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第65章 .jinjiang

第65章 .jinjiang

        第65章

        “敏儿太小了,实在不放心……”武安宁还想再争取一下。

        康熙就挥了挥手:“出塞的时候,将敏儿送去陪陪太后。”宁寿宫那儿都是皇祖母的人手,最是妥帖不过了,没有人敢去那儿动主意。

        武安宁一听之下,这才稍微放下心。

        去不去塞外,如果康熙没有对她的态度发生变化,她肯定会想法子跟着去了,要知道这去一次塞外,少说一个多月,多则三个月,时间极长,和她争的人也会变少,实是争宠的好机会。

        但是现在,武安宁觉得不去也无妨。不过康熙若是要求了,她也非去不可,武安宁很理智,在确定她走后,安敏能够好好的,她就不会因为不舍而去惹恼康熙。

        就目前而言,武安宁想要的东西,只有康熙能给她。

        “真的要去吗?”武安宁低声又问道。

        这会儿就没有之前的犹豫之意,而是男人们享受的那种撒娇意味。

        康熙凉凉地看她一眼,没理她。武安宁见状,不由的收了手,目光扫向别处,似乎当做刚才所做的事没发生过一样。这掩耳盗铃的模样,确实可乐。

        康熙将安敏准备送回到武安宁怀里,需要让她认清楚她已经是做母亲的人了。

        然而这时候安敏不愿放下康熙的怀表,小手抓着链子两晃两晃。

        康熙见小女儿模样,再瞧武氏也多看了几眼他的怀表,他还是将腰间的怀表解下来。

        得了怀表的安敏露出一个无齿的笑容,随后,怀表就没力气再抓住,丢到了地上。本以为她会哭的,然而她似乎觉得这怀表掉到地上的声音好听,竟然笑出声来,直让人哭笑不得。

        武安宁低身捡起来,拿在手上,这会儿安敏对它没兴趣了,回到额娘的怀抱里,手又去抓武安宁的耳坠。武安宁将怀表重新递回给康熙,康熙也不手,怀表现在稀少,但是他手里也不止一个。

        “留给敏儿吧。”

        武安宁一听就不再推辞,就将怀表带到了安敏身上,这东西稀少,除了太子就只有安敏从康熙手里拿到了此物。带上去,安敏日后谁也不敢小瞧不是吗?

        ***

        八月启程北巡,如今六月间就开始准备了,后宫朝堂也都开始活动起来,朝堂是各种布置,而后宫便是为了跟随北巡的名额。以往康熙北巡和南巡,几乎只会带上一两个主位,剩下的就是两三个位分低的小贵人小庶妃。

        跟着去北巡的是荣耀,也有着莫大的好处。四妃也心热,因为这时候康熙也会带着年满十岁的阿哥们一起前去北巡,她们跟过去也能有个照应。

        跟去北巡的后宫名单,全凭康熙心意。

        武安宁登上紫禁城后面的景山,眺望京师,京城的缩影完全在眼前。

        “娘娘,皇上唤您过去。”

        武安宁连忙收回了目光,今儿她一身骑装,脚下也不再是花盆底,而是长靴。

        这景山依然隶属于紫禁城,也是后宫中难得放风的地方。但是,这里也不是想去就去的,没有特旨就不能过去。今日,武安宁陪着康熙登上景山。

        康熙在景山考察几个阿哥的骑射,武安宁就带着人到了景山山顶,呼吸着高处的空气,这俯视着整个京师,让她心旷神怡。

        景山有这专门的骑射之地,通常都是皇子公主常常出没在这里,武安宁要随着去北巡,她也得着手练习骑射。

        武安宁会骑射,不过是在修仙界锻炼出来,而且骑的也是能飞天的灵马,而射箭,较之普通凡人来,她无疑非常优秀。然而这里的武安宁身处江南,那是丝毫骑射不会,所以武安宁必须过来学。

        她回到康熙身边的时候,他的几个皇子已经走了。

        四方的草坪上除了一批棕色大马,还有一些稍小的白马。

        康熙指了指侯在一旁女官,说道:“这是秋桐,就让她教你骑射。”

        武安宁多看了秋桐两眼,二十三四岁的样子,样貌只是清秀,眉眼间透露的是恭顺,可见是康熙身边被调-教好的女官。

        秋桐连忙走到武安宁身边见礼,恭顺之意消散得差不多了,取而代之是严肃,能够让学生害怕得那种表情。

        武安宁当下撇头,看向康熙,然后走过去在他身边小声说道:“皇上亲自教授才能学得快,您现在有闲暇,就教教……”

        康熙将两人这时候的表现都看在眼里,分明是武氏因为秋桐的冷脸心生了退意,转而向他求助了。

        在她心里,他的威仪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女官?但是从另一方面,若非武氏心里对他太过亲近,也不会有这样的表现。

        他现在不想动,当下就说道:“朕不做你师父,免得得了个鲁钝的弟子,坏了朕的名声。”说完,脸上还有些戏谑的笑容。

        武安宁目光露出失望之色,看了看那叫秋桐的,又转向那几匹马,然后主动走到了一匹马前,什么也没说,就摸了摸马儿,马儿打了个响鼻,武安宁配合的后退一步。

        “秋桐。”康熙嘱咐一声。

        秋桐福了福身,正要过去。

        却在这时候,武安宁尝试着抓住马鞍,然后一只脚踩上马镫,有模有样得开始上马。这时候马旁边有侍卫牵着缰绳,还真让她爬了上去。康熙扯出一点笑意,暂时止主了秋桐。

        这上马的姿势也不利索,不过有样学样,到也达到了目的。

        武安宁上了马,头扬起来,看了一眼康熙。

        “将缰绳给我。”

        牵着这匹马的侍卫当然不敢不听,就将缰绳递给了武安宁。

        武安宁立即抓住了原本侍卫牵住的缰绳,稳稳当当地坐在马上。

        秋桐见状,连忙看向康熙,因为这不适合初学者,初学者万万不能自己抓缰绳,最好的进度是让师父牵着缰绳让初学者慢慢骑着马走着,等到适应了马上行走,才上马教授抓缰绳和挥马鞭。

        武安宁目光一闪,马鞭竟然抽打了马背。

        马顿时吃痛,瞬间就疾跑起来。

        康熙立即皱眉,怎么今日这般大胆,这才刚上马,还没学就如此急切。

        “真是胡闹。”自从生了安敏后,她的性子也变了许多,以前说得上娴静文雅、善解人意,省心得紧。但是最近这些日子,就变得执拗起来,

        当下他速走几步,同样上了一匹高马,抽动缰绳,务必要追上前面东倒西歪的马上人。后面的侍卫见康熙骑马走了,也不敢耽搁,纷纷上马跟了上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17357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