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66|65.jinjiang

66|65.jinjiang

        第66章

        疾风呼啸。

        武安宁在马上摇晃不已,但是与脸上惊慌不同的是,她心里没有片刻害怕。曾经被人带在天上飞过了,地上兽类跑得再快,对她而言也没什么感觉。

        耳闻到后面急促的追逐声,武安宁嘴角带了些许笑意,不着痕迹地又刺激了身下的马,好让它跑得更快。

        景山草场不大,周围更是设了防护的东西,这马跑到尽头,前路被遮,就开始在草场转着圈圈。武安宁转弯的瞬间瞟了一眼后面来人与自己的距离,终于,在康熙冲上来与她并排的时候,她已经是抱着马脖子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

        康熙见武氏恐惧的样子,一只手拉紧缰绳,一只手伸过去,温声说道:“手伸过来。”

        武安宁听了,转而变成恐惧地看着她,她不由地摇了摇头,因为马儿的肆意乱跑,她更加不敢放开马脖子。康熙伸出手很久,见武氏就是不敢,又见武氏已经变疯的马因为他追上来变得更快,当下用力抽了马鞭,瞬间追着挨过去,在接近武氏的疯马之时,竟然手脚灵活地移到了武安宁的马上。

        一坐在武安宁背后,康熙第一时间拉住了缰绳,而武安宁也有了胆子,立刻放弃马脖子转而转身将康熙给紧紧抱住了。

        控制住缰绳的康熙,一点点用力,疯马长嘶叫一声,慢慢的变成可控制的马速,又前进了一点,马儿终于慢慢停下来。

        武安宁心有余悸,这马都停下来了,她都死抱着康熙不放手,直让后面跟过来的侍卫们不敢跟进,并将目光给移开了去。康熙身边的侍卫都是大家子弟,今儿见到这一幕,对他们而言冲击有些大。

        之前康熙带着宁嫔过来骑马,他们顶多说一句宁嫔果然受宠,可是现在,宁嫔上马出事,康熙立刻上马去营救,这就非同寻常了。

        康熙拍了拍她的身子,告诉她没事了。

        武安宁依然没放手。

        “还学不学?”康熙问了这样一句。

        出了这么大的事,康熙觉得武氏很可能以后都不会去碰马了,所以他这般问道。

        武安宁一听,抱着的双手微微松了些,却还是没有放开,她仰起头,目光迟疑了一下,可是还是看着康熙说道:“学。”

        康熙有些意外,不过却喜欢这样的性子,人啊,就是不能因为困难和恐惧就放弃了要做的事。

        听到这个答案,康熙点点头:“既然如此,朕教你一时半会儿。”

        武安宁目光闪亮,忙不迭地点了点头。

        她之前闹这么一出,就是为了此刻。她其实也不确定他会亲自来教,因为他的确太忙了,只是姑且试一试。

        驱马重新跑上草场,然而这时候侍卫们不再跟着了,有的只是顾闻行骑着小马随身伺候着。

        康熙显然也是个好师父,这教学的技巧很到味,武安宁学得极快,看着她就这么一炷香时间就敢一个人骑着马小跑了,康熙也不由地滋生出一些与有荣焉的情绪。

        时间慢慢过去。

        武安宁还在慢慢学,这会儿草场的入口驶进来三骑。

        康熙目光从武安宁身上收回来,然后接过三骑送来的急奏。

        准噶尔区域内的两位台吉憨都与巴图尔额尔克济欲降,康熙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噶尔丹雄心勃勃,憨都与巴图尔额尔克济两部所在尊噶尔丹为大汗,两台吉前年噶尔丹兵败都不曾降,这时间送来的降书,实在古怪。

        康熙在这里待不下去了。

        噶尔丹不死,蒙古就不会安定,噶尔丹又早和沙皇密切,现在噶尔丹不动,只是在积蓄实力而已。

        “秋桐。”

        秋桐福了福身。

        “以后你就跟着宁嫔。”

        秋桐平静地尊了旨。

        随后,康熙也没说一声,就带着人走了。

        武安宁停了马,远远看着康熙离开,她知道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事,当然也不会傻的冲过去询问。

        草场里面就只剩下武安宁带来的宫人和秋桐,倒是外面入口出口还有着当值的侍卫。

        秋桐立即上了马,准备跟着新主子宁嫔,免得她在马上出事,到时候隔得太远,她也不好出手。

        武安宁淡淡地看了秋桐一眼,乾清宫有名有姓的宫女儿,后宫几乎都知道,可没有这个叫秋桐的,可是康熙又知道秋桐这个人,而且还很信任地让她教后宫娘娘骑马,可见并不是什么普通的宫女。

        今日,她第一眼看着秋桐,她就生不出什么好感,明明秋桐什么也没做。

        “娘娘可是要歇一歇?”

