太后所作出的决定,虽然他能完全控制,奉太后北巡也出不了任何事,但太后这么不想给草原一丝借力的机会,他对太后的敬重之意又加厚了几分。

        “皇额娘这般心悦武氏的寿礼,朕得赏赐她。”康熙对着太后说道。

        太后点点头,原本她对武贵人的屏风没什么期待,然而今日她想起来一瞧,那一眼,就完全吸住了她的心神,第二眼,就已经决定将这屏风放在她床边,日日看着,醒来了仿佛回到了蒙古包。

        “她是个有心的,难为她有着龙胎还这般大费心神,皇上赏赐正和哀家的意思。”太后太过喜欢,竟然主动为武安宁说话。

        众人都纷纷一惊。

        她们仔细数数,太后除了为仁孝皇后和宜妃说过话,也就皇孙和皇孙女了,今天竟然这般为武贵人说话!

        那屏风真的有这么好?

        众人又惊又羡。武贵人好本事,得了圣宠,太后现在都喜欢她了……

        “皇额娘既如此说,便奉皇额娘旨意,册她为嫔可好?”康熙平静地说出一个足以让后宫震惊的话

        语出,满座都是一寂。

        嫔位能为主位,这么多年来,册主位的都是大封后宫时的集体册封,除了康熙十八年那次还是贵人的德妃得了太皇太后青眼,破例单独为其举行了德嫔的册封!

        时隔这么多年,又要产生一次单独册封的机会吗?

        德嫔生了四阿哥,如今的武贵人还什么也没生呢……还是汉军旗地位低下的地方官之女,进宫更是才两个月,就要册为嫔?比当初德嫔还要没理由!

        太后也是一愣,她也没想到皇上会来这一出。

        可随后看到康熙嘴角略带笑意,她心念一转,想着这些天她身边的嬷嬷在她耳边说这武贵人多得宠,她很快就懂了。皇上这是顺便借她的话,给他宠爱的贵人恩典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16237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