        秋桐见宁嫔停下来,想着骑了这么久,宁嫔累了也是正常的事情。

        武安宁没理她,重新驱马又跑了起来,秋桐连忙跟上,她将马速控制得极好,可见她的骑术非常好。

        又跑了两圈,武安宁下了马。

        云瓶立刻过来帮武安宁脱掉手套,武安宁见秋桐一直跟在自己身后,她淡淡问道:“明日再来。”

        秋桐不急不缓说道:“皇上吩咐,让奴婢日后跟着您。”

        武安宁心中微堵,想往她这儿塞人就塞人,还没给她拒绝的机会。或许说,康熙还会认为他给人还是荣耀。但是后宫里有了地位的女人,这根本不是荣耀,而是一尊大佛,碍事得紧。

        既然要跟着自己了,武安宁就不得不打听清楚了。

        “你叫秋桐?”

        秋桐恭敬的说道:“是。”

        “哪一旗的包衣?”武安宁现在不是以前刚进宫的小贵人了,这会儿她能直接问。

        秋桐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答道:“奴婢不在包衣旗。”

        武安宁这便意外了,皱眉道:“能说清楚吗?”

        秋桐低声说道:“奴婢是皇上南巡将奴婢带到景山马场的。”

        原来是在景山做宫女,难怪不为宫里人所知。

        “奴婢曾是会陵马场场主之女,因地方官贪图奴婢家的马场,害得奴婢一家家破人亡,后来皇上南巡,奴婢求死冲撞了御驾!”

        武安宁心惊,拦了出巡御驾,怎么可能,要知道御驾出行,整条街道都封了,哪里能有人闯进去。

        却不知,那次南巡,是三藩平定没多久的时候,康熙为了收拢民心,下了旨意不需封路,许江南百姓在两侧观看,也同样严词下令,诸侍卫不得伤害任何被推挤扰驾的百姓。

        秋桐会点拳脚功夫,拦在两侧只是普通兵丁,她还真从缝隙中挤进去了告了御状,若非康熙之前没有下令,她刚挤进去,还没冲到一路队伍中,就会立即无声无息地被拖了下去。

        可是秋桐从一侧冲进去的正好是龙辇行走所在,龙辇中隔着能看到外面情形的帘子,一切都碰了巧,才让秋桐误打误撞地成功了。

        接下来的事秋桐没有说,只是说道:“奴婢在龙辇上为先后所怜,这才入了京!”

        短短几句话就完全昭示了她的身份,先后,南巡的时候,无论是康熙二十三年,还是康熙二十八年,仁孝皇后和孝昭皇后都已经去世,那么只能指的是孝懿皇后。

        孝懿皇后将人带回了京,之后被安排在景山马场,或许是孝懿皇后一时心善,怜悯这位秋桐孑然一身,也或许还有其他原因……但是不管是哪一种,武安宁真不想要她。

        等等,在龙辇上为先后所怜……当初南巡,孝懿皇后在龙辇上?武安宁立即记起来她第一次在乾清宫所见到的那副有着秘密的出巡图,这么说,那副出巡图很可能是孝懿皇后的手笔。

        孝懿皇后这么用心留了个秘密,到底是什么秘密?还特意挂在了这侍寝的地方……

        临死前说不出口的秘密,又不想随着时间埋入尘土,想来是个极大的秘密,武安宁心生异动,以后若有机会,定要好好一观,她有种预感,这个秘密是不会让她失望的。

        武安宁心里头对这位秋桐还是没有什么好感,不过听她这么一说,面上的表情也只能和缓起来。

        “原来如此。”

        说完后,武安宁也不再问了,因为再问也问不出什么,而且太究其根本,如果被康熙知道了,认为她对孝懿皇后不敬就不好了。不过这秋桐也不简单,这过了七八年,一直呆在这里,后宫几乎不闻,偏偏今日情形又看来康熙对她很信任,这中间没有点什么,她才不信。

        武安宁仔细瞧了瞧这秋桐,这一看……她心中微跳,然后装作不经意地拉过她的手。

        温声对秋桐说道:“那以后就多劳秋桐你好好教我骑术。”

        这秋桐并非处子之身。

        武安宁目光微闪,如果真怜悯她,给她找门亲事不是更好,现在她明白了,可能她成了康熙的人,才不能说亲事的。武安宁微微嗤笑,不知是笑康熙还是笑这秋桐。

        秋桐低眉顺眼地福了福身,说道:“奴婢自当尽心尽力。”完全没了之前的严肃。

        武安宁点了点头,松开了秋桐,然后搭着云瓶的手走到了前面去。

        秋桐在宁嫔走到她前面去,她慢慢抬起头来,目光有些迷茫,这么多年过去,她求了先后不进后宫,现在,她还是得进去了吗?还有……皇上真的那么喜欢宁嫔吗?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17786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